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0章 陪跑 下章
 女子八百米比赛是在第二天上午的十点钟。

 九点时, 傅今栩就已经到了操场。

 因为要跑步,她今天穿了运动的短和短t,坐在营地里等着的时候还在外面套了件校服外套。

 “越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励荣三人走进操场。

 邵寒越:“我下午有四乘接力。”

 “那你一大早就来, 我还想着你肯定在家睡死了。”

 季元洲搂过励荣的肩,“来看看我们班的人比赛也好啊, 在家有什么意思。”

 励荣:“噢, 说起来今儿栩栩有比赛, 昨天她给我加油怪卖力的,今天我要好好回报人家。”

 邵寒越看了他一眼。

 励荣嘿嘿一笑, 嗖嗖地道:“越哥,你的人缘就不太好了,栩栩都没给你加油。”

 邵寒越眯了眯眼。

 励荣浑然不觉气压骤低, 自顾自地说道:“噢对了, 昨天你们有没有看到很多人发我们班的照片,就是我们班服。”

 “怎么。”

 “好多人说我们班班服好看呗,还有栩栩, 昨晚好几个找我要号码。”

 季元洲看了邵寒越一眼。

 “不过我没给啦,那些人哪配的上我们家栩栩啊。”

 季元洲松了口气。

 邵寒越:“所以, 为什么突然跟你要她的号码。”

 “当然是因为好看啊。”励荣道,“栩栩那腿,扎眼!”

 “…”季元洲眼见邵寒越脸色越来越黑, 赶忙地把励荣这个傻玩意往边上拉:“哎呀, 那不是你的女神萧潇吗。”

 励荣立刻转过头:“啊?哪呢?!”

 “前面那个披头散发的是不。”

 “尼玛那叫披肩长发!”

 “管他是什么,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废话!走!”

 …

 季元洲拉着励荣走了,只留邵寒越原地沉默。

 过了会后,他独自往班级所在的看台走去。

 今天看台的人多的,他们班没比赛的也来做后援了。不过邵寒越第一眼还是看到了傅今栩,而且,他的第一眼还受到了惊吓。

 傅今栩一个人坐在边上,双眼放空地看着前面,两条白白的腿从校服下摆出来。

 她没穿子?

 邵寒越脑子里立刻跳出励荣的话,那腿,扎眼。

 真的扎眼。一眼过去就挪不开。

 邵寒越几乎立刻抬脚走了过去,带着肚子怒气。

 “傅今栩!”

 傅今栩正出神着,突然被边上的声音拉回了思绪。转头看到邵寒越后,她还有些疑惑,“你怎么来了。”

 “你…”邵寒越刚想开口数落她几句,突然,自己的话被自己咽了回去。因为走进了才发现她原来是穿了短的。

 “怎么了?”

 邵寒越面容减缓,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没怎么。”

 他在瞎想什么,还有人会不穿子的?

 智障。

 傅今栩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道:“就你一个人吗。”

 邵寒越走上前:“他们等会来,简禾呢。”

 “简禾也等会就来。”

 “哦。”邵寒越在她上面一个的阶梯上坐下,垂眸时,看到她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你紧张?”

 傅今栩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邵寒越:“这有什么好紧张的?”

 傅今栩摇‮头摇‬,“你不知道,我每次要体育‮试考‬都特别紧张,现在还比赛…更紧张了。”

 “真行…”

 “你昨天比赛不紧张?你不觉得跑步前有种窒息的感觉吗?你不觉得跑不动但非得自己跑的得感觉很难受吗?”

 邵寒越认真地看了她一眼:“不觉得。”

 傅今栩耷拉下脸:“…那当我没说。”

 “傅今栩,你这体力真的差的可以。”

 “我早说过了…但体委非要我凑人数,这种情况我又不能半途不跑,哎。”

 “以后多运动运动,你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了,我也没有因此多灾多病。”

 邵寒越敲她脑袋,“那万一遇上什么耗体力的事你就废了。”

 傅今栩皱眉:“比如?”

 “比如…”

 邵寒越想了下,竟一时没答案。

 傅今栩懒得等答案了,她回过头,趴在膝盖上哀嚎:“啊…我好慌,慌死我了。”

 八百米的时间就快到了,广播已经让所有参赛的运动员过去集合。

 傅今栩走到起跑线的时候,手都开始抖了。

 “别紧张别紧张,跑最后也没人说你的。”简禾在一旁帮她扣号码牌,“你自己注意点就行啊,别摔了啊。”

 傅今栩深了一口气,“那应该不至于,总之我能跑前一点算一点吧。”

 “行,那你加油!”

 傅今栩视死如归般地点点头。

 “好,所有参赛的同学都到起跑线上,其他人往后退!”

 傅今栩走到了众人之间,心跳快得爹妈不认。

 “预备!”

 “栩栩加油!”

 “砰——”

 唰的一下,所有人都冲了出去。

 比赛的八百米不比平时的八百米,大家一开始都不会慢慢悠悠,反而都是尽可能地往前。当然,现在在前面也不代表能一直在前面,后面被反超是很常见的。

 开始跑了之后,傅今栩紧张的情绪反而慢慢淡了下去。

 前面两百米她的速度还可以,也能在前几个混一混,可两百米后她就慢了下来。

 坚持跟着队伍,傅今栩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感觉到八百米带来的熟悉的窒息感。

 好累…怎么一圈还不到!

