首页 第八章 下章
 在接下来的那周里,每晚如何翻新花样来绑妈妈和妹妹,成为比利的一种挑战。过了几天,不想再重复同样的过程,就得要花些创造力了。比利使用手铐、皮铐、绳索(平滑的,不是糙的那种)、短袜、袜,与吊带袜。

 他将她们弓着‮体身‬绑住,如展翼般的姿势绑住,把她们绑成一条直线,把她们绑成69姿势,把两具体当成枕头和垫一样使用,将她们的脚链锁在角,尽他一切的想像力来变幻,妈妈的书和杂志完全付诸实现了。

 如果不绑住她们,妈妈和妹妹甚至无法安稳的入眠。比利从不伤害她们(仅有偶尔打打股)。而且他从不令她们感到屈辱。他还没有尝试支配她们,或是成为她们的主人。

 到目前为止,这真是无止尽的欢乐。

 学期开始三至四星期左右,在上课的时候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

 马克去确定,有没有人发现爱美和比利之间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人发现为什么比利用更少的时间念书,却能得到更好的成绩,但即使如此,比利开始觉得有人正在侦察他。

 他感到有双眼睛在看他,但如果自己回头查看,又没有人在注意他。比利命马克对他周围的人做表面扫瞄,但没有发现什么。恶魔自己在忧虑。虽然它查不出什么,但它知道拥有护身符的主人,往往对于魔法的察觉力也会获得提升。

 比利也许能够感应到某些事物,但它未能如此。恶魔的力量虽然大,但必须是集中一点的。它仅能一次对一个人发挥作用。老实说,他能以简单或熟悉的命令来操控心灵,快的像是可以模拟的多重控制,但一个深层检查某人的心灵,则需要花相当时间。

 假如附近有一个魔法的内行人,除非是深层扫描,否则他或她要隐藏自己的思想和力量,仅是举手之劳。

 向比利说明这件事,以获得他提供心灵支援,进行深层扫瞄的望(加快事情的进度),和尽可能维持自己本这秘密不被发现的需求,在它思考中战。

 终于,它决定这样的一个表白(当然有小小的省略)使它可以一石两鸟。第一,扫瞄是真正有帮助的。第二,正确来说,这样的讨论能鼓励比利更信任它。

 “所以说,只要我同意,你就能找出我附近的女巫或是其他什么的,是吗?”“是的,主人。如果没有您的直接允许,我的能力将受到限制。”

 这是真的,只不过没有马克说的那么夸张。“好吧!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假如那里有一位女巫或者魔法师,还是其他的,你会保护我吗?”

 马克回应道:“这是一定的,我想我比他或她的支持者强大得多。大部份的女巫仅与下层恶魔订契约。除非她们已被奉献于一个最高层的恶魔,否则我将占优势。我现在开始扫描。”

 比利着实吓了一跳。女巫!还好有马克保护自己。但,如果没有马克,她们可能也不会注意到他。

 不,不只没证据可证明她们已经注意到他。甚至也没证据证明她们存在。只是他空泛的感觉。比利环顾教室,觉得有点奇怪;他(她)可是一位女巫或魔法师。

 去相信同班同学中有人和魔法世界有关,这可真不容易。或许对方是一个老师…狗,或许对方还是位市长咧。比利甩甩头,清醒一下。让想像力肆意奔驰,对他没有好处。接近放学,恶魔发现它找寻的那个目标了。

 “主人,这女孩在房间的后方…爱莲。柏莱克…拥有玄学知识和少少的力量。”比利抑制着回头看的冲动。回头看,将让她有所警觉。比利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别让她对我做任何事。你能控制她吗?”“小事一桩。她太弱了。”

 “好。别让她告诉任何人,放学后让她来见我。”如此,爱莲是一位女巫。比利试着去回想有关她的记忆。和同学大家比起来,她仅是一个没没无闻的学生。比利没能真正地想起多少有关她的记忆。

 他偷偷往后一瞥,没看见什么,两人之间隔着太多人了。放学后,比利命马克带他到爱莲的更衣室,在马克的影响之下,她还在翻自己的课本。

 比利停止动作,远远地注视着她。爱莲比自己矮了些,茶长发及肩。她穿一件白色的短衬衫,淡蓝色,长及脚踝的裙子。他还未能看见她的脸。一到两分钟后,所有大厅几乎没人了,比利觉得已经‮全安‬了,举步向她走去。

 “马克,照我说的对她做。”“一切照您的愿望。”恶魔答应道。“爱莲,转过来。”她转过头来,表情呆滞。她真的是很漂亮,高高的颊骨,小巧的鼻子和丰的嘴。比利真正不晓得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她。

 “过来,爱莲。跟我去某个隐密的地方。”比利带领她走下大厅,来到老师们的会议室,他曾在那里和爱美享受了许多美好的下午。这提醒他…“马克,告诉爱美今天下午不必等我。我或许要和爱莲待一段时间。”

 “好的,主人。”“爱莲,你是一位女巫吗?”“是的,比利。”爱莲的声音非常的平,像僵尸一样。比利宁愿暂时令她保持这样。“你在窥视我吗?”

