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3章 兔耳朵 下章
 唐茵果然是要好好招待她, 晚自习回来都已经九点半了,餐厅竟然摆了一桌吃的。

 “我听你妈妈说你喜欢吃这些, 所以就让家里阿姨准备了, 栩栩,你多吃点啊,夜宵吃了睡觉才不饿。”

 傅今栩讪讪:“谢谢阿姨。”

 “说什么谢谢, 我还要谢谢你呢。”唐茵道, “寒越这次‮试考‬进步这么大, 多亏你了。”

 “他…他自己也努力的。”傅今栩说完后自己也心虚了, “嗯,我是说他聪明的。”

 唐茵:“是啊, 寒越真的很聪明的。我跟你说,他以前成绩年年都是第一,而且还喜欢搞那些机器人参加竞赛, 那会还得奖的呢。”

 傅今栩意外:“真的?”

 “真的呀, 不过越长大就越不爱读书了。哎,这事怪我们…”唐茵说着拍了拍傅今栩的手背, “现在看到他愿意学, 我很高兴的。”

 原来…真的是学霸?

 傅今栩回想起她给邵寒越补课的时候, 那时见他根本没怎么认真听的样子还让她很火大来着, 可后来看他考得不错就把这茬给忘了。

 所以其实他有在听的?还很轻松的那种?

 “寒越, 快来吃点夜宵。”

 邵寒越一到家就回房间去了,这会出来了已经换下了校服。

 他走到餐桌边,拉开椅子坐下。

 “大半夜的摆一桌, 她又不是猪。”

 傅今栩皮笑不笑地看着他。

 唐茵:“啧,怎么说话的。”

 邵寒越拿起筷子:“傅今栩,今天可是你来了才有这样的盛况。”

 “你这孩子,怎么就盛况了,栩栩现在可算是你恩师,这都应该的。”

 傅今栩:“…”卧槽,恩师都出来了。

 “阿姨您说笑了,我就是随手帮忙。”

 “哪能啊,我知道你经常给他补课也麻烦的。栩栩,反正你这几天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跟阿姨说,在这就跟自己家一样,知道吗。”

 “嗯嗯,好的。”

 “那咱们开始吃饭,来,这个好吃…”

 唐茵殷情地给傅今栩布菜,邵寒越无语了会,朝傅今栩看了一眼。而后者见他看过来,突然笑嘻嘻地用嘴形道:叫老师。

 邵寒越拿着筷子的手顿住:“…”小跟班还能耐了。

 吃完夜宵唐茵便带着傅今栩去她的房间,房间是今天刚刚收拾好的,上四件套用了非常少女的粉红色。

 “我让周姐给你收拾的,还特地嘱咐她要用女孩点的颜色,你看,喜欢吗。”

 “嗯,很好看。”傅今栩真心说。

 “行,那就好。”唐茵又把手上的袋子放在上,“这里面是睡衣和一些换洗衣服,等会洗完澡就可以换上。”

 傅今栩愣了愣:“阿姨,你不用给我买这么多的,我明天回家一趟也很方便。”

 “没事,我今天本来就在逛街,就随手给你买了。”

 傅今栩很少在长辈那得到温暖,所以现在这样一个非亲非故、只见过几面的阿姨对她这么好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她觉得,唐茵真的是个很温柔很热情的人,所以她偶尔也蛮奇怪的,邵寒越为什么总对这样的妈妈冷脸。

 洗完澡后已经快十一点了,换了新地方的傅今栩有点睡不着,所有后来干脆拿了习题出来做。

 做的是数学最后一题的集锦,她写到第二题就卡住了。

 思来想去解不出来,人都有些烦躁起来。

 一烦躁就口渴,她从房间里出来,沿着楼梯往下走。

 这房子不似她家那样,一出房间门就能找到喝水的地方。傅今栩觉得陌生,所以就近蹲在客厅的茶几边上,拔起了葡萄。

 邵寒越从楼梯上下来时就看到这么一个场面,一个绒绒的“东西”蹲在茶几边上,两只长耳朵挂着,一动一动的,像只巨型兔子跑家里来。

 所以他第一眼着实是愣了一下,后来看清楚不是巨型兔子而是个人后,更是匪夷所思。

 这跟班是疯了吗?

 “你是猪吗,夜宵吃完还能吃。”邵寒越走过厚厚的地毯到她边上,一下拎着她睡衣帽上的一只耳朵,“这什么。”

 傅今栩惊悚地回过头:“吓死我了,你走路没声音!”

 邵寒越没搭话,垂着眸打量她现在的样子。她身上穿着粉白色的长款睡衣,睡衣帽上还有两只长长的兔耳朵,刚才远看觉得这人有毛病,近看才发现…怎么意外的合适。

 一张白皙的脸缩在帽子里,脸颊因为了几颗葡萄鼓鼓的,眼睛也因为受到惊吓瞪圆了…这茸茸的衣服衬得她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看着,看着很可爱。

 “…”邵寒越被自己下意识冒出的想法惊到,立刻松了捏在手心的兔耳朵。

 “你怎么下来了?”

