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6章 他会笑 下章
 后来几天那个维。尼熊暖手抱枕就一直落在励荣和季元洲手中, 两人一会当枕头睡觉,一会当坐垫股底下,完全没有“这东西是别人的”的自觉。

 傅今栩也拿他们没办法,他们这群人和彭天和大概有不共戴天的仇, 于是拿着他的东西就‮劲使‬折腾。

 至于彭天和本人, 她最近也一直没见着。他是什么样的人或者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她也没搞明白。

 哎算了,这也不重要…邵寒越说的没错, 学习重要。

 大不了下次再遇上彭天和就把这抱枕的钱给他, 两相不欠。

 “上课之前我想给大家说下周班级值周的安排, 明天就是周六了,所以班长注意一下,晚自习把值周的排班表排出来, 然后周一值周的同学记得早一点到学校。”数学课前,老刘在讲台上说。

 傅今栩从前的学校也有值周班, 值周班的任务有很多, 比如要在每天早自习和晚自习前在校门口检查同学的校服、发型等一系列指标, 又比如在眼保健的时候去别班巡逻等等,反正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尤其是早晨站岗,平时起的就够早了,那会还要比一般的同学更早才行, 简直苦不堪言。还好,一周下来, 每个班每个人轮到一次就行。

 第二节 晚自习时, 傅今栩拿到了排班表。

 “我们被排到周一了。”傅今栩跟邵寒越说, 后者哦了一声,拿着笔计算着她给的数学难题。

 “你起得来吗?”傅今栩又问。

 邵寒越拿着笔的手停顿了一下,他为什么要起来?

 “我看这跟我以前学校一样,站门口还得带红色的绸子,跟宾一样。”傅今栩笑道,“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轮到我们班,没想到下周就是了…诶,周一我不在你那了,你记得早点起。”

 “起不来。”

 邵寒越想起站岗这事了,高一的时候班级也轮过,但那时他和励荣他们都是让别人顶替的。让他早起去门口当“宾‮姐小‬”,简直是天方夜谭。

 “起不来?那我给你打电话?”

 邵寒越偏头看她,这是什么…

 叫起服务?

 “要是打电话都打不醒你的话我就没辙了,你给老师骂了别怪我啊。”

 “哦。”邵寒越沉默半晌,突然道:“那你不会多打几次吗。”

 “啊?”

 “让你电话多打几次。”

 “可以是可以,但你接了之后得起来啊。”

 邵寒越看了她一眼:“知道。”

 答应完后邵寒越继续做习题,做了一会,突然又愣了一下。

 他刚是答应要早起当“宾‮姐小‬”了?

 田淑华周那天才回来,所以傅今栩又在邵家多住了一天。

 她的周六跟往常也没什么区别,除了做题就是看书,反观邵寒越,睡到上三竿,出来吃了午饭之后就坐在客厅打游戏了。

 “邵寒越。”傅今栩从房间出来,站在楼梯口处叫他。

 邵寒越继续按着手上的手柄,应了一声。

 “你作业做了么。”

 “做了。”

 傅今栩偷偷翻了个白眼,信了你的

 “做了啊,那物理卷子第二道大题怎么写。”

 邵寒越顿了顿:“不记得,等会拿给你。”

 “哦。”傅今栩从楼梯上走下来,“可是这次物理卷子全是选择题。”

 邵寒越:“…”傅今栩把作业拿到了楼下客厅,“你的也拿过来吧,今天至少要做一半。”

 “你敢套路我?”

