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七章 下章
 仙蒂的部还不值得一提,但她的蓓蕾却无疑是女,而且明显地充血突起了。她的处(她没有穿内)是完全地光滑与洁润如玉。她是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我们第一件要作的是,就是让你感到‮奋兴‬,这样你的下面才会润滑。”妈妈指向仙蒂小小的裂,令仙蒂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妈妈把仙蒂推上,处于比利和她自己之间。妈妈的脸上充了爱怜和温柔,看着仙蒂,妈妈躺‮身下‬来,开始女儿的蓓蕾。

 没有忘记另外一边,妈妈瞥向比利,他仍呆坐在一旁,妈妈笑着邀他分享另一颗樱桃果。比利慢慢地躺下,将嘴放在妹妹的幼上。

 很奇怪的,房居然也会这么平坦,但仙蒂的肌肤是如此的幼滑,如此洁净、清纯和年轻,这令他开始爱上它。

 尽管部很平(或者说根本没有),盈盈蓓蕾依旧傲然立。经过一分钟左右,仙蒂开始扭曲‮体身‬。

 “妈咪,我觉得这样好可笑。”仙蒂红着脸道:“我有点想…像是要一样。”

 “太好了,那代表你正开始感到‮奋兴‬。”妈妈移向仙蒂的小裂,给予一个漫长、缓慢、润的舐。比利也同样地离开鲜红蕾,移到他妹妹的小嘴。

 她是如此纤细…他在她身上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终于,比利低下头,慢慢地轻她的嘴,让舌头在温柔地迫入口内之前,在外边游移。

 仙蒂知道哥哥正试着做什么,她张开小嘴,被动地让他把舌头深入嘴里。仙蒂的眼瞳因为惊奇而张得老大,但些微的颤抖,显示她正在享受其中的愉。

 在将近一个分钟的单方法式热吻后,她开始犹豫不决地动起香舌,好奇地伸出味觉之芽,与哥哥的舌头勾在一起。

 经过了五或十分钟的热情、伦的法兰西热吻,妈妈宣布,仙蒂已经润的可以开始进行下一步了。妹妹的眼光突然有些畏惧。“小东西,不要担心。”妈妈向她保证。

 “你信任我,对不对?”“对。”仙蒂小声说着,幼儿一样的声音。“你也信任比利,对不对?”“对。”仙第的声音稍稍大了起来。“而你想要,对不对?”

 “我想是的。”比利进话。“仙蒂,如果你不想这么做,我们现在立刻停止,没有问题。”

 “没有,我想要你和我做这个。”仙蒂犹豫道:“只是…我怕痛。”比利想了一会儿。“马克,你能不能…让她感觉不到任何痛苦呢?”

 “痛苦是失去童贞的一个自然部份。你真的希望打断这自然的程吗?”恶魔不喜欢这样;这将是一个恶例。“我不要你让我妹妹感到任何痛苦!”

 “是的,主人。”恶魔心里在大骂。当比利给的是一个直接命令,这时它毫无其他选择可言。

 它不应该完全依照邻居的情故事来发展。它刚才不应该让仙蒂表达任何疑虑。不幸地,现在太晚了。还好,至少比利没有对“和妹妹做”这件事表示迟疑。

 “好了,仙蒂。”比利气道:“我向你保证,你绝对不会痛的。”妈妈狐疑地看他。“相信我。”比利对两人这么说。

 比利移到妹妹腿间,拨开两条细腿,跪坐在其中。妈妈温柔地举起仙蒂的‮腿双‬,将之反按到部。一手押住女儿的腿,另一手小心地引导比利的,进入这润、幼小、粉红色的花房。

 当比利开始往间施,将破入妹妹紧窄的,妈妈扣住仙蒂‮腿双‬,使之平放,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抚爱‬女儿脸蛋。

 尽管仙蒂的,早已润得足以轻易容纳哥哥的,小女孩心里还是好怕。妈妈开始轻轻吻她,舌头灵活地强顶开女儿牙齿,释放她紧抿住的瓣。

 同时,比利的顶上了仙蒂的‮女处‬膜。“好了吗,仙蒂!准备一下,这不会痛的。”比利道,特别在心理上强调“但是,我会…嗯,取走你的‮女处‬。”

 比利将微微出,小心地注视仙蒂的表情,开始往前推,扯裂妹妹的‮女处‬膜。仙蒂没有出任何痛楚的表情。比利持续推进。“你还好吗?”

 “是的,我想没问题。”比利松了口气,道:“好,因为就是这样了。如果现在不痛,等会儿也不会痛的。”“真的吗?我现在不觉得疼,只是感觉有点…温暖…”仙蒂想了想,笑道:“老实说,这感觉还不错。”

 比利微笑起来,慢慢地开始戳进与拔后。她那里是如此的窄紧、火热,几乎令人难以置信。在大约十二下‮刺冲‬后,每次冲击都大约入半寸,比利感到在妹妹深处,顶着某些东西。

 显然,自己已经填了她整个,而还有半英寸在外面。仙蒂仍然不觉得痛楚,仅是呼吸沉重,没有注意妈妈的亲吻或‮抚爱‬。

 当比利继续送,小小的呻开始从她嘴里溢出。突然,仙蒂长声尖叫,‮体身‬因狂喜而仰成拱形。比利慢下动作,瞧着妹妹的‮悦愉‬。当仙蒂慢慢由她首次的中落下,妈妈第一次开口了。

