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章 下章
 “是杨坤让你们来的?”花锦屏问。果然,太监的头儿向花锦屏深施一礼,十分同情地说:“花将军,我等也知你们冤深似海,但我们已是废人,除了这皇宫,再无我等立身之处。

 皇上让我们来,是请你们坐到车上去。我等不断过是人家手下的狗,奉旨前来,若是不能达成使命,则必死无疑。

 咱们知道不是两位的对手,动起手来不过是以卵子击石。如果两位可怜我们,就不要让我们为难,否则,就干脆将我们杀了,也免得受那昏君的‮磨折‬。”

 太监的话倒也是发自内心,花锦屏和王可儿自然也不愿让这些弱者为难。“说吧,想干什么?”“只是想请两位自己坐到车上去。”“那车上有什么?”“不瞒两位,车上有机关,只要一坐上去,就会被机关扣住,再无动转的余地。

 到时候,昏君想对两位作什么,两位天大的本领也无济于事了。两位请想好了,如果不想上去,谁也奈何不了你们,一但上去,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太监知道花锦屏两人冰雪聪明,瞒是不可能瞒过她们的,自然也就不可能用骗的办法让她们上去,所以干脆实话实说。

 如果她们不过是两个小人,本来也不会为了一家老小自已到这里来送死,而如果她们的真英雄,就不会忍心为难他们这些作下人的。

 果然,花锦屏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下,然后说:“我不会为难你们的,如果害怕后悔,也就不会到这里来了。那一辆是给我准备的?”“两位将军果然是真英雄,小人等一生一世感念两位的恩德。这两辆车是一样的,请两位自己选吧。”

 其实,有段家三百多口人质在手,便不用如意车,杨坤想得到花锦屏两女的‮体身‬她们也不能反抗,但他总是作贼心虚,所以先派太监前去将两女将军的手脚制住。

 本来他是让太监们把两女骗上去了,但那个太监头儿却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反而用说实话的办法让她们自已走上了如意车。

 这如意车可以变出许多种不同的形状,现在的样子就象两把太师椅。花锦屏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便迳直走向最近的一架如意车,股刚一碰到椅垫,那车便发动起来。

 四只钢爪“锵锒”一声,将女将军的手腕和脚踝扣住,直向四面扯去,使她呈现一个大大的火字形,坐垫也呼地一下把她的股向上推去,然后一展,变成一个马鞍形的托架,正好托住她的肢和髋部,使她的腹部朝天出,躯干反躬成了一张弯弯的大弓,另有一只小托架托住了她的枕部,使她的头不致于垂得太低。

 那扣住脚踝的铁臂故意设计的开角很大,使她的‮腿双‬分开到了极限。她试着挣了挣,没有挣动,便将头放在那小托架上,由他去吧。

 现在轮到王可儿。虽然知道那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也作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但看到花锦屏被固定在上面的辱姿势,她还是犹豫了半晌,最后终于痛下决心走了过去。

 那太师椅前面有一个踏脚板的地方,要坐上去先得站到踏脚板上,再转身坐下,花锦屏便是这样上去的,所以王可儿以为自己也会象锦屏那样被仰面朝天地架起来。

 但当她刚站到踏脚板上,还没等转身坐下去,脚下的踏板突然向外伸出将近二尺远,就象被人在后面来了一个抱腿摔,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坐垫上的王可儿便被迫向前扑倒。

 机关发动得十分突然和出乎意料,王可儿条件反地用手一撑坐垫,缓冲一下倒下去的力量,随既两手便被坐垫旁伸出来的钢爪扣住,两脚也几乎同时被抓牢,然后四下一拉,将她的手脚摊开,那坐垫也向上弹起来,准准地托住她已经失去控制的躯干,使她象乌一般趴在了如意车上。

 ***太监们见两女已经上了如意车,任务完成了,便退了出去。过了一会,杨坤和孙嘉便出现在冷宫中。难道堂堂的皇上玩儿女人还让其他男人看着不成吗?正是。

 这杨坤实在是个又荒无度,又十分荒唐的皇上,他和孙嘉那真是一对儿混蛋。孙嘉原本是杨坤的老师,孙嘉还是太子的时候,这一对师生便狼狈为,干出许多荒唐事来。

 强抢民女,劫夺人自不必论,两人竟荒唐到换侍妾的地步。杨坤继位前就有十七、八房妾,除正室张氏是太宗皇帝当年为他定下的婚事外,其他小妾全都是他后来自己抢来的,孙嘉当年就专门为他办抢亲的一切,顺便也给自己抢上几个年轻美貌的雏儿玩玩儿。

 有一次杨坤到孙府,见到孙嘉刚来的一个小妾十分新鲜,便厚颜无地要求将这小妾送给他,知孙嘉刚来几天不舍得,便答应用自己的小妾来换。

 这样一来,两人发现换女人十分有趣,便成了两人的独特的活动,后来干脆发展到换也不换了,各自把新来的女人带到一处,郡居群

 这种事情一直到杨坤当了皇帝也没有丝毫改变。杨坤的元配,现在的皇后张氏十分看不惯,但又没有办法,一气之下除了正式的节日和庆典之外,根本就不理杨坤,甚至连他到了后宫,皇后都不答理他。

