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8章 你有钱吗 下章
 早自习后邵寒越才不紧不慢地从教室后门进来, 他脸上带了黑色的口罩, 大概是为了遮伤口。

 傅今栩看了他一眼, 收起英语书,从抽屉里拿出他要的蛋卷。

 “早餐。”

 邵寒越在位置上坐下来, 打了个哈欠, “冷了?”

 “那肯定, 你又不早点到。”

 邵寒越伸出手, 用手背在袋子外探了探温度:“好冰, 不吃了。”

 傅今栩瞪圆了眼:“什么?”

 “冷了不好吃。”

 傅今栩按耐住想这位少爷的冲动:“现在又不是夏天, 放久了当然会冷掉, 这样就不吃也太浪费了。”

 邵寒越又打了个哈欠, 一副完全没睡醒的模样:“让励荣吃,不浪费。”

 “啥?啥给我吃啊。”励荣耳朵尖得要死,听到自己的名字就从后面探过头来,“什么呀,什么东西呀?!”

 话刚说完, 一个抱着塑料袋的东西就砸到了他手上,励荣低眸一看,惊喜万分,“哎哟!栩栩!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早餐呢, 你怎么这么贴心!”

 傅今栩面无表情:“不是我贴心, 是你兄弟贴心。”

 “哇!谢了啊!”励荣受宠若惊地缩了回去。

 邵寒越支着脑袋,淡淡道:“跟班,等会下课后去小卖部。”

 “不去。”

 “我顺便请你吃烤肠?”

 “不去!”

 邵寒越哦了声, 不勉强了,刚想转头跟后面的人说话,结果听他的小同桌碎碎念道,“我等了好半天才给你买的蛋卷,进校门口的时候为了不让站岗的看到还捂得辛苦。”

 小同桌瞥了他一眼,分明是委屈,“以后别让我带早餐!”

 邵寒越顿了几秒,被她半怒半怜的眼神看得心口微跳,仿佛自己真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

 还有…等了好半天?捂得辛苦?

 他突然非常难得地感觉到一丝愧疚,于是想了一会,回身,一把把励荣手上的蛋卷拿了回来。

 励荣保持着捧着的姿势,嘴巴微张:“?”

 “自己买去。”邵寒越说。

 励荣愣住:“不是给我吃了吗!”

 “后悔了,想想我还是饿的。”

 励荣受到了打击,“我都咬了一口了!邵寒越!你还给我!我要吃!”

 邵寒越侧着‮体身‬,笑了一下:“不行,给你吃好浪费。”

 励荣:“?”

 回过头后,邵寒越忽略身后传来的各种谩骂,将蛋卷掉了个边,在干净的地方咬了一口。

 冷的,果然不好吃。

 “我吃了。”他提醒她边上的人一句。

 傅今栩转头看着他手上的蛋卷,面色微怔:“你不是嫌冷吗,干嘛还跟他抢。”

 “我吃了。”

 傅今栩:“…我看到你吃了。”

 “哦。”邵寒越又咬了一口,他看到了他要求的两香肠,心情甚好。

 “那你下次还给我带早餐?”

 傅今栩:“…”“带不带?”

 傅今栩打开语文书,不想理他。

 “跟班?”

 傅今栩快速堵住了耳朵,开始背诵诗文:“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生。随波千万里…”

 邵寒越顿了一下,拉开她捂着耳朵的手:“明天我还要吃这个,一模一样的。”

 傅今栩猛得大声了:“江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不买你就死定了。”

 傅今栩声音骤降:“空,空里霜不觉飞,盯上白沙看不见…”

 不拒绝就是答应,拒绝了他也有办法让她不拒绝。

 邵寒越看着同桌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心情愈发舒畅了。

 第二节 课是物理,期中考不似期末考有时间往回复习,所以物理老师依然赶着时间往下单元走。

 傅今栩已经预习过且尝试过在买来的练习本上做过例题,所以她听起来不是很难,但是她很怕邵寒越觉得难!

 老师回过头在黑板上写东西的时候,她转头看邵寒越。

 他正低眸看着书本上的东西,一动不动。

 傅今栩怀疑他在走神。

 “喂…”

 “嗯?”

 “接下来每节课你都要听,因为这些都在期中考范围内,如果你都让我来补的话,来不及的。”

 “嗯。”

 傅今栩见他还是不怎么动弹的样子,恨铁不成钢,伸出一食指抬起他的下巴:“看黑板。”

 邵寒越被突然挑起头,错愕了一阵。

 “这节课听懂了中午加餐。”

 下颚指腹的温度转瞬即逝,邵寒越缓缓侧眸,“…加餐?意思是等会要去小卖部?”

 真是对小卖部非一般的执着!

