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杨王爷这几天很烦,动不动就发脾气。自从他在杨州起事以来,朝廷屡次派兵来攻,都只落得个损兵折将而归,杨州上下士气大振,不想这次却让一群女之辈给狠狠地咬了一口,王爷气里的别扭就不用说了。

 早几个月,王爷派在京城的探子就带回了消息,朝廷将派三山王段秀家的女将们带兵前来平灭杨州。

 这段王爷的名声实在是响亮,朝廷就是靠了他平定北疆,扫平南夷,可惜连年征战,王爷的五个儿子死了两双半,他自己也积劳过度,英年早逝,家里就只剩了八房妾,五个儿媳和七个女儿。

 王爷的妾们都不会武,但听说他的女儿们都跟王爷学成了一身好功夫,就连五个儿媳也都是将门之后,个个能征惯战。

 毕竟都是女人,终究难当大用,杨王爷这样想,也就没有太上心。朝廷此前用兵,每次兵不下五十万,将不下百员,连一关都未能经过,十二个年轻女子,即使学了些武艺,也多半是些花拳绣腿,兵也不过三十万,怎能抵挡杨州百万雄兵。

 谁想到,双方一经锋,杨州便连丢三关,现在段家女将兵分三路,大举望杨州杀来,着实让王爷吓了一大跳。

 自己的三关守将也都是武艺超群的名将,却怎么纷纷命断沙场,这些女子果真有那么厉害吗?王爷决定亲自去看上一看。

 王爷到底是精通兵法之人,知道段家女将初到杨州,锋芒正锐,又连战连胜,不可力敌,便派人到南横关,北留关和东合关传令,只许坚守,不许敌,有违令出战者,斩无赦。

 这一来果然见效,段家军打到关下便再难前进一步。王爷又找来被破各关逃回的兵勇,详细询问了破关的情况,心中便大致有了数。

 原来,这段家五媳七女个个都很年轻,挂帅的是长儿媳刘玉茹,副帅是三儿媳花锦屏,正副先锋是五女秀莲、六女秀钥和七女秀婷。

 先锋兵至东关,守关大将陶容过于轻敌,见对方是女将,便带五千兵马出关敌,不想对方三骑齐出,双一刀三战陶容。

 看上去三女的武功平平,可三人相互配合,立时威力大增,陶容发现不好,却被三人住,无法身,终被斩于关前,东关遂失。

 二战东台关,还是段家三位女先锋出马,只一战,便将守关大将玉山挑于马下。三战东成关,还是这三员女将相互配合,又杀了守备韩荣,三关遂破。

 破关后,段家的大队人马才赶到,两下合兵,休整了数,便兵分三路,北路仍由正副先锋三人带偏将牙将五名,领五万兵马取北留关,南路由副帅花锦屏带二儿媳王可儿、长女段秀萍、次女段秀荷并偏将牙将十人领兵五万取南横关,中路则由刘玉茹自己带四儿媳刘玉凤、五儿媳何仙儿、三女段秀卿、四女段秀玉和其余兵马直取杨州门户东合关。

 王爷是武林名家,一听便猜到段家三女用的是一种阵法。他猜得果然不错,由于女子力量不足,所以段王爷特地为自己的三个小女儿创造了这种阵法,用这种阵法,三个人轮番攻守,互为补充,可使三人的武功威力大大增强。

 段家三个小女的功夫在武术界最多也就算二高手,但动起阵法,便是一高手也难以抵挡,更可怕的是,一进阵中便被纠住,难以身。也怪三关守将太过轻敌,未经试探便轻易上阵,结果命断疆场,可叹可惜。

 王爷又仔细分析了段家三路兵马的实力,中路人多将广,自然是实力最强,南路的四位女将则确实武艺高强,都是一高手,实力次之,北路三女将虽是破三关的主力,势头正猛,但主要靠得是她们段家阵法的密切配合,如果找到破阵的方法,则此一路指可破,倒是不用太多人马。

 于是,王爷紧急调派了守黄崖关的总兵刘玉莠领十万人马,战将二十员至东合关协助守将王锋御敌,明令许守不许战。

 又调五界关的守将黄荣领兵十万,战将二十员到南横关协助守关,亦命许守不许战。自己则亲自带东招讨使刘芳,西招讨使王万敌领兵三万到北留关敌。

 段家的人马到北留关已经好几天了,一到关下就派人讨战,守将郭玉早已磨拳擦掌,就想阵前立功呢,偏偏王爷传令不让出战,心里十分窝囊,见王爷大军到此,马上请令敌。

 王爷站在敌楼上向关外一看,见刀林立,旌旗招展,黑的一片人马,阵前三骑战马上端坐着三员女将。

 见三人多也不过就是十八、九岁,粉面如玉,杏眼桃腮,柳猿臂,三人骑的是一样的桃花马,披的是一样的亮银甲。

 其中两个手擎五钩神飞亮银,一个使绣鸾刀,在阵前往来叫战。王爷看了,心中有数,命郭玉领五百兵马敌,又派刘芳、王万敌押阵,并嘱咐他们,不拘胜负,保命第一。

 三人跟王爷走南闯北,身经百战,还头一次听过保命第一的将令,真是哭笑不得,不过,等到了关下的时候,才知道王爷话中的意思。

 先是郭玉挥斧出战,对面五女秀莲,战罢两合,郭玉已占了明显的上风,六女秀钥便舞刀加入战团,郭玉以一敌二,堪堪要胜,七女秀婷又冲入阵中。

 三女联手,威力陡增,郭玉就觉得周围一片刀光影往自己身上招呼,打得他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他不明白,怎么对方多了一只人,就象多了一座刀山般难对付,此时虽然想起了王爷的话,却已经无路逃脱了。

 押阵的刘芳、王万敌看出了端倪,急忙一个摆开凤嘴刀,一个舞动狼牙,摧动战马前来解救。

 总算三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一身伤,才终于保住性命回来。三将一身血污,灰头土脸,回关向王爷请罪,王爷笑道:“她们用的是段秀的家传阵法,威力自然无比,怎能怪你们。

 若是本王有时间研究,终能找到‮解破‬之法,只是,时间不等人呐,这便如何是好?”一旁军师孙嘉发话了:“王爷,我知一人,可破此阵。”

 “何人?”“齐城守备国远。”“国远?不行,不行,他的武艺虽然勉强可列一,但在杨州最多也只能排在四十名之后,刘芳,王万敌联手都要着伤,国远怎能抵挡?”

