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章 下章
 也许…嗯,他该让她它?比利的眼睛,又徘徊到少女光处。她虽有稍稍遮住,但他的目光却仍死命盯着,此刻他想…“爱美,我以为女孩子们有…你知道,下面那边的。”爱美通红了脸。

 “我把它们刮掉了。请不要讨厌我!”她突然大声地哭起来,掩面饮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只是…我只是…”他移近身去,紧握她双肩。“爱美,它看起来好美。你看来是如此的美丽。只不过我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所以我仍需要一次机会来学习。好不好?”

 她噎着声音道:“您是指…我是您的第一次吗?”“喔,主人!”她热情地张开拥抱,再次将温莹的小舌探入他口中,主动引导他的舌头进入她口中。

 他迟疑了一会儿,跟着将她拥入怀中。少女的肌肤是如此幼滑。移下手掌,他‮抚爱‬她光滑的,浑圆的,如艺术品般完美的雪。爱美已经决定,为了做好他的第一次,她甘心去做任何事。主人是她的一切。

 她的工作就是为他做好所有的事。而她仍能献给主人一个最特别的感礼物,任何女人能给一个男人的珍宝…她的‮女处‬。

 但是在心灵深处,爱美知道,在她将‮女处‬献给主人之前,他可能会放开她。那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她温柔地停止了这吻。

 “什么事?”“主人,请和我作爱…拜托,主人。”比利停顿下来,凝视着她。他的手,停止了‮摸抚‬。他的眼睛因冲击而张开,但显然在考虑这提议。

 她试着朝比利的衬衫伸出手,当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对举动时,她把衬衫高拉过他的头,抛掷一旁。爱美亲吻他的,没有深入舌头,慢慢地滑下他的‮体身‬,以她所希望的方式,给予几近崇拜的爱吻。

 他的下巴,他的脖子,他的部。(她甚至从没注意到那枚护身符)她在主人的口停下动作,然后着他的头。

 他颤抖着,说不上自己是否喜欢这样。丁香小舌留下了一个热的痕迹,直到他的肚脐,在那里,她开始了最彻底的吻。他再一次颤抖起来。当她轻巧地解开了他的皮带,纤舌又往下去。

 “爱美,我不知道如果…”在这时,她拉下他的牛仔与内,舌头也到了茎。她漫长而细心地的下侧,这有效地令他沉默住声。当她慢慢地引他五英寸长的男孩时,爱美发现自己不再认为口是令人作呕的。

 她确实发现,自己希望从主人茎中,品尝甘美的牛。主人的,是他能给她最亲密的礼物。为什么她曾经会厌恶这个呢?然后再一次的,(她以前已经做过一次了,但那一次的对象不是主人。

 其他人的茎怎能和主人相提并论呢?)爱美温柔地卷他的,把大约三分之二放入口中,就像幼儿母亲的房一样。

 爱美用香舌包裹住头,津浸濡马眼,甚至到道。双手也配合动作,轻柔地‮抚爱‬他的丸。她知道主人的手,正在轻拂自己的秀发,他的手指穿过柔丝,‮抚爱‬她的脸蛋。

 “爱美,我想我要去了。”比利嗫嚅道:“如果你不想让我…呃…到你的嘴里,你最好把它拿出来…”她张开双臂,环抱住比利的间,让他更贴近一点,坚决地打算饮下将来的每一滴。

 “爱美!”爱美能感觉到,主人的囊变得紧绷,忽然,她口中充了主人美味的。她急忙喝下,决心不浪费一滴。

 ,然后再移到他的前,确定它已经是干净与空了。比利不敢置信。爱美。蒲蕊丝曼,一个他认识的美丽女孩,帮他口,而且下了他的

 比利的反应有点迟钝,他的膝盖甚至僵住了。他后退两步,让从爱美可爱的嘴中滑出,跌坐到地板上。

 爱美爬近他身边,再一次地,把纳入她温暖而热的口中。当她时,尽一切努力维持着他的坚,纤手徘徊到他的鞋子,把它们下,跟着是牛仔和内,那些原本住他脚踝的东西。

 比利不敢相信,爱美还想要更多。但,当他看见女孩美丽,年轻,而苗条的曲线,裎的粉红处与俏丽的小蓓蕾,他发现自己也同样的想要更多。

 但如果继续下去,如果他还要…和她…继续作下去,她将会失去童贞。不论爱美是否记得,她将知道她已经失去它了这对她不公平。然而,她的小嘴,让人感觉如此如此如此的好。

 “爱美!”比利气道:“现在…你不在意…可是明天…你将会苦恼…你将失去…你的童贞…它将…发生在你身上…不…”天啊,这感觉真好!

