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5章 高三 下章
 这个年纪的少年最是血气方刚,可这个年纪也最是不可出格的阶段。

 酒让人一时醉, 可喜欢也让人点到即止。

 邵寒越不知在地板上坐了多久, 直到他听到上的人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他才从缓缓从地上站起来。他走到边, 弯给她掖了掖被子。

 低眸,看着她泛着红晕的脸颊, 又无奈又懊恼。

 “下次要是再让我跟你睡, 你可就别怪我了。”

 睡着的人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缩进被窝。

 邵寒越叹了口气,又看了她许久, 这才转身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 傅今栩早早地清醒了过来。外面阳光大好, 傅今栩坐起身, 眼睛。

 “咳…”

 喉咙沙沙得,难受得很。

 昨天好像喝了不少吧…不过她怎么睡这个房间了,不是好说跟简禾他们一块睡的么。

 傅今栩下了, 这个房间没有附带浴室, 所以她带着衣物去了外面的浴室。

 洗完澡整理完后从浴室出来,一开门,和一个人面撞上。

 “…”邵寒越刚醒,眼睛都没完全睁开,“醒了。”

 “嗯。”傅今栩神清气, “诶, 你今天好早。”

 邵寒越这晚就没怎么睡好, 睡睡醒醒,刚才醒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干脆就起来了。

 “急。”

 “哦。”

 两人错身而过。

 “等等。”傅今栩突然拉住他。

 邵寒越回头:“嗯?”

 “你嘴怎么回事。”傅今栩按了按自己的下示意,“这里,破了。”

 邵寒越伸手摸了摸:“咬破的。”

 傅今栩好笑:“你自己咬自己?疼不疼啊。”

 “不是我。”邵寒越睡眼惺忪地道,“是你咬的。”

 傅今栩:“?”

 砰——

 浴室门在自己眼前关上了,傅今栩僵在原地,一脸“我不是我没有你为什么胡说八道”

 然而,浴室里传来淋浴声,那人不继续下文了。

 傅今栩扯了扯角,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假的,一定是假的。

 这人什么毛病,就喜欢逗她开心…

 傅今栩坚决地认为是这样的,但是,她心里隐约也有点不安心。因为她发现她对昨晚都没什么记忆,坐在外面喝酒是记得的,可后来什么时间点回来了,怎么回来的,她都没印象了。

 竟然会断片。

 可,可再怎么断片她都不会像他说的那样,做那么夸张的事吧!

 笃笃——

 门被敲了两下。

 “进来。”

 邵寒越推门进来,“不出来?”

 傅今栩:“啊,我,我收拾一下。”

 “有什么可收拾的。”邵寒越扫了一圈,要行李没行李,说房间这房间也不是自己的,有什么可收拾。

 “怎么,躲着不敢出来?”

 傅今栩立刻从边站起来:“你说什么,我为什么不敢出来。”

 邵寒越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嘴,“把我咬了,无颜面对。”

 “…你别什么都推我身上。”

 邵寒越走过来,微俯‮身下‬,让她能看清楚他上的伤口:“真是你咬得,忘了?”

 傅今栩往后退:“我没有。”

 “提醒提醒你?”邵寒越迫过去,“昨天你喝多了我把你送回房间睡,然后你抓着我不让我走,非得我陪你睡。”

 傅今栩瞪圆了眼:“你胡说!”

 “我当然是不愿意陪,谁知道你这种醉醺醺的醉鬼要对我干什么,所以我就一直拒绝你。说起…喝多了力气真的很大,我根本拉不开你的手。”

 傅今栩:“…”邵寒越继续道:“然后你就突然亲上来了,又亲又咬,跟饿狼似得。”

 傅今栩脸色涨红:“喂——”

 “傅今栩,是我定力好。”邵寒越勾了勾,“要不然,你今天可没机会站在这否认。”

 “…”我,为什么说得有模有样的?她真的还强抢民男了不成?!

 “好了,不跟你一般见识。”邵寒越往后推了一步,“出来吧,下去吃早饭。”

 走了两步见没人跟上来,他又转回去拉她,“快点,你现在害羞已经晚了。”

 “…我没害羞。”

 “行,没害羞,那走啊。”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门,就在这时,对面的房门也被打开了。

 霍桥一头发,打着哈欠走出来,看到对面房间一男一女且牵着手从里头走出来时,他的脸色明显顿了顿。

 霍桥:“早?”

 傅今栩立刻把手从邵寒越手里了出来。

 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霍桥扬了扬眉:“哦我就是去上个厕所,你们可以当没看见我。”

 傅今栩:“不,不是…”

 然而霍桥并没有想听什么解释,自我以为十分贴心地走开了。

 邵寒越面不改:“走吧。”

 傅今栩看看邵寒越下楼的背影,又看看往浴室走的霍桥…算了,对与这群人来说,解释都是多余的!

 励荣起来的时候霍桥正在刷牙,他房间的浴室被季元洲占了,所以出来找厕所上。

 “你起了啊。”

 霍桥嗯了声。

 “拉个啊。”励荣十分不客气地在边上解链。

 霍桥继续刷牙。

 “诶对了,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霍桥吐了泡沫:“元洲抗你的。”

 “哦,那你呢。”

 “我?好像自己走回来的?忘了。”

 励荣:“寒越哪去了,昨晚跟你睡的啊。”

 “我疯了啊跟他一起睡觉。”霍桥道,“大晚上的被他踹怎么办,再说,我这人不喜欢跟人同。”

 “哦,那他昨晚睡哪。”

 励荣其实就是随口一问而已,这间别墅房间很多,哪哪都可以睡。只不过一大早看了什么的霍桥听完就有点意味深长了,“你管他睡哪,人开心就好。”

 “嗯?”

