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7章 补作业 下章
 傅今栩白心了, 两人回到邵家的时候, 唐茵根本还没回来。

 “太好了, 唐阿姨还没到家。”

 邵寒越懒懒地在沙发上一坐:“很晚才会回来,放心。”

 “为什么?很忙吗?”

 “可能。”邵寒越略带讥讽, “那两人一直很忙。”

 那两人指的应该是他父母…

 傅今栩隐约感觉到邵寒越对他爸妈的排斥, 不过这种事是个人心里的痛点, 所以她也没打算刨问底。

 “你家药箱在哪。”

 邵寒越起身, 走到她身后时提住了她背上的书包:“不是要看书吗, 到书房去。”

 傅今栩, “要补课也要先把你的伤上下药啊。”

 “算了, 不用。”

 “怎么算了, 你不疼了?”傅今栩疑惑,“看着还发青呢。”

 “我说算了就算了,你怎么这么啰嗦。”

 傅今栩眉头一横,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经历了一遭“群殴”胆子肥了,她伸手便按向他的角。

 青了的那一块, 用了五分力气按下去!

 “嗯…”

 意料之中的闷哼,好像还很痛的样子。

 傅今栩愣了一下,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上手了!

 她猛得收回手,但已经来不及了, 被按的那人难以置信地盯着她, 用着要杀人般的语气叫她名字,“傅今栩!”

 傅今栩讪讪往后退:“我以为你不疼!”

 “我像不疼的样子吗!”

 “…像的。”

 邵寒越脑门突突跳了两下,阴沉着声音:“你是不是找死。”

 “没, 我找药。”傅今栩扯出一个干笑,“我觉得你需要上下药,看你也疼的,那什么…药箱在哪呢?我去拿。”

 邵寒越深了一口气,“跟我进来。”

 “那药箱…”

 “就在书房!”

 “噢!”

 大声什么呢你…

 傅今栩狠狠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她还不是怕他不上药不容易好,到时候唐阿姨问起来她还得给他扯谎啊!

 书房很大,只是书桌上空的,除了一点摆件外什么都没有。很明显,这里没什么人用。

 傅今栩把书包放在边上,从里面拿出了自己已经做完的卷子。

 邵寒越没一会就把药箱找出来了,他把药箱往桌山一放,整个人舒适地坐进办公椅里。

 “上药。”

 他靠着柔软的椅背,闭着眼,一副等待伺候的模样。

 傅今栩黑人问号脸。

 等了一会没动静,邵寒越半掀眼帘:“愣着干什么,帮我上药。”

 “你自己不能…”

 “你这人还没良心。”邵寒越打断她,“上次在医务室我是不是帮你了。”

 傅今栩顿时哑口无言,这样想起来,她是没良心?

 “快点,我看不见。”邵寒越又闭上眼了。

 “哦…”

 一报还一报,应该的,而且他这伤说到底还是因为她才有的。

 这么想着,傅今栩便放下了手里的卷子,上前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药酒和棉签。

 完回头后,大爷似靠着的人还闭着眼,那模样仿佛已经睡了过去。傅今栩停顿了几秒,不动声地打量他的脸。

 他睡着的样子她看过太多次了,在教室,这人堪称睡神。

 可是,每一次看她都会被眼前的美镇住,明明那么能打的一个人,怎么长了这样一张妖言惑众的脸…

 “可能会有点疼啊。”

 “哦。”

 傅今栩拿着棉签上前,小心翼翼地擦拭在他角脸颊那块。这么近看,这乌青还触目惊心的,而且这人皮肤未免太好了,光滑白皙的模样就不像一个男孩子该有的。

 “疼吗?”傅今栩强行将视线从他皮肤上挪开。

 “嗯。”

 傅今栩手下又轻了些,涂完后,条件反地吹了吹。

 眼前的人猝然睁开了眼睛,傅今栩顿了下,抬眸看他,而此时,她嘴还保持着微撅的姿态。

 邵寒越:“…”傅今栩:“…”“行了,就这样。”邵寒越抿着,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你去哪?”

 邵寒越径直往外走:“不是要补课吗,我去拿书。”

 “哦。”

 邵寒越从书房出来时耳朵才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但他自己没有发觉,只是思绪里还绕着方才那个画面。

 柔软粉红的嘴,微微温热的吐息…掠过他的肌肤时,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觉。

 邵寒越皱着眉头在客厅‮央中‬站了一会,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那画面。好不容易等到那怪异的感觉消逝后,他才反应过来他回家根本就不带书也不带试卷。

 傅今栩的作业已经都写完了,她现在在做的是自己买的“王后雄教材”物理那版,她所有科目都很不错,只是最费心的还是物理和数学这两块。

 她不是天才,那么多艰难的知识点都是她一点一点扒下来的。所有的成绩,都是靠后天努力。

 “书呢?”邵寒越回来了,然而他两手空空,一张纸都没看见。

 “我没带。”

 傅今栩无语了两秒:“那你刚才说去拿…”

 邵寒越看了她一眼,沉默地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

 “那行,没带就看我的。”傅今栩也不纠结了,反正她早知道他是个学渣。

 傅今栩把她写过的那份试卷递到他前面,“你遮着答案做一遍,就写在这个草稿纸上,不会的…我教你。”

 邵寒越懒洋洋的嗯了一声,支着脑袋,打量着她的试卷。

 两三分钟后,傅今栩停下自己手上的笔,回头看他:“你写呀…”

 邵寒越打了个哈欠,不在乎地问:“我不会怎么办。”

 “不会…都不会?”

