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当假期的最后两天,十二岁的比利,正在祖先位在德国的一所古堡中进行探索。的确,比利他们家的这支旁系,从德国搬迁到‮国美‬已经有百多年了,但一直以来,比利的祖父仍试着和本家维持往来。

 这趟旅行,基本上来说,是妈妈为了要摆父亲死后的那片空白,而成行的。(或许,她是试着在某处发现父亲的片段回忆。直至如今,她仍不能接受他的过世。)妈妈已经清楚表示,隔天下午,大家将搭飞机踏上归途,而这是绝对无法更改的。

 所以,在最后的这几天,比利甚至连休息时间都加入了探索行程。他从现代化的区域开始工作,随着热与动的水,到达了破旧的走廊。

 比利确定,自己发现了一个通往神秘宝藏的隐密通道。他直直走着,偶尔会停步在一个看起来非常奇怪的岩石前,或转头去看。固定在墙上的火把,火焰似乎在摇动。任何成人都会告诉他,这事只会在电影里发生,而他是被电影愚了。

 很幸运地,没人能告诉他这点。也很幸运地;因为他的确发现了一些事物。它是一个被放置在城堡下方岩石中的古老金属环。比利已经考虑清楚,也许拉下金属环不会显示任何秘密,或者,它会在每次被使用时出它的秘密。所以,他尝试转动它。没有什么。他尝试拉和推它。没有什么。最后,他尝试上推。喀拉…若非够机警,他几乎被吓到。他紧张的看着周围,确定四下无人,然后再回到这枚金属环旁边。

 再推它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当他再斜靠到墙上,一条通路出现了。墙壁内部显出一间小房间。打开手电筒,他进入这房间,比利当然看见了许多老的书籍(于德国,这是理所当然的)和一个较小,是尘埃的玻璃箱子。

 因为看不懂,这些书籍他并不怎么感兴趣。然而,有一个古怪模样的护身符和链条在箱子之内。

 他打开橱窗门,将东西取出。它是一个坚固的铁圆圈,顶端以四个三角形突出,底部和旁边,以一个五芒星形蚀刻居中。

 当他正在研究它,一个声音在他脑内响起。它很显然的不是他自己的想法,因为它排挤掉他的其他想法使得自己被听到。您是谁?受到惊讶与冲击,比利向后跌去。他放下了这护身符,后退了几步。

 您是我的主人的血族,但您还未能唤醒我。我的主人死了吗?您是谁?这声音现在清楚了些,而且听起来没有那么高的威胁。我是比利。他大声说,他的声音稍快了些。谁…你是什么东西?我是我主人与其血裔的仆人。

 我的主人死了吗?谁是你的主人?我的主人…这声音停顿了下,不确定该怎么表达。我是…由‮陆大‬的统治者,威汉姆。王格尔,所制造…咦。你的真面目是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你是这护身符本身。

 或者,你是因为某种理由被封印其中呢?你是一个精灵,或是一个鬼,还是其他东西?比利向前方爬去,检查这护身符,但没有接触它。这只是一个小孩,这声音对自己这么说。

 他不知道我的事。假如我希望避免再一次的被弃置空无,我不可以震惊他。我是这护身符的力量。恶魔说道。

 它不能对比利的血族说谎,但如果是经由暗示或者遗漏,那又不同。我的主人死了吗?这声音再一次问。嗯,我猜是的。比利说道:之前我记得妈妈说,一百年前有个男爵(或是什么其他的),叫威汉姆;他建造这城堡。

 他好像是一位有名的战士或是其他什么的。这样啊,我的主人死了,而我躺在此数百年没有被使用了。这恶魔中止说话,考虑起来。

 这男孩是其血裔没错,但他年轻,缺乏经验,还有…很容易被‮败腐‬。你将是我的新的主人吗?嗯,当然。比利道:我想我有可能是。你能做什么?

 比利的心情翻涌不已,想起传说中精灵与魔法的愿望。我知道其他人的思想,而且能控制他们,除非他们被奉献于另外一个更大的力量。

 喔。比利不知为何,有些失望。他已经从那些精灵与妖的许愿故事中成长,但他没能够许愿出一个宫殿,或者甚至是一个冰淇淋。

 不过,仍有许多事是他能做的。他能读出老师的思想,找出‮试考‬答案。他能找出,一个女孩是否喜欢他到愿意和他出去。他能参加所有他想要的校园赌赛,用这护身符帮助他赢(或是,令对手输)。

 他能使用它,当一个‮府政‬代理人去审问间谍。或者,他自己就可以当个间谍,确定没人曾经怀疑他。他可以…嗯。或许那一点也不值得希望。嗯,我喜欢这样,我该如何使用你?把我挂在你的脖子上;我将会直接与你的思想沟通。

 护身符的声音不断传来:你可命令我去执行一个任务,或者是徵求我的忠告;这些都可以。比利问道:这只是三个愿望之一,或者,我可以照自己的意愿,多次使用你呢?无论时间多长,我的所有权属于你,在你的有生之年,我将服从于你!

