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4章 夜间习题 下章
 傅今栩从卫生间回来后,一桌子人就陷入了诡异的气氛里。后来心思各异地往校门口走时, 又被后面急匆匆跑来的人喊住了。

 “傅今栩!傅今栩!”

 五人回头, 只见红火急火燎地朝他们跑过来, 目光锁定傅今栩。

 傅今栩:“…什么事啊。”

 红把手上一大盒巧克力到她手里:“天哥说巧克力解辣!送你了!”

 “巧克力…解辣?”

 红面对傅今栩狐疑的眼神, 也觉这借口实在是假得离谱:“啊哈哈, 是, 是解辣的?”

 傅今栩低眸看了眼精致的外包装,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不用了, 我不辣了, 谢谢啊。”

 她刚想把巧克力回去,红就一阵风似得溜走了,他边跑边喊, “不辣了也没关系,那就留着感受甜, 这真的好吃的!”

 傅今栩保持着归还的动作, 微微僵硬。

 “栩栩,什么情况啊?”简禾遥遥望着红的身影, 上前搭住傅今栩的肩,“刚才看那彭天和在餐馆的时候就不对劲, 现在竟然还给你送巧克力,原来…喜欢你啊?”

 傅今栩怔愣之后是长久的迷茫。

 喜欢?为什么?她跟他好像一点都不

 “我…彭天和这狗东西还想跟我们学校搞联姻呢?敢觊觎我们栩栩,简直脸大!”励荣义愤填膺道,“是越哥?”

 邵寒越目光淡淡地看了傅今栩一眼,没说话。

 励荣只好走到傅今栩边上, “栩栩,你跟彭天和怎么这么了。”

 “不啊…”傅今栩十分无辜,“我就见过他两三次。”

 励荣惊讶:“搞什么,这人不会是来一见钟情这种把戏。”

 傅今栩还是头一次遭遇这种事,被励荣这么一说瞬间脸都红了。从脸颊蔓延到耳朵,站在她身后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彭天和还是情种?”励荣回身,“你们俩听说他有这么‮态变‬过吗?”

 季元洲‮头摇‬。

 励荣看向邵寒越,邵寒越还是没说话,转身便朝校门口走去。

 励荣:“越哥?啧你走这么快干嘛,你听说过吗?你不着急啊,我们干妹妹要被别人拐走了——”

 傅今栩实在不知道要拿那盒巧克力怎么办,所以最后任由励荣拿走了。一整个下午,她就听到他和季元洲在后面稀稀疏疏地吃着。

 晚自习和简禾一块去上厕所时,发现励荣抽屉里的巧克力已经只剩一空壳了。

 “猪一样,那么大盒这么快就解决了。”简禾揽着傅今栩的手臂,“你没吃一块啊?”

 傅今栩有些不自在:“我不吃…”

 简禾笑:“那我知道了,你不喜欢他,所以你也不想跟他的东西沾边。”

 “我只是觉得不是很。”

 “了你会喜欢他?”

 傅今栩想了想:“没考虑那么多,什么喜欢不喜欢,我没想过。”

 简禾看她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低声音道:“不会,你没喜欢什么人?”

 傅今栩愣了愣,反问道:“简禾,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我,我有啊。”简禾也不知道想到了谁,白皙的小脸蛋都泛起了粉红。

 “那你觉得什么叫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就是,时刻会想他,吃到好吃的会想到他,喝到好喝的会想到他,不管干什么都会想着他,而且…你见他的时候,就会觉得心跳加速,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傅今栩看着简禾难得娇羞的模样,有些好奇了,“你真有喜欢的人啊,谁啊。”

 “他,他你不认识。”简禾脸上掩不住笑意,“而且现在不是在说你吗,怎么又拉扯到我身上来了。”

 ”我啊,我不知道怎么说。”傅今栩道,“我好像跟你感觉到的不太一样,我想我会喜欢的人,一定是对我很好很好的人。”

 “只要对你好你就会喜欢啊。”

 “会啊。”傅今栩捏了捏简禾的脸,“我不就喜欢你吗。”

 简禾大笑:“小姑娘,那你可没理解到喜欢的髓!”

 “是是,就你了解,那你说说看,你口中的那个人是谁啊。”

 “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人。”

 “哪好?”

 “哪哪都好!”

 …

 晚自习最后一节下课后邵寒越还在睡觉,今天他很是敷衍,一道题都没写一个字都没看。一开始傅今栩还想说他两句,不过转头对上他那个冷得扎人的眼神时,就什么都给咽回去了。

 教室的人渐渐走空了,傅今栩把试卷收回书包,伸手去推邵寒越。

 “下课了。”

 “邵寒越,起。”

 “喂?你再不起来,我先走了啊——”

 眼睛突然睁开,浅淡的眸子微光划过,似乎清醒得很。

 傅今栩吓了一跳,试探道:“回家?”

 邵寒越哦了声,起身,什么也没带,径直出了教室。

 傅今栩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默默想着,这人晚上心情似乎不太好啊…

 今天唐茵还没回来,不过她让家里的阿姨提早给他们准备了夜宵,他们回家的时候东西还在微波炉里热着。

 “你妈说厨房有吃的,你吃吗?”

