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52章 晚安 下章
 邵寒越和傅今栩进了书房后把门带上了, 他将书包往桌上一扔, 转身看着傅今栩。

 傅今栩:“去年八校联考那张卷子你做了吗。”

 “…”“没做?”

 “做了。”

 “那你不吭声。”

 邵寒越往后靠在桌上,目光往下挪了挪, “忘了。”

 “啊?”

 邵寒越笑了一下,突然道:“你今天很好看。”

 傅今栩愣了下,耳朵立刻红了:“…莫名其妙。”

 邵寒越扫了眼眼前粉红粉红的耳朵,愈发想逗她,“觉得好看怎么莫名其妙了。”

 “…”“你穿裙子好看。”邵寒越伸手捏住她的脸, 眯了眯眼道, “就是太好看了, 不太想让别人看。”

 傅今栩像深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一步。

 两人现在的心思确实是心照不宣、心知肚明,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经不住邵寒越这样的举动。热度会蔓延, 由耳朵到脸颊,最后似乎绵在他捏过的那一块上, 酥酥麻麻,让人不知所措。

 “你能不能不说这个。”傅今栩撇过头,“让唐阿姨听到怎么办。”

 邵寒越眉头微扬:“哦,一时没忍住。”

 傅今栩瞪了她一眼, 绕到书桌后面:“快点把你卷子拿过来吧,别说那些…有的没的。”

 邵寒越懒洋洋地在椅子上坐下了, “这算有的没的?我怎么觉得正常。”

 说着, 邵寒越那只手又忍不住往她脸上去。

 白白的, 摸着还真舒服。

 笃笃——

 书房门突然被敲响。

 邵寒越一顿,把手收了回来,有些意兴阑珊。

 书房门打开,唐茵手里端着一碟小蛋糕,从门外进来了,“栩栩,会不会饿呀,先吃点东西吧。”

 傅今栩:“谢谢阿姨,不过我也刚吃完饭没多久,不会饿。”

 “没事,那就当零食吃吧,这几个口味都是寒越让做的,说你会喜欢。”

 邵寒越看了唐茵一眼。

 唐茵笑笑道:“你们在写试卷呢?栩栩你辛苦了,好好带带寒越。”

 傅今栩:“不用的,他其实比我厉害,这次还考了第一。”

 “啊是吧,哎呀我就说寒越其实很厉害的,他人很聪明,很多事一学就会。噢对了,他性格也好的吧?蛮懂照顾人的,而且他…”

 “还有事吗。”邵寒越拧眉,打断唐茵莫名其妙的王婆卖瓜举动,“没事的话我们还要写题。”

 “啊…对对对,你们还要写题。”唐茵的眼神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那行吧,妈先出去了啊。”

 “哦。”

 “过会再给你们送水果进来,你们慢慢写。”

 “知道了。”

 “儿子,加油。”

 “…”唐茵出去后,邵寒越也就没在都逗她了,专心地说起题目来。

 两人解决完卷子,又各自刷了会题。

 做的都是历年真题,傅今栩数学和物理偏弱,所以一直在解决这个,写了一个小时后,转头看了眼邵寒越。

 后者低着眸,正对着草稿纸刷刷写着数字,他很专注,嘴轻抿着,似乎在考虑某个小细节。

 傅今栩看着看着就有些恍惚,这个人的睫怎么这么长啊…

 “你再这么看下去,我大概也没心思写了。”邵寒越突然道。

 傅今栩一愣,立刻收回视线。

 邵寒越嘴角一勾,转头看她:“怎么了,遇到什么不会的了?”

 “啊…没有,噢有!”

 “到底有没有。”

 “有。”傅今栩深了口气,暗里警告自己要稳住,“这道,最后一小题。”

 “嗯。”

 邵寒越把试卷了过去,又安静地写了一会。

 “这道题前两天我看过。”他把草稿纸推到她前面,“你看一下,有没有哪里不懂。”

 傅今栩对着他的思路又顺了一遍,这才讪讪道,“嗯…明白了。”

 “好。”

 “邵寒越。”

 “嗯?”

 “你以前,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啊。”傅今栩问完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呃…我只是觉得你很优秀,有点浪费。”

 邵寒越笔尖一顿,却没接话。

 傅今栩直觉自己可能是问错了话,于是也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就在她以为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邵寒越突然开了口。

 “我以前,一直很崇拜我父亲,也很喜欢他。”

 傅今栩一愣,只听他继续道,“不过他从我小时候开始就很忙,一年到头我也没见过他几次,我一直希望他能关注我,所以我小时候很用功,我总觉得,我成绩好、我竞赛拿奖就是给他争光,他就能看得到我,也会更喜欢我。”

 “不过…”邵寒越皱了皱眉头,淡淡道,“不过其实我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初二那年我发现他有另外一个家,他有个孩子,也是一个男孩。他对他很好,我曾经偷偷躲在一个地方看过他是如何哄着他宠着他的,所以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做那么多没有用。”

 傅今栩听他说完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她单单以为他家父母感情出了问题,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他竟然还有个弟弟?不对,那都谈不上弟弟了,邵寒越根本不会承认。

 “邵寒越…”

