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6章 相信 下章
 帖子已经爆火, 即便是现在找人去删除也无济于事。而且, 就这么放过发帖的人也太便宜他们了。晚自习后, 励荣和季元洲都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先去了邵寒越那里。

 “越哥你说怎么办吧, 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敢欺负我们栩栩,简直是不要命了。”励荣气愤道。

 邵寒越:“能让人查到发帖人位置吗。”

 “这必须能啊, 拜托我爸公司的几位大哥连夜赶出来,没问题的。”

 “好, 查出来。”邵寒越道, “剩下的我来解决。”

 “你想怎么做?要不然咱们带人直接杀过去,恐吓恐吓这群傻。”

 “暂时不要, 先报警。”

 季元洲愣了愣:“报警?你怎么不说你要喊律师。”

 邵寒越看了他一眼。

 季元洲:“…真要叫律师?”

 “以暴制暴有什么意思。”邵寒越冷笑,“让他们先尝尝触犯法律滋味不更好。”

 季元洲和励荣对视了一眼, 好是好, 就是他们没想到从前的小霸王现在还会先选这招…

 难得, 真滴难得。

 第二天一早, 傅今栩就听简禾说帖子让学校吧主给删了。

 傅今栩心中已经没有多大波澜, 自昨天天台过后,她突然明白,相信她的人自然会相信她,不相信他的人…她何必在乎那么多。

 “栩栩你快看!”下午快下课时, 柴安安和简禾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上跑过来。

 “怎么了。”

 “咱们贴吧又有其他学校的人来发帖了, 不过不是之前那人, 是另外的。他们说他们学校今天有‮察警‬过来把“吴楠楠”还有另外三个女孩子带走了,吴楠楠是谁 ?是你之前认识的吗。”

 傅今栩怔了怔,吴楠楠她当然知道,之前最针对她的人就是她,而且她心里也清楚昨天那帖子也是她的杰作。

 可是她没想到,今天她竟然被‮察警‬带走了?‮察警‬?

 傅今栩接过柴安安的‮机手‬,“我看看。”

 “给!”

 贴子已经成了华贴,点进去后,内容是这样的:【纯学林中学的看客,据说昨天在你们学校发帖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吴楠楠和她几个好友。精彩的是,就在今天早上第四节 课,吴楠楠她们被老师叫出去了。有人称是警方上门了,你没看错!警方!吴楠楠她们竟然被带警局去了!真的惊呆了,虽然具体事情老师也都没说,不过知情人说就是因为昨天的事。】【先给报警的朋友鼓个掌吧!另外,听说还有律师来了,看来这件事看来不会像以前一样不了了之啊(吴楠楠欺负过不少人,但基本都被她爸摆平了)。总之,看好戏吧!】跟帖的嘉英人也都惊了。

 【昨天才在这里今天就被带走了?什么操作】【所以说是说谎咯?要不然怎么会被警方带走啊】【傅今栩人好的啊,在班级里也蛮乖,不知道那人说的有什么凭证】【是不是嫉妒人家?什么勾三搭四,这样说一个女孩子我觉得也蛮过分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不准傅今栩就是白莲花类型的,要我,我也讨厌】【楼上的就是嫉妒,呵呵。】

 【律师都上场了?有点牛啊】

 【学林的友人记得说后续啊!到底真相是什么!】…

 傅今栩看了一圈下来有点懵:“我没报警啊。”

 更没有叫律师。

 她哪有那能力。

 简禾想了想:“我猜,应该是邵寒越他们。”

 傅今栩怔了怔,邵寒越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啊。

 但是,除了他们好像也没有别人能做到这样。

 简禾:“我说他们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呢,是不是跟着律师跑学林中学去了啊?”

 “学林…远的。”

 学林是她老家小镇的一所高中,离杭城有点距离。

 傅今栩心情有些复杂,震惊,也感动。他们竟然瞒着她,偷偷给她解决这件事…

 傅今栩:“我今天看他没来学校打过电话给他,可他没接。”

 简禾:“是吧,我刚也给励荣打过电话了,他也没接。”

 傅今栩沉默半晌:“他们怎么不说一声,这样子我——”

 “栩栩,让他们去做吧。”简禾道,“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总不能让那些人一直污蔑你吧,虽然说我们是相信你的,但是不能让其他人看轻你啊,胡说八道的人一定得付出代价才行!”

 傅今栩看着简禾义愤填膺的样子,眼泪都快出来了:“简禾,谢谢你啊。”

 简禾笑了下:“谢什么,我们都是朋友啊。”

 傅今栩后来又给邵寒越发了‮信短‬询问,这次他终于是回了,但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发了两个字过来:放心。

 傅今栩马上就要去二高参加今天的翻译培训班,所以她也来不及多问什么,只能先等到邵寒越回来再说。

 对她来说,昨天的事冲击大,但今天的事冲击更大。邵寒越他们的举动就像一股暖过她的心脏,人生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的背后不再是悬崖峭壁。

 她有朋友,有依靠,再也不用怕什么了。

 “傅今栩。”培训班下课时,葛俊锋叫住了她。

 傅今栩对他是很不待见的,所以也没什么好脸色,“你有事吗。”

 葛俊锋看了看四周,把她拉到了拐角处,“你竟然报了警带走吴楠楠?”

 傅今栩抬眸看他:“哦,这事你也知道?”

 “她们打电话告诉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葛俊锋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没想到这几年你还有这些能耐了,你想干什么啊,你别告诉我你真以为你能动得了她,她爸在那个地方有势力有人脉,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呢?既然那么厉害你现在还担心什么呢?”傅今栩看葛俊锋一脸着急的样子,冷笑道,“葛俊锋,是你告诉她们我在嘉英的吧?”