 假如我被一个与你同血族之人所夺取,我必须服从他们,如同他们的所有权;假如我被一个非你血族之人所夺,他们将因为学习到我的‮实真‬本,而付出生命。

 好啊。比利高兴道:但那是不是指,比如说,我妈妈或姐妹也能使用你呢。当然不是。护身符道:我只能被男人使用。这男孩是怎么样的一个笨蛋啊…或者说,他是在哪种世界成长的啊!

 他怎么会考虑到允许让女人操作力量呢?很好,当这个男孩捡起它时,魔就可以自男孩的脑中了解这个世界的奇妙。

 它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去影响这男孩的心灵;但仅是读心,那是没有问题的。一个简短的迟疑,比利拿起护身符,将之悬挂在自己脖子上。

 除了必须走经过机场金属探测器的时候,比利没有拿下护身符。护身符说,它能造成警卫忽视任何警报,但比利想要把握那个机会。在另一方面,他被迫要求护身符去让妈妈和仙蒂(他的妹妹)忽视这护身符。

 他不喜欢像这样强迫更改她们的心灵;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拥有护身符的事实…或许,除了克理斯,他最好的朋友。他还没决定。他们在开学前两天到家。他第一件事就是和克理斯聚会。

 他们在克理斯的房间内偷懒,周围包围着漫画和模型人偶,比利发出问题。比利问道:“如果你能读心,那你能做什么?”“传心术吗?”“是的,没错。”克里斯晒道:“你是读太多你妈妈的八卦杂志了。”

 比利分辩道:“没有,真的没有。你想作什么?”“很好。”克里斯笑道:“从老师的心里取来全部答案,我有一张王牌全应付所有的‮试考‬了。”

 比利道:“我已经想到那个了。我是指大致而言。你生命里希望作什么?”“我不知道。也许我适合当个间谍,除非没有人好到值得我去侦察。我能读出一堆股票经纪人与公司总裁的思想,在股市赚很多的钱。”

 “是的。”比利点头道:“那现在呢。如果你能控制心灵?”“很好,就像作梦一样,我可以控制这个世界了。”克理斯中止说话。半晌,克里斯道:“控制世界太麻烦了,我或许可以接掌一个城市,或是一个州。

 你知道,我能够仍然做任何我想要的事物,但不必须忧虑全世界的大问题。”比利道:“你确定想做大事?我…我不打算真的去拥有一个州或任何事物。”

 克里斯道:“或许你是对的。假如你能拿取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时,拥有自己的某些东西是没啥意义的。”比利道:“但那是偷窃。”

 此刻,恶魔几乎要口吐白沫,它甚至想去打断并参与这场谈话,但是,它已经被命令,在比利离开克里斯家之前,不能与比利说话。然而,如果它不能在这样的一个场合提供意见,又有什么方法引这男孩堕落呢。

 随后,它有了灵感(这对恶魔来说极为罕有)。它受的命令,防止它直接与比利交谈,但比利并没有提及任何间接交谈方面的限制,它小心地将魔力伸抵克里斯的心灵。

 “不,它不会。”克里斯道:“看,只有在你强某人时,它才会是偷窃。如果你没有,那么它们就不是。”比利仍然有疑问:“但它仍然是偷窃。”

 “假如你能使他们主动想要给你,那就不是。”克里斯像毒蛇般,吐出甜美的惑“事实上,你可能帮了他们一个忙。你知道,有些人如何藉着捐款而减税吗?他们或许能勾销任何由他们捐税所提供的事物。”

 “很好,或许吧。”比利的表情动摇了“我必须考虑一下。”“你也能同时得到任何你想要的女孩。好比那个爱美。蒲蕊丝曼,能看见她的体,不是很美妙吗?”

 恶魔发动了另一波惑“假如我们控制她的心灵,就能让她为我们而光。”“那样很卑鄙。”比利反驳道:“就算她不能作什么反抗,事后她会恨我们。”

 “有时候卑鄙是会带来乐趣的。”恶魔这样想着,心底在高声欢呼。此刻,可能仅是一点点…堕落的步伐需要小步小步来,否则它很容易被识破而遭到避免。

 “我们可以让她完全忘了此事,那样,我们会是唯一知道此事的人。或许,我们还可以使她爱上我们,那么,她就会主动地想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比利动心了,但困惑还是让他有所坚持“我必须考虑一下。”在此刻,恶魔看见种子已在比利的心灵顺利播种,开始生。比利准备慎重地考虑自己的选择。恶魔悄然从克里斯的心灵撤退。

 “嘿,比利。”克理斯终于再一次地以自我意志发言(虽然他儿没觉察他不是)“你讨论的这件事真的能做吗?你应该知道自己不是漫画里的变种人。”

 他们用剩余的下午时光玩Sega。不幸地,虽然惑住了他们,但恶魔无法影响电视游乐器,所以当比利停止时,浪费了不少时间。 sANgWuXs.cOm
上章 恶魔护身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