 操场一圈有四百米,等傅今栩终于看到了她们原来的起跑线时,她有种“直接就趴在那里”的冲动,这世界上为什么有跑步这种东西呢,好好走不行吗…

 “栩栩能不能行啊。”简禾眼看着傅今栩面色苍白的从面前跑过。

 邵寒越拧着眉,“平时就没见过她跑过步。”

 励荣:“这算是…来自学霸的弱点吗?”

 简禾:“我800米‮试考‬的时候也很想死好吗,喉咙干得难受死。”

 …

 傅今栩跑到了操场的圆弧处,后面有一个人超过了她。

 她往前看了看,越发觉得终点遥不可及,现在她感觉她的腿都不是她的了,只觉喉咙跟刀割似得,呼吸一下都得要了老命。

 过了一会后,又有一个人从后面慢地超过了她。

 不是吧,难不成还要成最后一名?

 傅今栩咬咬牙,追了上去。

 然而这情的感觉在追了几步后就消失了,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追个啊追。

 傅今栩感觉自己的‮体身‬不住的往前倾,她凭借着‮大巨‬的毅力才让自己晃了几次之后又重新站稳…

 “傅今栩!别低头!”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傅今栩愣了一下,往边上看了一眼,竟然是邵寒越…

 “别低头听到没,想摔死啊,看前面!”傅今栩现在的速度邵寒越倒着跑都能跟上,“精神集中点。”

 傅今栩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栩栩加油!”

 “栩栩你后面还有人呢!你快的了!”

 “我们跟你一块跑,别慌别慌。”

 …

 简禾、励荣、季元洲竟然也来了。

 傅今栩没精力回头看他们,但鼻子却开始发酸,这群人…要不要这么感人。

 八百米边上围观的人也不少,当然,在跑道内圈陪跑也常见,只要不影响比赛就行。

 可是,陪跑的竟然是邵寒越,这就足够让人惊掉下巴了。

 “我那女的谁啊?”

 “傅今栩啊,这你都不知道。”

 “噢!就邵寒越同桌嘛他们关系竟然这么好了?”

 “昨天励荣跑一千五都没见邵寒越陪跑!他竟然陪女生跑步!”

 “拍啊拍啊,快。”

 “不会是女朋友吧…不会吧…”

 “呜呜羡慕…”

 “什么鬼,邵寒越?”

 终点就在眼前里。

 十米,九米,八米…两米,一米。

 到了!

 越过终点线——

 傅今栩在裁判按下秒表的时候径直在跑道上跪了下去。

 一跪之后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力了,站不起来,于是她就打算原地躺下。

 “起来。”

 突然有人从后面把她架了起来。

 傅今栩两只手挂在后面那人的手臂上,软绵绵地站在地上。

 “你干嘛…”

 回头,看到邵寒越眉头紧拧。

 “刚跑完就想躺下,不要命了。”

 傅今栩:“我快累死了,我站不住…”

 “靠着。”邵寒越手往里一收,让她完全靠在了自己怀里,他似乎没有察觉这样的姿势在别人看来有多暧昧。

 但傅今栩感觉到了。

 她虽然累得半死,但能看到边上的人都在往她这个方向看,她按住邵寒越的手,“我,我去那边坐坐。”

 “不能坐。”

 “…为什么。”

 “股会变大。”

 “?”

 邵寒越继续驾着她,看了眼边上的简禾,“水给她喝一口。”

 简禾:“嗯!”

 她连忙扭开了矿泉水,给傅今栩喂过去。

 傅今栩喝了口水后‮体身‬是舒服多了,可是精神却比跑步的时候更紧绷了。因为她的后背正紧紧贴在邵寒越怀里,像把人当沙发背一样…

 “邵寒越,你那个…”

 “栩栩,你的膝盖血了啊!”简禾突然惊呼。

 傅今栩话被堵了回来,“噢。”低头看了眼,发现两膝盖都有两大片血痕,这应该是她方才跑到终点时重重跪下去导致的。

 “没事,我都感觉不到疼。”

 “那是因为你现在太累,等会缓过劲来你就知道疼了。”邵寒越看到那两片红痕,心里也有些堵,早知道在她到终点的那一刻就把她捞起来了。

 邵寒越转头:“有药吗。”

 “她们那有的药,我去拿。”简禾说完就跑了。

 邵寒越拧了拧眉,直接把傅今栩抱了起来,往边上的看台走去。

 傅今栩在脚腾空的那一刻就懵了,有那么一瞬,她以为自己是什么洋娃娃,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被邵寒越拎来拎去。

 “你,你放开。”傅今栩原本还苍白着的脸红了一片。

 邵寒越低眸看了她一眼,眼中含笑:“这样不舒服?要不我背你?”

 “不不不不不…你松手就好。”

 “马上松开,你乖点。”

 她血状态都拗不过邵寒越,更何况是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

 没办法,她只好死死低着头,忽略从四面八方击过来的毒箭。

 “邵寒越,你是不是想让我被你的粉丝团踩死。”

 邵寒越脚步一滞,有些匪夷所思地盯着她后脑勺:“有我在,谁敢踩你?”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