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3章 南柯一梦 下章
 ‮体身‬是烫的, 呼吸也是烫的。

 他的手肘撑在她的脸侧, 真个人就像一个火炉一样烘得她口干舌燥。

 “你,你站稳…”

 邵寒越没有回答她,只是突然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傅今栩抬眸,想借着一点微光打量他,可是他靠得太近,根本看不清。

 四周都是他的气息,傅今栩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邵寒越?”她伸手想扶住他,可抬手时却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

 “嗯。”

 “你发烧了。”

 “我吃药了。”他的声音很轻, 很哑。

 傅今栩咽了口口水,“可是你还是好烫。”

 “嗯…”

 “你怎么不叫人啊,你一个人在家多危险——”

 “叫谁。”

 傅今栩一滞,这个问题她一时竟不知道怎么答。

 “算了, 我困了。”

 “啊…我,我扶你去上休息吧。”

 “嗯。”

 说着,他就跟了力似得, 整个人往她身上。方才邵寒越两只手搭着她她都觉得重,这会更是压力倍增。

 “…”傅今栩一张脸都被在了他身上, 稍微一侧头,就碰到了他脖颈上的肌肤。

 要命。

 她一咬牙,伸手抱住了他的,“我可抗不动你, 你自己撑着点。”

 傅今栩就这么扶着他, 颠颠撞撞地挪到了边。

 站稳后, 她是想扶着他慢慢往上躺的,结果前面这人二话不说,直接往后倒了,连带着把她也拖了下去。

 “啊…”

 傅今栩整个人扑倒他身上,额头也不知道撞到哪,咚得一声,特疼。

 “你铁做的么?”

 傅今栩哭丧着脸,撑着‮体身‬就要起来。

 因为现在已经适应了里面的亮度,所以一仰头她便撞进了他的眼睛里,浅淡的瞳平静如水,似乎什么都没有,也似乎什么都有了…他的眼睛,真的非常好看。

 傅今栩愣了好一会,直到底下的人耐不住说了句,“你怎么软绵绵的。”

 傅今栩回神,这才发现自己趴在他身上好半天了。倒一楼凉气,她疯了一样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我去给你烧点水喝!”

 邵寒越没支声。

 傅今栩下了,拖着拖鞋快速往房门跑,途中不知道又撞到了什么,还低呼了一声。不过她也没停下,拉开房间门就冲了出去。

 房间外的光线瞬间又涌了进来,邵寒越抬手挡了挡,目光淡淡。

 良久,有些苍白的脸颊似终于反应过来了似得,染上了一点笑意。

 傅今栩烧了热水后把从家里带来的东西也一起端了上来。

 她开了灯,把东西都放在了邵寒越的头。

 “你确定你吃药了么。”

 邵寒越靠在枕头上,嗯了声。

 “那你今天吃饭了吗。”

 邵寒越:“没。”

 “你是不是傻,都几点了还不吃饭。”傅今栩把菜都端了出来,“那你先把这些吃了,我妈妈做的,很好吃。”

 邵寒越其实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的,药劲上来后,他困得很。可这会,他突然有些舍不得睡觉了。

 “其实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可以早点打电话。”傅今栩想起他家糟糟的事觉得有些心疼,大家大过年的都会有亲人在身边,可他竟然是一个人,甚至连生病都没人知道。

 “给你?”邵寒越问。

 “可以啊。”傅今栩把筷子给他布好,“我妈其实也一直念叨你,这次也是她让我送东西过来的。你要是生病了没人照顾,可以跟我们说…给,吃饭吧。”

 邵寒越沉默着看了她几秒,接过了筷子。

 邵寒越并没有吃很多,傅今栩把东西送下楼后,坐在客厅里给田淑华打了个电话。田淑华知道邵寒越生病了,连忙让傅今栩晚上做了粥再回来。

 傅今栩自然不可能没良心地直接回家,她挂了电话后,又轻手轻脚上楼了。

 邵寒越已经支撑不住睡了过去,她走到他房间的浴室里将巾浸,敷在他的额头上。

 “你也不是很聪明嘛。”傅今栩坐在边,轻声道。

 到了吃晚餐的点,她下楼准备给邵寒越煮粥。她不缺对病人照顾的经验,小时候母亲生病,她就知道该怎么照顾人了。

 邵寒越起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他一起身,额头上的巾就跟着掉了下来。他坐在上缓了会,想起了傅今栩。

 睡着前,他记得她在身边。

 现在是走了么?

 邵寒越心里微闷。

 “邵寒越你醒了。”

 突然,房间门口传来了那人惊喜的声音,他抬眸望去,只见穿着白色衣的小姑娘兴高采烈的窜了进来。

 好像一道亮光,晃闪着人的眼睛。

 “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把粥给盛出来,你醒了就太好了。”

 “你还在?”

