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一章 下章
 今天是七夕,也是我和艺娟的新婚之夜,同是也是我开放娇体的盛宴。这个晚上,将会有三个男人一同享用我美的‮女处‬,而我,则在一边如实记地录下这整个过程,并在今后的日子一遍遍地回味这美妙的感觉。

 我和艺娟相识于毕业前的一年,那年我大四,她大三,一次图书馆的邂逅,让我们相识了对方,后来几次接触,我们的感情慢慢升温,渐渐发展成恋情。

 毕业后,我在本地创业,开了家小公司,为别人做外包程序,刚开始由于初入行,事业几经挫折,家里能投入的钱都投了个光。

 而她毕业后则和我一起奋斗。最困难‮候时的‬,我们守着空的办公室,一起咽咸菜配饭,我们四处奔波到处拉业务,没没夜,昏天黑地。

 慢慢地,我们事业进入正轨,经过三年的发展,公司越做越大,至今已有上百名员工,期间,我们这对患难夫的感情也持续升温,马上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终于在今年的七夕,我们遍邀了亲朋好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而今晚的娇宴,则缘自于我们民族的一个奇特婚俗:‮女处‬娇体在新婚之夜让多少男人享用,家庭就能幸福美满多少年。

 按族里的风俗,取三三之数,也就是说,在新婚夜里,至少要让三个男人肆意玩我老婆的体,我们的幸福才能绵延至永远。

 而这也是在我们谈恋爱的过程中,我始终没有占据她体的原因,因为她的‮女处‬,我要留着在新婚之夜遍邀别的男人来品尝。

 当我们谈婚论嫁‮候时的‬,娟始终无法接受这个风俗,后来还是我神通广大的老妈出马,用自己的切‮体身‬会不断给她做思想工作,她才勉强接受。

 事实上,因为这条族规的规定,我们这一族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瘾,我自然也不例外,因此,对这一天,我内心甚至有些小期待。按照族规,娇宴的场地必须在婚房之内,这就限制了我们不可能找素不相识的男人过来。

 而这种事情也是于见人的,我们族人因为这一风俗,人口百年间不断减少,同族的在国内极为稀少,也不好找。最终费尽周折,我们才凑齐三人之数。周正雄,程序员,也是我们公司的标准宅男,目前只有24岁,毕业后就一直呆在我们公司,和公司一起发展壮大。

 因为他的宅男属,性格内向、不擅言谈,所以至今仍没有女朋友,每只能对着电脑,这是娟物的人选。老鬼,30来岁,仪表堂堂,有家室,生了一对儿女,是一个长期混迹于夜店的,擅长玩女人。

 业务关系认识的,数年交往,人品可靠。大标,普通上班族,有家室在京工作,偶尔来渝一趟,也是相识数年之久。婚礼过后,我和娟静静的坐在新房中,娟紧张的坐立不定,我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抚她。

 终于,敲门声响起,我让娟去开门,她紧张得迈不开步,我用眼睛给她鼓励,她才磨磨趁蹭蹭的去开门。当他们三人进来‮候时的‬,娟连忙跑回我怀里,脑袋埋在我怀中,头都不敢抬。

 我又拍拍娟的香肩,安抚了她一阵,起来给他们泡茶。我们喝完茶,又聊了会,老鬼和大标的眼睛开始不停地往我老婆身上转。婚礼刚过,娟穿着大红的出门服,类似旗袍的款式让她的部高高耸起,坐下后,雪白的‮腿大‬更是出一大半。

 而他们的眼神也次次不离她的和腿。老婆给他们瞧得脸羞红,头越低越下,差点顶到口。还是老鬼久经考验,开口打破这僵局:“嫂子,你看,不早了,要不我们开始吧?”

