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21章 真假学渣 下章
 期中考的时间是两天, 等第三天正常上学后, 第一天考的成绩也出来了。

 早上数学课, 班主任老刘带着数学试卷进来了。

 “咱们班这次数学‮试考‬平均分还可以啊,有几位同学考的非常好。”老刘将试卷摊开, “这次的卷子比较难, 年级里上一百三的不多, 还有最后一道大题, 全年级做出来的只有两位。”

 说到这的时候, 老刘突然有些怪异地往后排看了一眼。

 “看我干嘛, 我做出来了?”励荣笑。

 季元洲:“你不要做梦了好吗, 又不是选择题。”

 励荣:“说不定我瞎写写对了。”

 “滚远点…”

 傅今栩听着老刘的话, 课桌下的手轻搅在一起。

 她有点紧张。

 “我们班数学最高分是程皓同学,这次考了137,年级第二,不错。”老刘脸上出一丝笑意。

 傅今栩心下一沉,果然, 数学她还是拿不到最优。

 “还有另外两个同学也上了一百三,姜超135,傅今栩131…这三位同学真的很不错噢,这次的成绩老师还是比较满意的。”

 傅今栩是转校来的, 众人以前都听老师们说她成绩不错, 但没真的见识过。这次这么难的卷子看到她能拿这么高的分数,都有些心服了。

 三人分别上去领试卷,傅今栩领完往下走的时候看到简禾给自己夸张地比了个爱心, 她忍俊不,一时间没有拿到第一的沮丧心情都好了大半。

 “跟班,是不是该请吃饭?”等她坐下后,邵寒越突然道。

 傅今栩把答题卷往后翻,最后一大题写错了一半,她一边思索一边答道:“你考好了才请你吃饭,你没考好就别想吃什么好的了。”

 邵寒越往后一靠,话里隐隐含笑:“那你考这么好不用庆祝一下?”

 傅今栩十分干脆:“不用,谢谢。”

 傅今栩现在很好奇是谁写出了最后一道题,她非常想知道对方的思路…

 “刚才我说了,最后一道大题全年级做出来的只有两位。”讲台上的老刘又开口了,“其中,有一位是在咱们班的。”

 同学们发出一阵嘘声,傅今栩看向不远处的程皓和姜超,发现他们在同学的询问下都是‮头摇‬。

 “老师,谁做出来了啊?”有人问。

 老刘没答,他从一堆试卷中出一张,朝某个方向伸了伸:“邵寒越,你的。”

 没有人觉得这是答案。

 直到邵寒越拿着试卷往下走时,老刘说:“我们班做出那道大题的,是邵寒越同学。”

 “…”一片静默。

 谁?

 谁写出来了?

 “看什么看。”邵寒越走到位置上坐下,看着他那小同桌因为震惊而睁的圆溜溜的大眼睛。

 傅今栩深了一口气,拿过他手里的试卷翻到最后一题。

 靠!真的是对的!

 傅今栩又往回翻,名字是他的,字迹是他的,这张试卷真的是他的!

 而且更奇葩的是,他大部分题都没做,虽然最后一道超难的大题做出来了,但分数也只有88分。

 “你,你怎么考的这个分。”

 邵寒越微微一笑:“吉利。”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怎么考的…最后一道大题你竟然会?”

 不止傅今栩惊讶,班上其他人也都是惊讶万分。那是邵寒越啊,数学从来不上六十的邵寒越,怎么突然…

 不会是抄的?

 不对啊,全年级会做的就两个,而且他还在学渣聚集的考场‮试考‬,谁能给他抄啊。

 “这题怎么做的?你怎么想的?”傅今栩惊讶过后是浓浓的好奇心,没什么比“不会做的题目”更能引起学霸的兴趣的了。

 邵寒越定定地看了她几秒:“很想知道?”

 “嗯!”

 “中午你要请我吃点好的。”

 “…”“答应了我就告诉你。”

 傅今栩挣扎了一会:“好!”

 “成。”

 老刘发完试卷后就开始讲题了,傅今栩不需要听前面的,于是就听邵寒越给她讲最后一道大题。讲着讲着她就发现身边坐着的这个人“表里不一”,他的思路很清晰,知识点也很稔,听他讲题的时候她都要忘了“她同桌是个学渣”这个事情了!

 “越哥?寒越哥哥?”励荣看着分析试卷的两人,懵脸。

 邵寒越:“你别吵。”

 “你讲题啊?别这样,我害怕…”

 “有话等会说。”

 “…哦。”

 邵寒越完全不想理他。

 励荣和季元洲面面相觑,良久一人问道:“邵寒越有双胞胎吗?”