 “要不然呢。”傅今栩笑笑,“我总不能把你一个人丢这吧?那我也太没同桌情了。”

 邵寒越角微微一勾:“那要我谢谢你吗。”

 “倒不用那么客气。”傅今栩诚恳道,“下次多帮我解几道数学题就行。”

 邵寒越轻笑一声,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头发都被了。

 傅今栩拉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别。”

 邵寒越难得乖乖把手收回来了,人就这么看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今栩直接从上站起来:“别发呆了,你要是好点了就下来喝点粥吧,我去盛啊。”

 邵寒越,“嗯。”

 家里没什么东西可做的,于是傅今栩只能煮白粥,再炒个鸡蛋当配菜。

 邵寒越从楼上下来时傅今栩正站在锅前舀粥,他走到厨房门口,安静地看着她的背影。

 屋里打了暖气,她了笨重的羽绒服后出里面白色的衣和浅色的牛仔…视线往下滑,就能注意到被牛仔修饰得完好的腿型,又细又直,比穿校服的时候更直观地感受到。

 “你要加糖吗。”傅今栩突然回头。

 邵寒越嘴轻抿,转开了视线:“不要。”

 “喔。”

 傅今栩回过头,低着脑袋给自己那份加糖。

 邵寒越又看了她的背影几秒,想起了不久前在房间的时候。他承认,他是故意的。故意装作走都走不动,故意靠着她。

 其实,本来他是觉得什么都可以的,过年也好,家人也好,生病也好,习惯了的事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可当看到她出现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可以了,他甚至觉得重新回到那个房间让人感到窒息。所以当他知道自己赶不走她时,就毫不犹豫地把人拉了进去…

 没有人知道,当她的手搂上他的的时候,他有多想直接抱上去,最好死死地抱着,让这个小跟班再也逃不开。

 可是,他知道这样并不合适。

 “好了,这份给你。”傅今栩把粥端了出来,“其实我觉得不加糖真的很难吃,你真不加?”

 “不加。”

 邵寒越在餐桌上坐了下来,傅今栩又端出了炒鸡蛋。

 “你家东西好像没什么可以当配菜的,我就随便炒了个鸡蛋。”

 “嗯。”

 两人说完这个就没有再说话,各自低着脑袋吃东西。

 吃完后,邵寒越量了个体温。

 傅今栩看他烧是退了,就是人还有气无力的。就比如现在,整个人瘫在沙发上,病态十足。

 “那我先回家了。”

 “嗯。”

 傅今栩拎着保温盒往外走。

 “傅今栩。”

 “啊?”

 “明天我也想喝粥。”

 “…昂。”

 “你早点过来。”

 傅今栩站在玄关处,“你不是退烧了么…”

 邵寒越:“烧退了人没好,你没看见我站都站不起来么。刚才还说同桌情,这么快就忘了?”

 傅今栩睨了他一眼,“行吧行吧,我明天会跟我妈说一声,让她再做点小菜带过来好吧。”

 邵寒越满意了:“那你把钥匙带走,就在台子那里。”

 “嗯。”

 “另外,帮我谢谢你妈吧。”

 傅今栩没回头,伸手比了个ok。

 人走后,邵寒越掀开盖在身上的毯子,在沙发上坐了起来。此时的他虽然还有些苍白,但比上一秒病殃殃的模样是好多了。

 ‮机手‬叮了一声,有消息进来。

 【寒越哥哥,明儿出来玩吧,游戏去】是励荣发来的。

 邵寒越没理会,但不过一会他的电话就进来了。

 “怎样啊,我刚从老家回来就约你了呢,走不走啊。”

 邵寒越:“不去,有事。”

 “什么事?拜年?”

 “没有,在家。”

 “在家能有什么事,来呗来呗,我们需要你。”

 “不来。”

 “诶诶别啊…”

 “挂了,我睡觉了。”

 “猪吗你!才几点!”

 …

 听励荣骂完这一句他便挂了电话,回房间后,邵寒越躺在上发呆。

 本来是想睡觉的,可房间太安静了,静得他突然有些睡不着。

 邵寒越拿出‮机手‬,拨出一个电话。“喂。”

 “…”“怎么了?”

 “…”“邵寒越,你不是又烧了吧?”

 “没。”

 傅今栩喔了声,“那就好,那你什么事啊。”

 “我…”邵寒越拧眉,想了一会才道,“寒假作业都没做。”

 “这我猜都能猜到好吗。”傅今栩嫌弃道,“你突然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不会是想问我作业是什么吧?”

 “…你想多了。”

 “那?”

 “我是想让你明天把作业带过来,所有。”

 “喂,我不给你抄啊…”

 那边话没说话,邵寒越就快速地给挂了。他看着黑掉的屏幕,能想象出来对面那人应该在气急败坏地骂他。

 

 他也想骂自己。

 发什么神经?什么做作业没做?这话都能说出口?

 邵寒越真觉得自己魔怔了。

 他愤怒地盖上被子,闷头就睡,睡觉总能不想着什么了吧。

 他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

 梦里自己的上了那双光洁的腿。

 又直又细,没有校服遮着,也没有牛仔挡着。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