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30章 冤家路窄 下章
 邵寒越和傅今栩一前一后回了教室。

 傅今栩盖着的衣服已经还给邵寒越了, 她现在一只手拿着关东煮,另一只手无意识地、紧紧地拽着校服下摆。

 “寒越你也太夸张了吧。”季元洲给邵寒越丢了包纸过去, “头发全了。”

 邵寒越接过, 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励荣:“肯定又耍酷了, 是不是在雨中走回来的。”

 邵寒越:“滚。”

 励荣:“肯定是, 啧…栩栩你也管管你同桌, 这么爱装可不行。”

 傅今栩没吭声, 只是把宝贝似护回来的关东煮放在了桌上,但也没吃的意思。

 “简禾那家伙就不一样了,跑得比狗还快, 最后这狗东西在半路直接撑着一个陌生人的伞到了教学楼,都没怎么淋…”励荣说到这顿了顿, “诶栩栩,你怎么也没淋噢。”

 傅今栩一怔:“啊?我, 我…”

 “有人在小卖部吗。”邵寒越回过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励荣:“现在啊?不知道诶。”

 “问问,带杯热的回来。”

 “噢,我打个电话——”

 “我去!”傅今栩突然起身, “我拿把伞, 我去买。”

 励荣拿着‮机手‬懵了会:“快上课了, 你要去啊?”

 “没事。”

 邵寒越:“你去干什么,坐下。”

 “我没吃,我顺便再买点吃的。”说着,也不管几人的阻拦, 跑到教室后面拿了把伞就冲了出去。

 “…”励荣:“栩栩好像难得这么主动去小卖部?”

 季元洲意味深长地看了邵寒越一眼:“不会是担心你感冒吧?”

 邵寒越愣了下,回头,嘴角快速扬了下又被压制下来:“…有病吧你。”

 励荣一拍桌子:“一定是!栩栩一定是怕咱越哥感冒了她又得上门给人补课!贼几把惨!”

 笑意骤然消失。

 邵寒越默然着脸,回头看了励荣一眼。

 励荣浑然不觉哪里不对,感慨道:“栩栩这孩子其实也可怜的,天天为你的成绩心。”

 “你能闭嘴吗。”

 “嗯?”

 “闭嘴,能吗。”

 “…能。”

 傅今栩跑小卖部买了五杯纸装的热茶,当然,主要还是给邵寒越的。

 他淋这么多跟她有‮大巨‬关系,先别说把外套给了她,就是他冒雨帮自己系鞋带…

 傅今栩想到这又是一阵心惊跳,邵寒越当时速度太快且太自然,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后,他已经起身往前走了。

 其实,当时他只是随便帮她一把而已吧,毕竟在雨里情况紧急,而她手里又都是东西。

 是没什么的…

 只是她还是觉得心绪不宁,因为除了田淑华,还没有谁对她这么照顾过。

 傅今栩从小卖部回来后把热茶分给了励荣他们,分到邵寒越时她跟他说了声谢谢,后者没说什么,开了茶就喝了起来。

 这天的雨一直下到了晚自习结束,回到家后,雨才渐渐停了下来。

 “栩栩,今天又冷了许多,我给你加条被子。”田淑华从外面进来,抱了条茸茸的毯子。

 傅今栩坐在书桌前回头:“噢,好。”

 “要不然你开空调也行。”

 “没那么夸张,钻进被窝就不冷了。”

 “什么夸张呀,你别为了省钱不开空调啊。”

 傅今栩‮头摇‬,安抚道:“真的不是,暖气开起来有点闷,我不喜欢。”

 “那你自己注意,别感冒了。”

 “好。”

 田淑华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早点睡觉,别看书到太晚。”

 “嗯,我知道。”

 田淑华说完就出去了,傅今栩回头看向书桌上的试卷,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今天晚上,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莫名其妙的,脑子里总是出现邵寒越。自从前段日子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后,她就一直让自己少跟他接触。可今天的事一,那熟悉的感觉又卷土重来了。

 傅今栩放下笔,扑倒了上。

 她在上滚了两圈,将头埋在了枕头里。

 “傅今栩,忘了,别傻…学习爱我,我爱学习…忘了,听到没…”

 第二天醒来,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傅今栩站在窗户前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下雪了…”傅今栩快速穿上衣服,冲出房间,“妈!下雪了!”

