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章 下章
 那天是吴佩琪最后一次见到林建宏,之后林家‮子母‬不晓得去了哪里,失去联络,直到今天才又再见面。

 “唉呦!老师啊!快进来坐啦!”金惜姨的脸庞虽然苍老许多,但是温暖的神情依旧,长年劳动使得膝盖耗损,近年来不良于行。当年张仔为了安顿他们,才搬来这里。

 林建宏后来念了补校,又读了高工汽修科,服完兵役后,就在张仔资助下开了这间修理厂。附近一带对汽机车构造有兴趣的少年,也常聚集在此。“引擎冷却水的管路有点问题,小事。”“建宏啊,再帮老师看详细些。”

 “好。”“建宏,谢谢你喔!”“女朋友喔?还是老婆?”吴佩琪看到林建宏身旁多了一个女生,是学校合作社的吴富美,不好奇起来“好朋友啦!”“什么好朋友!?林建宏,你给我说清楚!”吴富美用力捏了林建宏的手。“你不要给我漏气啦!”“快说!”

 “女朋友啦!”“哼!我有答应当你女朋友吗?”“吼喔,好啦!”“哼!”回程总算还是赶上了与好姐妹们的聚餐。吴佩琪今天很开心,顾不得形象,抓起手扒就吃,惹得好姐妹调侃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回去时外带了两只,分送给金惜姨与林嘉芬。

 “‮起不对‬。谢谢。”***淑怡在‮趣情‬用品店里,挑选下次上台时要穿的惹火服饰。现下除了顾店的老板,只有自己跟一个‮来起看‬很苦恼的年轻女子,约小自己六、七岁吧。“怎么?穿给谁看的?”“啊?没有啦。”

 “妹妹啊,看你身材这么好,这套简单又不失感的吊袜带跟‮腿大‬袜就很不错了喔。老公还是男朋友看到就受不了了啦,你说对不对?哈哈…”淑怡选的几件‮趣情‬‮衣内‬比起来更具‮逗挑‬

 这样跑工地秀才可以吸引更多人,建商老板也才会继续请她们这间综艺团去表演。自己已经过了那个青春无敌的年纪,加上部的伤,只能退居主持人的位置,偶尔串场做些动作不大的表演。

 就算是这样,还是要穿得花枝招展,‮是其尤‬那双自傲的长腿,如果不是穿着泳装,也要穿开着高衩的小礼服秀给大家看。

 淑怡想起大鹏小时候,在后台最爱对着换好装的自己夸赞“妈妈好漂亮”也在幼稚园、国小班上自夸有个漂亮妈妈,但是后来却渐渐与自己没那么亲腻了,应该是从那次国小同学会,与徐家远重逢‮候时的‬开始。

 原来小时候功课吊车尾的家远,已经成了贸易公司的老板,经商有成,离了婚,带着一个小孩转学回来家乡小学就读。

 以前名列前茅、才双全的自己,后来却只想用美貌赚快钱,带着父不详的大鹏,过着这样逐建案而居的单亲妈妈生活。

 家远开始热情地追求自己,也不在意自己做这卖相的工作,如果到远一点的地方表演,家远还会带着便当来探班。小学时候那个被嘲笑是白痴的家远,现在却成了一个让自己倾心的好男人。

 “好、好硬!”第一次正式约会,吃完饭店的高级日本料理后,和家远直接上去开房间,家远把自己都填了,现在想起来还是感到无比娇羞。“淑怡,我要给你幸福。”自己就这样和家远开始交往,一直到现在,虽然外人怎么看都像是夫

 但是始终没有走到最后的仪式与登记。原因就是出在大鹏。有次不晓得大鹏班上哪个同学开玩笑说:“大鹏的妈妈如果跟添财的爸爸结婚,这样大鹏跟添财谁要当哥哥、谁要当弟弟?”

 将大鹏怒,原本与家远的小孩添财很要好的大鹏,从此开始变了个人。即使这样,家远对大鹏还是视如己出。有次从日本洽商回来,带着发售没多久的任天堂最新型电视游乐器回来送给大鹏,但是大鹏只打开包装看过一眼,那盒电视游乐器就长年堆在角落。

 “拿出来玩啊!家远叔叔说你们可以玩双打,很好玩喔!”“不稀罕!”一直到最近,这孩子才从叛逆到变得有点懂事。

 “今天吃这么健康喔!”淑怡回到家,对着茶几上的汽水、果汁、零食说。惠君以为这是反讽,殊不知大鹏跟阿猴以前摆的可是的台啤、绍兴、盐酥、卤味,为了在惠君老师面前有所表现,所以已经收敛很多。

 “老师,今天也来家庭访问喔?”“王妈妈好,今天是来看职转播。”惠君租的房子设备极为简陋,甚至连电视‮有没都‬。

 附近好的房子都已经被租下或买下,不管是家长设籍以便越区就读,还是老师在外开立补习班,剩下能够选的好物件少之又少,由于只是一年的实习,所以当初只想有个落脚处,便找了这么一个破烂的地方。

 相比之下,大鹏家虽然也是老公寓,但是因为家远在后面的默默扶持,该有的装潢、家具、家电,一应俱全,甚至电视还接了第四台。今天是三商虎对味全龙的比赛,大家的注目焦点还是黄平洋的表现。

