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4章 同桌 下章
 和邵寒越是什么关系呢。

 就是不认识,但因为家里人就非得变成好同桌的关系。

 “就这样?那励荣那家伙喊什么干妹妹?”简禾笑道。

 傅今栩可不想跟这三个字牵连在一块:“他胡说八道的。”

 “我说邵寒越怎么还同意你当他同桌呢,原来是他妈拾掇的啊。”柴安安又是羡又是同情地看着傅今栩,“那你以后得小心点哈。”

 傅今栩愣了一下:“小心什么?”

 “你不知道啊?”

 傅今栩更奇怪了:“知道什么?”

 柴安安和另两人对视一眼,这才说道:“邵寒越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主,别说咱们学校了,就是其他学校也没几个人敢得罪他,打架什么的可都是家常便饭。诶你可千万别被他盯上了,要不然可吃不了兜着走。”

 “他看着不像啊。”傅今栩回忆起那个少年,看着是冷了点,眼神是凶了点,但是——好吧确实不是什么善类,但唐阿姨说,本质上是好孩子?

 “看着不像?”柴安安掩嘴笑,“你就是看他长得帅,是是,他确实长得很好看,所以喜欢她的女生还真不少。”

 简禾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比如你是吧。”

 “哎呀你说什么呢。”柴安安脸色顿时通红,“我才没有。”

 简禾:“哦~”

 柴安安睨了简禾一眼,又对傅今栩道:“反,反正我就是提前给你打预防针,别跟他对着干。”

 傅今栩犹豫了下:“他这样学校不管吗?”

 柴安安:“管什么?咱学校那群势利鬼,邵家给学校砸了那么多钱,邵寒越就是在学校横着走他们也不会放一个。”

 傅今栩:“哦…问题学生。”有钱的问题学生。

 “可不吗,听说上学期还把十三中的彭天和打断了腿,家长、‮察警‬都找学校来了,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柴安安说这些的时候语气中是愤愤然的,可脸上的表情又不对劲的带着得意和向往。

 傅今栩多看了她几眼,有些凝重地收回了目光。

 得了,她跟有钱的混混坐在了一起,以后一定得跟扫雷似得生活着了。

 简禾:“行了你别觉得有多严重,人又不欺负女生。”

 柴安安连忙说:“那是因为你跟励荣关系好,励荣又跟邵寒越是一路的,人家肯定不会动你嘛。”

 简禾好笑,暧昧道:“怎么了,邵寒越是动你了?还是欺负你了?”

 柴安安又有脸红的征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简禾哈哈大笑:“走了走了,不说他了。诶,傅今栩,就是前面那家店,我推荐你吃那个…”

 张记果然如简禾所说是这条街最红火的店,她们到的时候不算大的店里已经坐学生了。几人没法,只好打包回教室吃。

 傅今栩拎面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下课就没了影的那位同桌竟然又出现了,不知道是睡不够还是怎么的,他竟然又趴在位置上。

 傅今栩想起方才柴安安说的话,决定尽量不得罪这个主。于是她也没打算叫醒他,就近在他后桌,励荣的位置上坐下来。

 非上课时间教室空调不能打开,所以这会也只剩头顶上的风扇呼呼扇着。傅今栩打开袋子,闻到碗里一阵勾引脾胃的香气。

 用筷子挑起了几条,热气腾腾——

 “这么快回来了?”

 前面突然传来大佬半睡半醒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一丝意外。

 傅今栩拿着筷子的手顿住,四周空的,她一时不确定他在跟谁说话。

 应该不是跟她吧?

 傅今栩吹了两下面,张嘴准备吃一口。

 “你也不知道给我买一份?”

 “嗯?”

 傅今栩还没反应过来,前面趴着睡的大佬突然就转过身来。

 他胳膊搭在她桌上,眸子微垂,一脸不高兴。

 “你,你没说让我买。”傅今栩停了好一会,这才憋出这一句话。

 邵寒越在回过头的那一霎表情也微不可见地变了变,他以为是励荣那家伙回来了,没想到一回身竟然是他那战战兢兢的小同桌。

 “…”“你要吃?”傅今栩被他那冷冰冰的样子吓到,心里想着没必要因为一碗面惹得校霸盯上她,于是心一横,把夹着面的筷子往他那边挪了挪,“那,你先吃?”

 邵寒越看着她那一脸不舍又故作淡定的模样:“…”傅今栩以为他不说话是再嫌弃什么,咬了咬牙道:“这份我还没来得及动,你可以吃。”

 嘴上足够大方,但脸上却隐约写着:我还来得及吃就被你盯上了,真他妈晦气。

 邵寒越看着她那闪闪烁烁的眼珠子,觉得有些好笑。

 “真给我吃?”他问。

 眼珠子闪得更厉害了。

 邵寒越眉头一扬,玩心莫名起来了。于是直接从她手里接过了筷子,然后在她直勾勾的注视下在碗里搅了两下,夹起几条。

 傅今栩:“…”小姑娘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正在熄灭光亮,邵寒越嗤笑了声,在面快到嘴边时问道:“没放辣?”

