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章 下章
 他拉出手指,看见上面闪耀着的白色浆。仅是试试看,并不真正确定他想这么做,他伸出舌头,将沾的手指放入嘴里。真古怪。并不能真算是多好的味道;而是,他闻起来的味道…像是…他不确定…比利已经听过关于部口的传闻。

 女孩子们应该喜欢它,有时候有些男生会嘲笑那些传言里替女生做过口的男生。嗯,没有人真正知道。

 他弯‮身下‬,拉住她已分开的,伸出舌头,准备看。爱美正处身于天堂之中。主人将要和她作爱,夺取她的童贞。刚开始,他检查她。她祈祷,他会认可她是可以被接受的。

 他仅是碰触、刺她,使她润起来。他的手指、他的弹,把她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然后他停止了。一会儿之后,她大着胆子往下一瞥。主人把一只指头放入口中,将脸下移到她的处前。

 “不要!”爱美恐惧地哭叫出声,双手在主人的肩膀上。他吃惊地往上看着她。“我以为女人喜欢被那里。”

 “我…”爱美停止思考。说真的,她喜欢,当…当其他男生…这么她…那种感觉很奇怪,但很好。但要主人这么帮她作,正如她所对他的,口似乎…贬低‮份身‬。贬低了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但让主人因口脏他自己,这样是不对的。比利有些困惑,而在爱美的脸上,他看见了同样的困惑。为什么她会感到困惑呢?或许…“马克,你做了什么?”

 马克在审视比利的心灵。比利只是好奇。他不像祖先威汉姆一样,认为部是一种贬低‮份身‬的行为。威汉姆很厌恶去女人的处。而且马杜克已经将这写入它基本的奴隶程式,理所当然,它应用到爱美身上。

 当然,马克完全认可比利祖先的厌恶事项。女人不是被给予乐趣的;她们是用来提供乐趣的。

 “我先前的主人不喜欢这样,所以指示我,让他的女人不喜欢这样。我没有反对这指示,我仅是简单地维持我所收到的指令。”这是事实,但从这事实听起来;马克仅像是一台执行预定程式的机器。

 “好,别再那样了。”比利更改指令:“而且,让爱美同意我…这么做。”“随你便,主人。”假如他够幸运,这将仅是一个小小的挫折而已。再一次,比利下移到爱美的处前。在她的脸上,他瞥见了一丝混乱,但她没有拦阻他。

 她开始颤抖,当他的舌头现接触到两瓣,从顶端开始,慢慢滑曳,往上到少女的蒂蕊,而花蕊已经得意洋洋地立起来。

 她的味道闻起来仍有些怪异,但…老实说,比利不在乎这味道到底怎样。不是甜,不是鱼腥味,它不像是任何以往听过的描述。不过,这仍从爱美身上得到很好的反应。比利再开始她,用舌头在蕊处画着圆圈,欣赏着她的颤抖,娇和呻

 他持续了一两分钟,试着让舌头符合少女的。很好,她是一种乐趣,但他的开始紧绷,因为受到了忽视而表现不悦。是干她的好时间了。他站起身来,将她在桌上放好位置,她好像是一件展示中的艺术品,蜷曲的美腿伸展开来,一双粉臂环抱在他颈间。

 不知为何,爱美的部看起来较小,或许是因为她伸直了,而变得平了些。接下来…比利爬上桌子,跪在少女的腿间,慢慢地移动,直到他将红房纳入口中。一会儿后,他往上移到她面前,对她甜美的小嘴,展开法国式热吻。

 他感到自己的磨擦她‮腹小‬和的部位。最后,他终于尝试着将入‮女处‬的。嗯…他找不到入口。他坐起来,伸手拨开两片花瓣。那里就是了。以一手分开两片花,比利用另一手慢慢地,小心地引导进入处。

 当他的手一用力,的前端滑了进去。“喔,主人。”比利回应她的热情。他继续握持了一会儿,只感觉少女的是不可思议地灼热,润,和紧绷。

 起先还放慢速度,接着逐渐增加,比利将逐渐推近,以每次一英寸的速度,进入了二分之一。在几分钟浅浅的尝试后,他慢慢深入再深入,比利感觉到遇到阻碍,而且逐渐破坏了一层小小的阻碍。

 爱美搐‮子身‬,娇颜因痛楚而扭曲,但那没有维持到最后。比利仍然握持着,眼睛担心地看着爱美。但她张开蓝眸,回报主人一个大大的微笑。几滴泪珠从眼角滑下,为了他奴役她的心而打从心底的感谢。

 比利温和地吻住她,又开始了动作。经过了几次的入,突然地猛力一击,比利完全进入她了,稀疏的磨擦着女孩的小丘。

 比利的‮刺冲‬渐渐地越来越急,因为,他离越来越近。爱美注意到这点,也试着跟上这节奏,以便她能和主人同时到达高

 失去‮女处‬膜的痛楚令她稍稍落后了一步。最后,比利完全进入了深处,动作停顿了好一会儿,将他的种子入少女体内。爱美感觉到主人攀升到了顶点,将神圣的种子播进她体内,立刻也进入了烈的高

