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2章 谁欺负谁 下章
 邵寒越几乎没跟文科班的人打过交道,文科班大部分是女的,他实在没什么兴趣。

 不过现在有人提起八班,他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人是许倩倩。

 许倩倩有事没事就凑上去跟他说话还是起了点效果。

 但说实在的,邵寒越很不喜欢许倩倩这个人,因为他觉得她明明不是什么善类,却每次都要装的很纯真,实在是累得慌。

 “许倩倩吗?”励荣皱眉,“她找栩栩干嘛,又不。”

 前排男生点头:“是她,我看不止她一个,还有另外几个。”

 “卧槽?”励荣,“搞事情?”

 说完死命拍邵寒越的背:“她们想干嘛啊,不会是欺负你这小同桌吧?老大,你这红颜祸水啊,惹得女人为你打架啦?”

 邵寒越眉头微拧,“你闭嘴。”

 季元洲:“还不是你的锅啊,要不是你拍的照片传的沸沸扬扬,怎么可能有人找上栩栩。”

 “!”励荣,“真是这样?那我他妈罪过大了啊,走?瞅一眼去?”

 季元洲没动,看向邵寒越,励荣见此也看向邵寒越。

 三人平里打成一片,但说到底,有什么事还是邵寒越决定的多。

 短暂的静默,就在励荣有点憋不出的时候邵寒越终于起了身。

 “去看看。”双手口袋的人慢悠悠地走到了两人后面,用脚勾开了教室后门,晃着出去了。

 看似平静,实则恼火。

 励荣一阵激动,他就知道邵寒越不会坐视不理,虽然平时里邵寒越对他那位同桌的态度不怎么样,可是他知他的,就算是跟在边上的“小跟班”,傅今栩也是他打了烙印的人。

 邵寒越这个人,最火的就是别人动他边上的人,他可以放肆“”,但决不允许别人动一手指。

 总之就是又义气又‮态变‬。

 许倩倩几人回到教室坐下后并没声张,被掐了喉咙的阿玲是她同桌,平里横得要死,今天却捂着脖子哭哭唧唧。

 “你行了啊,吵死了。”

 阿玲声音沙哑:“我,我真的疼…”

 “你还好意思说,你比她壮这么多还被她掐了喉咙,丢人。”

 哪个女生愿意被人说壮,许倩倩这么一说,阿玲更是涨红。

 可丢人是确实丢人,她也没想到傅今栩那小蹄子看着瘦瘦小小的,力气那么大,当时被她掐住的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离死亡就差一点点!

 那窒息的感觉,那仇恨的眼神,她回想一下都脊背发凉。

 “哟,学习呢大家。”突然,教室门口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痞痞的,不正经得很。

 八班这节晚自习没有坐班老师所以有些吵闹,只是众人寻声望去后,顿时沉默一片。

 教室门口站着的是笑嘻嘻的励荣,而他身后一步,是季元洲和…邵寒越。

 邵寒越怎么来他们班了?

 短暂静默过后,整个班都躁动起来。女生们面面相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来人。

 “倩倩,他们怎么来了。”

 许倩倩收敛表情,对着边上的镜子照了两下:“我,我头发吗。”

 “不…”

 “那就好那就好。”

 “呃…倩倩,邵寒越不会是为了傅今栩来的吧。”

 许倩倩一滞,笑脸凝在了脸上:“胡说八道什么呢。”

 说完后,心却一下子沉了下去,她之前问傅今栩两人是不是在一起了也就是随便问问,其实她心里清楚得很,邵寒越肯定不会跟他在一起,她也肯定是单相思。

 不过那些流言还是让她很不,所以她才去堵人。

 可现在邵寒越却出现在这,会是为傅今栩?

 “倩倩,出来一下呗,我们家越哥哥找你。”励荣招了招手,表情分明是笑着的,可许倩倩这会却一句话接不上来。因为她看到了邵寒越的眼神,冷漠、狠戾,就跟之前某次撞见他揍十三中那些人时一样。

 那会看着觉得很酷,可当那眼神针对的是自己时,她才知道有多恐怖。

 “喔哦,来找倩倩的啊。”

 “男神找你了,啧啧啧——”

 “干嘛呢还不出去~”

 边上不明真相的人都跟着起哄,但许倩倩的心却越来越慌。她是喜欢邵寒越没错,可是她没少听、没少见邵寒越的手段…

 看到邵寒越就蹦上去的许倩倩今天竟然这么“矜持”?边上看好戏的人很意外。

 过了会后,门外的人似乎是没耐心等下去,抬脚走了进来。

 励荣和季元洲在门口看着,只是邵寒越一个人进来了。

 众人看着他目不斜视,径直走到许倩倩的课桌边。

 “人呢。”他垂着眸,声音又凉又沉。

 许倩倩抬眸看着他,只能装傻:“啊?”