 邵寒越往楼上走:“不吃了。”

 “噢。”

 傅今栩自己也不太饿,但她还是吃了一点点,算是不辜负唐茵的一番心意。吃完夜宵后她就上楼洗澡了,洗完澡打了个电话给田淑华,接着便是每晚都需要的睡前习题。

 今晚就着昨天的进程往下做,一开始还比较顺利,但做到最后一个大题时,死活没找着正确的方式

 傅今栩对题目有非一般的执念,她对自己的严格程度已经到了‮态变‬的地步,做不出来的题她会反复演算,直到她能搞明白为止。

 当然,数学有些时候是怎么都算不出来的,就比如现在,想破头都算不到和参考答案一样数字。

 “气死我了…”

 傅今栩揪着帽子上的耳朵,眉头皱成一团。她怀疑这道题没搞明白今晚是肯定睡不着的,想了想,突然念及隔壁房间那个隐学霸。

 傅今栩拿出‮机手‬,快速地编辑了一条‮信短‬:【睡了吗。】

 发送。

 一分钟后,对方回复:【什么事。】

 傅今栩一喜,拿上试卷,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门。她站定在邵寒越房间外后,蹲下,慢慢把试卷沿着门下的隙推进去了。

 傅今栩又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看你房间门口,试卷上最后一道题求解答】

 傅今栩趴在上巴巴地盯着‮机手‬,可这回等了好一会都没人回复,就在她觉得邵寒越应该是懒得理她的时候,房门突然响了。

 傅今栩愣了一下,立刻从上弹起来。

 房门敲了几下就没敲了,但傅今栩知道邵寒越还在门口。她‮奋兴‬地拉开房间门,眼睛都在冒光,“不会,你这么快就算出来了?”

 门外的邵寒越面无表情,目光在她睡衣上停了两秒后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大半夜的写题。”

 傅今栩:“怎么了么?这是我的睡前活动。”

 “你这睡前活动够新鲜的。”

 “还好啦。”傅今栩接过他手里拿着的试卷,“你写了?没有啊,你写哪了?”

 “脑子里。”

 “…”傅今栩想翻白眼。

 “草稿纸给我。”邵寒越停在门口,没进眼前这个粉粉的房间。

 “噢!”

 傅今栩返回去从书桌上拿出草稿纸和笔,邵寒越接过后又往自己房间走,“你过来。”

 “嗯?”

 “你过来,我跟你讲。”

 “方,方便吗?”

 邵寒越脚步微微一滞,回头时神色有些意味深长,“这话什么意思?”

 “我不是怕你房间有什么不方便让别人看到的东西吗…”

 嗯?我在说什么?

 傅今栩微汗:“我,我就是礼貌地问问。”

 邵寒越短暂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你说的不方便看的是什么,不过你不来算了,试卷拿走,我睡觉了。”

 “诶诶——”傅今栩抵住了他的房门,“来,谁说我不来,你赶紧写。”

 邵寒越的房间她还真没进过,进来后她才发现这房间很有他的个人风格,壁纸、摆件、地毯…调是典型的工业冷淡风,看着不太温馨,但很有质感。

 总之,跟隔壁她那粉粉是两个极端。

 “坐。”

 桌上连墙,很大,旁边有个台式电脑摆着。

 傅今栩稍微打量了几眼就收回了视线,她在椅子上坐下后道,“从我拿给你才十分钟?你都做出来了。”

 “没有。”

 “那你刚才说写在脑子里了。”

 “这话你都信?”

 “…”邵寒越见她吃瘪,心情渐好。

 他摊开草稿纸开始演算,“没写在脑子里但大致的想法有了,现在需要写出来算算。”

 傅今栩横了他一眼:“哦。”

 虽然被戏的心情不,但后来看到邵寒越刷刷刷地在草稿纸上写出清晰的思路时,她也渐渐忘了这人的无聊举动。

 “邵寒越…你真的会啊。”

 邵寒越瞥了她一眼:“你怀疑的话找我干什么。”

 傅今栩有点激动:“不是,这是为什么,我看你平时上课也没怎么听。”

 “天赏的,你不懂。”

 “…”呸!

 “行了,看这里。”邵寒越不戏她了,用笔点了点草稿纸,“你刚才就卡在这了,这个地方要先做个假设…”

 说起题目,傅今栩自然就专心起来了,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邵寒越一步步演算。

 “哦我明白了,就是要使得这个方程有两个不等正跟,再设h(t)=lg(t),然后根据这个函数图像就可以知道方程lgt仅有唯一正…”

 “所以这个图像上是不存在A、B两点的,你刚才那个算法太绕了,反而把一些小细节都搞错了。”

 “啊…等下啊,我再理理。”傅今栩拖过草稿纸,支着下巴,一脸专注。

 邵寒越本打算让她自己看去,可转头时目光却不小心落在了她的侧脸上。

 她穿着睡衣的时候好像习惯性地会戴上睡衣上的帽子,此时侧脸从茸茸的帽檐出来,在台灯白茫茫的光线下显得越发白皙。

 她看着很乖很软,比在教室的时候更盛。但其实他知道,这个小丫头片子根本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对付,她也有利爪,只是藏在了乖巧的外表之下。

 “哇真的诶!这样整个就通了,答案也跟参考答案一样了。”傅今栩欣喜不已,转头便到,“邵寒越,你真的太厉害了!”

 猝然回头的女孩让他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于是他便直直地对上那双是‮奋兴‬和崇拜的眼睛。

 黑葡萄般晶莹剔透的瞳眸一下子就撞了上来,让他避无可避。

 邵寒越僵了一瞬,立刻往后挪,接着他便听到自己生硬地说:“哦,也还好。”

 “不是还好,是很好。啊,我终于可是好好睡觉了。”傅今栩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谢了啊,真的。”

 “…”傅今栩天喜地地走了。

 邵寒越坐在椅子上,良久没回神。

 不为别的,只为方才她突然回眸时,他骤然加快的心跳。

 作者有话要说: 心动的感觉避无可避!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