 “傅今栩,其实我没你说的那么优秀。”邵寒越自嘲一笑,“我放弃过,也犯懒过,我想不通的时候也就想这样一辈子浑浑噩噩过。我不甘心的时候也会幼稚地想,我害了自己就会让他们有所愧疚,愧疚的话或许他就会回头…呵,是不是无赖的。”

 “一点都不无赖。”傅今栩看着眼前平平静静的男孩,心里跟针扎了似得疼,“如果我是你,我做的不会比你好。”

 她跟邵寒越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可相同点却是,他们都曾希冀过、也都憎恨过父亲这个角色。

 没有完整家庭的感觉她最清楚不过,她跟他一样曾经在这个漩涡里迷茫过、受伤过,也跟他一样想要却得不到,最后彻底成了不屑要。

 “你做的比我好。”邵寒越淡淡道,“你知道自己的目标,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那你也完全来得及啊,你看你这么聪明,只要认真就完全不会输给别人。”

 邵寒越笑了一下,“现在是来安慰我了?”

 “没啊…”傅今栩嘟囔,“我说的不是实话么。”

 “嗯,实话,那谢谢了。”

 傅今栩清咳了声:“这有什么好谢的。”

 邵寒越放下笔,随意地了一把她的头发,“要,一定要谢。”

 谢谢你的出现。

 如果没有一个叫傅今栩的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这么走下去,或许就如方才所说,生活会是浑浑噩噩,会是得过且过。

 可当知道自己想要她的那一刻开始,他突然发觉自己不能原地停留,他想追上她,拥有她,给她最好的东西。

 所以,他要努力啊。

 努力变得更好,努力地,保护她。

 晚上吃完饭后是唐茵送傅今栩回家的。

 车子停在小区楼下后,傅今栩准备下车,“阿姨,谢谢你送我回家。”

 “不用,栩栩,是阿姨要谢谢你。”

 傅今栩‮头摇‬:“没有,您不用谢我,关于邵寒越…其实吧,他成绩好不好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他确实是聪明。”

 “不,这是你的功劳。”

 傅今栩有些不好意思,这真不是吧…

 “我知道,寒越的转变一定是因为你。”

 傅今栩一怔,回头时人都僵住了,这话…不会吧,阿姨知道什么了?

 唐茵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寒越跟家里关系一直不好,我知道,他以前突然转变就是我跟他父亲带给他的影响,他那时年纪小,一定是觉得我们都不要他了,所以才情大变。”

 “怎么会,即便是叔叔他…”傅今栩一卡,突然发现已自己的‮份身‬不好妄论这件事,于是改了口道,“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但阿姨您是爱他的呀,您是个好妈妈,邵寒越自己也知道的,他怎么可能会觉得你不要他呢。”

 唐茵苦笑:“栩栩,你也不是外人,这件事阿姨告诉你也没关系。其实,寒越初二那会发现了他父亲的问题,他一向是很崇敬他父亲的,所以根本不能接受这件事。而我…我当时也是,我跟他父亲大吵一架后伤心绝,直接出了国。我那会真的是恨透了,所以我连我的行为伤害了寒越都忽略了。那孩子当时还小,他在最需要我安慰的时候却发现我丢下他走了…那个空的家啊,我都不知道那段日子他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傅今栩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难怪,邵寒越对唐茵的态度也怪怪的。

 “您,您怎么能——”

 “是,我知道我错了。我毫无理智,竟把对他父亲的恨也迁怒到他身上!所以我一直很后悔,我后来也一直在补救,可有些事…终究是晚了。”唐茵撇过头抹了抹泪,再回头时,眼睛依然是通红,“栩栩,阿姨真的特别谢谢你,我能看出寒越现在的转变,自从你来了之后,他一直都在变好。”

 傅今栩:“阿姨,我也很高兴能遇到他,其实他本来就很好,只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受。”

 “是啊,很多时候他都会自己闷在心里。”唐茵拉住傅今栩的手,“总之,你们能成为…好朋友,我很高兴。”

 回到家后,傅今栩心里一直是糟糟的,她想起今天从邵寒越和唐茵口中知道的事就觉得有些难过,但再想想邵寒越现在似乎彻底放下了过去,又觉得有些欣慰。

 他这样的人,本就不该被随意埋没。

 洗完澡,傅今栩窝进了被窝。

 刚准备睡觉时,‮机手‬响了一声。

 邵寒越发的消息。

 【睡了吗】

 傅今栩立刻给他回了:【没有,怎么了】【没什么】

 【哦,那我睡了啊】

 【等等】

 【?】

 过了许久,对话框上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中”,可就是没有话蹦出来。

 傅今栩疑惑地打字:你到底要干…

 一句话还没打完,叮的一声,有消息跳出来了邵寒越:【我有点想你】

 傅今栩手指僵在键盘上,她愣了好一会,才快速把刚才那几个字回删回去。

 她拿着‮机手‬躲在被窝里,傻傻地盯着那几个字不吭声。

 我有点想你。

 想你。

 完了,她感觉睡意完全没了。

 她没有回复,而对面那人似乎也料定她不会回复。

 一会后,他发了一个睡觉的表情包过来。

 【小跟班,晚安】

 …

 傅今栩也立刻发了【晚安】两个字过去。

 发完后,她把‮机手‬丢到了一旁,整个人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

 啊。

 怎么办。

 我也有点想你。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