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六章 下章
 何仙儿醒来,见自己这般模样已知着了道儿,但却无可奈何。一群兵卒站在周围,看着一个那个南军小头目啃她的脚,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泪水立刻涌了出来。“不要,杀了我吧!”她哀求道。

 “美人儿,我是要杀了你,可不是现在,我要在花云前,在你的妯娌和小姑面前杀你,杀之前,还得让她们看着你怎么被成群的男人享用。不过,现在老子先要尝尝你的味道。”猛垦站起身,来说她的眼前说。

 然后,他便将一双魔掌伸向了她的衣领。

 “哧啦”猛垦将她的黑衣当扯开,出了雪一样白的肩膀、玉臂,软软的肚子,还有紧裹住膛的白绫。他发疯般地在她出的肌肤上着,亲着,她则羞辱地哭着,哀求着。

 然后,他慢慢地一点一点把她的束白绫解开,让她那尖锥形的一对玉将出来,他用手轻轻地握着,左摇摇,右摇摇,再慢慢地半晌,又用手指捏住她两颗粉红的葡萄珠,轻轻拉起,慢慢捻动,再大把大把地

 过足了瘾后,他走到门板的另一头,在她两腿间蹲下来,先解开她的绑腿,然后把她的两条管撕开到‮腿大‬,他从头到尾‮摸抚‬着她修长的‮腿双‬,特别仔细地往来‮摸抚‬她感‮腿大‬内侧的

 她仍在求他,但声音已经是那么绝望,随着他的双手越来越靠近那个地方,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小,却越来越尖,让人听了不由兴起怜悯之心。

 但猛垦却不是人,她的声音越惨,他就越高兴,他终于把手隔着子在了她那个小丘上,然后向两腿正中滑了下去。她越发急促地求告着,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女将军了,完全成了一个小可怜儿,但他还是把她的子彻底撕去。

 她最后绝望地尖叫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她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猛垦却还在耐心地观察并玩着她的‮体下‬。

 何仙儿的不太密,两片的颜色也不象一般女人那样深,分开,里面的小薄薄的,呈现深红的颜色,一颗小珠生在两片小之间,已经变得硬硬地,大了不少,再分开小,何仙儿的便呈现眼前。

 丈夫同她虽然只有三夜之缘便上了战场,但她毕竟已经不是黄花姑娘,所以,尽管她感到无比羞中还是淌出了汁。

 猛垦也不是童子妾成群的他玩儿女人可是老手,知道女人什么地方最感,就专门向这些地方下手,使她的‮体身‬无法不被刺得‮奋兴‬起来,这样,一方面方便了他接下去的强,另一方面又可以借题发挥说她是个妇。

 何仙儿一边被羞辱,一边还要承受这种自尊的双重打击。他用手摸到她‮体下‬的汁,知道已经是时候了,便慢慢地合身而上,把她在身下。

 他一边用自己的膛磨擦着她的小,边用手扶着自己怒的巨炮顶住她的门户。她用力起自己的‮子身‬,用最后的努力想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但又又硬的东西还是了进来。***

 花锦屏等人正在花云下焦急地等待着何仙儿的消息,关上却传来了一阵雷鸣般的吼声。“花锦屏…小蹄子…你看仔细了,这就是你先锋何仙儿。昨天…我家猛将军…已经帮她入了房。”

 这是南军讨战队的喊声。古时候打仗,每一方都专门挑出百十号嗓门大的士兵组成骂阵队,这些人声音宏量,骂人的新样多,而且句句都会骂在痛处,是专门为了怒对方出战的,记得诸葛亮三气周瑜吗?哪一次气周瑜都没有少了骂阵队的功劳。

 现在南军的骂阵队就站在寨墙上,扯着嗓子把何仙儿受辱的过程骂给关下的花锦屏等人听。你想啊,自己的弟媳妇让人家剥得赤条条地强,凌辱,谁忍心看呐?

 可骂阵队把那些细节给喊出来,你可以不看,可没法子不听啊,这正是战争的残酷之处,且看他们是如何骂阵的:“猛将军…何仙儿…?!”

 “花锦屏…你听清楚了…我家将军说了…!真!你弟媳的!不知道你的小怎么样啊?想不想我家将军帮你过过‮子婊‬瘾?”“啊,奴家想,都快想疯了。”士兵们扭着‮体身‬学着女人的样子尖声喊道。

 “花锦屏…看见了吗…?你的弟媳妇就在这儿…等会儿我家将军就让她死一个好看的花样。还不快来救人,晚了就只剩下死的了。”说着说着,还唱了起来:“我摸了她的小子,我摸了她的小股,我抠了她的眼子,我了她的眼子。我割了她的小子,我割了她的小股,我剜了她的眼子,又捅了她的眼子。”

 “怕了吧?下一个该是谁呀?花锦屏!”“我抓住了花锦屏,我绑了她的手腕子,我了她的肚兜子,再扒了她的花子。”

