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4章 老相识 下章
 广思厅原来就在不远处, 傅今栩穿过走廊后就看到了。

 她没有理会身后那人,径直走了进去。

 会议厅里学生们大部分都集齐了, 校服颜色各异,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学校。

 傅今栩找了个靠后些的位置坐下,抬眼时, 看到葛俊锋坐到了蓝白校服, 也就是二高那群人里。她看到他坐下后拍了拍前面那人, 那个人就要转过头…

 傅今栩心里预感到了什么, 下意识垂了脑袋。

 就在她想着如果那个人过来了她是不是该打个招呼时,培训老师进来了。

 会议厅里的声音都轻了下来,那人这会也没法过来了。但傅今栩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不管怎么样, 那都是很久没见的人了。

 后来一整节课里, 她都没有往旁边转移一个眼神,专心致志的, 好像这个教室里没有过去的人。

 她是讨厌葛俊锋的, 非常非常讨厌。所以都过了这么久,她还是能记着他的模样。

 她从前受过欺负, 受过嘲讽,虽然说那群人是女孩子, 但是站在旁边看笑话、瞎起哄的男孩也一样讨厌, 他们冷漠、自私、狠毒…

 校园欺凌这件事上, 从来没有旁观者。

 可是她依赖丁修昀, 非常非常依赖。但那是初中时候的事了, 那时的丁修昀是个很优秀的男孩,他成绩优异,每次‮试考‬都能拿前三名。不仅如此,他长相还很帅气,特别讨女孩子喜欢。

 但也就是这样一个人,竟从来没有因为她家里原因嘲讽过她。反而,他会跟她说话,会跟她一起吃饭,会跟她讨论题目…他在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她初中时最高兴的时候。

 可后来,他突然转学走了。

 她在学校唯一的朋友,就这么走了。

 于是,消停了很久的欺负突然变本加厉,她彻底成为了所有人的眼中钉。

 她还不懂事的时候是在心里偷偷恨过丁修昀的,她曾自私地想着,为什么他要答应做她的朋友,又为什么答应保护她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她也想过,如果不是丁修昀,她后来或许还不会被学校的女生那样讨厌…

 可后来,她也想明白了。

 这根本就不关丁修昀的事,只是她迁怒。

 你看,他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去往别处,所以他必须跟着离开。还有,学校的那些人本来就不喜欢她,那段时间也是看在丁修昀的面子上才不招惹她,所以还是托了他的福她才能消停一段日子。

 没有谁能护着谁一辈子,她怎么能自私的要求一个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一直护着她。

 一小时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傅今栩收起笔记本和笔,起身往教室外走去。

 “栩栩。”很陌生的声音。

 傅今栩回头时,有那么一个瞬间不能把眼前这个人和印象里那个人联系在一起。三年未见,少年长高了很多,也变了很多。

 “啊…是你。”

 丁修昀看到她也很意外:“刚才听人说你来了我还不太相信,原来你在嘉英?”

 “嗯。”

 “好久不见。”丁修昀笑。

 傅今栩也扬了扬,多年不见,少年的笑容跟以前一样随和温柔,不过,整体来说还是陌生了,这也是她刚才没有想着去打招呼而是直接走的原因。

 当然,她早不怪这个人了,反而回忆起来时,她很感谢也很开心那段日子有个朋友真正地站在她这边。

 傅今栩:“是好久不见了,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在这所学校读。”

 “是啊,初中转学后就是来了杭城。”

 “哦…”

 “啊这样,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饭吧。”

 傅今栩摆摆手:“不用,我回自己学校吃就行了。”

 “我请你吧,老朋友,应该的。”丁修昀热情,“对了,还想问你关于咱们翻译的事,边吃边说吧。”

 这下,傅今栩也不好推了。

 “那好吧。”

 邵寒越他们在下午下课后就来二高了,邵寒越嘴上说的是找霍桥玩玩,实际上剩余两人都知道,只是因为傅今栩今天在这里而已。

 “原来你那小同桌就是你们学校派来的翻译,不错啊。”霍桥依靠在栏杆边上,懒洋洋道,“要不是高三的学生快高考了不能参加,我还想去的。”

 邵寒越站在走廊上往下看,“你说他们就在对面那个会议厅上课?”

 霍桥:“是啊,嗯…大概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吧。”

 “哦。”

 霍桥瞥了他一眼:“行啊寒越,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上心,喜闻乐见。”

 励荣搭着霍桥的肩:“你这就孤陋寡闻了,我们老大有多捧着栩栩你可不知道,现在这姑娘就是他的宝。”

 霍桥幽幽一笑,看出来了。

 等了十分钟后,会议室的老师就出来了。又过了一会,几人看见一个穿着嘉英校服的小姑娘从后门走了出来。

 邵寒越嘴角微微一扬,转身就想下楼。

 “诶等等!”励荣拉住邵寒越,“有男人!”

 邵寒越:“…”重新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傅今栩转头和后面的一个男生说话,离得远听不清内容,那看脸上的神色却很‮悦愉‬的样子。

 邵寒越拧眉,这么快就认识新朋友了?

 “哟,这不是丁修昀吗。”霍桥道。

 励荣:“丁修昀是谁?”

