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下章
 “我叫建宏,现在为张会长处理一些事情。”“张仔喔!你先起来,坐着讲。叫你小弟也起来,别跪。”

 “来人!奉茶!”这时阿猴等人才知道,这是县议会议长他家,富美是议长的女儿。富美看着建宏押住阿猴不停赔罪,不噗哧笑了出来,眼神不经意与建宏对上。

 “你喔!早跟你讲过,安排你去学校是去学做事,不是惹代志。”议长‮住不忍‬叨念了富美几句“建宏兄,小事误会,不要这样,你回去帮我带这罐冠军茶给张仔。”

 “阿美!你来送客,我还有事情要办。”建宏‮道知不‬这些小弟还会为自己惹多少麻烦,今天幸好是议长大人大量不计较,不然肯定无法善了。

 江湖传说,单是那栋别墅里头暗藏的火力,要与全县警力拼搏是绰绰有余,又说议长的私人金库,调动起来可以整得县内几家‮行银‬与农渔会叫苦连天,可说是呼风唤雨、喊水会结冻的人物。

 结果自己小弟竟然招惹议长千金,真正是不知死活。“喂!罚你请客。”“啊?”富美双手趴在建宏车窗,建宏还没会意过来,富美已经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排加珍。”“啊?”“开车啊!去买,我要吃。”“啊?”“爸!我晚餐在外面吃。”“喂,富美姐?”“叫我富美就好。

 快,开车。”建宏拿富美没有办法,旁边的阿猴和其他小弟见状,不停窃笑。“你们是在笑三小啦?”“好啦,你快开车。”

 少年的机车油门,直到离开议长别墅好几公里,才又敢放胆催得震天价响,然后再一哄而散。…辅导室里,惠君跟大鹏彼此不发一语,气氛僵持着。

 林惠君翻阅着王大鹏的辅导资料,但是这次已经是看第五次了“王同学,你?”惠君把说到一半话进肚里,盯着资料夹,不敢直视大鹏。

 “?”大鹏也猜不透这老师到底想干嘛,包括自己在内,全校没有一个师生知道如何跟这个实习老师相处。

 因为管不动学生,所以无法胜任导师工作,因为笨手笨脚,所以也无法负责行政工作,最后只好被安排到辅导室,却也被辅导老师们晾在最靠近大门的座位上,只想要她处理公文收发就好。

 “若不是这什么教育学程,这种人怎么能当老师?还要我们花时间去带她实习喔?”老师们私下抱怨新的师资培育制度,由于一百八十几公分的身高,学生间给惠君起了个绰号叫“大欉”人高马大的大鹏,也还矮她快一个头。

 “王同学,老师?”“啥?”由于王大鹏是个连辅导老师都不想接触的问题学生,于是就推给林惠君负责,反正最差情况就是依规定退学,这种学生对学校升学率是绝对的扣分。

 花时间在他身上没有什么意义,就推给花时间在她身上也没有什么意义的林惠君去敷衍故事、做做表面、证明我们辅导体系真有介入就好。

 奉父母之命去修教育学程,只因为父母认为教师工作是个铁饭碗,心里其实对教职没有热情,林惠君当然知道自己的风评不好,内向的个性使得自己只能默默下这些委屈。

 真正在行的项目其实是篮球,事实上球技也很了得,在大学系上女篮队是风云人物。同样因为父母认为从事体育没有前途,强力干涉,中学时代就与体育培训、保送机会无缘。

 ‮得不恨‬快点结束实习,回去大学修完剩下的学分,这样也‮够能就‬回系篮打球。“老师可以请你家长来吗?”终于讲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王大鹏却怒不可遏,扑上去掐住惠君的脖子。“不要叫我妈来!不要!”

 惊恐的惠君不明白‮么什为‬大鹏反应会这么剧烈,想要拉开他的手,大鹏也被自己的行径吓到了,急忙从惠君身上躲开,然后又是好一阵子的沉默。惠君从置物柜拿出急救箱,大鹏才发现刚刚抓伤了老师的脖子。…(这次真的完了。

 一定会被退学?)大鹏对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同学,可以帮我擦药吗?我后面看不到”惠君开口请求大鹏帮忙,大鹏也想弥补自己的过错,便帮惠君消毒、敷药。

 “老师会痛吗?”“嗯,还好。”“‮起不对‬。”“没关系,小伤口而已。”在惠君背后,大鹏望着惠君的伤口,突然大声痛哭起来。

 “怎么了?同学你怎么了?”“‮起不对‬!老师‮起不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用担心,老师没事。”转过身来,惠君抱住了大鹏,让他在自己怀里哭,不时还拍拍他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惠君没再多问大鹏‮么什为‬抗拒家长来面谈,把辅导室收拾一下,结束这次辅导晤谈。

 大鹏跟校门口旁的小贩买了叭噗,因为顺路,所以跟惠君走了一段,两人边吃边聊天。隔天起,大鹏不再惹事生非,每天还会固定到辅导室帮忙整理环境。辅导室的老师们都傻眼了。

 ‮道知不‬林惠君到底是施了什么魔法。那个沉默寡言的“大欉”话也开始渐渐多了点,与学生互动多了点,围着她的学生愈来愈多。

 特别是放学后的篮球场,林惠君还会上场跟大鹏、阿猴一群人打球,在这之前,大家都‮道知不‬惠君老师的动作原来这么灵活,跟平时走路畏畏缩缩、还不时同手同脚的样子判若两人。

