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4章 番外 下章
 邵寒越和傅今栩是在毕业后第二年结的婚, 按照这个时代的人来说, 已经很少有人会这么早结婚。所以两人当初发请帖出去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是震惊的,不过, 像励荣、简禾这样跟他们走得近的是一点意外都没有。

 毕竟邵寒越有多粘傅今栩,他们这些旁观者十分清楚。

 邵寒越那个人啊,要不是刚毕业那会傅今栩工作还没稳定,他根本是恨不得把民政局直接搬到傅今栩脸上去的。

 婚后两人工作都比较忙,邵寒越开了家科技公司, 自己是领导又是核心成员,所以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而傅今栩经常要往国外飞,常常一飞就好几天回不来。

 后来有一次,傅今栩因工作事宜飞了法国, 工作结束后她和高丞等原来公司的同事们吃了个饭。后来因为一个同事第二天就要结婚并盛情邀请她去,她便把机票改签,晚了两天回去。

 为此她还和邵寒越闹了个别扭,邵寒越醋劲足,听到她和高丞一起去的时候语气比什么都闷, 傅今栩是一头雾水,她是不明白邵寒越怎么突然就气呼呼的了。

 之后从法国回来,她因母校发来的邀请, 从家里拿了点行李后就直接飞往杭城了。至于邵寒越, 那家伙发的小脾气把她给气到了, 所以她故意冷着他, 也没说一声就走了。

 这天是母校嘉英高中的周年庆, 很多学生都返校庆贺,傅今栩因为受班主任邀请,庆贺之余还要去给学弟学妹们开个小讲座。

 不过开始前,她先去和几个老友一起吃了顿午饭。

 “哟栩栩来了啊。”见她从包厢外进来,励荣忙给她拉开座位,“诶,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寒越没跟你一起?”

 傅今栩坐下:“我可不知道他在哪。”

 励荣挑挑眉:“你这…吵架啦?”

 傅今栩拆开筷子,“谁跟他吵架了。”

 其实就不算吵架,就是他瞎吃飞醋跟她闹别扭,两个人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冷战。

 “怎么了到底!”励荣对此‮奋兴‬得很,“你们是除了霍桥之外我最爱八卦的了,说说说说。”

 对面坐着的霍桥白了他一眼:“…神经病。”

 傅今栩:“没什么,真没什么。”

 励荣:“哼,那我等会直接问越哥,他肯定也快来了。”

 果不其然,励荣话说完没多久,邵寒越就到了。

 他的飞机比傅今栩晚了点,现在才刚从机场过来。

 “越哥你来了。”

 “寒越,怎么这么晚啊。”

 邵寒越扫了一圈看向了傅今栩,“公司有点事。”

 “来来来,你先坐。”励荣十分自觉地把傅今栩边上的位置让给他,自己跑到了季元洲边上去了。

 邵寒越坐下后眼神就一直在傅今栩身上,奈何被看的人并没有回应他。

 励荣坐在边上看好戏,“越哥,怎么着,惹你老婆生气了?”

 邵寒越冷嗖嗖地瞥了他一眼。

 励荣立刻道,“哎呀夫吵架头吵尾和嘛,今天可是适合回忆青春的大好日子,大家可不能不高兴啊。”

 季元洲搭腔:“是是是,想起高中,还真的怀念的。”

 励荣:“是啊,以前我们两在后排睡觉打游戏,越哥和栩栩就在前排看书牵小手,小日子过得不要太好太平静。”

 傅今栩:“…”霍桥:“你们那叫平静?不知道是谁翻我们学校,进来就是打打杀杀。”

 “哈,我记得,那时越哥去你们学校揍人,我们还带着栩栩一起‮墙翻‬来着。栩栩,你记得吧。”

 傅今栩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想起以前那些事,心里确实很是感慨,“当然记得。”

 励荣:“是吧,哎呀,想想以前咱们越哥的霸道样就佩服,贼男人!”

 傅今栩忍不住弯了弯角。

 邵寒越看到她肯笑了,桌下的手也就覆在了她腿上。傅今栩转头瞥了他一眼,邵寒越捏了捏她的‮腿大‬,眼神出一丝讨饶的意味。

 傅今栩回过头:“你干嘛一直盯着我,不吃饭啊。”

 邵寒越:“吃。”

 “那你就吃啊…”

 “你不生气了?”

