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5章 林场偶遇 下章
 下了车后,傅今栩才发现这地方离十三中很近。邵寒越说这里叫林场,就是个无组织无纪律,什么类型的桌上游戏都有的地方。

 “为什么叫林场?”

 “老板姓林。”

 傅今栩,“…够随意的。”

 邵寒越笑了一下,付钱下了车。

 傅今栩跟着他从门口进去了,站在林场门口的时候可以看到楼下真的什么都有,打牌的,打麻将的,还有其他赌博类的游戏…像棋牌室,但比棋牌室大得多,也凌乱得多。

 “你别进来,就在外面等着。”邵寒越朝林场边上搭着蓬的地方指了指,“外面那排吃的看到没,最右边那家关东煮好吃,无聊就去吃点东西。”

 傅今栩朝里屋看了看:“你不是来打架的?”

 邵寒越伸手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我非得去打架你才觉得刺是不是?”

 “哪有…”

 “坐那边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哦。”

 邵寒越待完就上了楼,傅今栩等到他背影消失在拐角后,这才背着书包往外走。

 走到搭棚小吃前,她挪到了邵寒越说的那家关东煮前面。

 “小姑娘,想吃点什么?”卖关东煮的是个大叔,长得很旷,但说话却温柔的。

 傅今栩在高脚椅上坐下来:“哪个好吃?”

 “哈哈要我说当然哪个都好吃了。”

 傅今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你觉得最好吃的给我拿三串。”

 “行嘞。”

 林场平时也有很多学生过来,但大部分都是十三中。不过今天是周,所以人就少了些。

 傅今栩安静地吃完三个串串后又等了会,可邵寒越还没出来。干等着也无聊,于是她从书包里拿出了单词本,就地看了起来。

 “小姑娘,哪个学校的呀?”关东煮老板闲着无聊问了句。

 傅今栩抬眸:“嘉英。”

 “嘉英啊,嘉英好嘉英好,我就说看你不太像十三中的。”

 傅今栩:“这可以看出来么。”

 她又没穿校服。

 “哈哈,不说别的,就是你在这坐这么一会还拿出书看…反正我在这摆了这么多年的摊就没见过。”老板道,“这人啊,很容易受环境影响的,哪个学校的学生就有哪个学校的气质。”

 傅今栩笑了笑,没搭话。

 这点她不太能苟同,其实每个地方都有真心努力的人。

 “小姑娘,不再吃几串?”

 “不了,有点了。”傅今栩说完又道,“老板,你家的关东煮真的好吃。”

 “嘿嘿那是自然。”

 “老板!给我拿五串!”边上传来一个男声,有客人来了。

 傅今栩见老板招呼人去也就低眸背起单词来。

 老板:“你这小子可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啊。”

 “前段时间有点事。”

 “什么事啊,打架了啊,伤了?”

 “你说什么话呐,我伤个!”

 “是是是,你小子厉害着呢…来,给。”

 边上那人接过吃的就在傅今栩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吃了几分钟后他打了个电话,“你们他妈能不能快点,老子坐这吃一个小时!”

 傅今栩:“…”“话别这么多…什么?真的假的?搞他啊!”

 边上人一个激动,串串就被他猛得往杯子里扔,汤汁四溅!傅今栩离得近,摊开的单词本和手背都被溅了一片。

 “啊…”汤汁很烫,傅今栩短暂惊呼一声后连忙抖开。

 “卧槽。”边上那人似乎也看到了,他一边跟电话那头说话一边起身纸,“不说了不说了,你们快点就是了…挂了。”

 “喂拿着拿着!”那人将纸递到了傅今栩前面。

 “天和,你这得人家书都脏了,擦不掉了。”老板啧啧几声,关心道,“姑娘,手有没有烫着啊。”

 彭天和不太高兴:“我又不故意的,你说谁会在这看书啊,这不是搞笑吗。”

 刚说完,就见眼前的姑娘抬起眸来,黑漆漆的鹿眼水汪汪的,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烫着了,还有点红。而她此刻明显是有点生气的,只是那生气在素净白皙的脸上反而显得灵动娇俏。

 卧槽,可爱啊。

 彭天和拿着纸巾的手又往前挪了挪,眼睛有些直了:“那什么,你烫着了啊。”

 傅今栩想这不是废话吗。

 她接过纸,小心地擦了几下书:“还好。”

 “诶你也擦擦手啊。”彭天和道,“噢不对,用水冲一下吧,你过来。”

 说着就伸手去拉她,傅今栩猝不及防被人拉上,人一歪就椅子上下来了:“喂——”

 “这边有水龙头,快点啊,等下起水泡了!”

 “我,我不用!”

 “那哪行。”

 “我,不是…你,你放开!”傅今栩拼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手从他手心出来了,“你别拽我手!”

 彭天和啊了一声,转头间看见眼前的小姑娘红透了脸。

 “…”“…我自己来就好。”

 彭天和盯着她粉扑扑的脸颊,感觉手心还残留着那阵细腻的触感。他猛得反应过来,老脸莫名热了:“啊,哦,那,那你自己去吧。”

 傅今栩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径直去水龙头那边。

 傅今栩冲完手回来时,那人还在位置上坐着。

 “诶,你没事吧?”

 傅今栩低着脑袋收拾书:“没。”

 “刚是我不小心,我道歉。”彭天和瞥了她几眼,“对不起啊。”

 “没关系。”

 “这样,我给你赔罪,你想吃什么,你点我付钱。”

 傅今栩‮头摇‬:“真不用。”

 “那可不行,我这人就不喜欢欠着别人,老板,给她来一份!”