 葛俊锋面色一沉:“是又怎么样,都是同学,说一下怎么了。”

 “谁跟你是同学,你别自我感觉那么良好。”傅今栩抬眸,“你们不就是把我当成一个消遣的对象,怎么,不恶搞几下就浑身难受是吗。”

 “傅今栩,饭能吃话可不能说,我什么时候恶搞过你。”

 “是啊,你并没有,你就是乐得在边上看笑话。”傅今栩推开他,冷嗖嗖道,“你就是吴楠楠身边的一条狗,她不管做什么你都跟着叫。”

 “你——”

 “葛俊锋,你喜欢吴楠楠是对的,因为你们就是同一种人。”

 葛俊锋脸色一变,他虽然事事听吴楠楠的,但他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他喜欢她,这只是他自己的秘密而已,她怎么会知道的!

 “傅今栩你找死是不是!”

 说着,葛俊锋手就抬了起来。其实葛俊锋在这里不是真敢打人,他抬手完全是下意识的愤怒行为,然而看在别人眼里就不是那回事了。

 丁修昀沉着脸拽开他的手:“葛俊锋,你想干什么!”

 看到丁修昀突然出现,葛俊锋的神智才回来了些。

 “要你管!”葛俊锋甩开丁修昀的手,怒瞪了傅今栩一眼,“行,行啊你…”

 他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傅今栩紧紧握着拳,一直看着葛俊锋,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栩栩,怎么回事。”

 嘉英的帖子还不至于那么快到二高来,而且丁修昀一心都在学习上,即便这边的人真的知道了,他也不一定知道。

 傅今栩:“以前的过节,他一直看我不顺眼。”

 “以前?你跟他有什么过节。”

 傅今栩笑笑:“具体也不算过节,你也知道的,他们本来对我就这样。”

 丁修昀拧眉,他之前是知道傅今栩在学校比较独来独往,也有几个女孩子一直欺负她,不过后来他和她走近后,这种事就没有了。

 难道,他走后又有了?”栩栩,以前…”

 “不说以前了,没什么好说的。”傅今栩收拾好心情,“我还要回学校上晚自习,先走了。”

 丁修昀拉住她的手臂,“栩栩,你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

 傅今栩眸光微颤,如果…如果这句话能在很久以前跟她说的话,那该有多好。

 可惜。

 “我没有什么难处。”傅今栩朝丁修昀笑了一下,“真的,我现在过的特别好。”

 傅今栩回学校的同一时间点,某小镇的派出所。

 “我们这边想要的结果已经都列在这,虽然被告方都是未成年,但皆十六周岁,根据刑法第246条,这四位都涉嫌侮辱和诽谤罪,都要负刑事责任。”律师道。

 一旁坐着的几个少女已经在这呆了大半天了,原本一开始她们是觉得等自己的父母亲来了就没事了,可没想到对方竟死咬不放,就连她们的父母都没有一点办法。

 而且不知道傅今栩请了什么人来,方才她爸妈从里面出来后竟然连脸色都变了,对着对面这几个少年还点头哈

 吴楠楠想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爸在这小镇也算是有点地位,就没人敢得罪她,现在竟然…真是气死她了。

 “行行,你们想要的这几个解决办法我们都应,我们完全没问题!”

 吴楠楠:“爸!你说什么啊!他们请律师你就不能也给我请个律师吗!我又没做错什么,你干嘛…”

 啪——

 一巴掌突然甩了过来。

 吴楠楠愣住,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父亲:“你,你打我…”

 “你住口!”吴父怒吼,“混帐东西,平时我都怎么教你的!你要是再敢说一个不字,我非打死你不可!”

 “…”吴楠楠惊呆了,边上几个少女见此也一声不敢吭。

 “吴叔叔能这么想就太好了,其实我们也就是想让这几个姑娘给我们家栩栩一个待而已。”励荣打了个哈欠,看向吴楠楠,“你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凶啊,这么看来许倩倩简直是仙女啊,是吧寒越。”

 邵寒越没搭,只是起身对律师道,“接下来的事都麻烦二位了,我们先走了。”

 “您放心吧。”

 “嗯。”

 邵寒越和励荣、季元洲往派出所外走去,走了几步,邵寒越停了下来。

 他回过头,突然又走到了吴楠楠前面。

 吴楠楠等人中午看到这个少年的时候都是惊,可到了现在,惊早没了,眼只剩下畏惧,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把他们父母都训得服服帖帖。

 “以前你可以那么对她是因为她不跟你们一般见识。”邵寒越居高临下,神色冰冷,“但如果今天过后你还想动什么手脚,我会代替她给你们见识见识。”

 吴楠楠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听明白了吗。”

 “…”邵寒越微微扬了扬眉。

 “明白明白!特别明白!”边上的中年男子冲了过来,“当然明白。”

 “那就好。”

 邵寒越转身走了。

 过了会后,谈得差不多的两名律师也先走了。

 等那边人都散了后,吴楠楠才痛哭出来,“爸,你要我以后怎么在学校混,还记大过…你不要我的前途是不是…”

 边上几个女生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公开道歉就算了,罚款就算了,竟然还记大过,而且这次在警方这的案底也会一辈子跟着她们。

 一想到这个,几人都泣不成声。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知不知道这已经是轻的了!你这败家玩意,你知不知道你惹了谁!”

 他在这小地方是有权有势,可哪里抵得住那大地方的人。如果那边的人真的有心查他,那跟他有关系的所有官僚间的生意都可能受牵连。

 他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

 这回要是不认怂,之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