 “谁让你说谎。”

 邵寒越放下手柄,转头看她。

 傅今栩被看得心慌慌,然而脸上是故作淡定的,“快,快点啊。”

 邵寒越又盯了她良久,就在傅今栩觉得自己撑不住的时候,这人终于起身了。

 “麻烦。”

 今天周六,唐茵一大早就出门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家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帮佣周姨。

 周姨见邵寒越今天竟然在客厅写作业,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高兴之余,忙去厨房给两个认真学习的孩子吃的,又是水果盘又是小点心,花样百出。

 而傅今栩也在和邵寒越的学习交流中感受到什么叫先天、什么叫后天。

 和她相比,邵寒越的接受能力真的要强太多,他没学过的知识点只要仔细看几遍再带入题目做一下就能轻松收,而他明白的知识点,举一反三不再话下。

 还有英语…

 她一直知道他英语课从来都没醒过,‮试考‬也没及格过。但某次听力后他做了份全对的卷子她才知道,原来英语是他小时候就能说得溜的语言,也不用怎么学。

 恨。

 “你写你自己的啊,看我的干嘛!”傅今栩写着卷子时发现边上那人一直往她的卷子上瞥,并且边瞥边写,选择题的答案都跟她一模一样。

 “不许抄!”傅今栩捂上了答案。

 “抄一下会死吗。”

 “不会。”

 “那就把手拿开。”

 “但我不给抄。”傅今栩愤愤道,“你说你又不是不会写,干嘛不自己写啊。”

 邵寒越懒洋洋地往后靠:“我确实是不会写。”

 “呸…”

 “真不会。”

 “不会你可以问我!”

 邵寒越哦了声,指着试卷的题目道,“这选什么。”

 “…”两人面面相觑,傅今栩瞪着他,觉得自己一口气没提上来,“选C!不会的全选C!”

 说完,气呼呼地转了回去。

 邵寒越看着她的侧脸,闷闷笑了笑,后来这么一笑就停不住,怎么看怎么觉得傅今栩生气的样子很好玩。

 傅今栩回头时就看到邵寒越伸着长腿,笑得一颤一颤的模样。

 说实在的,她没见过。

 少年总是阴沉沉的,周身冷漠的气息似能把人席卷。认识他这么久,从来没看过他笑得这么‮实真‬过。

 傅今栩都有些愣住了:“你自己做不出题有那么好笑么…”

 邵寒越收敛了,但眉目还染着‮悦愉‬:“没,就是,你不觉得你自己生气的时候很像…”

 傅今栩警惕:“像什么。”

 “河豚。”

 “?”

 “要我搜张图给你看一下吗。”

 “滚!”

 “哈哈哈哈——”

 闹了一通后,傅今栩沉着脸写作业,而邵寒越则一脸惬意地勾着C。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傅今栩想着大概是唐茵回来了,没想到抬眸看去时,进来的是两个人。

 一个是唐茵,另一个则是她不认识的男人。

 但傅今栩看着那人的模样,心里能猜出了七八分。因为那个男人跟邵寒越有一点点像,尤其是眼睛,典型的桃花眼,眼尾稍向上翘,韵味极浓。

 结合年纪和长相,这个人应该是邵寒越的父亲,邵兴程。

 “阿姨你回来了。”傅今栩起身。

 唐茵朝她微笑着点头,然后浅声道,“这就是我朋友的女儿。栩栩,这是寒越的爸爸。”

 傅今栩忙点头:“叔叔好。”

 邵兴程也对她笑,看着十分儒雅:“你好呀,现在写作业呢?”

 “嗯。”

 “真乖。”

 傅今栩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去看邵寒越,但看了一眼后,愣住了。

 就在不久前还笑着的邵寒越此刻竟然像浸了寒霜一般,眼神是厌烦是冷漠,整个人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寒越,听你妈说你成绩有提升。”邵兴程在沙发上坐下了。

 “一般。”

 “那好。”

 “…”“…”一阵静默,傅今栩都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挤过来的尴尬气息。

 就在她想着是不是该找个借口回房间时,一旁唐茵开了口,“你不是还有什么跟我说吗,去房间吧。”

 邵兴程对邵寒越是言又止的模样,但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好,走吧。”

 唐茵和邵兴程一前一后上楼了,傅今栩暗自松一口气。她之前觉得邵寒越对唐茵的态度就不好,但现在对比看来,他真正有敌意的应该是邵兴程才对。

 家庭关系真的诡异的。

 “你要去哪?”傅今栩看到邵寒越起身往外走去。

 “出去。”

 “干嘛…”

 “打球。”

 傅今栩懵了懵:“现在?”

