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8章 站岗 下章
 第二天龙猫抱枕就让傅今栩带回家了,周一那天, 她早早地起了, 抱着抱枕去了学校。

 “今天值周的人都到了?大家把东西都发一下, 马上就要下楼了。”大清早的班级里只有零星几个人,班长站在讲台上给大家发红绸带。

 “班长, 我们这才七个人。”

 “谁没到。”

 众人面面相觑,“那个…邵寒越也在我们组来着。”

 班长:“他啊,没人来替吗?”

 “他没说有人替啊。”

 傅今栩朝教室门口看了看,“班长,他会来站岗的。”

 “开什么玩笑。”班长摆摆手,“邵寒越天天迟到, 怎么可能还愿意早到来站岗, 诶…你们谁过来补位。”

 傅今栩:“不是, 他真的…”

 “小袁, 你先来补位。”

 “诶,好。”

 班长出一条红绸带, 伸手便想递给候补人,然而小袁还没走过来接住,班长的红绸带就先被人走了。

 众人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来人。

 邵寒越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教室,他懒洋洋地站在那里,身上穿了规规矩矩的校服。穿着打扮是达标的,就是人眉眼无神,明显还没睡醒。

 班长眼睛都瞪圆了:“邵寒越?”

 邵寒越把那红绸带往傅今栩身上一丢:“不用补位, 我自己来。”

 众人看鬼一样看着他,谁也没吭声。

 良久后,傅今栩提醒道:“我们现在该下去了?”

 班长回过神:“啊…下去下去。”

 八人小组心思各异,浩浩地出了教室。

 今年降温速度特别快,十二月初天气就已经十分冷了。傅今栩在校服里了好几件衣服,但手还是冰凉凉的。

 “我还以为你赶不及。”傅今栩道。

 邵寒越声音略哑:“你电话催命一样的打,我还会赶不及吗。”

 “是你说打不醒多打几个的,你不能怨我啊。”

 邵寒越低眸瞥了她一眼:“谁怨你了。”

 “不怨就好。”傅今栩把手上宾似的红绸带递给他,“那你把这个带上。”

 校门口就在前面了,同学们三三两两也逐渐进来了。

 邵寒越看着那红的带子,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不带。”

 “不能不带,老师要求必须带,要不然我们班可要扣分了。”

 “…”几分钟后,嘉英校门口规规矩矩地站了两排人,一排四个,一边男一边女。

 本来这都是学校很常规的事情,但今天每个进校门的人都会出一阵错愕的表情。

 谁能想到…邵寒越来站岗了。

 目中无人,视学校纪律为无物的邵寒越竟然来站岗了?

 还带着那大红绸子…

 贼儿吓人!

 傅今栩就站在邵寒越的对面,其实她看着邵寒越这幅样子也有点想笑,但她可不敢表出来,她生怕她出一个嘲笑的表情对面那位大佬就把宾的红绸子甩她脸上。

 “同学,你没穿校服。”站了快十分钟的时候,看到一男生堆里有个人穿着自己的棉袄,于是傅今栩边上站着的女孩子率先出了声。

 那几个男生嘻嘻哈哈地说着话,一时也没听到。女孩也刚,直接把人揪住了,“同学你哪个班的,没穿校服。”

 男生人高马大,见一个女孩子揪住了自己的衣服还有些戏谑:“啊,校服啊,我带着呢,在书包里。”

 “必须得穿身上才行,你哪个班的啊。”

 男生笑了一下:“学妹?天这么冷怎么穿校服呢,我放包里,等会到教室穿上。”

 “学校有规定不能这样,麻烦你穿上。”

 “啧,真在包里呢。”男生说着就把书包给解了下来,边上他的几个朋友也嘻嘻闹闹地在边上看着,“你看,我校服——”

 男生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打开包的时候发现,包里放了一份早餐,他显然忘了自己还带了早餐…

 学校最近也规定外面的早餐不允许带进教室,一经发现,也要扣分。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有点尴尬了。

 “你还带早餐!更要扣分,你到底哪个班的啊。”女孩语气不好,说得那男生的面色也沉了下来。

 “至于吗查这么严,大家谁还没带过早餐进学校。”男生冷飕飕道,“学妹,别这么狠呗。”

 “那是以前别人不查而已,学校本来就有这个规定啊。”女孩朝傅今栩道,“栩栩,把板子拿过来,名字得记上。”

 傅今栩喔了一声,转头便要去拿。

 “你等等!”那男生拽住傅今栩的胳膊,朝说话的女生不道,“你怎么这么事啊,拿着还当令箭呢,本来就是做做样子的事情干嘛搞得这么夸张。”

 傅今栩拽了拽胳膊,没拽动,只好低声道:“同学,这事没发现还好说,可是发现了当作没看见的话,老师那边也——”

 “你没带过早餐啊,你没过校服啊。”男生不愿意被记名字,怒气重重地道,“什么玩意啊。”

 傅今栩:“我…”

 “放开。”

 突然,男生拽着傅今栩的手被另一只手拿住了。

 傅今栩抬眸,原来是对面站着的邵寒越和班里另外三个男生过来了。

 “让你放开,聋了吗。”邵寒越脸色冷得吓人。

 那男生吃疼,低呼一声松开了傅今栩的胳膊,然而他自己的手却依然被邵寒越捏在手里。

 “…放开放开,疼!”

