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章 下章
 然而,随着妈妈的呼吸,一对丰惑地滚动不休。妈妈的腿是修长而形状美好的。丰的‮腿大‬,却不算胖。滑的肌肤,没有发。纤细的脚踝。小巧的脚。

 (妈妈什么时候去短袜的呢?)他慢慢地移向她。在的边缘,比利用脚趾踢去了鞋子。展开她的‮腿双‬,他跪在两腿之间,向女处弯身探看。挖掘过她灌木森林,比利拨开两片花瓣。

 …妈妈将知道,她‮体身‬的那部份是叫作什么。比利道:“妈妈,你怎么叫这个?”妈妈闭起眼睛回答:“那是我的,亲爱的。”

 “这是你的蒂吗?”比利问,运指轻碰她的小花蕊。很好,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但问问题是个习惯,可以使人们想到他知道的超过他实际做的。

 “是的,亲爱的。”妈妈在气。妈妈的比爱美厚了些,但它们张得更开,显出了她内部的两片花瓣…喔,内

 她也是非常了,早已为他预备好了。他留下一个手指在她体内,将注意力上移到部。处内的手指轻轻摇动,比利将左手移至左方蓓蕾上。

 “这是你的头,对吗?但是旁边的这一圈皮肤该叫什么?”一面说,手指圈绕蓓蕾打转,而处内的手指仍在摆动,这令她的‮体身‬不住发生小小的痉挛和颤抖。

 “喔,是…是的…那是我的头…环绕它的暗皮肤是…是晕…大部份的人认为这是头的一部份。喔…比利!”

 比利温柔地低‮身下‬,将右边的蓓蕾送入嘴里,当他妈妈的房时,好像暂时地回到幼年。这感觉是如此的好。显然妈妈是同意的,她的头‮硬坚‬而结实地立起来。

 一会儿后,比利将另一边房送入口中,原本在处中‮动耸‬的手指上移,覆盖住刚刚才离开的一边房。

 在这几分钟,比利把全副心神放在一对丰,当他逗其中一只时,便另外一只。这实在是太好了。但最后,妈妈小声的呻,提醒比利还有更多自己能做的。

 他凝视妈妈的脸。美丽的褐色眼睛…小巧玲珑的秀鼻…滑的雪肤…几乎没有化妆…丰腴的嘴!他往上移动,却犹豫着。像这样吻妈妈,似乎比到目前为止自己所作过的任何事更加亲密。

 但,当他凝视着妈妈的嘴,他的幻想被她的香舌破坏,短暂地伸出去她的嘴,在回到口中之前,留下了一些带着邀请意味的摇动。

 他慢慢地低下颈子,稍转转动一下位置以免撞到鼻子。接触!她嘴张开,香舌带着几分强迫地进入儿子嘴里,沿着牙齿轻顶,圈绕着他的舌头,将之引导进入自己口中,在那里,他探究到他心中的…很好,他望的内容。

 (他记得要用鼻子去呼吸。)比利失了。他知道这是很堕落的…用法国式热吻去吻自己妈妈…但他才不在乎。努力维持姿势,试着不破坏这美好的一吻,他急促地拉下子和‮衣内‬

 暂时停止这吻,他们两人迅速地拉下他的衬衫。除了短袜,他完全赤了,而他们没有一个会注意到这点。

 茎是如此坚,当它刺上妈妈的‮腹小‬时,几乎引起比利一阵剧痛。她伸手往下,用双手握住,引导它进入她的体内。

 这不是一场像爱美那样的浅浅。比利一次又一次的奋力‮刺冲‬,几乎把他整个人埋进深处。妈妈的没有爱美紧;但却更加地火烫与润。而更重要的是,比利照字面上的意义那样回到了子…他实际母亲的子

 假如比利不是已在过去两小时之内了两次,他势必会在几秒内。但事实上,他持续将近半小时。半小时的送,呻,悲啼,流汗,和难以相信的感觉。半小时中,比利看见妈妈在自己身下,因狂喜而不断地‮动扭‬‮体身‬。近亲相的半小时。

 在妈妈至少已经享受四次高后,比利终于在她体内爆发。之后,他力地瘫在妈妈的怀里。躺在那里,感觉妈妈赤的‮体身‬紧贴着他的,外面的世界逐渐关上,茎软化妈妈里…这一刻的感觉,他将不会…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在休息一阵子后,‮子母‬俩一起淋浴。妈妈跪在他身前,当她为他净身时,钟爱地‮摸抚‬他的每一寸躯体。

 他们为彼此干、穿上衣服。(比利原来的牛仔被妈妈的浆染上污渍,必须从房间拿一条干净的来换。)比利因为今天的连续耗力而疲倦,趁妈妈作晚饭的时候,稍微打了个盹。

 仙蒂,他十岁的可爱妹妹,得到回家大约五点五十分,他们六点吃晚餐。自制的比萨!比利的最爱(仅次于义大利面,但妈妈今天没时间煮一锅好酱汁)。

 比利和妈妈试着维持平时的正常举动,尽他们的努力,不让妹妹发现什么不对。但事实上,妹妹没有注意到任何事物;她太忙于谈论学校和她的新朋友。晚餐后,她把自己投入在“飞越比佛利”

 里面。比利对自己从来不看这个节目感到自豪。(MelrosePlace,那就不同了)不看电视,他回到自己卧室,指示马克让妈妈在几分钟后来此见他。

 当妈妈终于出现,他们只是一起躺在上。比利把手放在妈妈的罩上,握着她的酥,而后躺下,挨近过来。他的头枕在妈妈肩上,以这个姿势躺着,至少一小时,今天的大小事也随之沉寂下来。

