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下章
 当夜,比利梦见一个栩栩如生,充魔力的梦。爱美。蒲蕊丝曼穿着她啦啦队长的制服。她修长而平滑的小腿,还有其上的一件‮裙短‬,不论她什么时候旋转起‮子身‬,都会伴随围绕着。

 她紧绷的上衣显现了她的大房(嗯,以14岁而言,算是大的)随着头的立,整个部明显的自紧绷的上衣中显出来。

 她正表演一个例行的感舞姿到一半,人在体育馆的中间。这体育馆是空的,但比利能听到其他全部学生的声音就像他们站起来高声喝彩的部分。

 不论何时,她摇动坚部,充惑的部‮劲使‬摇摆,作着分开的美妙动作,喝彩亦随之不断增加。

 她似乎注意到这喝彩,而且开始回应他们,给他们更多想看的东西。事实上,她开始去衣服。先离开她‮体身‬的是啦啦队用的彩球,迅速地跟随彩球的是她的裙子和上衣。

 只穿着内与运动罩,她轻舞着步向比利。群众为之疯狂,他伸出手,解开她罩的扣子。

 罩落到地板,爱美转过身,让比利看她部第一眼。她粉红的头傲然坚,在两座可爱的白色小山丘顶端,巍巍立。稍稍旋转着部和双肩,她示意比利可以靠近一点。

 起她的部,就好像为了他的检查而提供。他伸手出去,触碰到樱桃般的蓓蕾。她战栗着‮子身‬,移近他,乞求更多的触摸。伸出两手,他握双峰,用拇指、食指轻夹着头。轻轻地挤蓓蕾,她烈地摇着头。

 她红色的长发,现在遮盖大半的娇颜;但她的眼睛,正以毫无遮掩的渴求,燃烧着比利。她抓住他的手,缓缓向下引导至她的内。比利有些惊讶,而后,带着些许的暴与用力,比利把内撕开。

 欢呼声震耳聋,他跪下来检视她的处。嗯!她的体,虽然有些稀疏,却明显是棕色的。她不是一个天生的红发女郎!比利停止动作,开始怀疑自己是怎么知道的自然颜色,而时间飞快流逝。

 他的手指经过小撮的稀疏体,让指尖下滑到她的裂之下。爱美把他推倒到旁边,掏出了他的指挥。她对于迅速旋转指挥的动作并不在行,但那不是她拿出它的原因。爱美将指挥的顶端,安置在处的入口前,鼓起勇气,蹲好位置。

 跟着,她直直地看着比利,开始坐下,慢慢地让指挥进入‮女处‬的秘处,在狂喜中呻,然后大声尖叫他的名字…比利醒来,开始发现他的男象徵,出白浊体。

 他立刻从头桌抓一些纸巾,擦干净自己。偷偷逃进浴室,他用纸巾冲洗干净,再用抹布拭干。

 回到,他再次考虑刚才的梦。他必须让它实现。他将使用这护身符令她爱上他,然后让她忘记任何有关他们一起作的事物。恶魔对自己很生气。的确,在对比利的惑上,它已经完成了真正的第一步,但它漏了某些事。

 比利仅仅知道女孩子们有。他当然不知道,显示一个女孩的自然的。当恶魔大老远检查爱美的心灵时,它没有想到那个。笨蛋!如果比利看见爱美的与梦境符合,他可能明白到某些奇怪事物已经发生。

 嗯…已经没有时间让她的发与她的颜色符合,但还是有时间来更正这问题。它重新开始去接触爱美沉睡中的心灵…

 次,是学校头一天上课。由于这是一个小镇,十二个年级全在一栋建筑物内。比利刚刚升七年级(相当于国中一年级),那代表他必须到不同教室去上不同的课(对他来说是第一次)。

 但他的心神不在课堂上(头一天的课堂没发生什么有趣事)。他没办法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不去想有关爱美的种种。爱美比他大两年级,已经和别人约会过了。距离十六岁尚有一年。但她与他上课的班级没有重叠!“啊!”如果放学后找不到她,那要如何约她呢。或许…“护身符?”比利在心里呼唤道。“是,主人有事吗?”“你能帮我找到爱美吗?”

 “是的,主人。”“假如你要,不管你希望要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立刻使她来见你。我甚至不需要接近她。”“真的吗?好,让她来见我…你能让教练别锁上球更衣室,而且在放学后让更衣室空出来吗?”

 “没有问题。”比利道:“好,等到放学,一切准备好后,让爱美到那边见我。”“一切将如您的期望。”过了几个小时,最后的放课铃响起。学生们冲向更衣室,教室很快地空出来。

 当学生们纷纷步进巴士和汽车后,学校里连走廊都变得空了。当比利溜进男更衣室,他觉得自己实在像个小偷还是犯罪什么的。看见副校长走时顺手把一串钥匙带走,比利立刻使用护身符以确保等一下自己有办法离开学校。

 打开门,进入更衣室,比利看见了一个孤单的人影站在房间之中。打开灯光,他看见了爱美,转过身来接他。一个茫然的眼神,出现在她的双瞳中。“护身符…”比利停顿道。“你有一个名字吧?我是说,我不想一直叫你作护身符。”

 恶魔考虑起来。他这种恶魔通常有很多名字。随着不同的语文和文化,他自己起码有超过二十种不同的名字。他选择了一个古巴比伦的名字,那个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凶恶。

 “在某个时间内,我以玛杜克的名字为人类所知。”“玛杜克,是这样吗?”比利道:“你认为如果我只叫你马克,这样如何呢?”

