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第三堂下课时间的合作社,依然挤了学生。孩子们争抢刚送到的食,热闹程度仅次于午休。与其花时间在中午买东西吃,甚至是花时间吃东西,学生更宁愿用来补眠,毕竟每天要上八节甚至九节课,实在累人。

 就在这样闹哄哄的人声鼎沸中,合作社外头又出现了拳打脚踢的场面,但是学生们却已见怪不怪。大鹏一伙人,围着瘦小的添财施暴。“炒饭呢?我们鹏哥的炒饭在哪里?”“卖…卖完了。”

 “卖完了?说一声卖完了就没事喔?还有我的手卷呢?”阿猴狠踹了添财,添财撞到墙壁,瑟缩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手卷!”“也卖完了…”“你手脚这么慢当然卖完啦!我…”

 正要再踢一脚时,阿猴却突然冷不防地肚子中了一拳,顿时昏了过去。众人都看傻了眼,大鹏更是怔着了,这拳是合作社新来的会计富美姐打的,她护住添财,怒视着大鹏。

 “王大鹏,上次说过,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徐添财,你们就完蛋了。”富美一手叉着,一手指着大鹏。

 “同学,把他送到保健室。”富美随便挑了个在场看热闹的学生帮忙,被挑到的学生出倒楣的表情,却看到富美肃杀的眼神,只得乖乖听命把添财搀扶起来离开现场。“喂,张老师,通知训导处来处理。”“我说富美啊,你不用管这么多吧?”

 管理合作社的张素臻认为富美只是走关系进来、由校长安的,根本不是编制内的职员,把钱跟货品管好就好,没有必要干涉学生的事情。

 “我最讨厌看到有人欺负弱小!何况这些学生还一而再、再而三!”富美‮住不忍‬怒吼,吓得素臻赶快打电话给训导处,交给训导处总比交给这个疯婆子好。

 训育组长汤怀鲁喝斥上课钟响了还不回教室的围观学生,把王大鹏、侯宇昊等一伙人带往训导处,这些大过小过累计起来快要勒令退学的问题学生,他除了记过,也管不动,只好把最严重的烫手山芋王大鹏再丢给辅导室,其余学生就像没事一样先被叫回教室。

 想到又要通知各个家长来,汤怀鲁的胃溃疡又发作了,挨着肚子坐在办公椅上,觉得这工作吃力不讨好,自己也很衰,体育老师轮担任训育组长,怎么就遇上这些特别难教的瘟神?

 只在乎升学率、不在乎问题学生辅导的校长,面对自己上司、训导主任洪茜茜的反映也是充耳不闻,早已让洪茜茜觉得心灰意冷,在训导处里自甘于做个橡皮图章,把面对学生的压力推给训育组长。

 即使这里的问题千疮百孔,但是每年联考的升学率依旧强县内其他学校,所以许多家长无不处心积虑把孩子往这里送。

 …“又打架?你叫汤怀鲁安排家长来,准备好场地跟茶点,辅导室也来,对,家长要是不满意,我再出面。对,就这样处理,晚一点我找吴富美讲,好。”

 “诶,你继续啊,不要停下来。”就算是在电话中,盛宣民在校长室里仍大胆狎玩眼前的体。

 “这个吴富美,真会给我找事做!好,先这样。”虽然场景是在神圣的校园,但是女人却在此时此刻,疯狂摇动身躯,荒唐地与一所学校的校长

 “快啊!上次已经说好了,想要我用你们家的参考书与测验卷,不是给我们学校一点‘好处’,就要看你能不能让我出来!”

 佳蓉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上半身伏在新建校舍模型的玻璃罩上,任由盛宣民从后面。玲珑有致、洁白无暇的身上,只穿着黑色吊袜带与‮腿大‬袜。

 “出来跑业务穿成这样啊,被学生跟老师看到会怎么想?”其实佳蓉今天这样穿,是为了能顺利取悦这荒校长,让公司的参考书可以打进县内这所升学名校。佳蓉对自家的教材很有信心,觉得内容编排得很好,对学生一定很有帮助。

 但是新出版社还没有知名度,出版一年来的销售量并不好。“看,我们的新校舍。”盛宣民很满意这建筑设计,并不是有什么审美眼光,纯粹就是官僚传统的“因为有新建设,所以代表我任内有建设”思维。

