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五百一十一章 闲庭信步 下章
 在白玉阶梯中蕴涵的推力和力影响下,众人的丹田气海和罡气都呈现出一丝混乱的迹象。

 而此刻,众人看不到的地方,路辰的丹田气海和罡气一片宁静,没有一丝异常波动。

 他迈出一步,踏上第四道白玉阶梯。

 脚掌下凝聚出的那一层淡金色光华微微变亮了一些,随即他稳稳地站在了第四道白玉阶梯上。

 之后是第五步、第六步、第七步…

 白玉阶梯中的推力和力消失一般,他仿佛是在一处景别致的花园中散步,惬意地踩着白玉阶梯朝上走去。

 每一步落下,他脚掌下的那一层淡金色光华都会变得更明亮一些,而丹田气海和罡气依旧如古井无波。

 感悟许久,白玉阶梯中的推力和力已经无法影响到他。

 脚步落下之后,他只需极短的时间,就能调整和利用自身罡气将白玉阶梯传递而来的推力和力完全抵消掉。正是因此,他才能如履平地一般,以不可思议地速度踩着白玉阶梯向上走去。

 “这怎么可能?”白玉阶梯下,一干失败者们眼瞳中溢出震惊,失声叫道。

 他们之前踏上过白玉阶梯,自然亲‮体身‬会过白玉阶梯中的古怪力量,全都无比地清楚白玉阶梯中的古怪力量究竟有多难对付。他们每在白玉阶梯上走出一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力量和‮大巨‬的心神。

 而且随着不断向上登临白玉阶梯,耗费的心神和力量会随之增强,‮人个每‬都被白玉阶梯中蕴涵的力量‮磨折‬地苦不堪言。最终诸人承受不住白玉阶梯中的力量,被那股古怪力量掀飞出去。

 路辰此刻的表现,令白玉阶梯下方的一干失败者们目瞪口呆。

 一些人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们‮劲使‬地眼睛,才再次朝前看去,终于确定没有看错,眼前一切是事实。

 “会不会是白玉阶梯中的古怪力量忽然消失了。”

 注意到路辰脚掌下闪烁不已的淡金色罡气光华,众人很快否定了这一猜测,心中却是更加不解。

 白玉阶梯上。

 路辰不快不慢,保持着匀速,不断向白玉阶梯上方走去。他每一步落下都很是稳健和从容不迫,不似白玉阶梯上的其他人般举步维艰。

 目光望向前方的阶梯,路辰眼瞳中闪逝过一抹期待,心中隐隐渴望,之后的白玉阶梯能有更多的玄妙。

 一步步落下,他和三城之人、诸多散修间的距离不断拉近。

 又过片刻,之前那些遥遥领先他的人,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

 三城之人和诸多散修,望着从他们身旁匀速走过去的路辰,诸人的眼瞳中羡。再留意他们自己的模样,诸人不自地‮头摇‬苦笑起来,当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至于三名真罡境巅峰散修、萧乐游、姚心悦、彩风、彩雨、洪定、吴赫,九人已经越过一百道阶梯,尚未走完两百道阶梯,相继处于白玉阶梯的中间位置,遥遥领先其他人。

 望着不断从下方近而来的黑衣青年,姚心悦美眸中溢了震惊,‮住不忍‬地向一旁的萧乐游询问道:“师兄,他是怎么回事,这白玉阶梯中的古怪力量明明没有消失,但好像对他失去了作用。”

 萧乐游目显惊奇,皱眉沉思许久,惊叹道:“他应该是把握住了推力和力的变化,同时对自身罡气的操控达到了更妙的境地,令他能够在踏上白玉阶梯的一瞬间,就分出恰到好处的力量来应对推力或者力。”

 “就这么简单?”姚心悦感到不可思议,听完萧乐游的一番解释,她‮得觉不‬这有什么困难。

 “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很难。”萧乐游摇了‮头摇‬,深深地看了路辰一眼,缓缓解释道:“一道白玉阶梯是推力,一道白玉阶梯是力,如果只是专心应对一种力量,自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一只脚掌下是推力,另一只脚掌下是力,这两种力量是持续存在的,而且随着向上登临白玉阶梯不断增强。除此之外,两种力量还会不断影响武道修士体内的罡气和丹田气海,令丹田气海和罡气呈现出混乱的趋势。这种情形下,白玉阶梯上的人能分出心神一边对抗白玉阶梯中的推力和力,一边继续前进,已经是极难之事。还要精准地驾驭罡气,完美地抵消掉推力和力,谈何容易。”

 如果容易做到,人人都能和路辰一样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姚心悦好奇不已。

 萧乐游叹了一口气“世上总有些怪胎,他或许就是一个。”

 “等他越过一百道阶梯‮候时的‬,就不会再这么轻松下去了。”看了路辰一眼,姚心悦笃定道。

 萧乐游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他和姚心悦已不是第一次进入陡峭石壁,很清楚白玉阶梯的一些玄妙。

