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63章 隐忍 下章
 邵家在帝都的房产不少, 邵寒越平时做研究忘了时间, 都会来这边这套公寓住。

 傅今栩并不知道这些,所以才会以为他口中的出来住是去酒店…简直想得太歪了。

 “平时没什么人住, 生活用品比较少。”邵寒越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拖鞋,“将就一下。”

 傅今栩打量了四周一眼,这套公寓相对于他家在杭城那套别墅来说是比较小,但也就是比较之下而已,绝对不是将就一下这种话适用的。

 果然是资本主义啊。

 “口渴吗。”

 傅今栩点点头。

 邵寒越去厨房到了一杯水给她, “我去给你找件衣服,洗完澡可以穿。”

 傅今栩:“你这有适合我的衣服吗。”

 “没有。”

 “…”“我的给你,大了点而已。”

 “…哦。”

 邵寒越最后给她拿了件短T和运动

 将近十二点了,傅今栩便拿着他的衣物去浴室洗澡, 浴室里的东西确实很少,很明显邵寒越自己也不常来。

 傅今栩简单的冲了个澡后,换上了他的衣服。

 尼玛…大是真的大。

 运动拖地,她折了好几折才算完,而那短T,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bf风吧。

 傅今栩折腾了一通后才从浴室出来,出来后,发现邵寒越已经洗完澡换了身家居服, 靠在沙发上玩ipad。

 听到声响, 他抬眸看了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邵寒越先笑出声来, “我这衣服…还蛮适合你。”

 傅今栩拎了拎子, “你眼神不太好吧,这也太大了。”

 邵寒越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但很好看。”

 “好看个鬼…”傅今栩小声嘟囔,“什么在你眼里都是好看的。”

 邵寒越嘴边依然噙着一抹笑意,其实他是真的觉得好看,喜欢的女孩穿着自己的衣服站在他面前,怎么看怎么舒服。

 “过来。”邵寒越把平板放到了一边。

 傅今栩拖着大了一圈的拖鞋走过去,“干嘛。”

 邵寒越无言,只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怀里。

 傅今栩低呼了一声,背靠着他的口,耳朵有些红。

 “好香。”邵寒越在她脖颈处蹭了蹭。

 傅今栩缩了缩:“你家的沐浴…”

 “是吗,我怎么感觉我自己没这么香。”

 “你自己闻不到呗…”

 邵寒越勾了勾,伸手拦住她的,在她脸侧一个劲得蹭着。小姑娘是真的好闻,不完全是沐浴的香味,还有一种微妙的体香,闻着…心口就悸动个不停。

 怀里的人大概是被他了,嘻笑着躲闪,两条腿也不时去踢他的。

 她穿的子本就宽松,腿往上折了很多,稍微一挣扎,两条白皙细的小腿就了出来,脚踝精致小巧,白得发光。

 邵寒越眸光微暗,呼吸有些不稳。

 “要不要去睡觉了。”傅今栩躲着他的,“你别咬我…”

 “刚才在办公室还没睡够?”邵寒越声音低沉,“还睡得着吗。”

 其实…是睡不着。

 傅今栩讪讪:“那你不困?”

 “还行,你在这里就有点睡不着。”

 平常的话语在这样的深夜就显得有些暧昧不清,傅今栩咽了一口,莫名有些紧张。

 她转过头:“邵寒越…唔。”

 话都还没说出口,他就已经亲了上来,先是缓慢地辗着她的,而后,慢慢将舌探进去,住,纵情地着。

 傅今栩被他吻得不过气,后来躲过后他的也没停下来,他咬住了她的耳朵,在泛着粉红的耳垂上厮磨。

 傅今栩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跋,邵寒越滚烫的鼻息像在她身上点了一把火,她想逃,却已经在他怀里化成了一滩水。

 “嗯…”

 明明想说些什么,可一张口发出的声音却是连自己都陌生的低。傅今栩按住他圈在自己身上的手,只觉心跳声穿透口,在这寂静的房间里不停的响动着。

 “栩栩。”

 “嗯…”

 “你好好闻。”

 “…”酥麻在脖颈处略过,低眸间,是他还带着些许润的发丝。意,傅今栩思绪都似乎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结。

 直到她意识到什么抵在了她的背上。

 滚烫的,强硬如铁。

 他们在一起已经大半年了,但是之前从未跨过最后一步。一个是因为两人都很忙,二是因为在学校也没有任何契机。但傅今栩还没想过这事来得这么突然,某种讯号一直在近,她感觉自己热得快蒸发了。

 “你,你那个…别…”

 邵寒越抱着她,一时也煎熬着,“嗯…”

 “别撮着我…”

 “我控制不了。”

 “噢…”

 两人静默着,都没有下一步。

 可傅今栩能感觉那玩意就没熄火的意思。

 “邵寒越。”

 “嗯。”

 “你,还好吧?”

 邵寒越隐忍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不太好。”

 “那,那怎么办啊。”

 邵寒越其实也没有想过晚上要怎么样,今天来这是意外,家里更是没有什么防护的东西。可方才一腻歪,有些事自然就控制不住往那个方向去了。

 一个男人在喜欢的女人面前,那方面确实脆弱的不像话。

 邵寒越沉默半晌:“你起来吧。”

 “我怎么帮你?”

