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65章 初出茅庐 下章
 邵寒越说会做饭真不是吹的。

 四人看着一桌菜子摆出来时, 眼里都难掩惊讶。

 原本他们以为第一次做出的菜会比较凄凉, 可谁能想到, 这一桌子大菜看上去都是有模有样,仿佛菜谱上端出来的一般。

 邵寒越清理了双手,把围裙拿下丢到了一边。

 “都愣着干嘛, 还不去拿碗筷。”

 励荣忙起身:“我去我去!”

 邵寒越在位置上坐下来,转头看傅今栩:“你先尝尝好不好吃。”

 傅今栩方才也就是给他打打下手,完后她就出来了,她是没想到他做得还都是大菜啊…

 “你这…好隆重。”

 邵寒越:“不都是平时餐厅里吃的?”

 傅今栩讪讪:“我还以为你做什么家常菜。”

 “筷子来了!”励荣过来给大家发碗筷。

 傅今栩接过后在邵寒越的示意下夹了个虾球:“这个看起来好好看。”

 邵寒越:“超凡锦绣虾球。”

 “…名字一定要这么厉害吗。”

 邵寒越眉尾微微一扬:“吃吃看。”

 “哦。”

 傅今栩在众人的视线下咬了一口,外面香脆的金丝咬碎,鲜甜的虾了出来…她慢慢地咀嚼着。

 简禾饿得肚子都在叫, 见此忍不住道:“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傅今栩咽了下去,看向邵寒越。

 后者面色平静,但桌面上的两只手却搅在了一起,而且指尖由于过于用力而微微泛白。

 傅今栩:“这个…”

 邵寒越抿了抿,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不好吃?”

 “…”傅今栩面色犹豫, 一时无言。

 励荣清咳了声,出来打圆场:“哈哈,第一次嘛, 不成功也正常。”

 季元洲也道:“对对对, 没事, 再难吃我们都能吃下去。”

 “就是, 怎么能辜负越哥的一番心意。”

 邵寒越皱眉起身, 一把端起那盘“超凡锦绣虾球”,转身就要把它倒进垃圾桶。

 “喂!”傅今栩及时拦住,“我话还没说完呢!”

 邵寒越:“不合你口味就倒掉吧。”

 傅今栩见他一脸认真,也再装不下去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好吃,特别好吃!”

 邵寒越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你们也来吃啊,真的好吃。”傅今栩连忙又夹了一个,“给我给我,你竟然还要倒掉,要不要这么夸张!”

 傅今栩把那盘“超凡锦绣虾球”端了回去,励荣他们各夹了一口,皆出赞许的表情。傅今栩捂脸闷笑,“我真的只是想吓吓你,你怎么这么当真。”

 简禾:“过分了啊,我差点以为这不是人吃的。”

 励荣:“不过越哥你也是,至于吗!我们还没吃呢!你说倒就倒…说起来你自己没尝过吗,好不好吃心里有点数吧。”

 邵寒越重新在位置上坐下来,他怎么没尝过,只是心里太想要得到她的肯定,所以在她出不满意的神色时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失败了,第二个想法就是立马得倒掉不能让英名尽毁。

 谁知道这小丫头片子竟然敢骗他。

 邵寒越睨了她一眼,桌下的手在傅今栩的‮腿大‬上捏了一把。

 “哎哟…”傅今栩趴在桌上笑,“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邵寒越分外高冷:“怎么补偿。”

 “就,就罚我把你这桌东西吃的干干净净!”

 “这是罚吗,这是奖励。”

 傅今栩:“那?”

 邵寒越沉思片刻,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就罚你被我吃的干干净净。”

 傅今栩瞬间安静了。

 “什么啊你们,当着我们的面还要说悄悄话?”励荣翻了个白眼,“饭没吃,狗粮先喂了。”

 傅今栩耳发烫,连忙转移话题:“那什么,我们赶紧吃吧,我快饿死了。”

 简禾:“对对对,吃吧吃吧,这个牛超好吃!”

 …

 大家终于都落座吃菜了,傅今栩也低着脑袋扒饭。

 邵寒越转头看了她一眼,给她夹了几块

 傅今栩:“太多了,等等。”

 “不多。”邵寒越面色冷静,“多吃点有力气。”

 吃完饭后,几个许久不见的人又在客厅里聊了好一会,约莫八。九点了,几人才各自散去。简禾回了学校,励荣和季元洲则去了酒店。

 “啊…好累。”傅今栩摊在沙发上。

 “累了就去洗澡,早点上休息。”

 傅今栩听到他“上休息”几个字,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她看了眼从前面飘过的邵寒越,想起方才在餐桌边说的话。

 这他妈…应该是开玩笑的吧。

 “不去?”邵寒越又从前面走过,“那我先去了。”

