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1章 表白 下章
 励荣说话算话,请众人去喝了茶。

 十分钟后, 两帮人坐在了学校边上的一家茶店里, 对着店里的“小太阳”围成了一个圈。

 茶店不大, 他们几个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挤了。后来又有人进来, 但看到屋里彭天和同邵寒越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候, 又惊悚地退了出去。

 什么诡异的场景…邵寒越竟然和十三中的“恶霸”彭天和和平相处了?

 “加椰果的是谁的?”傅今栩从台上拿来一杯做好的。

 彭天和和邵寒越同时转了过来。

 “我的。”

 “我的。”

 两人答完后,又看向对方,目兹火花。

 傅今栩:“…”两大佬难得这么和谐地待着, 她可不能又起祸端。于是傅今栩转了个方向,把茶递到了红前面,“你刚才好像也是要的椰果。”

 红受宠若惊:“啊, 是。”

 “那你先喝吧。”

 红瞄了彭天和和邵寒越一眼, 那两人一凶狠一冰冷,盯得他伸出去的手都开始颤颤巍巍。

 “额…我不着急,他们先喝吧。”

 傅今栩硬是把到了他的手里:“又不是要等很久,有什么好推的, 拿着。”

 红:“这——”

 “快点!”

 红一哆嗦:“噢!”

 这场茶宴还算和谐, 当然,主要还是大家都冻着了,手放在“小太阳”前不舍得拿开。

 傅今栩闲着没事, 叼着茶去外面买了一烤肠吃。往回走到茶店边上的拐角时, 和出来的彭天和撞上了。

 傅今栩面对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你怎么出来了。”

 彭天和:“啊…看你不在, 找你。”

 傅今栩愣了一下, 这下是更不好意思了:“我就是去买个吃的, 就这个,烤肠。”

 “哦哦。”

 短暂的交谈陷入寂静。

 两人面面相觑,尴尬弥漫。

 傅今栩轻咳了声,打破寂静:“对了,上次你那个抱枕,谢谢啊,不过…诶这样,我请你吃个东西,算是还你行不行。”

 傅今栩说的是客气了,那抱枕被励哪去都不知道了,她找不着。

 膨天和:“说什么还,我是送你的,又不要你还我什么。”

 傅今栩:“那不行,咱们非亲非故的,我收你礼物干什么。”

 “这有什么,我喜欢你,送你礼物逗你开心嘛。”

 “…”“…”这可能是傅今栩遇到过的最最直接的表白,猝不及防,她都没反应过来。

 而从茶店走出来的邵寒越也愣了愣,虽还没看到人,但光听声音他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朝那个拐角处看了眼,抬脚走了过去。

 另外一边,彭天和看着傅今栩僵化的样子,有些羞赧地挠了挠头脑勺:“就,我就这意思,我蛮喜欢你的。”

 傅今栩脑袋空空,斟酌了会才道:“谢谢啊,但是我,我对你没那意思。”

 “那没关系,我追你,慢慢的你总会…”

 “别别别!”傅今栩立刻道,“不要追我。”

 “为什么。”

 “因为我不谈恋爱!”

 彭天和懵了懵,又问:“为什么啊。”

 傅今栩望了望天,十分诚恳地道:“因为恋爱这个东西很影响我成绩。”

 成绩这玩意就不在彭天和的考虑范围内,听到傅今栩这样说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只是在拒绝他而已。

 “我不影响你,你不找我我就绝对不打扰你。”

 傅今栩‮头摇‬:“如果我真的喜欢你,你就算什么都不做都会影响我,更何况…我不喜欢你。”

 彭天和出一个沮丧的表情:“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傅今栩咬了一口烤肠,“没有。”

 彭天和不相信,试探道,“你是不是喜欢邵寒越?”

 傅今栩紧张地咬了口烤肠:“没有!”

 “那…”

 “我喜欢的只有学习!”

 彭天和:“…”茶店里,励荣、季元洲和红三人正霸占着小太阳,一边喝茶一边暖手。

 红:“我玩ad位置是贼几把强,跟 ‘微笑’那是一样一样的。”

 励荣:“你他妈也不怕笑掉别人大牙,别带我we出场。”

 红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不是吧,你也是we的粉?”

 “你也是?”

 “是啊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

 “哦,哎那不重要,总之是很强啊,上次那场比赛你看了没?we全体掉线都没输!微笑拿五杀的时候帅炸了!”

 季元洲:“这我也看了,就那个…”

 三人聊得正high的时候,邵寒越从外面进来了。

 简禾看了他一眼,问道:“栩栩哪去了。”

 “不知道。”邵寒越面无表情,随便在一处位置上坐了下来。

 简禾又狐疑地看了他几眼,这人脸色怎么这么臭。

 励荣也注意到邵寒越了:“越哥,咱们还要不要去吃饭了。”

 邵寒越:“你们去吧。”

 “那你呢。”

 “不想吃。”邵寒越说完这个又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

 “啊?”

 邵寒越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里面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

 季元洲:“怎么了这是?”

 简禾:“脸这么黑,谁又惹他了?”

 励荣随口道:“肯定是彭天和,不然还有谁。”

 红一听不乐意了,“说什么呢你,邵寒越不天天这幅脸,关我天哥什么事!”

 “不是他还有谁啊。”

 “你再说看看?”

 “我他妈就说!”

