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二十七章 澜水 下章
 路辰看也不看裘步淼的尸身一眼,提着雪刃明月刀,向甬道另一端走去。

 谢飞心中忌惮畏惧至极,身躯轻轻颤栗着,他想逃,但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动。路辰先是一刀斩首袁麒麟,紧接着又一刀斩首裘步淼,简直就是一头披着人皮凶戾而恐怖的远古凶兽!

 嗤的一声,路辰将雪刃明月刀在地上,双手叠放按住刀柄末端。他杵刀而立,目光看向谢飞,沉声问道:“青霄宗和七谷的领头人是谁,他们要如何对付赤火门的弟子,一百零八之人又在何处集结?”

 谢飞深一口气,定了定神,问道:“我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能否放我一条生路?”

 “不能。”路辰摇了‮头摇‬,漠然道:“但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闻言,谢飞眼底闪逝过一抹凶狠,不管怎样都是死,他放手一搏。

 下一刻,一道熠熠月华就从谢飞的眼眸中如电弧般一闪而过,旋即谢飞便感到天旋地转。而在天旋地转中,谢飞看到自己的‮体身‬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拼命架势已做到一半。再之后,谢飞便感到无尽黑暗将他噬。

 路辰收刀,顺便将谢飞的尸身搜索了一遍。谢飞身上除了一些疗伤丹药和血丹外,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将从谢飞尸身上所得尽数收入储物手镯中,路辰又转身走向袁麒麟和裘步淼的尸身。

 袁麒麟、裘步淼和谢飞皆是死于他一人之手,战利品自然也归他所有,是以霍震、柴泽、唐茜和皮三皆没有去动袁麒麟和裘步淼的尸身。摸索片刻,路辰从袁麒麟和裘步淼身上各找到一个储物手镯。

 相比路辰此刻手腕的储物手镯来说,袁麒麟和裘步淼的储物手镯要更精致一些。虽然袁麒麟和裘步淼已经毙命,但其储物手镯上依旧残留着两人的真气波动。他催动自身真气涌入到储物手镯中,剔除残留气息,意识便能畅通无阻自由进出储物手镯。

 大致查看一番,路辰发现,袁麒麟和裘步淼的储物手镯虽然更精致一些,但和自己的储物手镯相比,三者的内部空间一样大。继续探查,他心中一喜,袁麒麟和裘步淼不愧是其他两宗的杰出弟子,储物手镯中收藏颇丰。

 他一眼就瞄上储物手镯中的血丹,两个储物手镯中的血丹,合起来约有一千多颗。‮道知要‬盘山和毒龙,三合在一起,只才搜寻出三千多颗血丹。而袁麒麟和裘步淼仅仅是两人,就拥有三的三成血丹。

 没有着急收取血丹,他暗暗沉思起来。袁麒麟和裘步淼难道在踏进噬骨森林之前就已经知道噬骨森林中发生了天地巨变,所以才会准备如此充足的血丹。这是极有可能之事,毕竟噬骨森林发生天地巨变时,赤火门正在准备宗门大比,而青霄宗和七谷当时恐怕并没有举宗忙碌于一事。当然储物手镯中的血丹也有可能只是袁麒麟和裘步淼的正常储备,毕竟拥有储物手镯,多存放些血丹有备无患。

 收获一千多颗血丹,这一段时间因自身修炼而消耗的血丹,瞬间补充回来。他大致算了一下,和手头上的血丹算在一起,此刻自己一共有三千五百多颗血丹。

 按下心思,他继续探查储物手镯,顿时又有发现。两个储物手镯合在一起,总共有五百多颗聚气丹、二十颗回丹、四颗暴气丹、两颗破境丹。

 其中,聚气丹用于日常修炼,可以提升武道修士凝练真气的速度,这些聚气丹倒是他目前急需之物。

 心念一动,路辰将五百多颗聚气丹尽数收入自己的储物手镯。

 回丹是青霄宗独有的疗伤丹药,效果很是不错,当然也价值不菲,而且有价无市。一般的武道修士很难得到,导致一颗回出来,就足以引发一场战斗。不过袁麒麟本身就是青霄宗弟子,拥有回丹实属正常。而裘步淼是七谷中的杰出弟子,又和袁麒麟是一对好友,拥有回丹也没有可奇怪之处。

 路辰当即摸出一颗回丹,入腹中。

 在宗门大比上,他就有受伤。进入噬骨森林后更是运气不佳,遭遇兵级巅峰妖兽四翼冰隼,之后又战斗连连。虽然他练就冰肌之身,身恢复能力强悍,但难免会留下一些暗伤。此刻既然有回丹在手,他自然不会舍不得用,下一颗回丹,任由药力滋养身。

 略作沉,路辰屈指一弹,道道光分别落向霍震、柴泽、唐茜和皮三。

 手掌摊开,每人手中赫然是一颗回丹。霍震等人相视一看,皆从彼此眼中看出惊喜。这一颗回丹,关键时刻使用得当,他们每人等于多了一条命!