 比利多‮刺冲‬了一段时间,在她达到高之前,。担心自己可能伤到她,他立刻滚‮身下‬来到旁边,不情愿地从爱美的处中

 爱美渐渐地从高中回神过来,但是还沉浸在余韵里。“谢谢您,主人。”她低声耳语。他们躺着不动,就像晒太阳一样的姿势,五分钟、十分钟。

 最后,比利感到有些力,下了桌子走到一堆衣服边。当比利打算要穿上‮衣内‬,他发现自己仍是淋淋的。左右环顾,他发现一个泡咖啡机的旁边,有一堆餐巾。他用那些把自己擦干净,然后将餐巾抛入垃圾桶。

 当他穿好‮衣内‬与短袜后,他望向爱美,少女懒洋洋地摊在桌上,偷偷地瞧着他。“过来。”比利道:“该是穿上衣服的时候了。”

 “是的,主人。”爱美满不情愿地起身,走到自己的衣服旁,边走边充惑地摇动美丽的圆。当看到这幕景象,比利知道又活跃了起来。但他已在将近一小时之内,两次了。他不想透支自己的好运。

 比利看爱美用餐巾把她自己干净…很好,她已经把‮体身‬外部清洁干净了。她将主人的留在深处了,只要想到自己可能已经怀了主人的孩子;爱美不由得颤抖起来。

 (的确,以今天的经期来看,爱美知道自己未必会怀孕,但她仍然希望如此。)比利穿好了衣服,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爱美;她正在拉好自己的t恤。

 “爱美,我必须要把你还原了…就像你原本该是的那个样…”“不!”爱美几乎要大声尖叫。“别让我离开您。”爱美眼眸中突然充泪水,跪‮身下‬来,仰望着他。“但,现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啊…”“我不在乎。”爱美坚决而又哀怜地道:“我只想要在往后的生命里,能够爱您。别让我忘记您,好不好?”比利没有预期会遇到这种场面,刚才时的种种仍影响着他的思想。

 “嗯,嗯。”比利踌躇道:“我看看…我能做什么。”爱美,眼泪仍过她的脸蛋,顺着鼻尖进入他的掌心。“嗯,马克,你能…嗯,能不能让她恢复正常,但还能记得这一切并且仍然爱上我呢?”“是的,主人。”

 恶魔道:“她将恢复正常;就像她平常一样,但在她心里…仍然还保留做您爱的奴隶。”恶魔非常‮悦愉‬。老实说,这头年轻的‮狗母‬并没有真的恢复原状;只是比利秘密地把她保持奴隶状态而已。

 一个往正确方向的明确步伐。“好不好呢?谢谢您。”“好吧,爱美。”比利道:“过来!记得别告诉任何人关于我们的事,好吗?”

 “谢谢您,主人。”爱美单膝跪地,以虔诚而恭谨的语气立下誓言“我将如您所希望的那样;长久为此保持沉默。”

 她站起身来,握紧他的手。当他们离开,比利瞥见更衣室里的时钟。该死!他应该在一个半小时之前就到家了。还好,他们两个都住在走路可以到达的范围之内。比利与爱美吻别,向她承诺明天再见。

 比利根本是跑着回家。暗自担心,妈妈会气的跳脚。妈妈曾为了半小时的迟到,而打红了他的股,即使他是在克里斯家也是一样。要通过妈妈那关,他唯一有用的藉口,大概就是“进医院”了吧?

 妈妈看了太多小孩被绑架的故事了。比利站在门前微微气,这时已约莫迟到了一小时又四十五分。妈妈从厨房走出,手里拿着木制汤匙,足以令人生畏地瞪着比利。

 “你去哪里了,年轻人?”比利嗫嚅道:“我…我去了一个新朋友的家里。”“你至少可以从新朋友的家里打个电话回来,为什么你没这么做?”“我…我没有想到…”

 “一点也没错。”妈妈的脸上有明显的怒气“你没有想到,或许我该用你的股好好刺一下你的大脑。”在比利真正地了解到这句话的意思之前,事情已经发生,妈妈抓住他坐下,把他拉放到膝盖上,扯下子,出他的光股。

 “停一下!妈妈,等一等!”比利还没放弃挣扎。出乎意料地,妈妈照着话作了,木头汤匙高高地举在半空。事实上,妈妈不仅停下动作,她整个人根本就冻结住了,像个雕像一样。

 比利伸动脖子向后后,惊奇地看着妈妈。然后他明白了。“马克!你定住妈妈了吗?”“那不是您的希望吗,主人?”“唔,的确!”自己真是太愚蠢了!比利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把有关护身符的事给忘了。

 可能是因为一个魔法护身符,还不足以克服平时父母的教导吧。比利站起来,拉上内与牛仔,看着还保持着刚刚姿势的妈妈。恶魔察觉了某种讯息,这是如此完美的一个机会,使它动心了,即使这比预期中来得早。

 “主人,您希望去处罚她吗?”“什么?”似乎很惊讶,比利的声音颇大“你是什么意思?”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