 “…应该没有。”

 一天后期中考的总成绩就从办公室出来了,据从办公室打探回来的同学说,他们班的傅今栩数学物理两门虽然不是拔尖,但是她其他科却都是稳拿第一,所以总成绩上也拿下了年级第一。

 “今天老刘可高兴了,在办公室那板,得超直。栩栩,厉害啊。”

 边上的同学都投来羡慕的眼神,傅今栩有些不好意思,“那,其他人的分数呢?”

 “其他人的分数等会体育课后老刘会来说的。”

 “噢。”

 傅今栩看了邵寒越的桌子一眼,下节是体育课,他和励荣等人已经去操场了。他好像不怎么关心他自己考得怎么样,可她却想知道的很。

 “啊对了,我还听老刘说起邵寒越了。”

 “怎么了?”傅今栩立刻竖起耳朵。

 那同学道:“可神奇了,邵寒越不是一向垫底嘛,这次竟然是我们班的第…第三十名,对,三十。”

 高二(1)班总共人数四十四,邵寒越这次是三十,那不就意味着…

 他前进了十四名?!

 “真的假的!”傅今栩的语气已经是按捺不住的欣喜,这一瞬,简直比知道自己是第一名还高兴。

 “真的啊,老刘跟咱英语老师在办公室聊的呢。”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傅今栩同简禾、柴安安一块去操场的时候整个人的心情都是飞扬的。

 柴安安:“栩栩,我平时是觉得你成绩好但是没想到你这么好啊。”

 简禾也不掩崇拜:“怎么学的啊你?”

 傅今栩思绪还停留在邵寒越那,“就,就多练习嘛,死记硬背就对了。”

 简禾:“我们又不是文科,光死记硬背有什么用,你还是妥妥的学霸的。”

 柴安安:“说起学霸…诶,昨天我还听有人说邵寒越是学霸呢。”

 傅今栩:“?”

 简禾狐疑:“谁说的,眼睛这么浊。”

 柴安安:“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不过那人说他初一跟邵寒越是同班的。”

 “那么早以前的事,我初中也还是第一名呢。”

 …

 体育课跟以往的套路都差不多,前半节老师带着,后半节就自由活动了。

 “今天不想打了,去那边看篮球。”

 “行。”傅今栩放下了手里的球拍,跟着简禾一块往跑道外走去。

 体育课的女生就喜欢聚集在这边看男生打篮球,一是确实赏心悦目,二是懒得去运动。

 傅今栩和简禾到的时候柴安安已经在那坐了十分钟了。

 “今天你怎么不买水了?”简禾问。

 柴安安:“我干嘛买水?”

 简禾出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柴安安次次都买水,次次都想给邵寒越,然而,也是次次都没勇气送上去。

 柴安安被简禾看得心虚,最后只好道:“他不是都喝栩栩买的吗,那我就不买了。”

 傅今栩一惊:“说清楚点,不是喝我买的,是他的钱在我这而已。”

 “无所谓啦,反正…反正不重要。”柴安安摆摆手,声音微低,“送什么水,他又不是没水喝。“

 简禾将手按在了柴安安肩上:“朋友,你能途知返我真的很高兴。”

 “喂——”

 “行啦行啦,看球。”简禾语重心长道,“邵寒越这个人啊,只能用看的。”

 柴安安沉思了会,认同地点了点头。

 傅今栩在一旁坐下来,听到简禾的话后抬眸看向球场里“只能用看的”那位。今天他穿的运动服是黑色的,相比于白色,黑色更能把他身上那种桀骜不驯的气质凸显出来。

 他这样会让她想起很久之前他在小巷里和红他们打架的模样,那时的他似乎整个人都包裹在黑暗里。

 可真的熟悉了之后,又会明白那天的他并不是真正的他。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是你心里会清晰的感觉到…他其实不该属于黑暗,他应该要是个站在阳光里的人。

 “啊啊啊!”邵寒越进了一个三分球,边上一阵尖叫。

 傅今栩看到场上那人上前把球接了下来,转头朝场外某个方向看了过来。

 “唔…吓我一跳。”柴安安突然道。

 傅今栩捂着耳朵的手放下:“什么?”

 柴安安看了傅今栩一眼:“他是不是在找你。”

 傅今栩:“谁?”

 柴安安指了指邵寒越:“他啊,他是不是在看我们。”

 傅今栩顺着柴安安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邵寒越站在篮球架下,视线落在她们这个方向。

 “不会…他没事找我干嘛。”

 打篮球的男生们大概是快结束了,场上的人喝水的喝水,擦汗的擦汗,已经没人跑动了。

 而傅今栩话音刚落就被自己打脸了,因为邵寒越远远地站着,伸手朝她指了一下。

 然后,她清晰地看到他的嘴形说:

 同桌,买水。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在网上看过一句话:想知道男生喜欢哪个女生,只要看他进球后第一个望向的人是谁就知道了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