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7章 我替她喝 下章
 邵寒越是铁了心要避着家里的人, 傅今栩见他这样自然不想单独回去, 她也是特怕尴尬的。

 “这球越打越冷怎么回事。”傅今栩鼻子, “你还要在这吹多久冷风。”

 “出去吃饭吧。”

 “啊?”

 “想吃什么。”邵寒越把篮球放在了一边的看台下。

 “…随便吧。”

 “行, 你请客。”

 傅今栩睨了他一眼, 抠门。

 “诶, 那要不要跟你妈说一声。”

 “不用。”

 邵寒越拉起外套拉链,着口袋往外走。

 两人没走远, 就打算在小区外的一家餐厅吃个便饭, 但人还没进去, 邵寒越就先接到了季元洲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一直在叫他过去。

 想来也是, 以往周末的邵寒越都是在外面混的,哪里会在家里做作业…

 邵寒越挂了电话后道:“过去一趟,那边也有吃的。”

 “季元洲吗?”

 “嗯,吃个饭送你回来。”

 “也行吧…”

 邵寒越叫了车,两人直接往目的地去了,但傅今栩没想到一起从车上下来后看到的是一个金碧辉煌的会所。

 不是说吃饭吗,怎么跑‮乐娱‬场所来了。

 “这, 吃饭的?”

 邵寒越显然轻车路:“我让元洲准备了吃的。”

 “为什么到这吃饭?”

 “顺便,他家开的。”

 “…噢。”

 傅今栩进去时忍不住打量边上豪气的环境,这里来往的人不乏西装革履的成人士,像她这样学生气的基本上是看不见的, 走在这里她自己都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门口接待的人把两人带到了一个包厢前, 推门进去后里面嘈杂的声音就涌了出来。有人在放歌, 但是声音不大,大多是里头人玩乐的声音。

 这里大概有十几个人,除了季元洲和励荣外,其他都是陌生的面孔。

 傅今栩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顿饭的饭友这么多。转头看邵寒越,他也明显有些意外,不过大概都是他认识的,看他顿了顿便进去了。

 “越哥你可来了啊,都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这姑娘谁啊!寒越你他妈有女朋友了?!怎么没人告诉我一声!”

 “哎哟水灵,够水灵!原来咱们越哥喜欢清纯款的。”

 …

 “住嘴吧你们。”邵寒越淡淡笑着,给傅今栩拉开了位置,“你坐这。”

 傅今栩跟人不,自然也不搭这些人的话,她乖乖在位置上坐下,保持微笑。

 “哎呀说说嘛,没见你带姑娘啊。”

 “就是就是。”

 边上人继续起哄。

 傅今栩等邵寒越解释,转头间却见邵寒越正在看她。他瞳眸颜色很浅,所以以往目光看起来有些薄凉。只此刻…淡淡的泽中似有光闪烁,未见薄凉只见‮悦愉‬。

 “什么姑娘姑娘的,这是我们家干妹妹!”励荣率先跳了出来,“我们班上的,就是越哥同桌。”

 光转瞬即逝,邵寒越收回了视线。

 “同桌啊,难得难得,还没见你们边上出现除了简禾以外的女孩子。”

 励荣笑道:“那可不吗,这可是我们新成员!”

 话是这么说,但在场其他人都不会像励荣想的这么简单。

 邵寒越是什么人,在场有两三个女孩也算是他经常见的,可愣是没见他跟哪个多说几句话,行为举止更是生分得很。

 大家哪里见过他单独和一个女孩走这么近。

 “元洲,让人上几道能吃的。”邵寒越道。

 “知道,马上就来。”季元洲说完又问傅今栩,“栩栩,你有没有特别先吃的东西?”

 傅今栩‮头摇‬:“不用特别准备,大家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行。”

 新上了几道菜后傅今栩就专注吃饭去了,其他人则闹腾的很,酒一杯一杯的灌,后来邵寒越也扛不住他们的招呼,被拖过去喝了几杯。

 傅今栩乖乖地坐在一旁吃饭,后来大概是怕她一个人尴尬,包间里有两个女孩子也陪她坐着。

 “你真不是邵寒越女朋友啊?”

 傅今栩忙否认:“不是的,就是朋友。”

 “噢…我看他喜欢你的。”

 傅今栩扬了扬眉,何以见得。

 两个女孩对视一笑:“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就是第一次见他边上跟女孩子,好奇。”

 傅今栩:“你们这群人很是吗。”

 “是啊,啊…不过跟邵寒越没那么啦,他不太说话。”

 傅今栩点点头,这个她认同。

 “诶,你喝酒吗?还是喝果汁?”

 “果汁就行。”

 “喝什么果汁呀,我们今天可没开过一瓶果汁。”就在这时,包间里的有两个男孩子走了过来,“既然是荣他们的朋友,那也是我们的朋友了,来,敬你一杯。”

 两个男孩没什么恶意,就是酒上头,热情过火。

 但傅今栩望着递过来的酒杯还是犹豫了下,她以前尝过酒的味道,但只是抿一口的那种,还从来没认真喝过。

 “怎么啦?妹妹不给面子啊。”男孩故意装得委屈巴巴的模样。

 傅今栩边上坐着的女孩笑道:“干嘛给你面子啊,就是不给你脸你想怎么着!”

 “过分了啊。”男孩横了她一眼,笑嘻嘻地凑到傅今栩边上,“我一杯你半杯!怎么样!”