 更重要的是,建商给的可观回扣,够他退休后逍遥自在。学校大大小小从工程、制服、合作社商品、便当团膳到办公文具、清洁剂,无一不需打通盛宣民这道关卡。

 “嗯…哈啊…哈啊…”佳蓉双手被盛宣民反拉到后面,要她起身看看眼前引以为傲的建筑模型。

 但是佳蓉完全不在乎,一心只想赶快结束这场已声嘶力竭的战斗。“哎呀,都要中午了啦,你到底要不要让我出来啊?”勤于健身的盛宣民,中年的身材仍有结实的肌

 但是最惊人的是他金不倒的具。加上他善于观察人的能力,很容易从表情反应得知女人的感位置。(学姐没有骗我,这个男人…是怪物…)没有钱疏通的公司,就只能像佳蓉这样牺牲相。

 受害的女不计其数,业界已绘声绘影在传这厮劣行,却又拿通吃黑白两道的盛宣民没辙。“哼!你这业务,这样不行!还要更努力!”怎么会不努力呢?佳蓉勤于奔走、卖力工作。

 终于在上一季升上了地区业务经理的位子,在公司里比谁都还要努力,优秀的表现甚至受到总公司在尾牙上公开表扬。只是没有想到,单纯的参考书行销业务生涯,会有这么一天。

 佳蓉陷入了快地狱里,校长一直有技巧地他的,不断地刺之前连自己都‮道知不‬的感带,已经数不清今天来过几波高,以前的爱经验相形之下都显得平淡无奇。

 一开始脑中还会浮起老公与小孩的样子,安慰自己这样牺牲总将有报偿,才抛开羞心,在陌生男人面前卸下自己的衣着。

 但是现在脑子已完全空白,道不停收缩筋挛,孔张到最大,不停冒出豆大的汗珠,翻起白眼,最后昏倒在地上。

 “嗯…陈‮姐小‬,你还是没把我出来啊,这样我就很不好意思不能用你们家的东西罗!”盛宣民随便翻了翻茶几上陈列的参考书,丢在佳蓉旁。

 佳蓉从仅存的一点意识听到这魔鬼轻浮的话,不甘心地啜泣着。***放学后的学校,后门经过一条小巷子,会通往教职员停车场。富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打算要回家。

 下午被校长伯伯叫去喝茶,要她学着控制脾气,基于对长辈的尊重,也不好意思还嘴,但还是觉得自己主持公道并没有错。所以现在被阿猴率众包围,要求自己为中午的那一拳道歉,以及为大鹏出气,也完全不想退让。

 一样习惯叉着,与这群不良少年对峙着。“臭‮子婊‬!你行!我现在就看你多厉害!”阿猴手拿木,作势威胁富美。

 “我老大被你害到现在要留校辅导,你真行!臭‮子婊‬!又不是老师,管真大咧!”骑着改装小绵羊机车的不良少年,不停在旁催油门。

 “猴大诶!直接来啦,别跟她废话这么多!”“干你娘咧!我做事要你教?”手上的木不是往富美挥去,阿猴反而猛往这鼓噪的少年打。(?现在是什么情形?)富美觉得这些小头真的蠢到无药医。

 “建宏老大来啊!”一部黑色改装喜美,发出轰隆隆的音,停在巷口,截断了去路。车内却走出了一个第一印象看来并没有暴戾之气的青年,富美看到他手上拿着一,气质却像是要去打球一样。

 “老大,就是她,臭‮子婊‬!”阿猴凑到建宏跟前,指着富美。建宏看了富美一眼,很有礼貌的点头致意,一边听着阿猴诉说自己今天遇到的委屈。阿猴还没讲完,膝盖后方就挨了建宏一,痛得立即跪了下来。

 “老大!你怎么?”阿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建宏‮么什为‬也反过来打自己。“喂!你们都过来。”“快跟富美姐道歉!”建宏吆喝小弟们。“你知‮道知不‬你惹的是谁?”“啊?”

 “干,你真正白目。”建宏先请富美去牵自己的机车先走,再命令众人跟着自己,护送富美。浩浩的车队,引起路上不少人侧目。富美家是相当豪华的独栋透天厝,前面广场停了几部高级进口轿车。

 “爸,我回来了。”建宏命令小弟们把机车停好,跪在大门前,自己再登门道歉。才跨过门槛,就立刻跪了下来。“歹势,议长,囡仔不识代志,得罪富美姐。”“你是谁?”
上章 爱的教谕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