 傅今栩:“不…”

 “怎么?你不是真心诚意接受我道歉?”

 傅今栩看着眼前倔强得要命的男生,又无奈又好笑,“我没有。”

 “没有你就吃,给我点面子。”

 一分钟后,傅今栩看看摆在眼前的关东煮,又抬眸打量了男生几眼。

 男生剃着板寸头,头侧还有装酷用的划的两条斜杠。长得还行,就是看着凶巴巴的,不过…应该也只是看着,他都知道道歉那至少不是什么坏人。

 “吃啊!”

 男生目光炯炯地盯着,傅今栩没法,只好客气地咬了一口。

 于是男生出一个满意的笑来,“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学校,嘶…我好像没见过你。”

 傅今栩刚要说话,就在这时,远远地听到一男声朝这么喊:“天哥!这呢!”

 傅今栩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看之下,傻了。

 红

 这不是之前和邵寒越在小巷里碰到的十三中的红吗?

 “天哥,怎么样,人我都叫来了。”红上前,“邵寒越那小子还在里面吧。”

 “我他妈怎么知道!你的速度能更慢一点吗!老子坐得股都…”彭天和怒气冲冲的脸突然一滞,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转头看了傅今栩一眼,然后下一秒就收敛了,“行了行了,找个人进去看看人是不是还在。”

 “噢好…诶?”红不经意瞄了彭天和边上的人一眼,呆了呆,“这,这人不是…”

 傅今栩僵住,脸往吃的里埋。

 彭天和:“这什么这,还不去。”

 “不是,这女的不是邵寒越那马子吗。”

 傅今栩:“不是!”

 彭天和:“什么?”

 红又仔细瞧了瞧:“是啊,就是你啊,天哥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之前碰到邵寒越,我和兄弟几个被打的事,那会就是因为这女的。”

 傅今栩震惊了:“你别说啊,上次明明是你们先找茬!”

 红不管:“天哥!太几把巧了!把这女的带走再说,拿她当把柄看邵寒越肯不肯认怂!”

 彭天和难以接受地看着傅今栩:“你是嘉英的?邵寒越女朋友?”

 “我是嘉英的,但是我不是他女朋友。”傅今栩郁闷道,“大哥,我跟他就是十分普通的同学关系…”

 “管你是什么关系,先带走再说。天哥你说呢,别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彭天和沉

 傅今栩:“兄弟你听我说…”

 红:“天哥别墨迹了!快点快点,等会邵寒越出来了!”

 彭天和目光复杂地看了傅今栩一样:“行…那先走吧。”

 “好嘞!”红一脸高兴,伸手就往傅今栩肩上探去:“你过来…啊!天哥!你打我干嘛!”

 “你他妈手别伸!滚一边去!”吼完看向傅今栩,彭天和脸色也缓了缓,“你跟我走,咳,放心,等邵寒越来了就让你离开。”

 傅今栩心里骂娘,这都什么啊!关她事啊!

 “呃…你东西还没吃完呢。”彭天和见她不吭声,帮她把书包和关东煮一块拿了起来,“我帮你拿着,你边走边吃。”

 傅今栩:“…”红:“?”

 老大!你这么殷勤干什么!现在是“绑架人质”!

 邵寒越解决完励荣这边的事,从林场出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励荣:“,你在哪搞事情不好非在林场,你不知道那群人不好惹啊,狮子大开口,妈的。”

 被骂的是励荣一朋友,他今天在里面赌的时候和人打架,伤别人不说还砸坏了好多东西。励荣最近穷得只剩几百块钱,哪解决得了这事,所以后来才叫了邵寒越。

 “对不起…”

 “滚滚滚,还有下次别他妈叫我。”励荣踹开人,那人连连称是。

 励荣不再理他,伸手搭住邵寒越的肩,“我说你身上还真一点钱都没有啊,手表就这么给出去。”

 邵寒越倒没什么所谓:“钱都在同桌那,我哪来的钱。”

 励荣笑了下:“那你刚才不是说栩栩来了吗,怎么不叫她过来。”

 “糟糟的叫她过来干什么,让她呆外面吃东西了。”

 “哦,哪呢?”

 邵寒越说话的时候已经把那一排小摊看了个遍,然而,并没有傅今栩的身影。

 “跑哪去了。”

 励荣:“啊?不在啊,会不会先回家了。”

 邵寒越皱眉。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机手‬响了,邵寒越拿出来一看,是傅今栩。

 “让你等着你跑哪去——”

 “喂邵寒越!我们就在林场后面的公园等你,你一个人来!你要是不敢或者带别人一起来,我们就把你马子给死!”

 红的声音?傅今栩的‮机手‬怎么在他那?

 邵寒越心口一揪,刚想说什么时又听‮机手‬里传来另一个熟悉的暴怒声。

 “是同学!什么马子啊!”

 “不是,天哥,她是马子。”

 “她说是同学你听不懂啊!”

 “…天哥,现在这不是重点。”

 “是重点!做人要谨慎你知不知道!”

 “…”嘟嘟嘟——

 通话断了。

 邵寒越低骂了声,“去公园!”

 励荣被邵寒越突然沉下的脸色吓了一跳:“啊?怎么了?!”

 “钱袋被人抢了!”

 “啊?”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带过的,被邵寒越打折腿的彭天和出来了~

 然后,明天入v,届时双更,入v的两章评论区前排300个两分评论都会发红包,后排就随机啦,希望大家在双更这个时刻踊跃留言!

 爱你们!感谢支持正版的每一个人!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