 “我不能…让你这么做…”在爱美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她了解自己是在他的控制之下。但那不是重点。就算她没有受到他的影响,她也无法想像那将有什么不同。

 爱美从口中取出茎,开始说话。期间,还伴着一些可爱的亲吻来帮助说明。“主人,请让它成为我的选择吧。不论我是不是您的奴隶,我无法想像不和您做的样子。”爱美虔诚地祈求道:“让我把自己献给您。让我爱您。”

 比利几乎要失去控制,几乎要向她屈服,给予这个女孩,她所想要的东西。但这女孩唯一要他的理由是因为护身符,这个认知仍让他举棋不定。

 “马克,她爱我吗…如果没有你的影响,她还会爱我吗?”恶魔停止动作,开始思考。他的回答一定得是真的,却也必须引导比利去干这名少女。

 “主人,我不知道将来是怎样?我也不知道未来可能发生什么事?但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或许还是一个好机会:让她爱上你。”

 恶魔暗自发笑。以现在的状况,比利很容易把这信以为真。而这的确是一个机会。当然,去娶英国女王也是个机会(只不过可能不是很好的机会)。

 如恶魔所期望的,这些话已足够推动比利去越过那条边线。比利捧起爱美的脸蛋,与他面对面,凝视着她美丽的蓝色眼瞳。

 “爱美,我很高兴和你作爱。”比利环顾左右。这冰凉的更衣室,不是个做的好地方,但他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还是,有别的地方可去?“马克,还有哪栋屋子是空的?”恶魔扫瞄这栋建筑,只发现两个校警在倒垃圾和排桌椅。

 “还剩下一个清洁工。假如你希望,我可以很容易地在守卫的注意力下掩护你们离开。”“谢谢。”

 “爱美,拿着衣服。”她的脸低下去,但她在听。“这不是一个好地方去…做那件事。这栋屋子里还有很多空着的好地方;而且我要保证我们的‮全安‬。我认为我们可以到保健室,或是任何一间有长沙发的办公室。”

 爱美的脸色亮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喜悦的低叫,她急忙地把两人的衣服堆叠在手上。他们在黑暗而空旷的学校内,谨慎地走着路,比利在前引路,爱美跟随在后,目光理所当然地朝下。

 体走在那些熟悉的走廊上,这感觉很怪异,但爱美相信她的主人,而比利尽他一切的努力让爱美相信他。

 很快地,他们达到了行政办公室。秘书办公室里,有‮硬坚‬的椅子,一张办公桌与咖啡桌。副校长的办公室里,有附有靠背的椅子,桌子与较为考究的咖啡桌。

 校长的办公室里,则是有较为漂亮的椅子,漂亮桌子,但没有咖啡桌。该死!当他们正准备往保健室行去(那边虽然让人不舒服,但有加了垫子的桌子),他们通过了会议室。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皮革桌子!(这间会议室的确比那些办公室要好!)“就这里吧。”比利道,拉着爱美进入会议室。他从爱美臂上取下衣服,把它们倾摊在地板上。

 把手移放在她的丰,从娇的肌肤间感到一些轻微颤抖,他将爱美抱起,放在这张桌子上。

 当他的手顺着目光往下滑行过她的体时,比利想起自己还没有真正看过她处。他仅曾匆匆一瞥。轻柔地让爱美躺‮身下‬,打开一双粉腿,他跪‮身下‬来,检查‮女处‬的处。

 那是一个她两腿之间的小小丘陵,差不多是一手合捧的理想尺寸。丘陵被一个小巧的粉红裂,从中分开。

 她的处并没有完全合拢,比利能勉强看见里面有另外一层,粉红色的,几乎是红色了。他小心地拨开裂外缘两片分开的花瓣,注视着爱美最隐私,最感的体部份。

 里面的两瓣,似乎低于外部;稍微小一些,开口的位置也低一些。事实上,四片花瓣在顶端的结合处,看来有些不协调。

 一支小芽,从其中绽放开来。它看起来似乎是要提醒他,当克里斯那包皮未褪的起时,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去年,他们曾经互相看对方的的茎,因为比利想看看一个未经过割礼的茎是什么样子,而克理斯则是要看已割过的。)它是很小得多。

 他伸手去触碰它,令爱美的‮体身‬跳了起来。担心这样可能伤到她;比利看着爱美。她的眼睛是闭上了,间发出一丝沉默的呻

 他再次触它,看着她的表情随之扭曲。这应该不像是在伤害她。“这里的这个小突起是什么?”比利轻声问道,同时再轻击它。爱美沉重的呼吸,使得她无法回答。

 “它是…喔…它是我的…我的蒂…谢谢你,主…主…主人。”“蒂?”比利惊叫出声,手指仍持续动作。“就像核一样吗?”“是的…”比利再望向那小小的花蕊。他总是想说核应该在内部。也许那是…嗯,某个控制点。

 应该可以令女人狂野的控制点。而她的花蕊应该很适合这项工作。离开蒂一会儿,他小心地窥探两片内部的花瓣,朝里面瞧去,试着找找看,哪里才是他应该入茎的地方。

 那是个小小,紧紧的,但似乎没办法让他的进入。然后,它又是如此的美好、润和光滑。用左手拨开她的裂,比利小心地试着入右手食指。它好紧,但还不至于难以进去;至少不如他想的那么难。

 他伸进去了一到一个半的指节,在上下周围稍稍摇动一下,把它留在她的体内。她的处是如此温热与润的花瓣,几乎要让人觉得它们把手指留在里面。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