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2章 惊喜 下章
 第一学期结束后的那个寒假, 傅今栩选择留在了法国。

 一是学校有安排一个实习工作, 二便是回去一趟的成本太大。她跟田淑华说了之后也得到同意,所以就决定不回去了。

 “真不回来了?”电话那边, 邵寒越问道。

 “嗯…假期不是很长,我还是暑假的时候回去吧。”说完后对面没声了,傅今栩担心他不高兴,“对不起啊,我…”

 “没事, 我明白。”邵寒越道,“那你自己注意休息,别太拼了。”

 “…嗯。”

 “记得想我。”

 傅今栩苦了脸:“好。”

 挂电话后,傅今栩趴在桌上, 心情沮丧至极。

 这次的实习工作是去法国著名的一家翻译公司,这是因为学校的关系那家公司才专门为换生提供了岗位,放在平时他们根本是进不去的,所以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傅今栩抓到这个机会自然不想放,可为此, 她也确实失去了跟邵寒越见面的机会…

 一想到这点她的心就揪着难过,想要为了他变得更优秀,可是, 也真的抵不住对他的想念。

 真希望现在的日子快点过去。

 放假后, 杨以斯和傅今栩一块去翻译公司报道。接待她们的是个中文讲得很好的法国女人, 她领着她们在公司逛了一圈后, 安排她们在工位上坐下。

 “每年都有学生来我们实习, 刚开始都紧张,不过慢慢就好了。”

 傅今栩点点头:“谢谢。”

 “那这样,你们今天先看看我给你们的翻译资料吧,明天你们会分别跟我们的同事一起去翻译现场,然后你们就在边上学一学,体验一下。”

 “嗯好。”

 “行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自己看,不懂的来问我,我就在你们对面。”

 “好的。”

 …

 傅今栩拿到的资料是关于奢侈品的,里面全部都是奢侈品的介绍和背景。但傅今栩一点都不觉得烦琐,反而因为要第一次去翻译现场工作,心里又激动又紧张,对这些资料也充了热情。

 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但这繁杂的资料还剩下一叠。

 “栩栩,我没看完…”杨以斯郁闷道。

 傅今栩:“我也没看完。”

 杨以斯凑过来:“你还剩多少…哇你很快啊,只有一小叠了,我还有大半分呢。”

 傅今栩:“没关系,我等你,我们看完再回去。”

 杨以斯:“嗯!”

 两人再接再厉,傅今栩比杨以斯早点好,所以又着重整理了一遍。

 “还没回去?”突然,她的办公桌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傅今栩抬眸,看到来人的时候愣了愣:“高,高…高先生?”

 高丞笑了下:“你直接叫我高丞吧。”

 傅今栩意外:“您怎么在这?”

 “我挑你进来的,你不知道我怎么在这?”

 傅今栩懵了懵。

 高丞看着她迷茫的样子,有些好笑地解释道:“我是这家公司的合伙人,我们每年都会在换生中选优秀的学生来公司实习。”

 “原来是这样。”傅今栩惊讶道,“我不知道你是这个公司的老板。”

 “也不是什么老板,我们公司自由度很高,大家都是同事关系。”高丞说完看向她桌上的资料:“没做完?”

 “她做完了的。”杨以斯道。

 “那你们怎么不回去?”

 杨以斯出一个沮丧的表情:“我没做完,栩栩在等我。”

 高丞了然,低眸在傅今栩的资料上翻了翻。看了几眼之后,发现上面的标注方式…有点眼

 高丞:“这个…”

 傅今栩连忙道,“是这样的,上次听了您的讲座之后觉得有些方法很好用,所以我后来就依照你的方式来给资料做注解,果然容易记得多。”

 高丞玩笑道:“这样…谢谢了,至少让我知道讲座有点用。”

 “您客气了,你说的很多东西都让人受益良多。”傅今栩道,“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常常听教授提起您。”

 “是吗。”

 “是啊。”杨以斯接过这个话题,“栩栩她可喜欢你了,他把你当目标来奋斗的。”

 傅今栩:“!”