 “哎,不对,这小蹄子穿的是花子吗?不知道。北军的各位,谁知道你们花将军的子是什么颜色啊?想不想知道,想知道的就捉了她来投降,那就可以扒了她的子看了。”

 “花锦屏,快来救人呐,你算什么兵马大元帅,整个是一只母王八,天天缩在王八盖子里,连自己的弟媳妇都不敢救。”“将军,把何仙儿那小蹄子的事儿说给弟兄们听听啊。听完了好有兴致剐这小货呀。”

 下边的男人听着,我家将军给你们讲讲何仙儿的小。听着:“先剥了她的夹袄,再去了她的肚兜兜儿,嚯!真白真的光脊梁,那小的,象两个小馒头。

 小馒头香不香啊?当然香了。那就吃一口。真好吃,得多吃几口。嗯,这两颗小葡萄也十分不错,得尝尝什么味?嘿!别提多甜啦。”“下面了她的黑子,让她光着大股,掰开股看一看,小眼子真是美,嗯!真是美啊!”“分开她的白‮腿大‬儿,出她的两个片子,扒拉扒拉,厚,软,热乎的。嗨!真他吗的让人来兴致。先抠一下儿小眼儿吧,有点儿臭,不过够紧的,夹得手指头怪舒服的。

 嗨,下头的人听着,快投降吧,抓住了花锦屏,也让你们抠抠她的小眼子,可舒服啦!”“现在该干什么了?该她了。听了:老子大一摆,一个毒蛇吐信,扑哧一下子,便捅进了她的小

 老子,老子捅啊捅,老子杀得兴起,将这小蹄子挑在大之上,半截空中法如神谁能敌!”墙上骂阵队吵得,下面的人却寂静无声。

 自己的女将给人家干了,还要被人家那么大声地说出来,有多丢人啊,有什么脸和人家对骂。

 还有些兵丁的注意力全在对面还未面的何仙儿身上,这将士兵被征入伍,一出来就是许多年,从来没碰过女人,管她是谁家的将军,有人帮着给光了,光看又不犯军纪。

 更有很多人的思想已经开小差儿,溜到花锦屏身上去了。花锦屏何尝不生气,何尝不想救人,她气得银牙紧咬,杏眼圆睁,立刻挥军强攻,上面弩弓雨点儿般将下来,这些弩弓出的虽然是竹箭,却都用见血封喉的毒药炼过,只要到皮,立刻毒发身死。

 攻了一阵,死伤了百十人,退了回来,寨墙上何仙儿已经被人家四马倒躜蹄捆着,赤条条地拎了出来,只见她花容含悲,痛不生,不停地喊着:“三嫂,我罪该万死,不小心中了瘴气,给段家丢了脸,你们快放箭,让我死了吧,别再让我受辱了。”

 花锦屏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与其看着她被人‮磨折‬,还不如一箭死了好,但自己在低处,对方在高处,箭根本不上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吊在旗竿之上,然后,一大群蛮子兵便排着队一个个过去站着进何仙儿的‮体身‬。

 段家三员女将在下面看着,却毫无办法,一个个泪面,气得暴跳如雷。“花锦屏,快来看,看你的弟媳是怎么死的。”只见一个蛮兵拿来一条茶杯细,却只有一尺来长的黑色小蛇。

 “花锦屏,看见了吗?这叫男人蛇,是专门为女人而生的,它会让你的弟媳到死。”蛇是女人最怕的动物之一,不时听见说蛇,她们都会吓处尖叫起来,何仙儿是女将,但更是女人,自然更无法摆对蛇的那种极端恐惧,何况一听就知道这蛇会作什么。

 何仙儿本来被轮了几,已经没有了最终的那种强烈反应,此时见到蛮兵把那蛇放在吊她的绳子上,立刻吓得尖叫起来。那蛇仿佛是受过训练的,本来并没有对何仙儿特别的注意,现在她一叫,那蛇立刻掉头顺着绳子向下游来。

 它先来到她被反捆在背后的脚上,然后顺着脚游到她的小腿上,再来到她的‮腿大‬上,继续动便来到了那白白的‮妇少‬的玉上。它十分奇怪地用蛇尾倒着退进她的里,然后在她惊恐的尖叫声中缩进了她的门。

 当它退进这女人的眼有少一半的时候,那‮大巨‬的三角形蛇头一摆,便顺着会部来到她的户,然后慢慢地钻了进去。

 那蛇真的是十分奇特的动物,好象真的是为玩儿女人而生的,它并不象一般蛇那样找个便拚命向里钻,一钻进人的肚子算完事儿,这条蛇将前半段蛇身从何仙儿的户钻入后,又倒退出来,然后又钻进去,就这样来来往往地钻动着,活象是正在行房的男人的具。

 何仙儿此时更加恐惧了,因为她不知道这种羞辱还会持续多久,她真想死啊!段秀萍实在看不下去了,硬不顾花锦屏的劝阻冲上山坡,冲到了墙下,拈弓搭箭,往上来。 SanGwUxS.CoM
上章 段家女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