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下章
 现在的情况是,段秀莲和段秀婷因为兵器纠在一起,只得在场中奔逃,一边还想把自己的兵刃出来,而国远则擎着花在后追赶,再向后是舞刀追来的段秀钥。

 秀莲和秀婷因相互牵制,无法跑快,所以国远对她们似乎志在必得,好象没有注意后面的秀钥,而秀钥的刀看上去又要比国远快些。

 三方间的距离都在迅速缩小,就看谁更快,如果国远先,则秀莲、秀婷至少会有一个遭了毒手,而如果秀钥快一步,就可以立斩国远于马下。

 结果是秀钥快了一步,当国远的离秀婷还有一个马身的时候,背后发疯般赶来的秀钥的刀先一步斩向了他的脖子。

 那刀好快,秀钥仿佛看到了一颗长络腮胡须的人头飞在半空,然后坠落在地上。但这一切并没有真的发生。就在刀已经要落到国远颈部的时候,国远的人头突然没了。

 不是没了,而是突然低了下去,正好让过了那夺命一刀。秀钥为了救自己的姐妹,同国远争时间,抢速度,没有想到他的真正目标不是秀莲也不是秀婷,而是她自己。

 习武者都知道“未求有功,先求无过”凡攻击时,出手不可直臂,预留三分力,为的是一击不中时还可收回来自己防卫。

 但秀钥为了救人不顾一切,所以招式用老,犯了兵家大忌,一刀走空,急切间想收刀收不回来,却吃惊地看着一三棱形的钢锥已经从自己的右肋刺了进来。原来国远早已看准了目标,在躲刀的同时,就将本来向前刺出的花向后一捅。

 当时的盔甲主要是用于防范箭矢,一般由头盔和数片甲叶子组成,甲包括前后护心镜、护臂甲、护腹甲、护背甲和护腿甲几部分,用丝绦在间扎住,几快甲叶子把‮体身‬的主要部分都护住了,只有脸、颈、两肋、小腿和四肢的内侧没有甲胄防护,但除非对方是死人,否则这几个地方是很难攻击得手的。

 这就是为什么战时总会选择重兵器的原因,为得是可以靠砸、剁之类的办法突破甲胄的防护。

 国远用的是花,属于轻武器,本来无法对秀钥构成严重的伤害,但当她的刀走空的时候,因用力过猛,右肋便正好出了空门。国远的花杆后端装着攥,那是一个半尺长的三棱钢锥,上面全是倒刺。

 他借段秀钥前冲之力从她右肋的甲中刺进来,直透左肋。然后国远用力一,倒钩把秀钥一颗少女的心脏直接从腔中拖了出来,同时也把她的衣服和护心镜给钩下来一大块,秀钥惨叫一声,松手扔了刀,跌落马下,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然后一就不动了。

 国远看都没看落马的秀钥,因为他这样的高手是完全能够感觉到击中对手的部位的。他从秀钥的膛里,紧赶几步,一抖花,奔向已经出佩剑自卫的段秀婷刺来。

 花与普通的不同,一般马上将用的大都是铁杆,可以刺也可以当扫打,而花杆是用白腊杆制成,是软的,只能用来刺击。

 但正由于杆是软的,所以使用者可以把抖动起来,让对方看不清真正的尖在哪里,唐朝名将罗成用的就是这种兵器,不过国远用的花要比一般的花更长,足足一丈八尺。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国远用的是长,秀婷用的却是宝剑,这强弱已分。

 国远出之前,又将头抖动起来,秀婷只见眼前一片尖,不知躲哪一个更好,便舞动宝剑,护住上身的重要部分,但却从她意想不到的部分刺中了她。

 国远见她护住了上体,便将从她的左‮腿大‬部的甲中刺入,那一正捅在她的腹股钩处,又一挑,便将她挑离了马鞍,一个后仰向下落去。

 这一并没有要了她的命,她本能地握紧宝剑,想落地后爬起来再战,但国远没有给她机会,当她被挑离马鞍的时候,‮体身‬正好有一个瞬间处于仰面朝天的状态,两腿内侧没有甲胄保护的部分便暴出来,国远是高手,怎会放过这一机会,所以他的第二便从她的两腿间刺了进来。

 国远这一,从秀婷的裆捅进去,直透心窝,将她穿在了上。她只感到一阵羞涩的疼痛,嘴里充怨怼地骂了一声:“下,怎么捅那儿?人家还是个黄花姑娘。”

 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国远杀了秀婷,用力甩了甩,因为头上的倒钩钩住了秀婷的肋骨,所以没有能够将穿在上的这个十八岁女将甩,只好把花往地上一扔,拔剑又向秀莲杀来。

 大在破锤里,两个妹妹又被杀死了,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秀莲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敌人便又向自己袭来。

 她只是个初次上阵的少女,自以为武艺超群,攻无不克,哪会想到有这种场面,所以完全被震住了,以至于都忘了拔出剑来,心里只有一个字:“跑”但起步时已经有些迟,国远的宝马“乌云踏雪”又快,几步便赶了上来。

 段秀莲用眼睛的余光瞥见那高大的身影已经到了自己身边,心想“完了”便闭上了眼睛,等着那断头的一剑,但真正发生的是,一条男有力的手臂揽住了自己的纤股便被迫离开了马鞍,然后自己的‮体身‬便被那男人横放在马背上,同时两只手被反扭到了背后。她想起了那几个字“走马活擒”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段家女将的三名先锋官便两死一擒。朝廷的兵马立时大,争相奔逃。

