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8章 运动会 下章
 十分钟后, 全班整队去操场。

 傅今栩排在简禾后面,面色冷静。

 当然, 是装的。

 “你们刚才什么情况?”简禾回头,低声问了句。

 傅今栩哪里知道是什么情况, 她自己都没料到邵寒越突然来了那一巴掌,虽然说不重…但她现在都觉得腿在发麻。

 “没什么…”

 简禾:“他摸你‮腿大‬还没什么。”

 “不是!你别听励荣瞎说。”傅今栩感觉自己的脸又有升温的趋势, “他就是手突然拍我一下, 可能…可能忘了我不是穿校。”

 简禾闷笑:“邵寒越可难得有这么窘的时候,诶你刚有看到他在教室时的脸色吧,脸黑的跟锅底似得,笑死我了。”

 傅今栩伸手搭住简禾的肩,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别说了,转回去转回去。”

 高二(1)班今天可算是学校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先不说女孩们齐刷刷的小裙子,就是男生那边也备受瞩目。尤其是邵寒越,配合穿衬衫和斗篷的样子不要太帅,一张白皙又精致的脸在服装的烘托下,不像恶魔, 倒像是血鬼。

 开幕式后, 运动会就紧接着开始了,傅今栩的项目不在今天, 所以也就和简禾、柴安安一起在操场上看比赛。

 “诶, 我们班的阵营在那里。”

 每个班在操场上都会有自己划定的休息区, 而她们班级的阵营在看台的右侧。此时,看台右侧那正围了一堆女孩,她们的正‮央中‬是励荣,几个人正笑笑闹闹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简禾:“这花蝴蝶,难怪学姐不接受他,你看看他那样。”

 柴安安笑:“虽然励荣是花蝴蝶的样子,但我发誓,那群女的到我们班的本质原因不是他。”

 简禾:“可不吗,还不是冲着邵寒越去的。”

 傅今栩闻言也朝自己班阵营那看了一眼,邵寒越懒散地坐在看台上,原本穿在身上的斗篷被他拿下来当遮布了。他半靠着,低眸看着手里的‮机手‬,很是闲适。

 就这么坐着也跟块唐僧似得,引得一旁的“小妖”虎视眈眈。

 “跳高要开始了,走啊,过去看看。”柴安安道。

 “走吧。”傅今栩收回目光,跟着柴安安他们走向另一个场地。

 此时的看台上,励荣正从嘉英老师的家庭史讲到二‮校高‬花校草的爱恨情仇。邵寒越将边上的声音屏蔽得彻底,自己玩了会‮机手‬后便抬眸搜寻傅今栩的踪迹。

 他们班服特殊,所以傅今栩今天也很好认。

 他扫了一圈后便看到从操场‮央中‬往边上走的傅今栩,离得远看不真切,但他能感觉到她此时和简禾她们笑笑闹闹,心情很好。

 邵寒越看了一会,想起了在教室时的小闹剧。当时是有瞬间尴尬的,不过他不认为自己有哪里做错了,穿了这么短的裙子怎么还能随便跷脚?

 他现在就特别后悔没有在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方案,什么破班服…

 邵寒越独自气了会后,看到傅今栩他们从跳高的地方往回走了,越来越近,他都能清晰地看到她的表情了。

 邵寒越顿了顿,突然望向自己的‮机手‬。

 然后他鬼使神差地调出了相机,低调地对着傅今栩的方向,放大、放大…嚓,拍了一张。

 哦,班服垃圾是垃圾,但穿她身上好看的。

 邵寒越低眸看了眼自己拍的成果,啧,边上有其他人,不满意。

 于是重新拿起‮机手‬,再放大、放大…

 “寒越,你干什么?”

 突然,耳边传来季元洲的声音,邵寒越一愣,镜头立即平稳地滑向其他地方,“拍照。”

 季元洲:“拍什么?”

 “运动会。”

 “噢。”

 “不行吗?”

 季元洲在他边上坐下:“行啊,当然行了。”

 邵寒越瞥了他一眼,淡定地收起了‮机手‬,往后一靠,又舒舒服服地闭目养神了。

 一会后,季元洲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朝他们这走来的傅今栩。

 说什么谎,刚才看的真切啊,他明明是在拍那姑娘…

 “哎呀好热啊,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柴安安上了看台后,连忙从班级储备物资中拿了一瓶水,“我都快干了整个人。”

 “你们跑来跑去的当然热。”季元洲拿开边上的衣物,“这边坐。”

 傅今栩三人在季元洲边上坐了下来,“你们三今天都没比赛吗?”

 “有啊,下午有寒越的。”

 “啊?”柴安安震惊,“邵寒越有参加运动会?”

 “有。”

 “真的啊?”柴安安还没说话,先听励荣边上的那几个女孩子出了声,“邵寒越,你有比赛?是什么?”

