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4章 期中考 下章
 后来一段时间傅今栩在家就说自己在体育课上和同学抢球不小心被抓伤,在学校就谎称自己感冒,一直戴着口罩上课。

 这件事除了许倩倩那帮人和邵寒越几个,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而邵寒越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许倩倩后来都没有再找她麻烦。

 谣言过去之后,她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她是感激邵寒越的,打从心里。

 而且从那晚之后,傅今栩觉得邵寒越这个人也不是别人口里描述的那么十恶不赦,至少,他在她最恐慌的时候出现了,并且帮了她。

 “再过半个月就要期中考了,所有人都要打起精神来,每科都要认真复习。”班主任老刘站在讲台上,手上习惯性的拿着圆尺,“今天下午体育老师有事,改上数学课。”

 “啊…”

 底下一片哀嚎。

 老刘盯着众人:“怎么了,喊什么喊啊,你们以为我想给你们上课啊,我也累!但你们也不看看我们的进度,那跟其他班已经拉下了…励荣你闭嘴!喊那么大声,我聋了吗?!”

 励荣不服气:“体育老师不是好好的吗,刚才我还看到他路过楼下了,老刘你过分了啊。”

 “住口,懒得跟你讲!要是人人跟你一样我这课还上不上了!”老刘用圆尺拍了拍桌面,正道,“一个人耽误一分钟,三十个人就是耽误三十分钟,你们都是要考大学的,别以为才高二就不要紧,时间可是生命…”

 讲台上班主任还在一本正经地画饼,而傅今栩翻开今天要讲的那单元后,回头看了眼邵寒越。

 这人今天倒没睡觉,只是立着书本,十分坦然地玩着‮机手‬。

 “给我。”

 邵寒越一顿,看向摊在他桌面上的手,白白的,小得很。

 “干嘛。”抬眸,不是善类的眼神直视傅今栩。

 然而傅今栩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总会被他这样眼神吓到了,她低了声音说,“快期中考了,你必须听课,要不然唐阿姨肯定要生气。”

 “随她生气。”

 “你…你还想不想要钱了。”

 邵寒越饶有兴趣:“怎么,你还给我争取福利了?期中考考得好有钱拿?”

 昨天跟唐茵打电话“汇报”邵寒越最近的情况时确实听了这么一嘴,所以傅今栩硬气地点了点头,“是啊,阿姨说你期中考如果能进十名,不,五名也行,就把车库锁着的车还给你。”

 邵寒越扬了扬眉。

 傅今栩见有戏,接着说道,“而且零花钱也会多一点…你期中考要是真提高了我以后也不拦着你去吃贵的东西了。”

 傅今栩说得真是十分认真,可邵寒越越听越想笑:“真的啊,那我可太感动了。”

 傅今栩:“是真的,所以…你把‮机手‬给我。”

 “但我要还是不想给怎么办。”

 傅今栩汗颜,那两中年妇女天天在她耳边念叨,她可真受不住了…

 所以——

 “别啊,给我嘛,听听课也不会死,对不对?”

 哄,甚至不自觉带了撒娇的语气,傅今栩浑然未觉,还在做最后的努力,“行不行?考好了给你分点钱?行不行啊?邵寒越?”

 邵寒越没说话,直勾勾地看着傅今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女孩眉头微微一,那双黑漆漆的鹿眼不太高兴的耷拉了下去,有点蠢…还可怜兮兮的。

 邵寒越突然有种,他欺负人的错觉。

 还很狠的那种。

 傅今栩见他不肯搭理,感觉无望了:“行,那算了,你不给的话就…”

 放弃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啪的一声,墨黑色的‮机手‬甩在了她的手上。

 傅今栩眼睛一亮,“你同意了?”

 邵寒越眉间微微烦躁,瞥过头,“拿个‮机手‬而已,瞧把你给能的。”

 傅今栩难得看邵寒越肯配合,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你心动了吧?阿姨说的没错,那机车对你来说很有影响力。”

 “嗤…”

 “那这样,看你之前也帮过我,那我这次真的帮你,机车我一定给你拿回来。”

 邵寒越侧眸看她,只见边上的小姑娘笑得眉睛弯弯,很高兴的模样。

 傅今栩:“前进十名而已,对你这种垫底的来说也太简单了,对吧。”

 “你这不知名的自信从哪里来的。”

 “什么不知名自信啊?”傅今栩觉得自己的能力遭到了轻视,“我发誓,只要你肯配合,绝对能做到。”

 “哦?”

 “真的,你配合吧。”

 邵寒越支着脑袋,没答。

 “配合吧?”傅今栩往前凑了凑,“嗯?”

 “嗯?”

 “嗯?”

 “嗯?”

 不依不饶。

 邵寒越看着扒拉在桌边的人,一巴掌盖上她后脑勺:“别嗯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烦。”

 傅今栩幽幽一笑:“那是答应了?”