 毕竟,在这样充的一天之后,你还能做什么?当妈妈送仙蒂去睡前沐浴,比利跟着妈妈到客厅和浴室。虽然比利停留的时间,还没久到可以看到仙蒂的体,他还是看到妹妹她的小内和t恤。

 仙蒂只比他小两岁,比利从未对她有过的联想。但看到仙蒂紧紧的小内,和纤幼的蓓蕾在t恤下立,这唤起了比利某种感觉。这还不足以令他起;比利今天已在心理、体、感情上彻底力了。

 但这使他的兴趣和想像达到高峰。尽管他还没有开始为此作什么。今晚不要。在仙蒂去睡觉之后,比利往妈妈卧室走去。

 这比他们通常去睡觉的时间早,他们两人都有些疲倦。关上卧室门,再用一张椅子阻住它(卧室没有门锁),比利和妈妈褪去衣服,爬上了

 比利拉过被褥覆盖着自己二人,妈妈让他的头枕在间,沐浴在香里,‮子母‬俩一齐进入梦乡。

 比利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一个温暖、的小嘴,已经硬了他的。妈妈顽皮的舌头、温暖的嘴是如此美妙的一个起方法,比利希望每天早上都能这样。

 (恶魔为此增加注解,把它写入家妈妈的程式中。)现在,比利是清醒而和起的,妈妈骑在他的身上,慢慢对准他的坐下。

 当完全进入体内,妈妈发出一声小小的叹息,像头恭顺的母猫一样,开始呜叫。慢慢而舒缓地动起来,妈妈干着她的儿子,享受将近二十分钟的爱过程,直到他们同赴高

 在往后的几天,比利沉溺在这样的过程中:妈妈用小嘴的照顾来叫醒他,在比利上学之前,来一段简短地晨间爱;爱美则是在放学后来见他,他会干个一次或两次;在睡前,他和妈妈会再干个一次(他们现在每天晚上都睡在同一张上)。

 到后来,比利懒得那么麻烦,直接把爱美带回来见妈妈。目前为止,比利知道,他仅把护身符用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上,来影响妈妈(像是不再被妈妈打股…很好,他将偶尔打打她的,但她将永远不能再打他了)但他不太清楚,妈妈对一个女朋友会有什么反应。

 仙蒂,他的妹妹,没有察觉到任何正在发生的怪事。因为她对比利没有方面的吸引力,比利也不打算强迫她。但下意识地,比利渐渐发觉到他的妹妹,是如此充惑力。是否因为她年轻,而且是女?这令恶魔非常为难。

 它一旦做了(让比利去奴役妹妹),比利就会知道是它干的。它还没有想到任何方法,让比利有意识地去奴役自己妹妹。

 假如仙蒂突然开始对比利有趣,比利将感到可疑而直接询问马克。所以恶魔作了他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从外面寻找灵感。

 比利的一个邻居坊邻里是情文学的收藏家。在它的空闲时间,恶魔搜寻他脑里有关近亲相作品的记忆。终于,他找到答案了!

 星期六早上。比利伸伸懒,享受这温暖而润的快,包裹着他的。今天不用上学。仙蒂或许会在朋友家里待上一整天,家里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

 如果不是,他总能在某处召见爱美。妈妈的小嘴离开,比利感到周围的空气冷的刺人,直到妈妈坐‮身下‬来,将房,再次地温暖它。

 今天早上,妈妈是如此的美。妈妈的秀发看来有些狂野不羁,但他喜欢那样。当悲剧来临时,妈妈正随着儿子的刺,‮动扭‬肥股。

 “你们在做什么?”他的妹妹穿着小睡衣站在门边,非常好奇地凝视着这幕景象。“嗯,啊,仙蒂…”比利急忙推妈妈起身,抓起旁边的单,试着遮住自己。在这同时,妈妈坐直‮子身‬,全不在乎自己的体,伸手向仙蒂示意。

 “到这里来,仙蒂。”当妹妹好奇地走过来,握住妈妈的手,比利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妈妈把她拉到上来,说道:“比利和我干过了。你想学吗?我很确定你哥哥会乐于教你。”

 “妈…”比利沙哑着声音,目光移向仙蒂。仙蒂向后看,非常地好奇。“真的吗?”转向妈妈,她问道“它像什么?会痛吗?”

 “第一次有点痛,但那以后它感觉会非常美妙。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感觉之一。”

 妈妈笑道:“我通常是和你爸爸这么做,但既然他不在了,你哥哥就取代他的位置,而他做得非常好。”仙蒂似乎想了一会儿。

 “嗯…好吧,我愿意。”妈妈转向比利,拉开他身上的单。“怎么样,比利?”“妈妈,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这…我是指…她是我妹妹啊!”比利有些惊慌失措。妈妈掬起手掌,握住他的茎,轻柔地按它。“你宁愿仙蒂在学校或是某辆汽车的后座,从一些奇怪的男孩身上学到这事吗?”

 比利想了想,苦笑道:“嗯,不要,我想我会受不了。”“既然如此,就这么决定了。对于维持一个家庭而言,也许这样最好。”妈妈把眼光移向仙蒂。

 “准备好了吗,仙蒂?”妈妈道:“是衣服的时候了。”妈妈走到仙蒂身旁,帮女儿把这件睡衣拉过头。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