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2章 除夕后 下章
 平安夜那天的晚自习结束后, 傅今栩和简禾一块往校门口走。

 “简禾!”

 励荣从后面走上来, 他边上还有邵寒越和季元洲。傅今栩看了邵寒越一眼,后者低眸看着‮机手‬, 有些冷淡。

 简禾:“干嘛?”

 励荣:“今天要不要跟我一块回家?”

 简禾嫌弃道:“我家有人来接我, 跟你一起回家干嘛。”

 “这样啊。”励荣看了看时间,“但刚才小叔说来接我, 我还想着捎上你的。”

 “啊?小叔要来啊。”简禾面色变了变, “那, 那我让我妈打道回府。”

 励荣伸手拍她脑袋:“我就知道…啧,瞧你这黏糊劲,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你小叔呢。”

 简禾哼哼, 没说话。

 走出校门口,励荣朝马路对面挥了挥手。傅今栩下意识随着他们的视线看去, 只见路对面停着一辆黑色大G。励荣这边挥完手后, 那车驾驶位的门也开了。

 一个男人走了下来。

 “走了走了。”励荣去拉简禾。

 简禾:“栩栩, 那我先回家了。”

 “嗯。”

 简禾一蹦一跳地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走到那人身边的时候, 她便仰着头跟他说话。离得远听不清, 傅今栩只看到后来那男人笑了一下, 伸手拍了拍简禾的头。

 好年轻啊…她惊诧, 这竟然是励荣的小叔?

 这气质可差了十万八千里。

 傅今栩感慨了会,本想转身走了,可刚要转头, 突然看到简禾把手里包装精致的小礼盒递到了那“小叔”手里。

 傅今栩脚步一滞:“嗯?”

 “这么细致的挑选, 送给谁啊。”

 “送给重要的人呗。”

 “重要的人, 不会是你之前提到过的喜欢的人吧?”

 “答对了。”

 不久前简禾和自己的对话还清晰着,重要的人,喜欢的人。

 所以,简禾说的就是这个男人吗。

 可…不是叫他小叔吗。

 傅今栩觉得自己收到了惊吓。

 “邵寒越!”她立刻叫住了从她边上走过的人。

 邵寒越回头看她。

 “那个人…是励荣经常提起的那个叔叔吧?”

 “嗯。”

 邵寒越见傅今栩一脸惊悚,又问道,“有什么问题。”

 “啊?没,没有!”

 邵寒越拧了拧眉。

 傅今栩挤出一个笑来:“真没有,我就是…看他长得帅。”

 邵寒越:“…”“哈哈是,是帅的哈,他几岁啦?”

 邵寒越眉头拧得更深了:“二十多吧。”

 “那,那他结婚了吗。”

 邵寒越默了默:“关你什么事。”

 傅今栩心想是不关我的事!但是她迫切的想知道真相啊!

 “就是…随便问问。”

 邵寒越冷哼了一声,径直往前走,傅今栩连忙跟上,“喂,到底有没有结婚啊?”

 邵寒越停住,一把拽住她晃来晃去的小马尾:“傅今栩,你是看上人家了还是怎么着。”

 傅今栩抬头看他:“那倒不是,我就是好奇。”

 “你好奇的点是不是有点奇怪。”

 “还好吧…”傅今栩又回头看了几眼,这会,简禾已经跟着人家上车了。

 “还看什么看?”

 “你放手,啧…”傅今栩抬手去拉他,好不容易把头发从他手里解救出来后又问,“所以,到底结没结。”

 邵寒越要被她气死:“没!”

 知道简禾喜欢的原来是那个人时,傅今栩是惊讶的。但后来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面对一个极其优秀的人时,自己又怎么能控制喜欢还是不喜欢。

 不过她偶尔也会想,年少的喜欢真的是喜欢吗。

 那样用力、用心地去追逐,是不是能坚持到最后?

 傅今栩想得太多,所以注定跟简禾不一样。

 她小时候的坏境不好,所以她很早就知道如果要改变自己未来的命运、不走她妈妈曾经走过的老路,自己就一定要有能力。

 这个年纪最直接的成功办法是学习,她在小城镇的时候想的是当她考到很好的学校、很好的城市时就可以彻底摆那个小地方的枷锁。

 所以她很努力的读书,从小学开始就很用功。

 后来父亲离世,她提早和母亲出来了。但她依然没有松懈,她清楚的有着自己的目标,清楚的明白现在什么对她是重要的,什么可以是次要的。

 爱情对这个年纪来说是朦胧的,也是美好的,但,也可能是个阻碍。

 她跟这个班级里的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他们即便不努力未来也会家人给他们铺路,但她没有,她只有这一次的机会。

 后来很长得一段时间里,傅今栩都没有去询问过简禾关于“小叔”的事。

 傅今栩知道简禾不说是有原因的,毕竟都是未知数,而且两人年龄和关系摆着那里…简禾这样小心翼翼的暗恋怎么能搞得人尽皆知。

 尤其是励荣,这事要是让他知道了,不知道要搞出多大的火花。

 时间慢慢的过去,很快,一个学期也结束了。

 “走了啊,明年见~”

 “拜拜。”

 “栩栩,寒假作业写完了发我一份。”

 “知道。”

 “嘻嘻,爱你哦。”

 简禾同傅今栩打完招呼后,坐着励荣他们家的车一块走了。

 “邵寒越,回去记得写作业。”

 傅今栩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对边上的人嘱咐道。

 然而边上那人两手着口袋,跟没听到似得。

 “你期末考都没有进步,你得继续努力。”

 “喂?”