 “王爷,若论武艺,国远自然不如刘、王二位将军,但此人心思缜密,多有奇招建功。由他出马料不会着伤。再说,国远武艺虽差,但若单打独斗,斩杀段家这三个小妞儿却易如反掌。”

 “我知道,在座的这些将官,能上阵诛杀段家一女者比比皆是,但怎样让她们无法联手才是关键。”“正是,所以臣才想到国远,臣有一计,能使国远一战成功。”“何计。”“主公伏耳上来,如此这般…”

 “好计,来人,速调国远。”***国远四十岁上下,身材魁武,膀大圆,一脸的络腮胡子,加上说话憨声憨气,一看就是个没什么心眼儿的人,偏偏他在杨州比谁的心眼儿都多。

 段家三姐妹在北留关前见到他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想到会断送到这个莽汉的手里。只见他骑一匹名叫乌云踏雪的黑马,两手各拎着一柄黑乎乎的大铁锤,傻乎乎地笑着便冲将上来。

 起初她们当真被那一对铁锤吓了一跳,但一听到他自报家门,三颗心就都放到肚了里去了。原来,国远有个外号叫“空锤王”原因就在于他手中的锤有些古怪。

 一般武将即使力量很大,也难以舞起一个比酒坛还大的铁锤,何况还一下子拿两个。问题就在于他的两柄锤是空心的,在双方战的关键时刻,他会突然将锤向一起一碰,空锤会发出震耳聋的巨响,扰对手的心智,因而为自己争取到或胜或逃的机会。不过,仗打多了,这种古怪知道的人就多了,也就不灵了,现在就是这样。

 秀莲听到国远的名字,立刻笑着对两个妹妹说:“这个使空心锤的怪物还敢来叫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会儿咱们用棉花把耳朵上、专门往他那个空锤上使家伙,把锤给他整烂了,也好羞辱羞辱杨州王那个老东西。”

 秀钥和秀婷一听连连称是,于是,照例是秀莲上前战。一手,秀莲就想用大上的鎏金档砸国远的锤,她估计一砸就是一个坑,可国远急忙将锤躲开了,嘴里还叫着:“别碰我的锤,回头震飞了你的,可就只能让我把你捉了去作小老婆了。”

 气得秀莲银牙紧咬,杏眼圆睁,一心只想快点儿把他的锤砸烂了好出出自己一口恶气。可国远的动作太快,她的却总也碰不上他的锤。过了一会儿,秀莲终于想明白了:“我真傻,他那锤是空的,那么轻的东西,当然躲得快,我直接往他身上招呼,他就得用锤来档,那不是就行了吗?”

 想到这儿,秀莲马上改砸锤为杀人,都照顾国远的要害。这回国远的锤不躲了,因为他得躲。被动挨打总是要吃亏的,秀莲相信这一点,国远似乎也知道,他终于躲不开了,当秀莲一刺向他的心窝的时候,他只好用右手的锤档了一下。

 “扑哧”一声,就象秀莲希望的那样,锤破了,秀莲的大一下子捅进了锤里,但她现在得想下面该怎么样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不回来了。

 原来,孙嘉给国远出了个主意,用铁条编了两个球形的架子,外面包上薄铁皮,制成一对与他原来的锤一模一样的空心锤,因为他早就注意上了对方的兵器。

 秀莲和秀婷用的都是五钩神飞亮银,这种的特点是在梭形尖的后面还有五只锋利的铁钩,为得是对方躲过刺来的时,可以在的过程中用铁钩伤人。

 可正是这五只铁钩害了人,秀莲的捅进锤里之后,铁钩便钩在了铁条上,怎么也不回来了。这回轮到国远乐了:“美人儿,这回老国可要捉了你回去作小老婆了。”说完,便摧马上前来捉秀莲。段秀莲是个才十九岁的大姑娘,哪经过这阵式,吓得一边拚命躲闪,一边高喊:“妹妹救我。”

 秀钥、秀婷都看见了,不用秀莲喊,便打马来救。国远要的就是这个,他一边继续往秀莲跟前凑,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当先冲过来的秀婷,待秀婷的堪堪刺到,他突然将另一柄锤档了过去。

 秀婷不是没看见姐姐的是如何被困在锤里,但救人心切,根本也没想到自己会中同样的圈套,等看见那锤档过来已经来不及躲了。

 “扑哧”一声,她也深陷其中了。国远两把锤的锤柄后边用铁链子连在一起,他一见计谋得逞,便撒手扔了锤,摘下了挂在得胜钩上的另一件兵器。那是一杆特长的花。摘的功夫,两个使的女将已经并马跑向远处,她们的陷在锤里,而两柄锤却用铁链子边在一起,所以两人只好远离战场好设法把出来,国远怎容得她们如此,策马紧追,好象忘了后面还有一个段秀钥。 SanGWuxS.CoM
上章 段家女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