 “是。”“为什么?”“我感觉到你内在的力量。我告诉我的父母。爸爸指示我监视和探查你的一切。”“你的父母?他们也是巫师?”比利感到奇怪。“是的。爸爸领导我们整个家族集团。”

 比利想了想,开始发问:“集团?什么样的一个集团?”“一个集团是一群一起做事的女巫组成。我的家人是这块区域唯一的女巫,我们形成我们自己的集团。”“你有什么力量?”“我们和第十四阶层的一个恶魔订定契约。”“马克…?”

 “第十四层的阶级和我比起来,毫无力量可言。这种恶魔的力量对于那些什么事都不感怀疑、软弱的凡人很有效,但对于正规的魔法术者而言,根本不值一晒。那个家族可能是孤立的,因为他们缺乏充分的力量,独自加入一个更强大的集团。”

 “你的力量是第几层?”比利感到好奇。“假如你用一般恶魔的力量排行来算,我是在第三或者第四层。”事实上,是第四层…但它总是说加了“或许是”

 “喔。听起来好厉害。你认为我们该对他们做些什么呢?”“我们不能让放着他们不管。虽然他们不能威胁你,但他们的知识会带来危险。”

 “那么,你认为我们该去他们家走一趟,或者说,那样做会不会太危险了?”“危险还不至于,只要我保持警觉,又能直接听你的命令来行事。”

 “好。”马克转头命令道:“爱莲,我们去你家走走。为了保持我们在那里的‮全安‬,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那里有守卫在保护屋子,只要我找到机会,我会立刻杀了你,而我拥有力量的纹章。”

 “什么力量的纹章?”爱莲机械式地把手伸进上衣,拉出一条项。一个简单的五芒星形,但比利看见它的刹那,稍有些紧张。无疑地,他的魔法感应力增强了。

 “马克?”“这是一个简单的符咒。它会保护她免于受一般的魔法注意,对她家里的守卫来说,也算是识别。”

 “她家的守卫怎么办?”马克轻描淡写道:“当它们遇到我,就会像是被困在蜘蛛网里一样打。它们不是威胁。然而,‮全安‬起见,您应该拿走她的符咒,破坏掉。”

 “把它给我,爱莲。”爱莲从颈间举起这链子,传给比利。“我要怎么将它摧毁呢?”“物理攻击就行了,它十分是脆弱的。踩碎它就可以。只要它的花纹有一点损伤,就足以令它失去作用。”

 比利好奇地看着它。它看来像是你可以随处购得的纪念品。比利将之丢下,用力一踩。脚离开,它已在地板上碎成两段。

 “马克,你能操纵她,让她以后不再想要杀我吗?”“她现在是你的忠实奴隶,只是不显出来…她的人格…直到你决定她应该怎样显出来。”

 “好。谢谢你了。”当爱莲带他们回到她家,比利没办法不以为自己正在某部电影里面。这是自己现在的写照:一个孤单的英雄,将去面对这些将举止隐藏在正常人群中的女巫集团。

 比利有些‮奋兴‬…当然也有些惊怕。但他相信马克会保护他。对于自己必须信任和依赖马克,他多少有些惊讶。一个简单的金属饰物,已经彻底改变了他的生命。

 他不仅有着更多的自信(他每天至少有三次,通常更多),他现在有一个更广的世界观。几星期前,他会为了女巫这名词发笑,而他现在却凭着一个魔法护身符,去面对和对抗一个女巫集团。

 而且这是他本学期第一次全部得a。爱莲家到学校仅有五分钟路程,虽然和比利家是反方向。和其他房屋比起,没有什么明显不同,但仅是看着它,比利便开始颤抖。当他们接近大门,比利感觉护身符在膛散发温暖,而冷的感觉消失了。

 “马克?”比利向护身符呼唤。“守卫已经葛着凉了。我现在在扫描…主人!她父亲感应到我们的接近,正在找寻某个祭品来保护他自己…”

 “阻止他!”“好的…做到了。她父亲、母亲和妹妹是全部在我…您的控制之下。这父亲打算牺牲女儿当祭品,换取对抗我们的力量。这根本不够;不过他没机会知道了。”

 马克很惊讶:“你是指…他真的打算杀掉自己的女儿吗?”“是的。他对于力量的追求,已让他变得恶了。”

 比利因为这小小的危机,在大门门口呆立。爱莲,依旧是表情空白,仅是站立在他后等待命令。既然每件事都是在控制之下,她前进开门,引导比利进入屋内。空气中有很重的香料味,神的符号吊挂在墙壁上。

 显然地,一个正常家庭应有的外观,没有延伸到这房屋的内部。当比利凝视这奇怪的环境,家族全员已悄然集合,排列在他面前。

 这真是有点让人失望。这份冒险已经超过该有的规模了。比莉叹息着,扫视面前的家族成员。父亲的个子矮的,大约五点四英,有着一嘴黑色山羊胡。

 母亲明显地比她丈夫高,站直‮子身‬大约五点九英,是很好看的沙漏状体型(沙漏在每小时刚开始时的样子,简单说,小)和黑玉般的长发。

 年轻的女儿(明显地,她只是随时准备牺牲的祭品)大概跟比利小一岁左右,与仙蒂的年纪相彷佛。她穿了一身简单的白色长袍,卷曲的金发(金发?从哪个父母遗传的?),一张很甜,很素净的俏脸。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