 边上人都望着她。

 傅今栩抿了下,伸手接过了酒杯。

 毕竟都是邵寒越他们的朋友,她也不想拂了人家面子。

 “真,那我先干为敬了哈。”

 傅今栩见前面的人一饮而尽,心下一横,也想学着他一口闷。

 然而酒杯刚到嘴边就给人截住了,“能耐啊你。”

 众人一愣,皆看向突然出现在傅今栩边上的邵寒越。

 这人什么时候过来的?

 邵寒越无视众人的眼神,淡定地在傅今栩边上坐了下来,顺便把她手上的酒杯拿走了。

 傅今栩犹豫了下道:“我就打算喝一点点。”

 邵寒越转头看她,略微不:“小孩喝什么酒。”

 “…”谁?她是小孩?那他是什么?

 邵寒越浑然不觉话有什么问题,他看着方才要敬酒的两男生,淡笑道:“她没喝过,我替她喝好了。”

 那两人对视一眼,当然是知道邵寒越“英雄救美”来了,“哟!这样啊,那可不能我一杯你半杯啊,我一杯你得两杯!”

 邵寒越也爽快:“行。”

 “来来,我刚已经喝好了,还有他的,反正你总共得喝四杯。”

 邵寒越淡定地给自己倒酒:“知道了,就你们几个花样多。”

 除那两男生外,边上另两女生也看得新鲜,邵寒越还给人挡酒呢?这还说没什么,她们可没法信啊!

 傅今栩没其他人想得那么暧昧,但她也是有一点感动的。邵寒越竟然也会照顾人?她以后可不能再骂他冷血了。

 边上的人见邵寒越喝完酒之后都识趣地走了,邵寒越喝了口水,支着脑袋打量傅今栩,“我刚不来你还真打算喝了?”

 “那我要怎么办?都是你们的朋友,我拒绝也不太好。”

 “哪不好了。”邵寒越抬手就往她后脑勺轻拍了一下,“他们就是爱闹,拒绝也没事的。”

 “噢…”

 “不知道自己的度在那里的话就别喝酒,谁知道是不是一杯倒。”

 “那不至于吧。”

 “你又知道?”

 “…”励荣那边正在玩骰子,有几个男生对着邵寒越招手叫他过去,邵寒越‮头摇‬拒绝了。

 “你没事吧?”

 傅今栩见他坐着没动,便觉得他喝多了。本来就喝了不少,刚才又一下子灌了四杯进去,应该不太舒服的。

 “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醉了?”

 包厢光线暧昧不清,她看到邵寒越听到她的话后很短暂地笑了一下,冷漠被冲淡,眉眼似乎都泛起柔柔的涟漪,温暖阳光…好看得令人心惊。

 傅今栩心口突兀地被眼前的美动,就像琴弦被拨了一般,猝不及防的嘹亮声,带着一时停不下来的轻微震动。

 傅今栩:“…”“醉倒不至于。”邵寒越坐起来,“你有吃吗?”

 问了没人回答,邵寒越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重复了一遍。

 傅今栩回神:“吃,吃了啊,我眼前这一盘都是我吃的!”

 邵寒越又是笑了一下:“吃就起来,回家吧。”

 “啊?”

 “舍不得走?”

 “怎么可能。”傅今栩赶忙起身。

 邵寒越也起身了,他先是走过去跟那边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才过来带她出门。

 两人从这地方出来后天色渐渐暗了,凉风吹过,傅今栩闻到了他身上轻微的酒味。

 “你身上有酒味,这样回家不好。”

 邵寒越随意道:“那就随便走走。”

 “行。”

 会所边上是一条商业步行街,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也没多说什么。

 走了一会傅今栩自己也冷静下来了,方才被邵寒越美震慑到的时候她自己也有点惊慌,果然…有些人还是别多看比较妥当。

 “等等。”

 “嗯?”

 傅今栩顺着邵寒越的视线看去,原来他们经过了一家小型百货,就是饰品、生活用品、精致摆件都卖的那种店。

 “你要买东西?”

 邵寒越没答,他的视线落在了店门口货架上的暖手抱枕上后,想起…上回彭天和买的“维。尼熊”

 “这里有卖这个诶。”傅今栩也关注到了,于是走过去摸了两把,“这个摸着好舒服,比彭…”

 戛然而止,傅今栩一惊,赶忙把“彭天和”三个字及时话咽了回去。

 “真的蛮舒服,嗯…”

 “你要吗。”邵寒越突然问道。

 傅今栩转头看他,随口道:“你要给我买啊?”

 邵寒越愣了一下,不自然地瞥过头:“买回教室又不是给你一个人用,要就选一个。”

 傅今栩奇怪了:“不给一个人用…那还有谁用?”

 “我。”

 傅今栩了然:“这样的话买两个好了。”

 “不。”邵寒越十分干脆的拒绝,“没钱。”

 “…”又说得跟真的一样,上回期中考考好了还拿了好多钱给他呢!

 “别磨磨蹭蹭,快点选一个。”

 傅今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挑了个龙猫型的暖手抱枕扔给他。

 邵寒越竟然是真的要买,拿上后便去收银台付了钱。

 回来后,他又将抱枕丢在了她的怀里,“走吧。”

 傅今栩:“要不我还是再买一个吧?”

 “买什么买,你钱特别闲是吗。”邵寒越冷冰冰道,“别搞得跟暴发户似得。”

 傅今栩:“…”作者有话要说: 邵:有了龙猫,就忘记□□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