 有人会问,既然国远一出手就制住了段家女将的阵法,多几员将一同上阵不是更有把握吗,怎么只见国远一个人打,别人都哪去了?这便是杨王爷精明的地方。他知道现在无论对朝廷还是杨州,都已经到了战略决战的时候。

 段家女将出马,标志着朝廷已经无将可派,所以在一次战斗中尽可能多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对今后打天下是有战略意义的。

 因此,头天晚上,他就将兵将悄悄派出去埋伏在东成关和北留关间的道路两边,一方面在国远胜了以后可以将她们带来的人马一举全歼,另一方面,也可在国远不能全胜的时候通过截断粮道来扰敌方的军心。

 国远既胜,关中号炮振天,埋伏的兵马立时向关前卷来,将敌方团团围住。国远此时任务已经完成,指挥自己的心腑收拾战利品。还在马上,他便将秀莲的盔甲剥了,用她的绊甲丝绦把她牢牢捆住。

 别看盔甲起来费事,起来可就容易多了。秀莲虽是武林世家出身,但毕竟只是个十九岁的姑娘,论力气可远不如国远,所以一但被人家欺近‮体身‬,使起蛮力,她可就没了招儿,三下五除二就给人家捆上,面朝下按在马背上。

 回到自己的阵中,将秀莲扔在地上,让军卒们看好,又派几个人去将秀钥和秀婷的尸体拖回来好去报功。到现在,秀莲还没有完全从梦中清醒过来,直到看见两个妹妹血淋地被拖到跟前。

 她看见秀婷被一杆裆里穿进去,羞得她自己小脸儿通红,国远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懂得一切从大局出发,何况还有别的戏法儿可演。

 他看到远处被围的敌军在几员偏、副将的指挥下重又结成阵式,知道硬攻虽然可胜,但困兽犹斗,杨州兵马难免也有损伤,不如采用攻心之术,便命手下:“快将这两个人的衣裳剥了,挑在旗杆上。”

 军卒们齐声应:“喳”立时便有人拾来将被敌军抛弃的秀钥的将旗,那是一面大纛旗,和现在的锦旗是一个式样,只不过尺寸大得多,他们七手八脚把秀钥的上衣剥了,两手腕捆在横杆的两端,然后将旗半立起来,让她的双脚离开地面,好方便他们将她的鞋袜、子都干净了,这才将旗立起。秀莲看见自己的六妹一个“丫”

 字形赤条条地被吊在旗杆上,着一身雪白的,从下面看,所有女的秘密都暴出来,令她这个当姐姐的羞容难掩,气得她大骂不止。但敌人哪会怕她骂,很快,秀婷和她自己的将旗也都被拿来了,然后,兵卒们便剥光了秀婷的衣裳。

 从分开的两腿间,秀莲看到那条花准准地捅在小妹妹的两片烘烘的之间,将撑开了,着里面褐色的小和一粒豌豆,兵卒们想将拔出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

 还是国远了解自己的兵器,他过去让手下按住秀婷的‮体身‬,自己抓住杆先向里一捅,拧了一下儿,然后才向外一拽,是出来了,却将这个十八岁少女一大堆肠肠肚肚,连子和膀胱都给扯了出来。

 他将那些内脏从上除去,就让它们留在秀婷的两腿间,然后命兵卒将同样光赤条条的秀婷挂在了她自己的将旗之上。

 然后,国远转过脸来,用一种奇怪的脸光看着秀莲。秀莲还是第一次看到那种目光,但她仍然明白那里面的含意不善。所以当国远命令将她也吊在将旗上的时候,她羞得哭了,不住地恳求国远不要剥她的衣裳。

 国远倒是痛快地答应了,于是,秀莲便象两个妹妹一样被张在了自己的旗帜上,尽管他们没有让她光股,却将她的鞋袜了,着两只玉足。

 实践证明,三个少女将军的示众效果是非常好的,本来还想在负隅顽抗的官军,一见自己女主将被那样辱地挑在旗帜上‮行游‬示众,想想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卒,如何抵挡如敌似虎的敌军。

 于是,除了几个死硬分子继续顽抗被当场诛杀外,其他官军近五万人纷纷投降。王爷只用了一将,便破了段家一路兵,自己无一死伤,可谓个中强手。战场如弈棋,一招先,招招先。破了秀莲姐妹的北路兵,王爷命令即刻进兵东成关。

 东成关是通往北留关、东合关和南横关的咽喉要道,一旦占领东成关,朝廷的另外两路人马便被截断了后路,形成关门打狗的势态。

 不过段家女将到底也不是得虚名之辈。刘玉茹早在三个方向上派出了探马,段家三姐妹一败,刘玉茹便很快得了消息,她深知势态的严重,马上传令撤军东成关。

 东合关和南横关的的守将已得王爷的将令,见官军撤兵,立即出关追赶。一方是得胜穷追,一方是败战撤退,士气不同,自然结果不同。两处的杨州兵马纷纷获胜,斩获无数。

 南横关守将郭维和黄荣带关中所有兵将倾巢而出,先将断后的段家二儿媳王可儿团团围住,王可儿一杆使得风车儿一般,杀伤杨州数十名军卒,斩了四、五名偏牙将,终是寡不敌众,等郭、黄二将赶到时,她已经疲力尽。 SaNGwUxs.cOm
上章 段家女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