 “知道了,昨天半夜开始下的。”田淑华笑道。

 “哇…还厚的。”

 “瞧你高兴的,感觉去洗漱洗漱,去学校了。”

 “嗯!”

 南方不比北方,南方人和北方人见到雪的反应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北方人看到下雪了大概也就说一声:哦,下雪了。

 南方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看到下雪后一定会用各种方式和雪进行亲密接触,尖叫、翻滚、拍照等行为实在不值一提。傅今栩就是典型的南方人,她出了门后在不算厚的雪地里踩了好一会,这才脸喜悦地朝公车站走去。

 漫天白雪,真好啊,好得她都觉得自己忘得差不多了。

 “栩栩,早啊。”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简禾和柴安安从后面上来了。

 傅今栩回头:“早。”

 简禾:“今天下了这么大的雪学校竟然也不放假,没人。”

 柴安安:“是吧!我早上还以为要收到什么放假一天的‮信短‬!”

 傅今栩:“你想得太美了…”

 柴安安瘪了瘪嘴:“但是我想出去玩嘛,打雪仗什么的多好啊。”

 简禾:“我刚路过咱们学校边上那小公园,那里的雪超厚…”

 大概是下雪的关系,大家一整个早上都有些躁动。

 中午一下课,大家就都跑没影了。

 简禾过来拉傅今栩:“快快快,我们去小公园堆雪人!”

 励荣立刻起身:“走啊!我也去!”

 简禾:“行,我们玩完再吃饭好了。”

 傅今栩对于雪也是有着极大兴趣的,她跟着简禾一路小跑到学校附近的小公园,想着大展身手一番。然而到了之后却发现小公园里已经有几个人在打雪仗了,原本没人破坏的雪地也堆了两三个雪人。

 “那人不是红吗。”简禾道。

 万白丛中一点红,红这发型真的是太扎眼了。

 简禾:“十三中的人怎么在这啊。”

 励荣:“我了,这群人真行,玩到我们学校附近来了,越哥,怎么说!”

 邵寒越看了彭天和一眼,“不用理。”

 励荣冷哼一声:“好!不用理!栩栩!站我们后面去!”

 傅今栩:“…”励荣这声“栩栩”喊得够大声,这么一吆喝,那边玩的正high的人也闻声看了过来。

 傅今栩:“…”红眯了眯眼:“哎哟,励荣?冤家路窄啊。”

 励荣:“窄你妈噢,这是我们学校,你们跑这来干嘛!”

 红:“哪是你们学校啊,小公园是公共财产好不好,怎么着,我们还不能来啊。”

 “你们十三中附近是没地是不是,公园还得蹭。”

 “蹭你个儿…”

 两人争吵的时候,彭天和却眼都是傅今栩。

 他最近因为家里有点事所以不能常来嘉英堵人,但是他心里是念叨着她的。其实他也说不上来干嘛非得傅今栩,原本他还讨厌那些自视甚高的高材生呢,可对她,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有好感。

 “傅今栩,好久没见。”彭天和对着不远处的小姑娘招了招手。

 傅今栩朝他点了点头。

 “你来这干嘛呢?”

 “就…玩。”

 “啊…”

 简禾:“来这当然是要堆雪人了,喂励荣你别吵了,还堆不堆了!”

 “堆!一定得堆!堆个比他们大的才行!”

 红不乐意了:“刚才我们就是随意堆的,认真的话你还想跟我们比?做梦一样。”

 励荣怒了:“要不要比比?”

 “比就比!”

 “输了怎么办!”

 “输了…输了我们请你们吃东西行不行!”

 “那你这请定了!”

 …

 莫名其妙的,两队两马就比起了堆雪人。

 彭天和那边是四个人,励荣这边也算是四个人。因为邵寒越无法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愣是不想参与。

 于是,他就站在中间看着几个“土气”的南方人跟傻子似得疯狂用手堆雪。这些人都没带手套,但都跟不知道冷似得,一把一把地抓。

 不过一会,傻中之最傅今栩的一双手就已经红通通的了。

 邵寒越:“…”疯了吧。

 他上前,一把捞起正在边上铲雪的傅今栩。

 傅今栩正玩得高兴,“嗯?”