 邵寒越瞥开视线:“你能在这吃东西,我就不能下来走走?”

 “啊…我是渴了,吃葡萄解渴。”

 “水在厨房。”邵寒越又低眸看了她一眼,“要喝吗。”

 “好啊。”

 邵寒越转身朝厨房走去,傅今栩站起来,颠跟在他后面。

 走了几步后,邵寒越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这衣服…”

 “阿姨买的。”傅今栩伸手摸了摸头顶的耳朵,“很搞笑。”

 邵寒越闷闷嗯了声。

 “不过我觉得也可爱的。”

 邵寒越顿了顿:“可爱什么,蠢。”

 “哪里蠢了。”傅今栩不服气。

 “衣服上还有耳朵,你几岁了。”

 “几岁都能穿。”

 “给你算三岁,不能再多了。”

 傅今栩笑:“也行,年轻了。”

 邵寒越看着她笑呵呵的样子,嘴角也跟着扬了扬:“不知道你傻乐什么。”

 第二天去上课,邵家的车在距离校门口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就停下了。

 傅今栩美其名曰想吃边上那家早餐店,实际上是觉得跟邵寒越在校门口一同下车实在是太引人注目。

 早上上完课后,几人一块出门吃午饭。

 简禾提议去吃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于是五个人就浩浩过去了。这家菜馆并不高档,但菜做的确实非常入味。简禾明显是常来吃,张口就报出了几个菜名。

 “这家真的很好吃,上次我带小叔来过呢,他说很好吃。”简禾拍拍励荣,“小叔对吃的特别挑,对。”

 励荣:“这倒是,他说好吃应该确实蛮好吃的。”

 “那可不。”

 这家店上菜速度也快,等了十分钟左右菜就陆陆续续上来了。

 “天哥!这不是邵寒越他们吗。”

 刚打算吃饭,突然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傅今栩抬眸一看,只见红那头红的头发在餐馆门口招摇着。

 竟然是彭天和那帮人。

 几个男生在门口观望了会,进来了。

 “怎么着,吃个饭还要来找事啊。”励荣一拍筷子,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你当我多闲?”彭天和冷哼,“老子也是来吃饭的。”

 “呵,没那个意思就好,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红:“靠,你——”

 “行了,点菜吃饭。”彭天和拉住红,目光落在傅今栩身上。自那天放学后就好段时间没看着她了,本来还想晚上下课去门口堵来着,没想到中午吃个饭竟然碰个正着。

 彭天和等人在邻桌坐下了,几个男生吵吵闹闹点菜的时候傅今栩这边最后一道菜也上来了。

 “来来来,这个水煮片也算是他们这的招牌,超级好吃。”简禾道,“你们快尝尝,栩栩,给。”

 简禾给栩栩夹了一筷子。

 傅今栩不是很能吃辣,不过这道菜光闻着就能勾起食,所以她也就张嘴吃了一口。

 “咳…”

 傅今栩实在是小看了这道菜,这水煮片比一般的水煮片辣太多了!

 傅今栩掩嘴咳了两下,没想到这一咳不小心把片上的辣椒籽呛进去了。喉管一阵‮辣火‬辣的,她猝然起身,咳得脸通红。

 “怎,怎么了?”简禾吓了一跳,“是不是辣到了!”

 傅今栩摆摆手。

 邵寒越皱着眉,立刻倒了杯水:“喝进去。”

 傅今栩还没接,边上突然就窜出了一个人,“怎么了怎么了!你是不是呛到了!啊?傅今栩?!红!倒水!”

 两桌人都静了。

 彭天和毫无察觉,紧张兮兮地在边上蹦跶:“愣着干什么啊!红!倒水啊!”

 “啊?哦,哦!”

 邵寒越阴沉沉地看了彭天和一眼,把手里的水放到了傅今栩手上:“快喝了。”

 傅今栩接过,几大口喝进去后,终于有所缓解。

 傅今栩:“我去下卫生间。”

 彭天和:“好!老板!卫生间在哪啊!老板!”

 不远处的服务生:“?”

 傅今栩:“…别叫,我知道在哪。”

 彭天和立刻闭了嘴:“哦哦那你快去,诶你真没事?”

 “没事没事。”傅今栩跑走了。

 彭天和一直站着,直到傅今栩跑没影了他才重新在位置上坐下来:“妈的,这餐馆做个饭啊,这么辣,是人吃的吗。”

 红:“天哥…我们还没吃呢。”

 彭天和:“你没看到她辣傻了啊,啧,一看就知道这餐馆不行。”

 红:“哦…”

 隔壁座。

 面面相觑。

 励荣:“什么啊?”

 季元洲:“不知道。”

 两人很默契地看向邵寒越,然而邵寒越漠然着脸,不说话。

 于是两人又一致地看向简禾,简禾狐疑道:“这兄弟认识栩栩?”

 励荣老实回答:“上回绑架过。”

 简禾:“…”作者有话要说: 《当绑匪看上人质》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