 “嗯。”邵寒越十分“诚恳”地点头,“都不会。”

 “…”不是学渣,是顶级学渣!

 距离期中考只剩下一周的时间,这么短时间内傅今栩不可能从头给他复习,于是就用取巧的方式,最简单的题给讲明白了,稍微难一点的题就用“默背”式复习,意思就是不需要懂原理,只要知道这种题型怎么套就好。

 最后实在没办法的,直接跳过。

 反正她目前的目标只是让他提高十名!

 “真空中两个静止点电荷间的相互作用力跟它们所带电荷量的乘积成正比…”傅今栩将所有可能考到的基础问题都给他一一梳理,“库仑定律是有计算公式的,你一定得把公式给记牢了,然后我给你用这个公式带一些这道题,诶你看这…”

 眼前的人已经叽叽喳喳讲了快半个小时,邵寒越是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将眼前的内容过了一遍。

 “喏你看…就是这样,这两个知识点其实简单的。”傅今栩抬眸,看见邵寒越散漫地转着笔。

 “你有在听吗。”

 “听了。”

 傅今栩认为他的语气十分敷衍,“那你懂了吗。”

 “懂了。”

 傅今栩完全不相信:“真懂了?”

 “嗯。”

 “那行,这道选择题你做一下。”

 傅今栩从练习册里丢给他一道题,给完之后想着他大概得花点时间,所以就自己看书去了。

 然而二十秒后。

 “C。”

 傅今栩猝然回头,她一题都还没看完呢!

 “做对了啊…”

 邵寒越拿着的笔在书桌上点了一下,以示两个字:废话。

 “诶不对,这参考答案就在右边。”傅今栩反应过来这道题是例题,答案就在右上方。

 她是傻了…

 邵寒越:“我没看答案。”

 傅今栩瞥了他一眼,哦,没看答案,没看答案还这么快就知道选哪个啊。

 邵寒越很无辜道:“真没看。”

 傅今栩哼了哼,敷衍:“厉害了厉害了。”

 邵寒越看她一脸“我真蠢我又被耍了”的模样,嘴角微微扬了扬。

 这人到底是多傻呢,认为两个知识点翻来覆去半个小时别人还听不懂。不过,看着她那懊恼的样子倒是很有趣,甚至有趣得让他觉得…补课还有意思。

 第二天一早,傅今栩去了学校附近吃早餐,吃完刚准备起身时,口袋里的‮机手‬震了一下。

 邵寒越:【早餐带一份,校门右边那家蛋卷,不要香菜不要葱不要里脊,一点辣,多放一香肠】

 傅今栩看完后:“…”一顿早餐能给你挑死。

 蛋卷摊前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因为离早自习还有十分钟,所以傅今栩也不着急。

 “阿姨!给我来份蛋卷。”

 身后突然传来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傅今栩听着这声音觉得耳得很。一转头,发现一个穿着十三中校服的男生骑着机车在她身后。

 “彭,彭天和?”

 “诶,是你啊。”彭天和直着背,仿佛自己是无意和她撞见,“真巧啊。”

 傅今栩:“啊…”

 十三中离嘉英有好几条街的距离,他怎么在这。

 彭天和似乎看出她那点疑惑,立刻道:“你们学校边上这家的蛋卷最好吃,我特地过来买!”

 “哦。”

 彭天和清了清嗓子:“阿姨,快点,我为了吃这个可要迟到了。”

 “这位小姑娘先的,你得等等。”

 “不用了阿姨,让他先。”傅今栩想起昨天“群战”风云,往边上退了几步,“你先。”

 彭天和一大早来嘉英门口就是为了堵到她,刚才他说那么一句也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真的只是为了这蛋卷而来,没真想她的队。

 “我跟你一女孩有什么好抢的,你先。”

 傅今栩连忙‮头摇‬:“不用不用,你先。”

 “你先。”

 “你先你先。”

 “你先啊。”

 “你先就好了…”

 彭天和:“说了你先了!快点!”

 “…”傅今栩被他那恶霸脸吓了一跳,愣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哦…我先。”

 一边说着,一边又往边上挪了一点。

 彭天和:“…”妈的是不是太凶了?

 两分钟后,给邵寒越买的蛋卷做好了,傅今栩拿上后匆匆往校门口跑,那架势是生怕彭天和一个发怒当场打人。

 而彭天和望着她的背影,迷茫地挠了挠后脑勺。

 作者有话要说: 前排300个红包~

 大家新年快乐!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