 “高二的。”霍桥意味深长地看了邵寒越一眼,“人校园男神呢。”

 励荣:“啊?你不是说戚景玉才是威胁你那了不起的校草位置的人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啧,我说他是校园男神,说他校草了吗。”霍桥得意道,“比相貌嘛,他还是比我和戚景…呸,比我差那么一点的。”

 “呕——”

 霍桥横了他一眼:“喂,现在重要的是丁修昀怎么和寒越的小宝贝走一块了,你在这呕什么呕。”

 励荣:“哦也是,那越哥,我们要不要下去?”

 邵寒越没答,只看着傅今栩和那人说了一会话后,一块往外走去了。

 傅今栩和丁修昀来到了学校边上的一家餐厅,两人刚坐下不久,她就看到邵寒越一行人从门口进来了。

 嗯?他们怎么在这。

 她有些意外,刚想抬手打个招呼,却见邵寒越径直在丁修昀背面那桌坐了下来,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栩栩,你现在也不吃辣吧?”丁修昀问道。

 傅今栩收回目光,朝他点点头。

 后面那桌人则面面相觑,什么情况,不是刚认识而是老相识啊?

 “我点了这些,你看看还有什么喜欢的,自己加。”

 傅今栩:“不用了就这样吧,太多我们两个也吃不完。”

 “那好吧,等会不够再加。”丁修昀说完抬抬手,“服务员。”

 “诶来了。”

 服务员拿走菜单后,丁修昀便问起傅今栩的近况。

 两人聊得内容都很寻常,但傅今栩总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因为她感觉到某个视线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她身上,十分不善。

 “以前那事抱歉的,我家里人决定的太匆忙,我也来不及告诉你一声。”丁修昀突然道。

 傅今栩回过神:“啊?那个,没什么,那时大家都没有‮机手‬,联系也不方便。”

 “是啊,哦对了,你现在有‮机手‬吗。”

 “嗯。”

 丁修昀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机手‬,“你的号码给我一个?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傅今栩是没有察觉这有任何不对劲的,丁修昀于她来说,是过去一个很好的朋友。

 “嗯。”

 她接过他的‮机手‬,很快输了个号码。

 卡擦——

 后面那桌突然传来筷子折断的声音,傅今栩下意识探头看去,只见面对着她坐的邵寒越拿着两折断的一次筷子。

 靠…大佬真‮力暴‬。

 励荣等人也默默地看了邵寒越一眼。

 邵寒越似乎是迷茫了下,最后才冷冷道:“…这筷子什么破质量。”

 励荣等人:“…”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傅今栩和丁修昀起身往外走。

 “栩栩,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直接打车回去。”

 “还是送你吧,天都黑了。”

 “不用。”

 这次不是傅今栩说的,声音来自于后方。

 丁修昀愣了下,转头时就见一个男生走了上来,他单手勾住了傅今栩的肩膀,看都没看他一眼,“她跟我们。”

 丁修昀:“你是?”

 “他是我同桌。”傅今栩看了眼莫名其妙黑脸的邵寒越,解释道,“我们认识。”

 丁修昀目光在傅今栩肩上的那双手上掠过,略微有些诧异。

 “你们真的认识?”

 “兄弟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啊。”励荣从后面走上前来,“怎么着,觉得我们是什么不良青年,拐卖少女呢。”

 丁修昀拧了拧眉。

 就在这时,后面的霍桥走了上来:“修昀,他们真的认识,都嘉英的。”

 丁修昀方才的注意力全在傅今栩身上,就不知道霍桥也在这家店里,他跟霍桥虽说不那么,但都是学校里成绩拔尖的人物,不可能不认识。

 “你也在。”

 霍桥:“是啊,都我朋友,放心吧啊。”

 听霍桥都这么说了,丁修昀心里的疑虑才打消了些。

 “修昀那我就回学校了。”傅今栩道。

 丁修昀见此也不再坚持送她了:“行,到了跟我说一声吧。”

 “好。”

 话音刚落,傅今栩就被邵寒越拖走了。

 励荣连忙要跟上去,结果被季元洲拉住了,“我们两自个打车去。”

 励荣顿了顿:“嗯?有道理哈。”

 傅今栩并没有立刻打到车,因为她整个人被邵寒越的手肘卡着,根本分不出身来。

 “喂,邵寒越你放开,你干嘛啊,回不回学校了。”

 “那人谁。”邵寒越冷嗖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朋、朋友,初中时候的同学!”

 “初中同学?很吗。”

 “啊?还行吧。”

 邵寒越低眸睨了她一眼:“我看也不是还行,你叫他叫得亲热的,两个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傅今栩终于拎开邵寒越的手,逃脱出来了。

 “不奇怪吗?我怎么没听你这么叫过别人。”

 “真的吗?”傅今栩眨了眨眼,“简禾?”

 “人姓简。”

 “…哦。”

 “既然是朋友,以前怎么不见你提起。”邵寒越往前走去。

 傅今栩跟在他后面,“我莫名其妙跟你提他干嘛,我们后来也没联系,而且我都没想到他原来是在二高读书。”

 “是吗。”

 “是啊,啧懒得跟你瞎扯,快拦车啊,回学校了。”

 邵寒越听她这么说,心里终于是舒服了点。

 “不回,去喝杯茶吧。”

 傅今栩:“不要,我要回学校。”

 “我喝。”

 “我不去。”

 邵寒越二话不说拉过她的手腕,“不行,你得陪我去。”

 “喂说了不去了…”

 “必须去,你还是我跟班么?”

 “我不是啊。”

 “你是。”邵寒越牵着她往前走,“所以你得听我的。”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