 傅今栩看了眼边上“似乎在管自己说话其实眼神都往这边瞥”的损友们,有些窘,“我,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邵寒越勾了勾:“不生气了就好,你一生气,我饭都吃不下。”

 周边一阵嘘声。

 傅今栩脸一红,“管你自己吃去…”

 邵寒越摸摸她后脑勺,语气好得不像话:“好,那吃完我陪你一块去学校。”

 “哦。”

 不远处几人。

 “啧,吃个饭都要腻歪。”

 “又是想结婚的一天。”

 “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啊。”

 学校的讲座在下午一点,邵寒越和傅今栩吃了饭后先着其他人出发了。邵寒越的助理开着车在楼下等着,见人出来后连忙给拉开后车门。

 两人坐了进去,车子慢慢往学校方向开去。

 “来杭城也不等我。”邵寒越捏了捏她的脸,“过分了啊。”

 傅今栩:“谁让某些人吃飞醋。”

 邵寒越一噎:“我那哪是吃醋,我是想你,你又延迟了两天回来,我能不想你?”

 傅今栩:“你少来。”

 邵寒越:“我说的都是真的。”

 “呸。”

 “坐过来点。”

 “不要。”

 “过来点。”

 “不过来不过来,诶我跟你说,你下次再说高丞什么我真生气了啊,我跟他就是朋友,以前他带了我不少,还是前辈,你——”

 “是是是,我错了。他就是普通朋友,能算得了什么。”邵寒越生怕傅今栩再生气不理他,于是话也说的十分好听,“我真知道错了,嗯?原谅我?别绷着脸?笑一个,快点。”

 …

 后来稀稀疏疏闹腾着,前排的助理兼司机往后视镜看了眼,又匆匆挪开了视线。

 说起来,他每次看到自家boss在老婆面前这幅样子时总会觉得自己跟了个人格分裂的上司。明明在公司的时候严苛冷漠的跟个雕塑似得,怎么在这个人面前就能有这么大的反差。

 哎,男人啊,有时候也很难懂。

 傅今栩是受原先班主任老刘的邀请接下这个讲座的,巧得很,老刘今年带的这个班级是高二(1)班,是她从前呆过的班级。进入教室的时候,里头已经坐人了。

 “大家好呀,我是傅今栩,是你们的学姐…”

 傅今栩昨晚已经稍微整理了下自己要说的内容,内容无非就是分享自己的学习经验,简单的。

 而她在教室里分享学习经验的时候,邵寒越就站在走廊上等她。

 教室门是开着的,邵寒越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嘴边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慵懒而专注。

 教室里的学生在听讲座的间隙也忍不住窗外撇去,尤其是女生,要不是班主任在看着,她们都想拿‮机手‬开拍了。这什么神仙小哥哥?怎么会在她们教室外面?

 半个小时后,关于学习的经验和经历都说完了。

 到了自由提问时间。

 “学姐,你觉得语言难不难啊,那么多学语言的里面能出头的应该很少吧?”

 傅今栩笑了笑:“学语言不难,但要学到很好的程度自然是难的。出头的那部分人是少,但只要自己努力,你也肯定可以成为那部分人。”

 “那学姐,你觉得你以前高中那三年累不累?会不会时常感觉到窒息啊!”

 “累当然会累啦,每天都很努力的去读书,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傅今栩看着那个小男生,有些感慨道,“但是吧,我从来没有觉得…窒息?对,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因为在我心里高中那段时间真的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一段时间,那时,我认识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些人,每天都很开心。”

 “啊!学姐你是不是在高中偷贪恋爱了啊!”一个小姑娘突然喊道。

 教室里传出一片笑声,傅今栩摸了摸鼻子,难得有点窘:“这我可没有,不信你们可以问刘老师。”

 “你偷偷谈恋爱的话老师也不知道的呀。”

 老刘就站在一边,闻言看向说话的那个学生,“怎么着,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傻啊,你们真以为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底下干嘛?我告诉你们,我只是不说而已。”

 一阵嘘声。

 “说真的,高中没谈。”傅今栩认真对那个提问的学生道,“爱一个人就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我很爱他,所以,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哇——那这么说您的高中时期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存在咯!”