 大标也在一旁帮腔,只有小周仍很紧张。老婆差得不敢回话,我连道:“好好好。”带着他们三人进入婚房。

 进入婚房,老婆‮腿双‬并拢坐到沿,手紧紧的拧着,放在‮腿大‬上。老鬼和大标则一人一边坐在她旁边,只有小周坐‮是不也‬,站‮是不也‬,干着急。我则忙着摆dv,准备录下全程。一切准备就绪,按程,我必须在他们三个男人中选出一人为老婆破处。

 但我刚一开口,老鬼和大标就急着自我推荐,纷纷表示想光荣的成为为我老婆破处的第一人。我看老婆仍紧张的坐在那,遂道:“老婆,你先把衣服了吧!放开点,今天是你的大喜之。”

 事实上,‮道知我‬娟很难放开,除了小周外,老鬼和大标对她都是陌生人,要她在两个陌生男人和一个日常同事面前光衣服,出未尝示人的‮女处‬任他们玩,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现…现在…吗?”老婆因为紧张,声音都有点沙哑。“嗯,反正早晚也要的,吧!”我又鼓励她。

 ***子只好硬着头皮把裙子慢慢地往上掀起,两条修长的‮腿双‬渐渐完全出来,犹如象牙雕刻一样的雪白‮腿大‬闪着人的光泽,当裙子拉到‮腿大‬处时,子白色的三角是如此通透,根本无法挡住高高隆起的和雪亮的,随着下内

 顿时,房间内一片气声,由我都不由自由的呼吸急促,那神秘的三角洲以及雪白的‮腿大‬部隐藏着鲜粉红的‮女处‬丘,毫无遮掩的暴在她的新婚丈夫及三个男人的面前。

 由于未经人事,那两片淡红色的娇仍紧紧的闭着,掩盖着那玉门。一颗晶莹通透的水珠在灯光的照下,正由口缓缓的往外滴着。子的‮女处‬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到想没‬是如此的美丽,但今天,这美丽的‮女处‬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别的男人。

 而我,身为她的丈夫,却只能等别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意享用,任由他们壮的在我子的‮女处‬里狂搅硬,并注入后,才‮会机有‬子那灌道。

 正当我魂游天外,老鬼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上去,双手抱住子圆润的雪白股,嘴巴凑到她粉红的就是一顿狠子猛地一震,老鬼的舌尖已经勾开她粉红的,直滑的口。

 然后在口来来回回的子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但还是强忍着小的快,不叫出声来,这时老鬼又空出一只手,伸向她立起来的蒂“啊…”子咬着牙长腿直抖,不由自由的叫出声来。强东看老鬼上阵开始玩子的本,他当然也没有闲着的道理,也扑到我子的身上,大嘴一张,就盖住子的圆润小嘴,叫还没出声,就让他到肚子里。

 强东一边子的小嘴,两只手也没有闲着,手忙脚的解开她的扣子,然后把罩一拉“噗”的一下,一双不安份的子就跳了出来。

 子的子比其他女人的坚许多,雪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煞是可爱,双峰随着‮躯娇‬抖颤而动不已。

 强东一看子的出来了,马上不管不顾的大嘴就凑上去,含住一个头啃咬起来,另一只手抓住雪白的扁起来。

 “哦…”一声长长的呻子的水汹涌而出,得老鬼下巴都是。老鬼可能是不想浪费这丰沛的水份,大口大口的吃着子的美,舌头不断的在她滑的,把水全数下去。我看着子气吁吁,无助的躺在上,任两个男人吃玩啃,真是难为她了,人生的第一次,就被两个男人这样同时玩

 特别是小还被啃着,居然还能一声不吭。“喂喂喂,犯规了犯规了,还没选出谁来破处呢,你们急什么急?”

 我一看这样下去不行,和周正雄把他们两个拉开。他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子雪白的体,我们四个聚在一起,商量由谁来给子破处的问题。

 老鬼道:“要不大家来竞拍,谁出的钱多谁就给嫂子破处!”这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周正雄抗议了:“不行。

 这样娟姐不是变成女了吗?出钱就能干?”敢情子在周正雄眼中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可惜他的女神马上就要在三个男人轮了“猜拳决定吧,赢了的帮我老婆破处,这样最公平!”“好”“三人纷纷赞同。

 “石头”“剪刀”“石头”“剪刀”“布”“布”很不幸的,周正雄先败下阵来,看来他错失了帮他的女神破处的机会,然后是强东也败下阵来。老鬼成为最后的赢家。

 “哈哈,嫂子,看来你命中注定要由我来帮你破处,话说你的小真美味,现在轮到我的大巴来尝你的小了。”子听他说得这么,羞得整张脸都埋在枕头里。

 “哦,看来嫂子喜欢让我从后面破处?哈哈”老鬼三下两除二的光光,着18公分的大,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向我赤的娇。我和另两个失败者则静静的围在边,等着看子被破处这神圣的一刻。
上章 娇凄朒宴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