 现在,一下子捉了两个漂亮的女将军,两人沆瀣一气,自然又要一起享用,其实,即使捉住的只有花锦屏一个人,被这两人轮玩儿的局面也不可避免。

 两人进来后,孙嘉自然要让皇上在两个目标之中挑选。其实用不着猜,花锦屏都是两人最衷意的目标,杨坤一定会先选花锦屏的,但在些之前,他还要先在王可儿身上揩些油水。

 要知道王可儿的容貌虽比不上花锦屏,但那种就象钻石同祖母绿之间的差别一样,无论怎样都还是稀世珍宝,所以,他先转到王可儿的身边,用手抓着她的秀发让她抬起头来观赏了一阵儿,然后把手放在她高高撅起的股上,用力捏了几把,然后又伸进她的腿裆之中,在她那重要的部位抠摸了一番。

 虽然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自己女人的隐秘部位被人接触到的时候,王可儿的‮体身‬还是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摸过王可儿,杨坤来到花锦屏身边,并示意自己选中了这一个,孙嘉有个毛病,看着别人玩儿女人会让他更加‮奋兴‬,所以他来到王可儿身边,用手隔着衣服慢慢‮摸抚‬着,眼睛却盯着旁边的花锦屏看。

 虽然杨坤两人并没有说话,以花锦屏的姿势也无法看到他们,她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两个人的存在,所以,没等杨坤碰到她的‮体身‬,她的‮体身‬就已经颤抖起来。

 杨坤站在花锦屏两腿之间,离她的‮体下‬只有不足半尺远的地方仔细地欣赏着这个差一下儿就毁了他的江山和性命的女人。她的‮体身‬是那样完美,多一分太胖,小一分又太瘦,不知上天是如何创造出这样一个绝无仅有的美人儿。

 她的躯干反躬着,使薄薄的白色单衣被一对朝天怒着的峰顶出两座圆圆的小山,山头上更立着两个小山尖。

 由于部被托架顶着,头肩部处于低处,加上被向斜上方拉开的两臂的牵扯,她的上衣被拉到了上腹部,和半截雪白的肚皮。

 她的‮腿大‬被向两边拉开到了极限,裆紧紧地贴住‮体身‬,把整个‮体下‬的轮廓隐约勾勒了出来。杨坤看得‮奋兴‬不已,他三下两下把花锦屏的鞋袜都扒下来,那两只脚也是又白又纤细。

 她的足弓很深,弯弯地象两只准备扑向猎物的小猫。他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捧住一只玉足便将起来,那感觉又麻又,花锦屏忍不住重重地息起来。完了一只脚,又另一只,两只脚都过,杨坤对她脯的兴趣便显得异常强烈起来。

 于是,花锦屏便感到一双男人厚厚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一边横向来回抚着一边上移,顺便将她的衣襟向上去,她不自觉地微微‮动扭‬着‮体身‬,可怜地哼哼着,但那双男人的手最终将她的衣襟推上她的峰,然后猛地一扯,将上衣一分为二。

 一对新剥头般的酥软小便毫无遮挡地展现在杨坤的眼前。“他妈的,这小蹄子比段秀莲那妮子可人多了。”杨坤心中暗想,一双手早止不住攀上了那一对峰,并且鼓起来。

 花锦屏同段家三少爷成亲时间虽然不长,但已经品尝过果的滋味,自然也就对关键部分的刺十分感。

 那是一种十分奇特的麻感觉,即使调动起‮体身‬的每一神经也无法抗拒,她的‮体身‬的反应开始变得强烈起来,美妙的部被那种感觉驱动着慢慢地‮动扭‬起来,喉咙中的哼叫地变成了害恐惧的尖叫,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并不是因为害怕强,而是因为害怕被对方看到她‮体身‬的‮奋兴‬反应而只能用恐惧的叫声来掩盖自己的‮实真‬感受。

 ***杨坤和孙嘉玩儿女人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对这个女将军的生理反应甚至比她们自己都更清楚。

 看到花锦屏那貌似害怕的样子,杨坤知道下面该作什么了,他马上虚攥住右拳,只将中指立起来,然后隔着子按在花锦屏的之上,从她的‮体身‬正中线向两腿之间滑进去,滑进去,然后向里一,花锦屏的‮体身‬立刻变得十分僵硬,全身的肌都绷紧了,然后好象十分疲惫地一松,又再次绷紧。

 他又伸出另一手中指,从她的股下面向上划过来,停在他右手下方半寸左右,那里可以明显感到另一处的深凹,他向那捅进去,她更加难过了,肌开始搐起来,这使她终于不自觉地说出“求你,不要”

 四个字来,尽管她明知道这是毫无用途的。慢慢地,他感觉到指尖处的子变了,而且很快发展到周围的布料上,那的面积越来越大,本来雪白的子变成了半透明状态,紧紧地贴在了她的‮体下‬上,将女人那神秘的部位暴无遗。

 杨坤的捉藏游戏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他解开了花锦屏的带,抓住她的用力向两边一扯。到底还是个男人,把一条雪白的子从裆中扯开,变成了两长孤立的腿。

 他把它们捋到她的脚踝处,女将军现在什么秘密都没有了。整个过程缓慢而又煽情,看得孙嘉也‮奋兴‬得无法控制,便三把两把将王可儿的衣服也撕扯成碎片,一双大手早已迫不及待地放在了女将军光股蛋儿上。

 由于事前的刺非常到位,所以下面的事进行得十分顺利,杨坤先把自己的衣服了,起硬硬的炮顶住花锦屏的,然后伸出又手握住她两只峰。手上一紧,下面一“扑哧”

 一下儿便齐进了女将军的‮体身‬中,男人多的‮腿大‬撞在女人雪白的股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女将军则绝望地发出一声哀叫,两行热泪如泉水般涌出了眼眶。

 然后男人的手松一松,下面的慢慢退回来,刚退到一半,又是手一紧,肚子一,又是“啪”地一声… SAnGWuXS.CoM
上章 段家女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