 前面一百道阶梯是一种变化,中间一百道阶梯又是一种变化,最后一百道阶梯是另一种变化。

 三百道阶梯一共是三种变化,而且后一种变化比前一种变化更难应对。正是因此,陡峭石壁中的至宝至今还存在着没有被人取走。

 洪定和吴赫看着从后方匀速赶来的身影,两人眼瞳中闪逝过一抹骇然。

 他们和萧乐游、姚心悦距离不远,听到姚心悦的话语后,洪定两人松了一口气,心中都是一样的想法。等路辰越过一百道阶梯后,就不会再如此轻松了。

 彩风眼瞳中闪逝过一抹惊奇,心中暗道,路辰总是会做出一些惊人举动。

 见路辰又出风头,彩雨撇了撇嘴,俏脸上是‮气服不‬。她收回目光,一言不发地继续朝前走去。

 似是受了路辰的刺,遥遥领先的九人,行进的速度忽地变快了一些。

 九人一边奋力前行,一边暗中留意了后方的路辰。

 很快,路辰走完一百道阶梯,踏上第一百零一道阶梯。

 轰!脚掌下的力量倏然一变,不再是单一的推力或者力,而是既有推力又有力。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似被白玉阶梯糅合为一,同一时间透过他落在白玉阶梯上的那一只脚掌传递而来。

 路辰眼睛微微一亮,没有一丝惊讶,反而是一副跃跃试的样子。

 倘若三百道阶梯一直是单纯的推力和替变化,即便推力和力不断增强,他也有信心顺利登顶。而按道理,白玉阶梯如此简单,顶端的至宝早就被人取走,哪里还会留存至今。

 眼下出现另一种变化实属正常。

 推力和力同时出现,他的丹田气海和罡气又呈现出一丝混乱的趋势。

 再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站在第二种变化中。路辰没有急于前进,而是静静地站在第二种变化的起始处,仔细地体会着。他尝试稳住丹田气海,同时以罡气抵消脚掌下传递而来的古怪推力和力。

 他果然停下来了!

 注意到身后的一幕,遥遥领先的九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一切和他们预料的一样。

 白玉阶梯下,一干失败者们中有人知晓白玉阶梯的三种变化,缓缓将三种变化道出。

 其他人听闻之后,脸色微微一变,心中诞生一种无力感。只是第一种变化,就将他们从白玉阶梯上掀飞下来。凭他们的实力,就算越过一百道阶梯,也会在踏上第一百零一道阶梯的一霎被掀飞出去。

 时间悄然流逝。

 三名真罡境巅峰散修、萧乐游、姚心悦、彩风、彩雨、洪定、吴赫,九人此时已经走完两百道白玉阶梯,踏上最后一百道白玉阶梯。他们竭力应对白玉阶梯的第三种力量变化,一个个速度缓慢如老牛破车。

 白玉阶梯上,还有零星的三城之人和散修们。此刻诸人各自站在一处白玉阶梯上,努力对抗白玉阶梯中的古怪力量,却是无法再踏出一步,只能维持在原地一动不动,苦苦抵挡不被白玉阶梯掀飞出去。

 下一刻,第二种力量变化起始处,路辰由静而动。

 他向上踏出一步,脚掌下淡金色光芒闪烁不已,脚掌下的推力和力则被完全抵消掉。

 之前的一幕仿佛重新,他闲庭信步般向上走去。

 白玉阶梯下的一干失败者们眼珠子颤。

 白玉阶梯上的九人,目光齐齐投向一处,望着黑衣青年匀速前行的身影,九人心中都震惊不已。

 又来了!

 姚心悦美眸涌现震惊,小嘴能放入一个子。

 “这家伙绝对是个怪胎!”萧乐游‮头摇‬苦笑。

 彩风暗暗惊奇。

 彩雨俏生生的脸蛋上是‮气服不‬。

 洪定和吴赫心中是嫉妒和怨恨。

 三名真罡境巅峰散修面面相觑,心中暗暗惊叹,后生可畏。

 他们九人自始至终遥遥领先其他人,本应是最耀眼的存在。但因路辰的惊人表现,此刻他们九人全都成了衬托鲜花的绿叶。

 不多时,路辰走完两百道阶梯,踏上最后一百道白玉阶梯。

 轰!古怪力量涌来,他暗暗体会。第两百零一道白玉阶梯中蕴涵的力量又一次变换,同样一道阶梯中就蕴涵推力和力。除此之外,推力和力还处于缓缓变化中。

 变化的推力和力,再一次引发他的罡气和丹田气海呈现出一丝混乱的趋势。

 没有多想,路辰又踏出一步,随即静静地站在白玉阶梯上感悟力量变化。
上章 九龙圣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