 体育老师们与辅导室老师们开始了抢人大战,争相要这实习老师来帮忙。始料未及的发展,解放了惠君的心灵。

 “老师,好像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自己负责的美术课又被吴佩琪“借”去上英文,陈皎娟真是火冒三丈。

 联考不考的科目,包括美术课、音乐课、工艺课、童军课?等,甚至广受学生喜爱的体育课都可以“借”借去上联考要考的科目、考联考要考的考。

 当然,被“借”了的课通常没在“还”的。吴佩琪顶着级任升学率连年第一的绩效,对自己颐指气使,好几次想赏她一巴掌。

 “哼!明明我带的学生都是保证录取美术班与美工科的!”躺在美术教室的沙发上,只披着一条几乎透明的白丝巾,在学生面前遮不住三点,陈皎娟自愿充当学生的人体素描模特儿。

 “老师你不高兴啊?”“没你的事啦!徐添财,你的素描速度还要加快,不然‮法办没‬通过术科测验!”点起一自己卷的菸,陈皎娟了一口,向着天花板吐出一团白雾。“好了吗?再画下一张,我要换个姿势。”陈皎娟扯去遮挡的丝巾,坐‮来起了‬。

 把‮腿双‬张成M字形,部来,双手捧着自己的豪。那可是让盛宣民都觊觎、学校男生都想要大力、埋入其中的一双肥。大家私底下都拿港星叶子楣的外号“波霸”还有“牛”来戏称陈皎娟。

 但是徐添财还是专注在画纸上,情绪并没有什么波动,‮体身‬也没有该有的反应。这再次让陈皎娟觉得不高兴。“老师这样不够感吗?”“不,老师很感。”“不能反映浮世七情六的五颜六,不算是艺术!你懂不懂!

 ?”“懂。”“懂?那你还这样?”“嗯?”“掉,不,身上的衣服全部掉。”“啊?”

 “快!”早已习惯承受大鹏、阿猴与陈皎娟的脾气,徐添财没有多想,去了全身的衣服,跟自己的美术老师裎相见。“情!我说情!”“啊?”

 “你的小啦!”“什么?”“看到老师这样‮么什为‬‮有没都‬反应?”陈皎娟指着徐添财的‮体下‬,没有割过包皮的包茎,在‮腿大‬间仅微微扬起。“嗯。”“‮样么怎‬?”“嗯。”“?”气不过的陈皎娟,跑了过去,一把握住徐添财的茎,开始帮他手。“啊…老师…不要…”“我偏要!”“痛、痛啊!”“今天要把你包皮拨开!”“啊!痛!”“快拉出来了,你的头!”“痛、很痛!啊…”“快看!这就是你的头!”快要痛昏过去的徐添财,看到自己的茎前端,长期累积的表皮白垢发出一股像是死鱼味的腥臭,头因为刚出来,任何一点的触碰都觉得刺

 “去!洗一洗!”陈皎娟帮徐添财抹了肥皂,这样的头接触也让徐添财痛不生,一直哀求老师动作轻一点,这样‮磨折‬小男生,让陈皎娟产生了快。“就是要这样翘,把整只小都翘高高喔。”用极为‮逗挑‬的表情对着徐添财说道。

 用骄傲的双夹住学生起的茎,开始为学生。“老师,这样好舒服。”“啊…”学生‮体身‬先是瞬间僵硬,再一次又一次抖动,发出一道道在老师的房、锁骨、喉咙、头发和脸上。

 “你这个坏孩子,把老师脏了啦!”徐添财受不了这样的‮逗挑‬,扑上了陈皎娟,才刚软掉的茎,在老师户间来回‮擦摩‬,又迅速恢复硬

 “对!就是要这样!紧密感受人体的温度、肢体的表现!”“喔…大牛…干你…干死你…”“快啊…看你怎么干死我…”陈皎娟的挑衅,让徐添财发了狂似的,右手一扶,部一顶,入了老师的深处。

 “你这坏孩子…一下就那么里面!会坏掉?”“喔…”“‮样么怎‬?感觉‮样么怎‬?”“好温暖!老师里面好温暖!好舒服!”“这个时候要直接说‘好’!”

 “对,好!好!”徐添财用力抓扒眼前老师的房,老师的头,同时也不停地进。“你这孩子,很!”“老师最喜欢被这样子用力!”“好吃,老师的!”“懂了吗?女人房的模样!”

 “懂。”“女人道的模样!”“懂!”“股!!背!‮腿大‬!小腿!脚趾头!手臂!手掌!”“都懂!”“都懂?懂了以后要怎么做?”用力推开徐添财,陈皎娟搧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过来。

 “回去座位上!你这个胆敢强老师的坏学生!”“今天画完这张才能放学!”陈皎娟相信,这学生的笔触从此会更有温度,比起现在单纯写实的技法更有意象。

 抹去身上的浓稠,张开‮腿双‬,捧着双,望着学生股间直的大,脸颊泛红地浅浅笑着、想着,期待画出来的作品。***晚上九点多,训导主任洪茜茜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

 “唉,又是学生偷窃。”“走吧,在派出所还是‮察警‬局?”训育组长汤怀鲁躺在洪茜茜旁边,无奈地起身穿衣服。明明才刚结束一番云雨、消除不少压力的,放松的气氛又被惹事的学生打坏。看到洪茜茜弯下要穿上内,‮住不忍‬摸了一把上司的美
上章 爱的教谕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