 两人的话同时响起,傅今栩背后一寒,卧槽…她说得什么鬼。

 然而,话都出口了根本就收不回来,她咽了咽口水,“好,我,我起来…”

 傅今栩心惊跳地从他怀里出来,可刚起身,整个人就又被他拉了回来,她被他整个在了沙发上。

 “喂——”

 “你说,帮我?”

 傅今栩捂脸:“我开玩笑的!”

 “我没法当玩笑,怎么办。”

 傅今栩哭无泪:“你想干嘛…”

 “帮我,嗯?”

 “怎么帮。”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腿大‬一凉。

 那宽松的子被扒了一半。

 傅今栩倒一口凉气,挣扎着要起身,奈何邵寒越的她动弹不得。

 “别动,就这样。”邵寒越及其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傅今栩听得出他是真得难受,提着一颗心,不敢动了。

 稀稀疏疏一阵声响。

 短暂地停顿后,她便感觉到那滚烫的东西挤进了她的‮腿大‬之间…

 后来便是重的息和陌生的触感。

 热情和压抑,一触即发。

 一切都不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体身‬和情绪都落到了他的掌心,让她毫无招架之力。

 第二天两人都要早课,傅今栩醒来的时候邵寒越已经不在上。

 她记得昨晚他们在沙发…之后,他抱着她到房间一起睡过去了。

 傅今栩下了,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醒了。”房间门被推开,邵寒越倚在门口。

 傅今栩低声唔了声,“我马上好。”

 “不着急,吃完早餐再一起回学校。”

 傅今栩:“还来得及?”

 “厨房有点吐司,我去一下。”

 “噢…”

 邵寒越笑一下,转身走了。

 傅今栩扇了扇莫名又烫起来的脸,走进了浴室。

 出来后邵寒越的早餐也好了,她闻到了一阵香味。傅今栩走过茶几前时,下意识看了沙发一眼。而这一眼,也让昨晚的记忆涌了上来。

 虽然她什么也没看到,但是她能感觉到,不伦是那不可描述的东西,还是他重的呼吸。

 总之…太勾人犯罪了。

 “你站在那是回忆什么。”

 突然,邵寒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傅今栩转头看去时,只见某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不要脸。

 “回忆你个大头鬼。”傅今栩自认在这方面她比不过邵寒越的脸皮,于是敛起心神便走了过去,“你做的什么早餐啊。”

 邵寒越坐下,“烤吐司,还有牛。”

 “你还会这些…”

 “怎么,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低能?”

 傅今栩在他对面坐下了,“可不是吗大少爷。”

 邵寒越勾了勾:“行,下次给你做点厉害的看看。”

 “什么厉害的。”

 “大餐。”

 “噢。”傅今栩并不是很相信。

 “有空周末来这边住,我们可以去超市买点东西。”邵寒越道,“要是我一个人的话,我就懒得去了。”

 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听起来,就和同居一样。

 傅今栩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甜蜜,“好啊,那你抓紧学大餐,我等着吃。”

 邵寒越:“那简单。”

 “说大话。”

 “有什么是你男朋友学不会的?”

 傅今栩抬眸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自大狂啊你。”

 两人吃完早餐后便回了学校,后来一段时间,两人依然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两周后的周末,邵寒越发信息问她要不要一起去超市买东西。

 傅今栩刚想回复,简禾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栩栩,在干嘛呢。”

 “寝室,怎么啦。”

 “想问你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呀,我跟你说,励荣和季元洲他们来帝都了。”

 “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这了?”

 “就放小假呗,说是要找我们玩,刚才还让我下午去机场他们。”简禾道,“难得咱们人齐,你叫上邵寒越,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啊…巧了,他刚叫我去超市,买东西回去做。”

 简禾:“什么!你们同居了啊!”

 “不是不是,就是,一起做个饭而已…”

 “卧槽真的假的,这样!那我们晚上一块吃!就在家里做也行啊。”

 傅今栩也很高兴,“那我给他打个电话说说。”

 “好!”

 挂了简禾的电话后,傅今栩立刻给邵寒越打电话告诉他励荣他们回来了这件事。

 邵寒越听罢也没啥波澜,想必是早知道了。

 “你今天是不是打算好做饭给大家吃了的?”

 邵寒越:“…想多了,我只是想我们两个吃。”

 “啊?”

 “他们本来是明天才会到,突然改签。”

 “喔,那没关系啊,咱们计划不变,可以在家做招待他们。”

 邵寒越不是很乐意:“小跟班,我本来第一次只想做给你吃。”

 傅今栩愣了一下,哄道:“那我也确实可以吃到。”

 “呵。”

 “好啦好啦,我都已经跟简禾说了,你可别这么小气。”傅今栩好笑道,“你在哪啊,我来找你,咱们去采购食材。”

 邵寒越听到一起去采购食材,语气才好了些,“好吧,你来校门口。”

 “嗯。”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