 “噢你先去吧,我等会用外面这个浴室就行。”

 “好。”

 听着房间内的浴室门被关上后,傅今栩才起身去找把自己的衣物拿出来。她洗澡的速度比邵寒越要慢得多,磨磨蹭蹭洗完出来后,推进了房间。

 此时,邵寒越正坐在上,低眸看着手里拿着的ipad。

 听到门声时,他抬眸看了过来。

 房里开了柔和的灯,略显昏暗,但也是因为这样,傅今栩才觉得邵寒越的眼睛在这一刻格外亮,她有那么一瞬突然不敢迈进去,仿佛前面有什么奇怪的未知在等着她。

 “站那干什么,还不过来。”邵寒越说完后又低眸看向了屏幕,仿佛刚才那刻的迫感只是她的错觉。

 傅今栩嗯了声,转到的另一侧,掀开被子窝了进去。

 “你在干嘛…”傅今栩冒出一个脑袋。

 邵寒越:“研究所的数据要传给师兄。”

 “喔,那那我先睡了啊,我有点困。”

 邵寒越转头看了她一眼:“现在睡了?”

 “嗯。”

 邵寒越突然笑了一下,没说话。

 傅今栩有些莫名,翻了个身背对他。闭上眼睛,听到边上还有轻微触碰屏幕的声音。

 呼…看来是开玩笑的。

 傅今栩收收心神,准备安心睡了。

 然而,她才闭眼不过五分钟,后面突然就有人拥了上来。

 傅今栩被拦收到了他的怀里,猝得睁了眼。

 “不是说好的今天有惩罚么。”邵寒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傅今栩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谁跟你说好了…”

 邵寒越的手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走,“说了。”

 抬眸,看到她通红的耳朵,自然而然亲了上去,嘴舌放肆地在她耳朵游离。

 被窝里本来就暖,此刻被他这样抱着,傅今栩觉得自己好像都要被他灼伤。

 他浑身就跟暖炉似得发着烫。

 “唔…”

 耳后传来阵阵酥麻,傅今栩原本怕,可这种感觉又跟有点不一样,让人躲不开,也不想躲开。后来她索放开了,闭着眼睛,任由自己沉沦下去。

 腹间的手或轻或重的捻着,渐渐往上,触碰到了她除了睡衣就毫无遮蔽物的曲线上。

 两人皆是一顿,而后,耳边的呼吸声愈发沉重了。

 睡衣被整个掀起丢开,傅今栩低呼一声,被他转了过来。

 灯光幽暗,她看到他的眼神如炬,就跟方才她进门时的那个瞬间一样,带着势在必得的野心和*。她的喉间发紧,单只手虚掩在口。

 两人面面相觑,突然,邵寒越忍无可忍翻身上去,在了她身上。

 又重重的落下,近乎贪恋地在口腔内扫舐。傅今栩身侧的手愈发收紧,思绪一片混乱,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只能在他的引领下深陷,越陷越深…

 傅今栩一直觉得,两人初出茅庐的人在这方面谁都不会比谁强。

 可她没想到,邵寒越竟然莫名得…会。

 虽然她紧张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可她却也能感觉到他在隐忍下一直耐心地引着。

 他的舌头似乎带了灵魂,把她的神志卷得一点都不剩。

 而他的手…傅今栩在地被攻陷的时候,脸红得快滴血。她侧着头不敢看他,只是感受着他重的息声在这场持久战中愈演愈烈。

 临到最后一步,邵寒越起了身。

 傅今栩看到他从头柜里拿出了一个小方块的包装,撕开…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邵寒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睛里的情。似乎快把人烧得一干二净。

 “超市的时候买的。”

 傅今栩瞪圆了眼:“我没看到你拿这个。”

 邵寒越俯‮身下‬,单手勾起了她一条腿,声音低沉喑哑:“随手拿的,想着…应该有用。”

 随手?

 信了你的

 傅今栩刚要开口,突然,蓄势待发地东西强硬地了上来,傅今栩浑身一僵,不敢动了。

 “栩栩,你不舒服的话跟我说…”

 事到了这个份上,傅今栩才从这句话中听出了邵寒越的一点不确定。原本从一开始,她觉得他老手得让她觉得可怕。

 “我说了就停么。”

 邵寒越闭了闭眼,似乎是默认。

 但也,就是似乎而已。

 …

 “疼!疼疼疼!”

 “嗯…”

 “嘶…啊啊啊啊,邵寒越——”

 “我,我慢点。”

 “你进不去呜呜呜,你别慢了走开啊…”

 “那我快点?”

 “不是让你快…啊!”

 “疼么…”

 “你废话——”

 “我能…动么。”

 “不…”

 “…”“…”“栩栩,我忍不住了。”

 “我…啊…”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