 傅今栩:“…我不太能吃辣。”

 “哦。”邵寒越出一点嫌弃的表情让自己和她都有一个台阶下,下一秒,他就把筷子丢了回去,“那我不吃,没劲。”

 傅今栩:“噢。”

 我谢谢你啊!

 邵寒越看着她庆幸又喜悦的表情更觉好笑,可转念一想,自己才更好笑,戏个书呆子同桌干什么。

 “喂,人呢,还不回来。”他拿出‮机手‬联系励荣。

 “老大我才刚到二高啊,霍桥说的他们学校刚来的大美人我都还没见着…”

 “没见着就别见了,见了也不是你的。赶紧回来,顺便给我带点吃的,哦面好了,张记的。”

 “张记的面,好嘞。诶等等…你怎么说话的呢!怎么就不是我的了呢,我怎么说也长得如花似玉啊——”

 “快点,别废话。”邵寒越利索地挂了电话。

 教室里面香飘飘,后面传来稀稀溜溜吃面的声音,邵寒越本来不怎么饿的肚子突然变得越发空

 几秒后他打了个哈欠,似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

 后面坐着的小姑娘正低着脑袋吃得认真,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脸颊皮肤在光下泛着细瓷般的光泽。

 邵寒越正无聊地想着这人这样吃东西是不是像某种动物时,突然,低着脑袋吃面的人抬眸看来。

 傅今栩:“?”

 邵寒越:“…”傅今栩把嘴里那口面咽了下去,犹豫着道:“…你等不及了?”

 邵寒越:“什么。”

 “但我已经吃一半了,要不然就可以让你先吃,我吃励荣带回来的。”

 邵寒越面色变了变,被她的话气着了,“你是觉得我有多想吃你的东西?”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自己就像被侮辱了似得,冷着脸回过了头。

 傅今栩一头雾水:“…”那你看什么看。

 励荣并没有带着吃的回来,邵寒越后来接了个电话也出了教室。

 之后下午的两节课他们就没来上了,直到第二节 下课后才见他们姗姗来迟。

 第三节 是每周的周练,就是会发一个科目的试卷让学生做,下课后上去。

 傅今栩写了三个选择题后,邵寒越在她边上坐了下来。

 “你去哪了。”

 邵寒越刚拿出‮机手‬就听到边上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转头一看,他那位新同桌正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跟梅花鹿似得。

 傅今栩见他看着她不说话,解释道:“你妈给我发消息了,我还没回。”

 她不知道怎么回。

 唐茵方才给她发消息问她第一天上课怎么样,又问邵寒越上课有没有听,有没有照顾她等等。

 可这家伙第一天就逃课了,这要她怎么说。

 邵寒越听到她这样说倒是笑了一下:“你随便回不就好了。”

 “嗯…比如?”

 邵寒越支着脑袋,侧看着她:“比如,你说我今天上课很认真,现在正在勤勤恳恳地写试卷。”

 傅今栩:“…”“怎么,不行?”邵寒越往她这倾了倾,眼神带着审视的意味。

 傅今栩看着他离得有点近的脸,握在手里的笔紧了紧,”倒不是不行,只是…你觉得可信吗。”

 邵寒越有点乐了:“怎么不可信。”

 你是什么人你自己没点数吗。

 傅今栩瞧着那张漂亮的脸,心里扭曲了下,“…行,你说怎么就怎么。”

 邵寒越出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然后伸手把自己桌上的答题卡放到她前面:“同桌,今天这试卷帮我涂一下答案。”

 说完后又像是怕麻烦她似的,虚假地道,“随意涂就行。”

 傅今栩:“…””诶诶诶,我也要我也要。“励荣见此也忙把自己的答题卡递过来,“干妹妹,我也要一份。”

 邵寒越回头看了他一眼,把他的答题卡出来丢回了他桌上,“自己写。”

 “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是啊。”邵寒越冷嗖嗖地眼神往傅今栩身上,“这是我同桌,又不是你同桌。”

 励荣翻白眼,对着边上的人道:“季元洲你看看这恶霸,占着干妹妹不给用,就不是人。”

 季元洲:“哥们,人也不是你干妹妹,你叫得还真顺口。”

 “怎么不能是我干妹妹啊。”励荣没皮没脸地去撮傅今栩,“栩栩?我看你别叫邵寒越干哥哥了,叫我干哥哥好了,我比他会疼人。”

 邵寒越面无表情,刚想阻止些什么,突然见边上的女孩缓缓回头。

 她脸上隐约是忍无可忍的表情,而且那白皙的耳朵此刻也是红通通的,“他不是我…我,我哥哥!”

 说完后,回身拿起答题卡,像想撇清什么似得毫不犹豫地丢在了邵寒越身上:“你自个写,要不然我告诉你妈了。”

 邵寒越下意识接住了答题卡,落在她红通通的耳朵上的眼神微微怔住。

 励荣:“噗哈哈哈哈,干得漂亮啊妹妹——”

 邵寒越收紧了手上的答题卡,盯着傅今栩的侧脸。良久后,转头对着励森道:“滚。”

 作者有话要说: 干妹妹有点可爱的!大佬你发现了吗! SanGWuxS.CoM
上章 今日宜喜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