 “我问你人呢。”语气又重了些。

 许倩倩抿着,良久才牵强地笑了下:“邵寒越,你干嘛呀,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邵寒越烦躁更甚,如果是男的,他直接托出去再问不怕他不说。可对方偏偏是个女的,他没有对女生动手的习惯。

 “我再问一遍。”邵寒越微微俯身,“傅今栩在哪里。”

 “…”“我急着找她写作业,你把人哪去了?”邵寒越直勾勾地盯着她,冷笑,“别说你不知道。”

 许倩倩心里微微发寒,可与此同时又觉得不甘,他什么时候为了一个女生这样过!

 “你又不是真跟她在一起了干嘛对她这么好!一不见了就四处找,至于吗!”

 “至不至于都不关你的事。”

 “你——”

 “倩倩啊。”励荣又在门口喊道,“你这样就不对了啊,我们栩栩可是越哥哥的干妹妹,你敢动干妹妹那不是故意跟我们过不去吗。再说了,我们整个后排都指望着她的作业呢,你是不是故意想让我们被老师骂啊。”

 什么哥哥妹妹,邵寒越听得脑壳儿突突得疼。

 励荣说得好好的被邵寒越回头瞪了一眼,于是赶忙正道:“那,那什么,快点说人在哪,你们是不是欺负人了,有没有王法了?!”

 教室众人静得跟狗似得,王法…励荣说王法。

 牛

 “谁欺负谁啊!”许倩倩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她指着她同桌,狠狠道,“你看看,我朋友被她打的,脖子都红成这样了还我们欺负她呢!我看她就是装小白兔惹你们心疼!”

 邵寒越顺着许倩倩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那女生脖子上的红痕后,愣了一下。

 第一个念头是:有点能耐,看来不会被欺负的太狠。

 第二个念头才是:那小胳膊小疼能伤比自己大两倍的人?

 意外中隐约有些得意,小跟班不算太笨。

 “所以人呢。”邵寒越根本不接这茬,那样子完全就是“伤了你也是你活该”的架势。

 许倩倩被气得脸色通红,而邵寒越见她不肯说就看向被掐的那个女生。

 阿玲不像许倩倩那样还跟邵寒越接触过,所以现在被这么一看人都吓傻了:“在,在电脑室那栋楼,顶,顶楼。”

 “她还在那呆着?”

 “锁,锁厕所了。”

 邵寒越冷了脸:“带我去。”

 在邵寒越眼中,傅今栩就是一个莫名其妙讨得他妈喜欢的人。他妈没收他所有的卡并把唯一的零花钱放在傅今栩那时他觉得很诡异,但他妈一副很关爱他很心他的模样他又不想打破,他就想看看他妈这“慈母”行为能坚持多久。

 而傅今栩这个人,偶尔气人得厉害,但大部分时间他都觉得她很怂,完全就是个软柿子。

 所以他看到被她伤了的人时会意外,看到黑漆漆的厕所时也会觉得这群人真他妈过火。

 “把门打开。”邵寒越语气极差。

 带路的阿玲急急上前,可不知道是门太难开还是她太怕,开了半天也没把门打开。

 “你们这群女的也太贼了吧,这连盏灯都没有?你们把我们干妹妹吓哭了怎么办。”励荣也不了,“我说,能不能快点。”

 “我,我打不开。”

 邵寒越等不耐烦了,上前几步拍了门,跟里头的人说道:“让开一点,我踹门了。”

 门内一点声音都没有。

 邵寒越回头:“你耍我?”

 阿玲忙‮头摇‬:“没,没有!这厕所门是坏的,她肯定出不来!”

 “那怎么没声音。”

 “啊…我,我不知道啊。”

 励荣和季元洲面面相觑:“管他呢,寒越,进去进去。”

 邵寒越沉默半响,退后两步,一脚踹了上去。

 门还牢,后来又踹了两三下才彻底崩盘,木门因着那力道撞上墙壁时发出一声巨响。但邵寒越一点停顿也没有,抬脚就走了进去。

 这厕所基本是没人用的,很小,里面只有两个位,可此刻这个小空间却是空的,边上打开的窗户有夜风吹来,呼呼声响,诡异到恐怖。

 “卧槽,拍鬼片啊,老子有点怕。”励荣挽住了季元洲的手臂。

 季元洲:“所以人呢?”

 阿玲也傻了,人明明就是给她们进来,怎么可能不见了?!

 “她,她跳下去了?”

 季元洲:“想什么?这是六楼,脑子有壳才会跳。”

 阿玲:“那人怎么会凭空消失,难道——”

 励荣炸:“!别说!别他妈给我讲鬼故事!”

 邵寒越没理会后面人的熙熙囔囔,他往前走了几步,到了窗户边上。

 窗户框外还有约莫二十厘米的台子,这个台子一直延伸到左边的天台。

 邵寒越探头往天台那边看了眼,如果,人站在这台子上往天台走的话…

 嗤,他在想什么呢?

 邵寒越敛眸,挥开了脑子里莫名出现的想法。

 在六层高的地方沿着二十厘米的台子走六七米的距离?

 杂技吗?还是不要命的神经病?

 “寒越,我看栩栩是早出去了吧?”季元洲道。

 邵寒越嗯了声,刚想收回视线,突然——

 “邵寒越?”

 浅淡的一声,从天台那边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 观众:寻记。

 邵寒越:我不是我没有你别说,我只是要抄作业!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