 高丞倒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你比我厉害。”

 傅今栩讪讪:“怎么会…”

 高丞道:“长江后推前,我看过你资料,功底不错,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不敢说比你好。”

 杨以斯拍拍傅今栩的肩。

 高丞看这着俩小姑娘,笑了笑:“那行,我先走了,你们快点下班吧,我们公司可没有加班的习惯。”

 “好的。”

 “好的。”

 高丞走后,傅今栩松了一口气,杨以斯看着他的背影,默默道,“他人很好诶。”

 傅今栩在位置上坐下,只听杨以斯继续说,“以后我也要把他当目标。”

 傅今栩:“你以后把谁当目标都行,但今天,请杨‮姐小‬赶紧把资料处理完。”

 杨以斯不舍地收回目光:“好吧…”

 自实习后,傅今栩便更忙了,不过虽然忙,但她觉得很有成就感。

 公司派发下来的项目她虽不是主要人员,但她辅助工作做得很好,被几个翻译的前辈也夸了很多次,这让她的热情空前高涨。

 办公室内。

 “高先生,后天的国内立新公司的人就过来了,约见地方就在Grand-Htel du。”高丞的助理道。

 高丞:“知道了。”

 “那明天你需要谁协助您?”

 “让那几个实习生试试吧。”

 助理:“您是说傅今栩?”

 高丞笑了笑:“怎么单独提她。”

 助理:“您不是很喜欢她吗,上次您还说傅今栩是这批实习生中最优秀的。”

 高丞勾了勾,确实,他很欣赏这个小姑娘。就像他之前说的,若他在她这个年纪他也不敢保证他能做得比她好。而且他平时有注意她业务能力,她的反应速度和翻译标准度都非常高。

 高丞:“她很厉害,而且学习能力特别强,感觉教她一点东西她都很快能运用。”

 “是啊,所以高先生您可要努力了。”

 “努力?”

 “杨总他们说啦,您要努力让她毕业后也留在咱们公司,人才啊,得扣住。”

 高丞扬了扬眉:“那我是肯定是会尽力的。”

 第二天,高丞带着傅今栩和杨以斯一起去工作,因为立新公司是过来谈生意的,所以整个下来花了一整天的时间。

 三人准备从酒店大厅离开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饿了吧?”高丞问。

 杨以斯点点头。

 高丞:“今天辛苦了,我请你们去吃饭。”

 杨以斯:“这怎么好意思。”

 高丞:“没事,今天你们俩表现不错。”

 “那…谢谢啦。”

 “不用客气。”高丞看向傅今栩,“想吃什么?”

 傅今栩正想刚才翻译时的一些问题,突然被问问题还有些晃神,“啊?”

 高丞被她懵懵的样子逗到,眼中出一丝笑意:“问你想吃什么。”

 傅今栩:“我都可以的。”

 高丞想了想:“那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中餐店做得不错,要不然去试试?”

 杨以斯听说要吃中餐高兴得很,“好啊好啊。”

 “栩栩呢?”

 傅今栩点头:“我没意见。”

 “那行,走吧。”

 高丞在工作中和私生活里很不一样,工作中他严谨肃然,但生活里他温文尔雅,很会调动气氛,跟他说话总会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三人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去,就在他们走出酒店大门时,突然有个声音从侧方传来——

 “傅今栩。”

 熟悉的音,傅今栩整个人都是一愣,她有些难以置信地转头,而另外两人也随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去。

 街道不远处,有一个男人站在路灯下。身姿拔,仿若修竹。

 光线昏暗,不过还是能清晰地看见那人的模样,那是长得很好看的一个男人,眼神略显冷漠,看着很有距离感,然而此时他角带着的一点笑意却将周身那股冷飕飕的气息冲淡了不少。

 似冷非冷,品貌非凡。

 就在高丞和杨以斯都在因不远处那个男人而怔愣时,身边的一个人影已经冲了过去。

 “栩栩——”

 杨以斯才叫了她的名字,下一秒,她就看到她亲爱的室友飞扑到那个男人怀里,一点没犹豫,仿佛有些事已经做了千次、万次…

 杨以斯的话都被自己咽了回去,“什,什么情况。”

 高丞的惊讶一点都不比杨以斯少,在他心里,傅今栩为人处事总是很冷静、很完善,这让他总是忘记她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实习生,也让他忘记她的年纪不过二十出头。

 这还是第一次,他看到她这么小姑娘的一幕。

 心里咯噔了一声,有些感慨,也莫名有些涩然。

 高丞正看着那两人,这时,不远处的男人抬眸朝他看来。高丞微微一顿,颔首,而对方也朝他点头示意。

 两个男人之间的问候稍纵即逝。

 高丞收回目光:“那位是?”

 杨以斯疑惑道:“不会是栩栩的男朋友吧?”

 高丞沉片刻:“原来有男朋友么。”

 杨以斯道:“是啊,不过栩栩说他男朋友在国内的,今天怎么突然…”

 另外一边,傅今栩紧紧搂住邵寒越的,心口狂跳,她不敢相信,但又结结实实地感受到他的存在。

 “工作结束了?”