 “你有听到吧?”

 …

 傅今栩坚持不懈地说着,邵寒越抬眸看了她一眼:“看情况。”

 “你也太敷衍了。”

 邵寒越起身:“走了。”

 “记得读书。”

 邵寒越含糊地应了一声,背影消失在教室门口。

 这个寒假是傅今栩在杭城的第一个寒假,这次的寒假和以前都不一样。因为今年够平和的,够温馨。

 除夕前夕她和田淑华买了许多年货,除夕当天两人也一起做了几道菜,虽然说不像别人家那么丰盛,但对于她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安慰。

 寒假过得还是开心的,唯一让傅今栩有些不习惯的是,突然很久不能见着班级的那些人。

 记得除夕那天晚上她给每一个人都发了新年祝福,她也收到了大家的回复。

 就除了邵寒越。

 说起来,除了除夕那天的新年祝福,除夕前两天她给他发的关于询问题目信息他也没回,这人…够冷血的。

 大年初二中午,傅今栩和田淑华在餐桌上吃饭。

 “妈,唐茵阿姨最近有跟你联系吗。”

 “她今年在国外过的年吧。”

 “啊?”

 “年前她有跟我说的,她去国外了。”

 “她们全家都去了吗。”

 “没有。”田淑华叹道,“她一个人,寒越说是在他爷爷家,至于你邵叔叔…哎,不太清楚,反正两人又是吵架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傅今栩愣了下,早知道他们家有问题,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么夸张的地步,年都不一起过么…

 “两人早就貌合神离了,唐茵也是因为夫关系恶劣所以才要出国过,她本想把寒越带出去的,但寒越不肯,所以没法就让他去他爷爷那。”

 “噢…”

 “你这些话听听就得了,就假装不知道。”

 “嗯,我知道。”

 “对了,妈今天也做了不少好吃的,你等会吃完饭给寒越送点过去吧。”

 “你不是说他在他爷爷家吗。”

 “过年那天在,但现在肯定是在自己家了。”田淑华有些不放心地道,“现在这个时间段家里也没有什么阿姨给他做饭,给他送点吃的吧。”

 傅今栩想说,邵寒越这样的怎么会被饿着。

 不过转念一想,他一个人似乎也可怜的。

 算了,还是送吧。

 “我等会就去。”

 傅今栩提起保温杯里的餐食到邵寒越家门口时是下午两点多。

 按了门铃,没人来开门。于是她拿出‮机手‬打电话,接连打了四个,终于被接通了。

 “你在睡觉吗?”

 ‮机手‬那边沉默半晌:“有事?”

 声音很沉。

 “有,我在你家门口,我妈让我给你送点好吃的,你开下门吧。”

 ‮机手‬那边又是半天没吭声。

 傅今栩想着自己大概是吵着大少爷睡午觉了,这人还有起气的。

 “早知道提前告诉你了…唔,外面冷死了,来都来了你就给开个门呗。”

 “等等…”

 “噢。”

 两分钟后,眼前的门被打开了。

 邵寒越穿着浴袍式的睡衣站在门后,面色略显苍白,眼窝微陷,眼睛里面还有很多红血丝。

 傅今栩抬眸看他时被吓到了:“你生病了?”

 “还好。”

 傅今栩进门后反手关上门,“看起来不像还好的样子,发烧了?还是哪里不舒服?你去医院了吗?”

 邵寒越‮头摇‬,转身往楼梯上走。

 傅今栩急急忙忙把东西放进厨房,追了上去。

 “邵寒越,你没事吧?”

 邵寒越走进房间,“没事,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谢谢你妈妈。”

 “…”他作势就要关上房门。

 傅今栩立刻抵住了,“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

 “那怎么行,万一严重了,阿姨他们又那么远,多担心啊…”

 气压骤然一低:“我说不用了。”

 他房间并没开灯,窗帘拉得紧紧的,一点光都没有。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似乎融在黑暗里,阴沉沉的,有点可怕。

 可傅今栩此刻也不管什么怕不怕得了,她现在只是担心,“可是你生病了,怎么可以一个人在家。”

 “我没事。”

 “我看你就不像没事的样子。”傅今栩有些着急,伸手去拉他,结果一碰他才发现他身上烫的厉害。

 “你很烫!”

 “傅今栩,我很困。”邵寒越有些疲惫,“你还不走吗。”

 “我走哪去啊?你这个样子让别人怎么走。”

 “你确定不走?”

 “我确定。”傅今栩又伸手去拉他,“不行,你必须去医院…喂!”

 话没说完,整个人突然就被他拉了进去。

 黑暗面而来,随着关门的声响,所有的一切都被隔离在外。

 傅今栩眼睛还没适应眼前的黑暗,只觉自己被人按在了门后,四周都是静的。而邵寒越发烫的‮体身‬就在她身前,很近很近,近得她稍一上前就能碰到他。

 傅今栩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邵寒越?”

 没应答,但她能感觉他缓缓俯‮身下‬了。因为他的呼吸越来越近了,急促的,带着滚烫的温度。

 “你…”

 “既然这样,你就都别走了。”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