 “不冷?”

 傅今栩眨巴着眼睛‮头摇‬。

 摇完头后看向“敌方阵营”,彭天和那边堆雪的速度明显比他们快,而且彭天和好像有经验,雪人堆得十分可爱。

 “好厉害…”

 邵寒越愣了一下,也随着她的视线朝那边看去,看到彭天和后,眉头一皱,“不就堆雪人吗,有什么…”

 “他们堆得也太可爱了吧。”

 邵寒越:“…”红耳朵灵,路过后大声道:“可爱啊?我们天哥就是做给你了!此雪人叫做’栩栩’!”

 邵寒越目光一寒,侧目间,看到不远处的彭天和抬眸看了傅今栩一眼。

 一正儿八经的大男人竟然还一脸羞涩?

 邵寒越气不打一处来,然而低眸看向边上的人时火气更旺了…她也脸红了?

 傅今栩玩雪玩得心情昂,脸颊和手被冻得红通通也无所谓。就在她回身打算继续铲雪时,邵寒越突然把她拉了起来,“让开。”

 傅今栩一脸疑问,只见一直不肯动弹的大少爷突然在她的位置上蹲了下来,伸手,一脸专注地开始堆雪人。

 众人:“…”邵寒越瞥了边上的人几眼:“怎么着,我不能动?”

 季元洲:“没…”

 励荣:“就知道你也喜欢玩,我说你刚才端着干什么呢。”

 邵寒越冷着脸:“看你们堆得这么丑,于心不忍。”

 有了邵寒越加入后,他们这边堆雪人的速度就快了点。

 两边的雪人都以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当雪人已经超过正常雪人的尺寸时,两边人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傅今栩和简禾率先扛不住,两人把手揣在口袋里,默默地挪到了一边。

 简禾:“行了吧?别堆了。”

 没人理她。

 简禾拉着傅今栩在一旁坐下,“得,我们堆的是‮趣情‬,他们堆的是命。”

 傅今栩也觉得这几人幼稚得厉害,怎么堆雪人还堆出了打群架的气势?

 又过了几分钟后,红和励荣等人也扛不住了,几个人哆哆嗦嗦地走到了傅今栩这边,大眼瞪小眼,都没说话。

 此时场中只剩下彭天和和邵寒越还在坚持不懈地修葺着他们的雪人。

 励荣有些担忧地看了邵寒越几眼:“妈的,老子手都快冻掉了…越哥,你要不来歇歇?”

 红心自己老大,但刚开了口就被彭天和瞪了回来。

 红:“…”简禾推推励荣,小声道:“干脆把人拉回来,我们吃饭去了。”

 励荣抿着,瞥了红一眼:“你,赶紧把彭天和拉走。”

 红:“你先去。”

 励荣:“你先。”

 “我不,你先去。”

 “,老子让你先!”

 红:“就不!想让我们认输是不!想让我请你吃东西是不?!不!”

 励荣翻白眼,强忍着没把脚踹过去:“我请!我请你行不行!把你抠搜的!赶紧把人拉走!”

 …

 励荣是知道邵寒越的,让他在彭天和这里承认自己败了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在彭天和那下手。

 眼见红把堆红眼的彭天和拉走之后,他才赶忙上去把邵寒越拉起来。

 傅今栩看着邵寒越被冻红的手:“…你冷不冷啊?”

 邵寒越强装淡定地把手回口袋:“还好。”

 “好看吗。”他突然问。

 傅今栩:“啊?”

 “我的雪人,跟他的雪人,哪个好看。”

 傅今栩瞥了他一眼,这不服输的劲要是放在学习上多好啊…

 “这都比不出来?”邵寒越拧了眉,危险气息骤涨。

 傅今栩见此赶忙做了一个选择,“你你你,你的好看。”

 邵寒越听到这答案十分满意地笑了笑,连带着着彭天和的眼神都祥和了起来,“那就好,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邵:输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