 四人深知回丹的价值,自然是爱不释手。不过这毕竟是路辰的战利品,虽然是路辰送给他们,他们却是不好意思就这般随手收下来。但回丹的惑力极大,四人又将之紧紧攥在手里,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收下吧。”路辰微微一笑,随即转身,不去关注霍震等人的反应,继续埋头探查。

 霍震等人则是小心翼翼的将回丹收起来,哪里舍得轻易用掉。

 四颗暴气丹,路辰也尽数收了。暴气丹能够短暂提升武道修士的实力,但使用暴气丹会有严重的后遗症,通常不到生死时刻,武道修士轻易不会服暴气丹来提升自身实力。一旦服暴气丹,就意味着那名武道修士要与人拼命!

 而袁麒麟和裘步淼一开始自傲,最后意识到不妙,想要翻盘时。一是,时间来不及。二是,路辰根本不给他们任何翻盘的机会。

 还有两颗破境丹,破境丹对武道修士突破自身境界有助力。真正算起来,一颗破境丹的价值还要在一颗回丹之上。当初他在清河城时,福草药堂的韩老和丹药阁的陶老就联手送他一颗小破境丹,小破境丹是炼制破境丹时的次品,但依然价值不菲,破境丹的价值便可见一斑。

 除了丹药之外,还有许多灵石,约莫两百多颗。不过多是一些下品水属灵石,无属灵石则极少。袁麒麟和裘步淼都是先天水属,后天又修炼水属功法,他们手头上多是水属灵石自然也正常。

 路辰没有介意,水属灵石也尽数收走。

 储物手镯中还有一些杂七杂八而没有太多价值的东西,譬如衣物、剑匣、水囊等等。心神一动,一件件杂物被他剔除出储物手镯。很快,原本收藏丰富的两个储物手镯空空如也,路辰自己的储物手镯则充实起来。

 袁麒麟的尸身旁,还有一柄墨绿长刀。墨绿长刀同样是一件凡级宝器,而且比雪刃明月刀的品质还要更高一些,是凡级上品,路辰毫‮气客不‬将之收入储物手镯中。墨绿长刀虽然品级更高,不过他已经用惯了雪刃明月刀。此刻再换刀,便需要耗费时间和真气来浸祭炼墨绿长刀。

 收起墨绿长刀后,他又看向悬浮在半空中的深蓝色水团。

 他与裘步淼手,清楚深蓝色水团的不凡之处。而诸多战利品中,深蓝色水团令他最为意动。但他心中并没有抱太多期望,毕竟深蓝色水团是一件水属奇物,而他则是先天金灵,未必能发挥出深蓝色水团的全部威力。

 裘步淼临死前,手印飞快变换,将深蓝色水团一分为二,一半变成水蛟龙,一半变成水宝甲,显然是要借助深蓝色水团施展箱底的绝技。但当裘步淼被他斩杀之后,深蓝色水团凝集的蛟龙和宝甲只是奔溃,本身却是没有落地,依旧悬浮在空中,它就像是一团深蓝色的云朵,散发熠熠光辉。

 他来到深蓝色水团前,没有轻易出手试探,绕了一圈后,看不出名堂,便向霍震等人问道:“这是什么?”

 霍震和柴泽连连‮头摇‬,皮三也‮道知不‬,唐茜却是沉思起来。路辰见状,心知唐茜应该对深蓝色水团有所了解,便静静等待。

 片刻后,唐茜又抬头仔细地打量了深蓝色水团一眼,一边打量,一边沉思,像是在确定什么。又过片刻,她方才道:“这是澜水,这么大一团澜水,当真是少见!”她的修炼需要用到一些特殊矿,因此对澜水有所了解,只是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实物,所以一开始也摸不准,需要时间考虑一番。

 “澜水。”

 路辰低,心中微动,裘步淼施展的最后一招绝技,好像就叫澜水宝甲。听唐茜话中意思,澜水好像价值不菲。转念一想,他又释然。裘步淼和袁麒麟实力、地位相当,澜水的价值应该不会低于一件凡级上品宝器。

 顿了一下,唐茜继续说道:“澜水是灵级水属灵物,是炼制灵级宝器的珍贵材料。一滴澜水就有数百斤沉重,这一团澜水足有磨盘大,至少有数万斤沉重。但澜水本身奇特,能够扭曲大地力场,是以能够漂浮在半空中。而且澜水可以影响普通的水滴,让普通的水滴也变得沉重无比。若是灌注真气于其中,威力还会更大。”

 路辰心中了然,裘步淼施展澜水时,就是这种情形。
上章 九龙圣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