 “小家伙,你去的那个地方,是不是不错呢?”“喔…妈咪,那…好可怕!”妈妈道:“那叫做高。你可以靠玩自己的小猫咪,来达到高;但如果放进了一个男人的子,那又舒服的多了。

 当这一切结束,你可能会疼个一天左右。起码起码,你必须待到痊愈为止。但是不必担心;你只有第一次会血。”“血?”仙蒂俯看着慢慢地在她送。那里有一道明显的红色。

 “我正在血!”她几乎大声尖叫。比利急忙把出,往后移了些。妈妈立刻抱住她,轻声安慰。

 “小家伙,每个女人在失去‮女处‬的时候,都会血。这是一定会发生。瞧!血不是已经止住了吗?这只是旧血而已。”“对不起,小妹。”比利温言道:“我并不想要吓到你;不过这不会痛吧?会吗?”“不会。”仙蒂微微噎了几声。

 “看,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让你痛的。而且你的高,是不是也值得点血呢?特别是你并没有受伤啊。”

 “对,我想是这样。”仙蒂似乎镇定了些,而且…开始感到好奇。她凝视哥哥的丸,有些惑。以前,她仅仅瞥见过这些部位。奇怪的是,在这以前她对这并没有多好奇…马克察觉到了一个潜在的危险思路,立刻拦截住它。

 “主人,她的‮女处‬已经被取走,我可以恢复这截断的痛楚吗?”“这个…喔,还是不要好了。到她的痛苦完全消失为止,还是保持现状吧!”

 “依照您的愿望,主人。”这时,仙蒂已经移动到比利身边,试着找个更好的角度,观察哥哥的生殖器。“我以前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这东西。你是怎么把它到像这样…站起来的啊?”妈妈回答她。

 “小家伙,当男人看见一个喜欢的女人时,就会这样。通常,它是比现在小,而且软得多。但,当它变硬,你就会知道他喜欢你。所以,你才是让它站起来的人,不是你哥哥喔。”“那是指你喜欢我吗?”

 仙蒂说道,以崇拜的年轻眼睛看着他。“我当然喜欢你!你是我妹妹。”比利打趣道:“而且你同时也是位美丽的女士。”“喔,谢谢你,比利。我也喜欢你,好喜欢…”仙蒂拥抱着哥哥,却忘了这会刺道他的生殖器。

 “小家伙。”妈妈对仙蒂说“我要你去拿一条温巾过来。我要把你们两个干净,然后,我们要帮你哥哥把起的地方消下去。”仙蒂闻言道:“但是,我喜欢哥哥的…哥哥的起地方。”妈妈吃吃地笑起来。

 “不必担心,它还会回来的。但在它再度来到之前,哥哥必须先,诺,因为哥哥今天对你的好,我们要帮他出来。”“出来?”

 仙蒂问道,她已经在前去浴室的路上。“它就是男人的高。他从生殖器中虫,进入女人的生殖器,就在那里造出一个婴儿。”“那就是你怎么制造婴儿的方法吗?”仙蒂问道,声音有部分被动的水所淹没。

 “对,亲爱的。但你还太年轻。万一你怀孕了,那真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还太小,不能生育婴儿。”“好了。”仙蒂道,拿了一条巾,又进到房间。“那妈妈会怀孕吗?”

 “我不知道。现在还不是我这个月最好的时间。”“这个月最好的时间?”“我们还是等一下再讨论这些问题吧。”

 妈妈别有意味地道:“我们有的是时间。”妈妈开始擦洗比利的,又将它带回起状态。这时,比利的心里很混乱。怀孕?他甚至没有想到这个。

 妈妈怀孕了怎么办?爱美怀孕了又怎么办?她也试着要怀孕吗?“马克!”比利在心里呼喊。妈妈,我不要你怀孕!“马克,别让我妈妈怀孕。”

 “我的能力范围是心灵,不是体。但如果这是你真心希望的…”恶魔答道:“那好,主人,假如你希望这样,我可以取得一些‮孕避‬丸。”

 “好,好。爱美也要一些…或着…让别人的手交给她,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一切照您的意思,主人。”恶魔心里在诅咒。怀孕不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事实上,它甚至可能是一项有利的筹码。恶魔可以试着对婴儿植入负面的情感。比利的现在完全地干净了,仙蒂的外部也擦过了。妈妈半正经地道:“现在,好好注意,仙蒂。

 要令一个男人起,或是,这是最好的方法。它叫吹喇叭。”她们用了今天剩余的大部分时间,在这间卧室里认清彼此的‮体身‬。比利很惊讶于竟有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即使他在这一星期已经干过了两个不同的女人。

 当夜他们一起睡在妈妈上。仙蒂蜷曲着‮子身‬在妈妈身旁,比利从后面搂着妹妹,没入女孩沟,妈妈将比利抱入怀中…像三汤匙。星期又不同。妈妈决定让比利和仙蒂学习更多有关的知识…不同种类的

 首先,她介绍比利爱。(比利喜欢它,但是厌烦它长时间的准备工作。)然后,让比利和仙蒂独处几个小时,她开车到最近的大城市,车程需要一个小时。三小时后,妈妈回来了。带了二袋子的杂志、小玩具、书籍,与其他的东西。

 比利特别被妈妈带回来的一份B/D(注:BD,bondageanddomination,SM的一种,靠束缚和纪律,主人和奴隶,来达到SM的目的。)杂志所住。当晚,妈妈和仙蒂的手臂给反绑在背后,她们的脚也被缚住。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