 “一切遵照您的尊意,我主。”比利把注意力放回爱美身上。“马克,你能不能让她…你知道的…更有生气一点,不要像个僵一样。”“将她变成一个爱的奴隶,这样可以吗?”这是一个早在威汉姆的培养之下,它已习得的专长。

 “嗯,是的,这样可以。只要她事后不要记得发生过什么事情。”“如您所愿。”爱美突然地有了生气。她有片刻的吃惊,朝四周望去,脸上出现惘的表情。然后,她看见了比利,脸色整个地亮了起来。

 “主人!”她几乎高兴的发出尖叫。她奔至比利身前,跪‮身下‬来,牵引他的手到自己面颊。她不敢将眼光移到比利的部之上,当比利手掌婆娑她的脸蛋,爱美几乎舒服的呻出来。

 一时不能适应,比利只是呆站在那里。“你对她做了什么,马克?”“她现在是一个简单的生命体,只知道藉由取悦您,来获得最大的欢乐。”

 比利迟疑地把手移到少女美丽的长发上,轻轻‮摸抚‬。爱美热烈地反应着,呻出声。“嗯…”他温和地抬起爱美的头,把她拉起来。“爱美?”“是的,主人?”“什么…你喜欢作什么?”

 “我想让您快乐,主人。”“你想做什么来使我快乐?”她一时间看来还有些混乱。经由比利心里的迟疑,马克立刻感应到,急忙转向爱美传送讯息。“我…如果您希望,主人,你要我去我的衣服吗?”“我…我想是的。”

 “谢谢您,主人。”她咯咯笑起来。以一个不情愿步伐退后,暂时离开主人的怀抱,爱美开始褪去衣服。她似乎打算让这过程变成一场展示表演。

 爱美慢慢地下纯黑的t恤,轻轻摇摆身躯,带给比利生命中第一次的视觉惑。比利稍微有些惊愕。他曾经在克理斯家地下室的花花公子杂志中,看过一些赤的女人,但她们不是‮实真‬的。

 它们只是图片,一张有色彩的纸。爱美是有血有的…爱美是‮实真‬的…爱美是美丽的…爱美是他的…一件小巧的罩,遮盖她年轻的双峰。

 当她弯着‮子身‬拉下牛仔,除去短袜时,它们轻轻摇晃。她把牛仔和短袜,丢到衬衫上头。爱美羞怯地仰着头,凝视她的主人,希望他喜欢她,祈求着他喜欢她。

 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身上。她战栗着。假如他不喜欢她…颤抖着手,女孩把手绕到背后,解开罩的扣子。慢慢地让罩落在地上。不敢看她的主人。担心受到他的拒绝,她迅速地下内随手抛在地上,而后踩着衣物走过来。

 爱美窘困地叠着手,遮在两腿之间。为某些原因,她今天早上被迫剃去了。不知道主人是喜欢浓密的丛,或是的皮肤,她担心他会拒绝她。正低着头时,她感觉到比利靠了过来。

 “爱美?我可不可以…?”比利对她伸出了手。他到她身边来了?主人是喜欢她的!爱美发出娇:“喔,主人,请吧!我完全地是属于你的。”

 他的手慢慢地按放在她的左。当他碰触她时,一个温暖的感觉慢慢地布她全身。主人正在碰触她。她的主人…比利同时感到惊讶的僵硬与‮奋兴‬的难以置信。

 一个美丽的女孩不仅仅是让他碰触,甚至是乞求他的碰触。他谨慎地感觉爱美小巧的酥,轻轻拨她的蓓蕾,由指尖向她的体,送出喜悦的痉挛和渴望。

 仅以一手,他握起她细滑的左,好像称重量似的。在比利环握的掌心中,爱美充青春气息的房,尺寸竟是这样的完美,粉的蓓蕾几乎是毫不费力地钻进他掌心。

 以另一只手,他举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少女的双眸。“爱美,你知道法国式接吻是怎样的吗?”

 “是的,主人。”爱美羞怯道:“我曾经和别的人做过…”“我不知道它是怎样。我曾经听过,但我知道得不多。”比利道:“你可以让我看看那是怎样的吗?”他曾经听人提过,知道这是需要张开口的一种接吻,仅仅知道如此。

 “遵命,主人。”她‮奋兴‬地回答。她移近他,亲吻他的脸。侧着头,爱美慢慢地张开双,把两瓣红带到他边,温柔地将香舌深入他口中。

 他感到她的舌头在口内探索,挑他的舌头,包围它,在口中游嘻。这有些怪异,但的确打动了他。当他开始进入状况时,呼吸也为之中断。“这样好吗,主人?”比利赞道:“这真是,但你是怎样在这么长时间里屏住呼吸?”

 “我用鼻子呼吸,主人。”嗯。比利感觉自己像个白痴。“马克,不要让她记得那个。”他迅速地指示。一个免去困窘的简单方法。“她已经忘记了。”

 “爱美,你还和其他家伙做过什么?”“我曾让一个家伙我的,也曾让一个家伙放进他的东西…在我嘴里。”爱美道:“他全到了我衣服上去,而我再也没和他做第二次。”比利突然变得非常紧张。他后退一小步,看着自己的子内膨。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