 高中生触及这种八卦,一发不可收拾。

 “学姐在高中时候偷偷暗恋人家啦?”

 “那后来呢,后来有没有在一起啊?”

 “是同班吗,还是别班的?”

 …

 问题一个接一个,少年少女的眼中皆在发光。

 老刘向来是开放的老师,看到大家这样一点都不意外,“这么想知道是吧你们?”

 “是啊!”

 “这样。”老刘突然朝在走廊上那个大帅哥招了招手,“寒越啊,你也进来吧,见见你的学弟学妹们啊。”

 一时间,整个班级的目光都聚集邵寒越身上。

 这是傅今栩的场,邵寒越一开始便没想进来。但现在老刘都开口了,他也只好进来了。

 “老师。”邵寒越走近后朝老刘点点头。

 老刘嗯了声,对着底下一群学生道:“看到没,这是你们的学长,当初就是在这个班级念书的,他可是当年的理科状元。”

 “啊…”又是一片哗然,女生们眼中的小粉红都快冒泡了。

 “学长你好帅!有女朋友了吗!”突然,一个大胆的女生喊出声。

 班级里皆是笑闹。

 邵寒越看向那个小姑娘,勾了勾:“没女朋友。”

 “真的呀!”

 “有老婆。”

 “?!”

 邵寒越伸手搭在了傅今栩的另一侧的肩上,“就在这。”

 “我靠?”

 “真的假的啊。”

 “你们是高中同班同学!还,还结婚了啊?”

 “姐姐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

 傅今栩轻咳了声,看了眼边上的老师:“这个,我们今天的话题有点偏了啊。”

 “不偏不偏,这不是向你们那学习嘛!”

 老刘点了点说话的那个男生,“你最好是真的想向他们学习,人家可是高中同桌,就坐你那个位置。”

 男生愣住,看了眼边上的同桌:“啊?!那老师你怎么不给我安排个女同桌!”

 “噗——”

 “哈哈哈哈哈。”

 老刘也笑:“给你安排女同桌就有用啊,你要是能跟你学长一样考个第一,你想什么不可以。”

 “哦…”

 老刘看着邵寒越和傅今栩,眼里说不出的骄傲:“总之你们做同桌的都要互相帮助,以前你学长学姐在咱们学校可都是第一二名呢。”

 “这么强?”

 “骗你们干什么!”

 “好厉害啊——”

 …

 后来邵寒越和傅今栩被一群学弟学妹们着问八卦,傅今栩对以前那些小粉红是不太好意思说的,倒是邵寒越难得话多,竟然连“高中时他追她,但是她死活不同意”这种虚假的事都说得出口。

 那时明明没有死活不同意好不好!

 后来从高二(1)班出来,邵寒越和傅今栩便去找励荣他们。今天操场有活动,同学们都在那里。

 两人牵着手穿过操场旁的林荫道,走上了塑胶跑道。

 “诶,记不记得那一次运动会啊,我跑的800米。”

 邵寒越笑了笑:“嗯。”

 “真是噩梦啊,后来我再也没参加过运动会了。”

 “那是噩梦么,我怎么觉得好的。”

 傅今栩转头看他:“哪好了,我快累死了当时。”

 “那时我抱到你了。”邵寒越道。

 傅今栩愣了愣:“啊?”

 “到终点的时候,我抱到你了。”邵寒越握紧了她的手,幽幽道,“那时我就想,这个八百米啊,还真好。”

 傅今栩眯了眯眼,玩笑道:“好啊你,那会我都累成狗了还受伤了,结果你想得是抱不抱的啊。”

 “都想,一边想着你竟然受伤了,一边又想可以借着你受伤好好照顾你。嗯…心里又高兴又心疼,还矛盾。”

 “唔…”

 “栩栩。”

 “嗯?”

 “很高兴那个时候遇见你。”

 邵寒越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傅今栩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道,“我才高兴呢…”

 邵寒越她的头:“是嘛,有多高兴?”

 “就很高兴啊。”

 …

 很高兴很庆幸,在那样朝气蓬的青春里,遇见了光芒万丈的你。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