 邵寒越眼睛都没睁开,整个人跟睡了似得。

 季元洲很贴心地帮忙解答:“四百米。”

 “这样啊,说起来还没看过他参加这些呢。”

 “是啊是啊。”

 “几点啊,我也来看。”

 几个女孩热烈地讨论了起来,柴安安看了几人一眼,“你们是哪个班的呀,来给邵寒越加油不怕被自己班的骂啊。”

 “不会的啦,运动会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呀。”

 柴安安转过头,在她们看不见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季元洲闷闷一笑,起身,“你们几个还要水吗,我去拿。”

 简禾:“帮我拿一瓶。”

 邵寒越睁开眼:“元洲,我也要。”

 季元洲:“好。”

 季元洲起身去了后面,结果回来时却是两手空空。

 “这些人一定是水牛吧,水都拿光了。”

 柴安安:“我刚去拿的时候就只剩几瓶了,教室的水没人搬过来吗。”

 “体委应该让人去了吧。”

 外班的几个女孩见此连忙道,“我们班还有水,要喝吗,我去拿。”

 话好像是对着众人说的,但眼神却是看向邵寒越。傅今栩毫不怀疑邵寒越点个头这几个女孩就能冒着被班里人捶死的风险把水全部搬过来。

 然而,邵寒越没搭话,反而是站起身来。

 “傅今栩。”

 “啊?”

 “走了。”

 傅今栩看着边上的邵寒越,一头雾水,“去哪啊。”

 “去买喝的。”

 傅今栩刚才才跑了一通,这会可懒得走,“我们班的人等会就能把水搬过来了,等等…”

 “不想喝水,我要喝饮料。”

 傅今栩:“…”想气死谁啊你。

 邵寒越:“快点,走了。”

 傅今栩瞪了他一眼,伸手便想去拿钱,然而她都还没拿出来整个人就被邵寒越拎了起来,“你这磨磨蹭蹭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

 说着,扣着她的手臂就把她往看台下带。

 “喂,喂…”

 两人很快就走上了操场,看台上班级里的人倒没什么反应,毕竟邵寒越和傅今栩的金钱关系她们都已经习惯了。倒是其他班的几个女孩有些脸青,怎么就走了啊…

 柴安安:“要不然叫栩栩顺便带几杯酸回来吧?”

 励荣看着远去的两个人,笑了一下:“上午能不能回来都说不准。”

 从操场走出来后是一条很长的绿荫道,邵寒越一脸惬意,傅今栩则是耷拉着脸。

 “你平时不就是喝水的吗,干嘛突然要喝饮料。”傅今栩忍不住控诉。

 “太吵了。”

 “什么?”

 “励荣和那几个女的,吵死了。”

 傅今栩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要出来买饮料的原因是这个…

 “我身上没钱,你有吧。”邵寒越又问道。

 傅今栩嗯了声。

 两人继续往前走,走出绿荫道的时候,几个男生面走来。

 男生是视觉动物,有一半以上的男孩看人会先看腿。所以很自然的,那几个男生走过时视线就落在了傅今栩的小裙子下。

 唰——

 原本邵寒越拿在手里的黑色斗篷被抖开,搭在傅今栩肩上。

 “嗯?”

 邵寒越面无表情,随意地在她脖子上打了个结:“懒得拿,你穿着吧。”

 “这么长?”傅今栩跟提裙摆似得拉起斗篷下摆,“你自己干嘛不穿。”

 “没事穿着这东西在学校里走,神经吗。”

 傅今栩:“那你给我穿!”

 邵寒越伸手把斗篷后的帽子扣在她头上,“你穿着好的。”

 “哪好了。”

 “可爱。”

 “…”傅今栩猛得一滞,揪着衣料的手也捏紧了。一时间,她都不敢朝他看过去,“你,你别以为你夸我一句,我就帮你拿了。”

 “你不觉得?”邵寒越侧眸看来,眼神中,半戏谑半认真。

 傅今栩心口一紧:“我,我要你说啊。”

 邵寒越笑了一下,“当然要我说,你现在跟小矮人一模一样,只有我能看到了。”

 傅今栩想打人:“…你滚。”

 下午两点是男子四百米。

 邵寒越换上了运动服,开跑前在高二1的营地里等着。

 “老大要不要先吃块巧克力!”励荣很殷勤地剥开了一条德芙。

 邵寒越:“你以为我跑马拉松?”

 “四百米也很长好不好。”励荣道,“万一你跑着跑着晕倒了,那可怎么办。”

 邵寒越把巧克力拿过去,进了他的嘴里:“你自己吃吧。”

 “唔唔…”

 邵寒越起身做了下运动,朝边上看了一眼。此时他们班阵营这已经有许多人了,只是并没有傅今栩的踪影。

 “傅今栩好像和简禾去买东西了,还没赶回来。”

 邵寒越一怔,转头看季元洲。

 季元洲耸耸肩,“你想知道这个是吧。”

 邵寒越慢慢直起背,“我没问你。”

 “我知道你没问我。”季元洲勾过他的肩,确认励荣那呱噪鬼听不见了才道,“铁树终于开花了?”

 “…”“寒越,原来你喜欢傅今栩啊。”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