 “知道了知道了。”邵寒越点着她的额头把她往里推了推,“别叨叨,看你的书去。”

 “噢。”傅今栩坐正,过了会,忽又伸手在他书本上点了一下,“那你翻到第六十一页。”

 邵寒越瞥了她一眼,傅今栩眨巴着眼睛,回视。

 良久,不止谁先笑了一下,紧绷绷的气氛突然变得轻松,邵寒越短暂地摇了下头,似无奈似好笑。

 “跟班,你要祈祷我心情一直好,要不然未来的某天我一气之下一定打死你。”

 傅今栩:“昂,你不是我老大吗,那你要罩着我而不是要打死我。”

 邵寒越嘴角微微扬着,又瞥了她一眼。

 傅今栩十分狗腿地笑了笑:“老大好。”

 邵寒越冷哼一声:“傻样。”

 这一周下来邵寒越还真的算配合,至少不会每节课都睡觉了。

 周六那天,傅今栩在家帮着田淑华洗菜,今天田淑华买了很多吃的,傅今栩后来一问才知道,田淑华升了职。

 田淑华以前在老家的时候也是个文员,但那会家里有个男人拖累着,她心思根本没有在工作上。现在出来了,自己努力,再加上唐茵明里暗里的帮助,她在那家小公司也有了点成绩。

 “妈,恭喜你了啊。”傅今栩是真的高兴,家里现在的生活是她从小就梦寐以求的。

 “嗯,也多亏你唐阿姨了。”田淑华道,“诶对了,最近你在学校跟寒越那孩子怎么样?”

 “他啊…没怎么样。”

 “你上回有说过那孩子品行不太…那,那他这段时间有欺负你吗。”

 傅今栩想起之前对他的吐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他这人吧也不是真的坏,我们相处还好的,而且最近他也有在念书。”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呢。”

 “没事,都是小事。”傅今栩道,“我要是能帮帮他也算还唐阿姨的恩情了。”

 田淑华:“栩栩啊,你能这么想就好。”

 “嗯。”

 其实,这段时间来傅今栩也不完全是因为唐茵,她愿意去接近邵寒越、去跟他说话、去提醒他学习,也是因为邵寒越愿意接近她,且不讨厌她…

 她现在真的觉得,这个班级、这个坏境她很喜欢。

 她有了许多朋友,她真的…蛮高兴的。

 周那天,傅今栩受唐茵的邀请来到了邵家,这是她第二次来这,来前还带了书包和田淑华让她送的一些吃的。

 唐茵说是来家里吃饭,顺便和邵寒越一起写作业什么的。不过傅今栩按了门铃后,来开门的却是邵寒越。

 “唐阿姨呢?”

 邵寒越穿着家居服,头发还有点:“公司突然有事,刚才走了。”

 傅今栩:“…哦。”

 “进来。”邵寒越放着门,管自己朝客厅走去。

 傅今栩进门换了拖鞋,然后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了厨房后,这才走出来在客厅坐着。

 “你作业写完了吗。”

 邵寒越摊在沙发里,一双长腿翘在茶几上:“什么作业。”

 傅今栩有点嫌弃:“什么作业你都不知道?”

 邵寒越懒洋洋道:“这不等你说吗。”

 “我…”

 刚想说什么,邵寒越放在边上的‮机手‬响了,见他接了电话,她也就不吭声了。

 “嗯,在家…什么…你白痴吗…知道了…”

 断断续续听他说了几句话后就见他起身上楼了,过了一会后,他从楼上下来了。

 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黑长白外套,穿着依然简单,但明显是要出门了。

 傅今栩一愣:“你要走?”

 “你也要走。”邵寒越看了她一眼,“过来。”

 “啊?”

 “快点。”

 邵寒越说着就朝门口走去,傅今栩一头雾水,她过来好像是要给他补课的吧?被补课的人都走了她还补个

 “诶你等等!”

 几分钟后,傅今栩抱着书包,坐在了出租车后面,邵寒越的旁边。

 “所以…到底去哪?”

 邵寒越看着窗外:“励荣出了点事,过去看看。”

 傅今栩警觉:“不会是约架吧?”

 前排开车的大叔往后视镜上看了一眼。

 傅今栩清咳了声,低了声音:“这种事你带我出来干嘛。”

 邵寒越凉飕飕道:“不带你出来,万一我妈回家了我怎么解释她才不会唠叨我?”

 “…”“等会要是有什么事,你就说跟我去图书馆了。”

 傅今栩一噎:“说的好像有人会信似得…”

 “什么?”

 “没,没什么。”傅今栩看了眼时间,犹豫了下道,“那不能去太久啊,五点之前我们一定要回去。”

 邵寒越随意道:“看情况。”

 “不能看情况。”傅今栩拉了拉他的袖子,“准时,准时行吧?”

 邵寒越微微一顿,目光从她脸上挪到了她的手上,她的手指揪着他的衣服,圆润的指甲盖顶端因用力微微发白。

 “行不行啊?”她小幅度地晃了晃。

 邵寒越凝眸,不动声地收回了视线。这会他突然感觉自己不能说不行,原因是…要是说不行,那小跟班估计又得气成河豚了?

 对,那样多糟心。

 “好,准时,一定准时。”邵寒越瞥了她一眼,“满意了吧?”

 脸上尽可能摆出不乐意的神情,可邵寒越自己都能听出来他这话说得太没威慑力了些。张了张口,想补句威胁她的话。

 结果听小姑娘喜滋滋道:“嗯,满意!”

 邵寒越看了她半晌…好吧,算了。

 作者有话要说: 观众:骂不出口吧?太可爱了吧?心软了吧?

 邵:那是因为我不欺负女的(冷淡脸)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