 简禾看着上一秒还和谐地聊游戏,下一秒就剑拔弩张好像要约架的几个男生,头疼地按了按太阳

 “你们聊…我先走了。”

 雪下了两天就停了,但因为天气寒冷,地上的雪没有立刻融化。嘉英附近的小公园里,两个疑似雪人的‮大巨‬“雕像”还杵在‮央中‬屹立不倒。

 “左边那个是雪人吗?头都掉了。”来附近溜达的学生同边上的好友道。

 “本来是有头的,被人踹了。”

 “哈哈哈哈过分,这谁堆的啊,堆这么大。”

 “鬼知道。”

 “右边这个雪人还算完好。”学生蹲下来摸了摸,“嗯?底下还有个字。”

 “什么?”

 “小树枝拼的,今?”

 …

 两个学生看了一会就走了,后来随着天气渐晴,堆雪融化,雪人也彻底变成一滩清水。

 所以谁都不会知道,那个无头的雪人是邵寒越踹的。而那个完整雪人下的“今”字,也是邵寒越拼的。

 上学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又一年的平安夜来临了。学校附近的店铺特别会看节日赚钱,平安夜将近,水果店都做起了礼盒式水果的生意,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果裹了层包装非得翻三倍。

 晚自习前,简禾拉着傅今栩去店里挑苹果。

 “栩栩,这个好看还是这个好看?”

 傅今栩拿过来瞧了瞧:“这个,这个红一点。”

 “好!那就这个。”

 傅今栩好奇道:“这么细致的挑选,送给谁啊。”

 “送给重要的人呗。”

 “重要的人,不会是你之前提到过的,喜欢的人吧?”

 “答对了。”简禾笑着看了她一眼,“你呢,你不送人?”

 傅今栩‮头摇‬:“今天苹果卖的也太夸张了,买一个顶平时三四个。”

 “是啊,噱头嘛。”

 …

 两人买完便回了教室,傅今栩走到自己的位置时,看到他同桌的抽屉和桌面都放了好几个盒子,很明显,里面都是苹果。

 啧,果然帅哥就是受

 傅今栩在位置上坐下,拿出了书看。

 没过一会,邵寒越也回来了,他看都没看这些礼物盒,伸手把桌面上的扫到一角,径直趴了下去。

 傅今栩习惯自家这位同桌的习,管自己看着书。

 没过一会,窗户突然被人拉开了一点。

 “学姐。”

 傅今栩转头看去,只见一个女孩从窗户的隙里冒了出来。

 “啊?有事吗?”

 “这个。”女孩了一个礼盒进来,然后指了指趴着睡觉的邵寒越,“帮我给他。”

 傅今栩挑挑眉,“噢好。”

 女孩忙说谢谢,说完后犹犹豫豫的,也没走。

 “还有事吗?”

 “那个,学姐,今天有几个人给他苹果啊…”

 傅今栩:“这个啊,多。”

 女孩:“那他吃了吗!”

 “那我倒没看见。”

 “真的!太好了。”女孩道,“麻烦学姐把我的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他今天吃的第一个是我的!”

 “啊…”

 “拜托了!”女孩突然又了一个苹果进来,“这个送你!拜托拜托!”

 贿赂啊。

 傅今栩微微失笑:“这倒不用。”

 “没事的!学姐我是高一6的,我叫蒋小凡!苹果一定要好好吃哦。”

 “等——”

 话刚出口,那女孩已经一溜烟地跑走了。

 傅今栩看着手里的两个苹果,不感叹,原来跟帅哥当同桌还有这样的好处。

 傅今栩把自己那个放在桌头,然后拍了拍邵寒越。

 趴着的那人转过头,睁眼。

 傅今栩把包装精美的苹果往他前面递了递。

 邵寒越愣了一下,缓慢起身,“干嘛。”

 “你的。”

 邵寒越看了眼傅今栩,又低眸看了眼苹果,往返了几次之后,伸手把苹果接了过来。

 “平安夜应该要吃苹果的,现在吃一个吧。”受贿赂的傅今栩十分负责任地怂恿着。

 邵寒越看着傅今栩,手里的苹果捏紧了些。

 上回在茶店附近听到她跟彭天和说的话后他心里无疑是憋闷的,他一直在生傅今栩的闷气,他也觉得自己会气很久。

 可没想到此时…她一个苹果就把他的气给打消了?

 邵寒越没法忽略自己心里冒出来的喜滋滋的感觉。

 “你怎么不吃?”傅今栩目光炯炯地瞧着。

 邵寒越默了片刻,解开礼盒把苹果拿了出来,然后鬼使神差的,在她希冀的目光下咬了一口。

 “好吃吧。”傅今栩乐呵呵地道,“我看这苹果也不错,那姑娘还送了我一个呢。”

 邵寒越顿住。

 傅今栩:“不过她洗了没?应该洗了吧?我也吃吃看。”

 傅今栩伸手便想去拿自己桌头的苹果,结果被人拉住了手腕。

 她奇怪地回头:“干嘛?”

 邵寒越周身气压都低了下来:“这苹果谁的。”

 “高一的,好像叫…蒋小凡,对,蒋小凡,她刚送到窗户这边来了,让我转交给你。”

 傅今栩说完后,眼睁睁地看着邵寒越把那口嚼都没嚼的苹果给吐了。

 “喂?”

 傅今栩不知道他这什么操作,只知道邵寒越的手还捏着她的手腕,她挣扎了下,却发现这人越发用力,手劲大得似乎要把她的手腕捏碎。

 “邵寒越,疼…”

 邵寒越沉了眸:“很疼?”

 傅今栩瞪他:“很疼!”

 松手。

 邵寒越把咬了一口的苹果往后一丢,苹果稳稳地落尽了垃圾桶。

 “疼死你得了。”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