 傅今栩坚持‮头摇‬:“午餐加餐,不是去小卖部。”

 邵寒越视线下移,看向她白白的手指:“但我想去买吃的。”

 邵寒越还保持着微微仰头的姿势,他说的时候喉结会微微动弹。傅今栩凝了凝眸,被他这么个侧面曲线粘住了视线,“下,下课才那么点时间,我会怕迟到。”

 邵寒越从她的手指上收回视线:“怕什么迟到,你这出息…”

 周一第二节 下课后是要出的,下课铃响过之后,运动员进行曲就响了起来。

 傅今栩学习很勤奋,但是她某些方面是很懒的,比如说体育、比如说打断他学习的出

 很多年后,每当她经过小区附近那个学校,听到里面响起运动员进行曲时都会想起自己高中时期被这首音乐支配的恐惧。下课时间好好补个眠或者看下书多好,非得排起队来去外面听毫无意义的国旗下讲话…

 折腾啊。

 体育委员在班级外整队,傅今栩和简禾差不多高,所以两人就排在了一块。

 “励荣!”简禾抓住路过队伍的人,“是不是要去小卖部。”

 励荣:“昂。”

 “天天出时间跑小卖部,给教导主任抓到有你好看的。”

 励不在乎:“抓到就抓到呗,顶多骂我一通,诶你拉着我干嘛,要吃什么。”

 简禾出个“你懂我”的表情:“带瓶酸,伊利的那个,大瓶的!”

 “那要8块呢!不买。”

 “你穷成鬼了啊。”

 “可不吗。”励荣指指他后面的邵寒越,“这人一分钱没有也要跟我去小卖部,由此可见他要蹭我的。”

 傅今栩朝励荣后面看去,正好和邵寒越的视线对上了。她朝他微微‮头摇‬,心里产生一丝怜悯,这般贵公子的样却穷得要去蹭别人的,真可怜啊…

 邵寒越没看懂她表情的意思,只觉莫名不舒服,所以伸手盖在了她头顶上:“拨鼓吗你。”

 傅今栩被得动不了:“没…我活动筋骨。”

 “你要不要带点什么?”邵寒越突然道。

 傅今栩一惊,“你有钱吗?”

 “就说要不要。”

 傅今栩有些受宠若惊:“噢…什么都可以啊?”

 “猪饲料不带。”

 “…”“快点,我要走了。”

 “不吃了!”

 邵寒越挑眉:“脾气是越来越大了。”

 励荣跟简禾涉完后就打算下楼了,邵寒越也预备离开。但刚走了一步,就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回头跟傅今栩说:“下次钱包往里放点,拿钱也太容易了。”

 傅今栩顿时瞪了眼:“你——”

 “了张五十,记账去。”说完,两手兜,悠哉悠哉地下楼了。

 傅今栩僵了片刻,靠!她说这人今天怎么这么贴心呢!原来是先做了亏心事!

 什么可怜,就知道不该产生什么怜悯的情绪!

 “诶,邵寒越刚才要给你带吃的啊。”

 身后排着的女生看了刚才那一幕都惊了,原本以为傅今栩跟简禾一样打入了这几个问题学生的小团队里,可没想到她不仅打入了小团队,还能让邵寒越给她带吃的?就连简禾都只是使唤励荣和季元洲而已…

 傅今栩:“啊?没,他,他之前欠我的。”

 女生出一丝羡:“你可真厉害。”

 傅今栩尴尬地笑笑。

 真厉害?厉害在哪…

 周一出是国旗下讲话,教导主任在台上说了一堆之后,让高三的某个优等生上去做演讲了。底下的人闲着无聊,要么发呆,要么怯怯私语。

 傅今栩站了一会,正觉昏昏睡时,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

 转头,只见右手臂挂着个红绸带的许倩倩站在了她边上。

 傅今栩眸光暗了,她没有忘记她们那天把她推到了黑漆漆的厕所里。

 “邵寒越没下来?”许倩倩仿佛失忆了般。

 傅今栩回过头没看她:“没。”

 “在教室?”

 “不知道。”

 许倩倩蹙眉:“我今天是出巡逻的,我有权利询问你们班没出的同学在哪里。”

 傅今栩面色冷淡,“那你问我们班长,问我干什么。”

 “喂,你是他同桌,我不能问你啊。”

 “不想回答。”

 “你——”许倩倩被气得说不出话,冷静了会后怪气道,“得了,你现在就了不起呗,上回他都特意来警告我了,我哪敢动你呀。”

 傅今栩懒得搭理她。

 许倩倩冷笑了声,在她边上低了声音:“不过你也别得意,别以为人这样就是看上你了,想得美。”

 “不是检查员吗,光站我这聊天?”傅今栩不耐烦了。

 “要你管…”许倩倩哼了哼,又突然道,“喂,我今天早上看到你和十三中的彭天和了,你们还热烈地聊天呢。”

 “所以?”

 “你不知道他跟邵寒越是死对头啊。”

 “…”她当然知道了,不过,她哪里跟彭天和聊天了?还热烈的?

 “切,你可真行…”许倩倩见她不吭声,留下一个鄙视的笑,趾高气扬地往前走了。

 傅今栩望着她的背影脸问号,邵寒越这位死忠粉也太奇葩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还有300个红包~~

 (然后,后天要上夹子,所以明天会断更一天,不过后天晚上22:00我会双更补回来的!鞠躬!)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