 耳边传来那人熟悉的声音,这次终于不是在冷冰冰的电脑屏幕里。

 傅今栩抬眸看着他,话音掩不住的欣喜,“你怎么在这?邵寒越,你怎么会在这?!”

 邵寒越敲敲她的脑袋:“来看你啊,以前不是答应过你吗。”

 “可是你寒假不是也很忙吗。”

 “还是能出几天的。”

 “可是,可是你没告诉我啊。”

 邵寒越眉眼温柔:“惊喜。”

 傅今栩嘴巴一瘪,突然很想哭。

 “怎么样,高不高兴?”

 “高兴啊。”傅今栩鼻子,“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邵寒越睨了她一眼:“你自己在聊天的时候跟我讲过了,忘了啊。”

 傅今栩整个人都是懵得,哪里想的起来,“啊…是吗。”

 邵寒越摇‮头摇‬,“你们刚才打算去干什么?”

 傅今栩:“高丞说请我们吃饭。”

 高丞。

 之前不是都叫高先生么…这才几天就这么了。

 邵寒越看向不远处的那个男人:“那跟你同事打个招呼吧。”

 傅今栩:“嗯!”

 “栩栩,你男朋友来找你啊。”杨以斯意味深长地看着走近的两人。

 傅今栩想起方才的一幕,有些不好意思:“嗯,他叫邵寒越。”

 邵寒越朝杨以斯点点头:“你好。”

 杨以斯:“你好你好。”

 邵寒越又看向高丞:“百闻不如一见,高先生。”

 高丞伸手和他握了握:“你认识我?”

 傅今栩:“是呀,我经常跟他说起你的。”

 邵寒越淡淡扫了她一眼,纠正道:“s大的人当然都知道你。”

 高丞:“原来你也是s大的。”

 “是,我跟栩栩同届。”

 “这样…”高丞道,“那正好,刚才我还说请这两姑娘去吃饭,咱们一起吧,就让我这个学长做个东。”

 对方落落大方,邵寒越自然也不会小家子气,干脆也就答应下来了。

 正好,他也想跟这个叫高丞的接触接触。

 但他没想到,接触下来竟然发现高丞这个人意外的有水平。涵养足够,进退有度,讲话慢条斯理让人信服,总体来说,就是个会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

 难怪他家小姑娘总是会说他好话。

 吃完饭后,四人分成了两路,高丞送杨以斯回去,傅今栩则跟着邵寒越走。

 今天天气不错,傅今栩牵着邵寒越的手走在街上,到了这个时候还感觉很不可思议。

 “我们去哪啊。”

 邵寒越:“跟我回酒店。”

 傅今栩笑嘻嘻:“好呀。”

 邵寒越:“明天要工作吗?”

 “我请个假!”

 邵寒越嘴边溢出一抹笑意:“可以?”

 傅今栩:“我任务都完成了,而且高丞很好说话的,他会给我批。”

 “他对你很好?”

 “很好啊,他对我们实习生都很照顾,再说我还是他直系学妹呢。”

 邵寒越捏住她的脸:“不许攀亲带故。”

 “啊?”

 邵寒越眯了眯眼:“还有,你别跟他那么好。”

 傅今栩挑挑眉:“诶?邵同学,你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邵寒越沉默一瞬,他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话不仅怪,还酸。

 不可否认,高丞这个人很不错。他的年龄资历摆在那里,完全就是一个成并且有为的男人。

 傅今栩以前会开玩笑说,怕她不在他身边他会别的女孩子牵走。其实她不知道,是他怕她被人抢走,她很优秀、很努力…哪哪都好,他觉得但凡有眼有珠的人都会发现她的好。

 所以他会有危机感,尤其,他家小姑娘还那么崇拜那个高丞,还每天每天在这样的人身边工作。

 “行了,回去了。”邵寒越转移话题,拉着她去打车。

 “话还没说明白呢,你刚说什么别跟他那么好,他是我上司。”

 “上司你还对他直呼其名。”

 “公司里都这样…”

 “哦?”

 傅今栩:“真的!”

 “哼。”

 “你别不信…喂,邵寒越?帅哥?天才?哎呀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是大醋桶么——”

 小姑娘拉着他的手晃啊晃,把他仅存的一点醋劲都晃没了。

 邵寒越强撑着绷住一张脸道,“别说了,快点,打个电话请假吧。”

 “我是要打的。”傅今栩拿出‮机手‬,要播出去的时候又顿了顿,“嘶…我用什么理由比较好?”

 邵寒越面色严肃:“你就说,你明天起不来。”

 傅今栩:“?”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