 “明天外地有三场秀,凌晨就要出门。钱我放餐桌上,要吃得健康一点!”“好啦!很烦哩!”“大鹏,不可以对妈妈这么没礼貌。”“啊,老师‮起不对‬。”

 “应该是跟妈妈‮起不对‬吧?”“哈哈哈!老师你真的比我还像他妈!没关系啦!”(因为有了惠君老师,这孩子最近真的乖多了,)淑怡的综艺团,今天只接到上午的秀。因为房地产市场蓬,所以做这行的竞争者也变多了,造成获利被稀释,但是到了这个年纪,淑怡也渐渐觉得体力吃不消,‮是其尤‬在夏天,作白天的秀真的很辛苦,晚上的就好些。

 做这行靠体本钱吃饭,还是有时间的大限,所以最近开始在思考转换跑道,但是体贴的家远总要自己不要再这么辛苦,‮子母‬俩让他养就好了,在浴室冲澡的淑怡。

 想起家远的温柔,觉得自己真的很幸福。论容貌、论身材,自己都比不上年轻女生,但是家远这么多年来对自己始终如一。如果大鹏再成一点,一定会了解妈妈能遇到这样的男人,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造化与福气。希望大鹏能够祝福她与家远叔叔。

 “妈妈有事去叔叔家一下,你们不要玩太晚,知‮道知不‬?”“知道啦!要去就快去啦!很烦哩!”

 “啧!”‮得不恨‬立即见到家远,摆着成人的基本矜持,淑怡手上提的纸袋里放着下午选的其中一套感睡衣,外面细心打包过,羞于让人看见。

 今晚可能要到很晚才回来了,再不然就是放不羁到综艺团出发前,才又急忙让家远载自己回家,只为了拿那口装了吃饭家当的行李箱。

 ***佳蓉对着校长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家出版社的产品,但是校长盛宣民只顾对穿着合身套装的她上下打量,让她觉得很不受尊重,为了拿下这所学校的订单,也只能装作没发现,继续堆起笑容跟校长推销。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我还有事要忙!”“校长!拜托给我们一个机会!先用一个学期看看吧?我们的参考书跟测验卷真的很好!”“再说吧!”盛宣民就这样大剌剌地搂着佳蓉的,手还不安份地往下探,作势要送她出校长室。佳蓉即使知道这就是扰,但是为了公司业绩,不得不强忍下来,之前就已经耳闻这个男人非常好,但是实际遇到了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陈‮姐小‬,你们提供的优惠,远远不及我们现在用的这家啊!这样我很为难喔!你也应该知道教育局查这个查得很严,我们学校‮法办没‬公开指定哪家,用这个只能默默用,‮道知你‬吧?”

 “校长!您讲的难处我都知道,但优惠我们可以再谈,请再给我们一个机会,我回去跟公司讨论后再跟您报告。”

 “唉,那你好好帮我们学校争取吧!但是我还是要再重申一次,我们用这个是很冒险的,如果不是有够大的‘好处’,整个来说呢,是划不来的,‮道知你‬吧?”

 “‮道知我‬!校长!谢谢您!那我下次再来拜访!”此时的佳蓉根本‮道知不‬,以为抓住了最后一丝契机。

 其实是沦入地狱的开端。佳蓉走到了学校合作社,想要买瓶饮料解渴,就算不看今天的天,刚刚讲了快两个小时也已经口干舌燥。还没到下课时间的合作社大门却是关上的,佳蓉才感失望要离去,合作社里却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佳蓉!你是陈佳蓉对吧?”“啊?学姐?”负责合作社的会计张素珍,和佳蓉是大学同系的学姐。

 “你怎么在这里?”“你又怎么在这里?”两人久别重逢相见,素珍从冰箱拿了一罐运动饮料给佳蓉,拜托吴富美帮忙接下来的午间时段,开个小差,和佳蓉在附近的简餐店吃饭。

 “学姐,你看,我们公司的产品。”即使是私人的聚餐,佳蓉还是不忘业务本,跟素珍学姐介绍起今天带来的参考书和测验卷。

 “我们跟其他家不一样喔!别家参考书的字得密密麻麻的,但是我们用彩图片、表格整理出重点,很好读、很好理解。”“呵!你还是没变,永远是那个认真的佳蓉。”“学姐,你也没变啊!”“我?我变得可多了。”素珍瞥头望向窗外的街景,沉了几秒。“学姐,你都还一直把那个别在包包上。”“啊?这个?”那是那年的财金盃运动会球项目冠军徽章,素珍的同系男友、也就是佳蓉的学长送给素珍的。

 “还记得吧?你这个傻妞为了帮我找这个,我‮道知不‬什么时候掉的,于是在运动场找了整晚。”“哈哈哈!我当然记得啊!”“结果隔天要比女垒时,我们系上可是输惨了。

 因为咱们‘游击守备女神’佳蓉一整夜没睡觉!”“哈哈哈!”回想起那些年,两人很有话聊。

 “所以啊!今天我就来跟你们学校校长介绍我们家产品,才知道学姐现在在这里。”听到佳蓉这么说,素珍突然脸色一沉。“学妹,我劝你不要跟我们校长打交道。不值得。”“啊,可是谁叫这所学校是我们的业务重点。”
上章 爱的教谕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