 邵寒越:“名字。”

 “啊…”

 “名字。”

 男生涨红着脸不肯支声,他边上的朋友见此赶忙拉了他两下,“宇鑫,是邵寒越…”

 “名字。”邵寒越已经明显不耐烦了。

 被抓着的人虽然爱面子,可终究是不敢得罪眼前这二世祖。妈的,这人怎么会来站岗啊!

 “刘,刘宇鑫。”

 “班级。”

 “唔——”

 “班级。”

 “啊…疼疼疼,高三,高三(6)班!”

 邵寒越松开他:“道歉。”

 男生懵了懵。

 邵寒越:“今天是我们班值周,你这样破坏校规可不行,跟她道歉。”

 邵寒越这句话说完时边上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诡异,就连傅今栩也是。

 最常藐视校规的人今天竟然训起别人破坏校规来了,而且还十分正直负责的模样,简直…维和。

 “不好意思啊学妹。”男生声音有点低,但却是真的跟方才语气不善的女生道歉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却见邵寒越拧了眉拽过那男生的胳膊,“是跟这个。”

 那男生被拽得面向了傅今栩。

 傅今栩:“…”男生愣了一下:“对,对不起。”

 邵寒越冷哼了声:“滚。”

 男生从包里出校服披上,赶忙和他几个朋友溜走了。

 说起来高三在这个学校也是“老大”了,但倒霉就倒霉在他们遇上了邵寒越,而且还是保卫“校纪校规”的邵寒越…

 “谢谢你啊。”方才和那高三学长争执的女生怯怯道。

 邵寒越嗯了声,看向傅今栩。

 傅今栩看他似乎在等她道谢样子,试探道:“谢,谢谢?”

 邵寒越扬眉:“奇怪,我为我们班做事你说什么谢谢。”

 傅今栩:“…”“散了,站回去。”

 班上几个同学对邵寒越的想法一向不是正面的,但今天站岗这事后大家看邵寒越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此刻听了他的话,都乖乖各归各位。

 “愣着做什么,还不回去。”邵寒越看向边上的傅今栩。

 傅今栩鼻子,转身就要往回站。

 “等等。”

 “干嘛…”

 校服口袋突然往下一坠。

 邵寒越往她校服口袋里丢了个东西。

 傅今栩愣了下,伸手便往里摸。

 热的。

 傅今栩摸了摸形状,这好像…小型的暖手宝。

 “你应该照照镜子,鼻涕都快被你冻下来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但傅今栩抬眸时,说话的人已经转头往原位走去。

 他看出来她很冷了?

 还给她暖手宝?

 掌心的热度源源不断地传上来,本来都快冻僵的手也慢慢回温。傅今栩站回原位,抬眸看向对面的那个人。

 那人此刻正将目光放在来往的同学上,他好像是在认真地检查,也好像是在不动声地走神。

 傅今栩有些迷茫,她突然觉得,邵寒越这个人的轮廓她越来越模糊了。她走近他一分,就会觉得对他的了解减少一分。

 不远处的那人突然抬眸,傅今栩的视线和他撞在了一起。

 傅今栩怔了怔,刚要转开视线,却见那人说:暖吗。

 口型清晰。

 不知道为什么,霎那间心脏像被人轻轻包裹住,炙热的温度密密麻麻地绕在上面,带来令人颤抖的暖意。

 傅今栩几乎是狼狈着躲开了他的注视。

 她看着地面,虚掩的眸光剧烈颤着,她感觉那小小的暖手宝几乎作用了全身,突然让她整个人都烫了起来。

 早自习开始十分钟后,站岗的人也可以收工回教室了。

 傅今栩和班上的女生一起走,几个男生跟在后面。几人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读声正旺。

 “我?越哥你发什么神经。”励荣本半睡半醒,但看到邵寒越挂着个红带子坐下的时候,整个人都清醒了。

 邵寒越:“什么神经?”

 “你,你去站岗了啊?”

 邵寒越嗯了声。

 “…你没事。”

 邵寒越把身上那带子扯下来进了抽屉,没理他。

 “元洲你看到没!见鬼了。”

 季元洲沉着眸思索:“子回头?”

 “不是…不仅开始认真学习,还要当一个德智美全面发展的乖宝宝了?越哥!你过分了啊,小弟你都要抛弃了是!”

 邵寒越把一本书丢在了励荣脸上:“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新预收,关于沙雕漫画大触和古板骨科医生,先婚后爱的故事,有兴趣可以收藏。

 点进专栏可以看到~

 电 脑 版:

 手 机 版:

 文案:

 鹿桑桑英年早婚,嫁给了骨科的段医生。

 段医生传统古板,顶着一张扑克脸,就知道教育人。

 “鹿桑桑,食不言寝不语。”

 “鹿桑桑,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

 话出奇多的鹿桑桑被约束得苦不堪言——

 “夸你做饭好吃不行吗。”

 “不行。”

 “说你长得帅也不行吗?”

 “不行。”

 “得!那我都不说话!上运动也不吭声!行了!”

 段医生愣了下,耳朵渐红:“…这个可以随你。”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