 “别嗯了,好了没好,好了就出去。”霍桥瞥了他一眼,“你他妈不会是不尽吧。”

 励荣拉起链,一把扑了过去:“我,我这不是跟你聊天么!”

 “!松手!!你他妈手洗一下先啊!”

 度假村里有很多玩的项目,几人吃完早餐后便一起出去溜达了。玩了一通后,晚上各回各家了。

 再后来,便是高三开学。

 所有科目都已经在高二的时候上完,所以高三完全都是复习课,高考这场战争,从现在开始正式启动。

 傅今栩当然是愈发努力,而邵寒越做为一匹震惊众人的黑马,平时上课虽然不会再睡觉,但看起来依然显得漫不经心。

 但应该也就是看起来而已。因为高三上的一场模拟考成绩出来后,他的成绩依然让人大跌眼镜。

 “我,邵寒越又他妈是第一?”

 “真的玄幻啊…这到底哪个情况。”

 “傅今栩又当了第二,哇,谈恋爱还能把成绩都谈起来的,厉害了。”

 “我听说他们没谈,他们自己班的人说的。”

 “不会吧?”

 “真的,他们说是邵寒越追的傅今栩,傅今栩没答应。”

 “我?”

 …

 “栩栩!看到你了!你是第二!”励荣窜进人群,看到排名后跳得老高。

 傅今栩面无表情地看了身边那人一眼,“恭喜,朋友。”

 邵寒越抬手揪了揪她的发尾:“我没想到我又是第一,本来估摸着你可以上去的。”

 听听,这是人话吗。

 傅今栩拉开他的手,整了整自己的发型:“那可能你高估我了。”

 邵寒越笑:“没事,下次一定有机会。”

 “…”“别灰心。”

 “…哦。”

 看完排名后几人又回了教室。

 这节是英语课,老师准备把‮试考‬的试卷给讲一下。

 “试卷翻过来,我们先把阅读理解说一下,然后再往回看。”

 刷刷刷一阵试卷的‮擦摩‬声。

 邵寒越支着脑袋,转头看着傅今栩:“你,把手伸过来。”

 傅今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干嘛。”

 “别告诉我你忘了,之前你答应过我,进步一名牵手一分钟。这次没进步,不过上次期末考进步的奖励还没来得及给不是。”

 傅今栩惊了:“你还当真啊。”

 邵寒越:“不然?”

 “那你从尾巴飞到第一,这都前进多少名了,我可履行不了这个承诺。”

 邵寒越笑了笑,低了声音:“是,要是还按照之前那个你晚上都得跟我回家睡了。”

 “…”“我放低要求吧,就牵一节课好。”

 “…”“这还不行?”邵寒越往后一靠,“傅今栩,你可别得寸进尺。”

 英语老师还对着试卷讲解题目,教室里稀稀疏疏都是大家动试卷的声音。傅今栩转头看了一眼,励荣正趴着睡觉,季元洲则低着头在玩‮机手‬。

 没人注意到他们。

 傅今栩深了一口气,慢慢把左手从桌面上放了下来。

 “说话算话。”

 邵寒越嘴角微扬,握住了她犹犹豫豫递过来的手。

 小小的,软软的,能被他完全包裹在掌心。

 傅今栩感觉到温热干燥的肌肤的触感,她咬了咬牙,索不管了,任由他去。

 “what are people encouraged to do at the cafe La Chope这道题很多人都选了D,知不知道哪里错了?”

 没人应对,英语老师也是习惯了,看了看众人便突然点名道,“邵寒越,你来回答一下。”

 最近几个老师对于邵寒越质的飞跃都难以置信,所以上课有事没事就爱叫他回答一下,仿佛这样才能证明这个学生是真的变了。

 英语老师随口这么一叫是高兴了,可傅今栩却差点被吓死。

 她的手还握在邵寒越的手里,怎么不出来的那种。

 “怎么了,这题不会吗。”英语老师问道。

 傅今栩偏过头,在英语老师看不见的角度疯狂使眼色。

 然而,邵寒越却跟什么都没看到似得,左手拿着试卷,右手依然牵着她。

 “这段第三句会给我们造成错误的判断,之所以会错误判断是因为encouraged这个词,其实再往下读,到第五句的时候可以发现…”

 邵寒越洋洋洒洒讲了一大段,英语老师越听越高兴,傅今栩越听越紧张。

 邵寒越:“所以,这个地方正确答案应该选D。”

 “对,没错,邵寒越讲得非常好。”英语老师脸上乐开花,这人啊,怎么能变化这么大呢!

 “好,那我们接下来看下一题。”

 老师转开视线,几个回头的同学也转了回去。

 傅今栩背后惊出了一层冷汗,一只手伸过去捏住邵寒越的手背:“你不怕被发现啊。”

 邵寒越,“我又没有站起来回答,怕什么。”

 “心大!”傅今栩又恶狠狠地捏了他一下,“松手。”

 “嘶——”

 傅今栩见他好像真吃痛了,连忙放开了,“疼啊。”

 手背被捏红了,于是邵寒越顺理成章地点点头,“很疼。”

 “我看看…”

 “你摸摸就好了。”

 傅今栩表情一收,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滚吧。”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