 “嗯。”邵寒越停了停,回头看她,“你跟我出来吧。”

 傅今栩:“我不会打球。”

 “那你看着。”

 “…”邵寒越目讥讽,“怎么,想待这跟我爸尬聊一会?”

 傅今栩立刻‮头摇‬:“我去!”

 邵家这种别墅区配套设施自然是很好的,离家不远处就有个篮球场,只是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人去。

 几分钟后,傅今栩坐在了一边的小看台上,看着邵寒越在那里投篮。

 她见过邵寒越认真打球的样子,所以她也知道他今天并没有很走心。她不好直接问,但是她知道一定是跟他爸有关系。

 她一直觉得这个人什么都有什么都好,但现在看来…天之骄子也可能跟她一样,对家庭里的某个人有很大的排斥感、对那血缘关系有很大的困扰。

 她突然觉得,她明白邵寒越的。

 “傅今栩,球踢过来。”

 思绪正飘着,被邵寒越的声音喊了回来,傅今栩抬眸,看到篮球滚到了她的脚边。

 “噢,来了。”

 傅今栩没踢,她捡起球,拍着过去了。

 邵寒越看着她不稔的模样,嗤笑一声:“会吗你。”

 “怎么不会,我升高中的体育‮试考‬选的就是篮球。”

 为证明自己的言论,傅今栩拿起球瞄了瞄,朝上一丢——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个滑稽的弧度,擦过篮球框下的网后砸在了地上。

 “…”傅今栩回头看了邵寒越一眼,讪笑:“这是失误,再给我一次机会。”

 邵寒越挑挑眉:“你继续。”

 傅今栩跑过去捡回篮球,这次认真了,奋力往上一抛。

 篮球碰到篮筐了,只是…还是没进。

 邵寒越:“你这技术是认真的?老师‮试考‬给你放水了吧。”

 “怎么可能,我当时也就是扣了一分而已。”

 邵寒越见她瞄来瞄去又准备投,上去拿走了她的篮球,“还能扣一分,说出来很得意吗。”

 傅今栩睨了他一眼。

 “投篮的时候用手指和手掌边沿撑着,手心别去碰球。”邵寒越在她边上做了下动作,“两只手成一个倒V的样子,视线别被挡了。眼睛看的是篮圈的后沿部分,这样会更准些。”

 “哦。”

 “试试。”

 傅今栩又接过球,立好姿势瞄准着。

 “手弯点。”邵寒越看不下去,伸手去整她的手臂,“右手的手肘、手腕,还有肩和手的角度要形成90度…对,放松点。”

 傅今栩抬得手有点麻了,“非得计算的这么精确吗…”

 “标准姿势而已。”

 傅今栩哦了声,眯了眯眼,看准篮筐,往上一扔!

 球往上跑,傅今栩也因着惯性往后退了几步。邵寒越余光中见她后退便下意识拦了一把…

 “中了!”球完美地进了篮筐,傅今栩喜不胜收,得意洋洋地看向邵寒越,“看见没,中了!”

 “嗯。”

 方才为了防止她摔倒伸手拦住了她的后背,现在她回头一说话,就好像他把她揽在怀里一般。邵寒越微微一滞,放在她身后的手掌捏成了拳。

 “看来你说的还有点用,我再玩玩。”傅今栩又跑过去捡球。

 淡香一闪而过,他知道是她身上的,因为平时在教室她靠近的时候他也能闻到。

 “诶,要不然我们斗牛吧?”不远处的傅今栩大声道。

 邵寒越看着她不知死活的模样,突然觉得,今天也没那么糟糕。

 “算了吧,我怕我踹死你。”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