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二十四章 刀浪劲 下章
 绚丽刀芒织处,两道人影从相反的方向忽然闪出,各自爆退一丈。

 袁麒麟持刀而立气定神闲,路辰释放出韵时,他便知路辰实力不弱,这一刀只是要试探出路辰的实力深浅而已。

 望向路辰和袁麒麟,谢飞心中震惊无比,暗暗想着,若是真正手,自己不是袁麒麟和路辰中任何一位的对手。袁麒麟施展强大的刀法战技,一刀就能结果了他。路辰虽然不会刀法战技,但真气雄浑无比,力量恐怖无比,简直就是一头人形凶兽。单纯的力量碾,就能轻易取他性命。

 “只怕晋升到真罡境才能够拥有与他们相匹敌的实力,三大宗门的弟子,一个个果然都是妖孽!”

 谢飞心中叹道。袁麒麟之前曾说越级斩杀真罡境,如家常便饭不值一提,如今看来真不是说着玩的。而之前,袁麒麟说盘山、云、毒龙三位真罡境主,是被路辰所斩杀。路辰没有否认这一点,可见事实当是如此。这赤火门的内门弟子路辰,也是一个狠角色!

 裘步淼则神色淡然。路辰展现出的实力皆在他意料之中,盘山、云、毒龙三位主毕竟是真罡境修为,路辰能够斩杀这三人,又岂会真的一点手段‮有没都‬。倘若此刻路辰一点实力‮有没都‬暴出来,反而有古怪!

 “啪嗒!啪嗒!”

 路辰稳住身势后闷哼一声,目光斜瞥自己持刀的手臂一眼。虎口裂开,鲜血涌出,殷红的血滴滴落在甬道地面上,发出一阵阵清晰的声响。而手臂中还有一股玄妙而强大的劲气在其中作祟肆,摧毁手臂的血、经络、骨骼,令手臂中的冰肌微微颤栗着。

 他仔细感知一番,手臂中的这股玄妙劲由水属真气凝聚而成,就像是波一般,一重接着一重,连绵不绝,摧毁力惊人。

 水属真气,自然是来自袁麒麟。

 顷刻间,路辰心中恍然。袁麒麟是青霄宗天榜第七的存在,修炼的境界功法肯定与自身灵完美契合,因此袁麒麟是先天水属,难怪气息柔。一旁的裘步淼和袁麒麟气息相似,恐怕也是一位先天水属者。

 “嗤嗤!”

 路辰催动真气,将侵入手臂中的一重刀劲尽数镇、粉碎、剔除。心中暗想,袁麒麟的实力虽然比封华更强些。但此刻自己身强悍的好处显现出来,换成其他人,在袁麒麟的这一刀下,手臂会彻底废掉。而自己只是受了一点伤势,手臂并没有完全失去作用。

 同在气海十一重天,自己的真气比袁麒麟的真气还要更雄浑强大一些,力量同样也比袁麒麟更为强大。但因自己没有匹配的刀法战技,便无法发挥出自身雄浑真气的强大威力,导致一刀之下,自己处于劣势。

 当无法以力破法,一力降十会时,战技的作用便展现的淋漓尽致!

 “没有相应的刀法战技…”路辰低着,脑域深处忽地涌现出一个古怪念头,自己眼前就有一套现成的活着的刀法战技。

 只是要从和袁麒麟的手中学会一重刀劲,绝对难比登天。法宗要、烈焰火龙、绞杀域场、杀神一指,以及此刻的一重刀劲,皆是一门战技。战技是武道修士对自身真气的掌握和运用,自然而然就会涉及真气的特殊运转法门。这是一门战技秘而不宣之处,也是真正髓之处,岂会轻易被别人学去。

 倘若不知一门战技包含的真气运转法门,强行施展出这一门战技,轻则画虎不成反类犬,重则真气逆反噬,自身遭受重创。

 路辰心绪如电,思索良策。此刻,就算烈焰火龙涉及到识海的秘密而不能施展出来,他还有绞杀域场和杀神一指可以施展,不过袁麒麟和裘步淼是他踏入气海十一重天后难觅的一块磨刀石,他不想轻易就抹杀掉。

 若是袁麒麟和裘步淼知道路辰此时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暴跳如雷,气得七窍冒黑烟。

 而站在一旁观战的谢飞若是知道路辰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有多远就躲多远,绝不会继续留在盘山中惬意观战。

 “和我战,也敢分神,你到死期到了!一重刀劲!”就在此刻,袁麒麟冷冷道,一刀劈来,依旧是一重刀劲。

 墨绿色的刀芒,就像是在深海中翻腾的涛一般,无声无息的淹没向路辰。墨绿色刀芒所过之处,甬道地面上的一颗颗碎石,悄然碎裂成齑粉,像是被无数把刀切过,变成最细微的颗粒。

 一刀面而来,站在路辰后方,静静观望的霍震、柴泽、唐茜和皮三,只觉有一道恐怖的闷雷深深地隐藏在厚重的云层中,直到乌云彻底困住猎物之后,这道闷雷才会真正炸裂开来爆发出绝强的威力。

 “好强!”霍震等人震惊道。

 “好强大的战技!”谢飞亦是震惊,同时眼中出羡慕,和袁麒麟施展出的刀法战技相比,谢飞只觉自己修炼的战技只能是垃圾货。

 裘步淼淡淡一笑,闲着无聊,便向一旁的谢飞解释道:“刀劲一共分为三重,全称就叫三重刀劲,每一重刀劲皆不一样。袁兄一重一重的施展出来,只不过是在和他玩玩而已。”

 顿了一下,裘步淼继续说道:“此次噬骨森林之事若是完美办妥,一百零八的兄弟人人都‮会机有‬修炼到此等强大战技,还有其他的境界功法。另外,丹药,药材,宝器,材料等等,都会论功行赏,足一百零八的兄弟们。”

 “天风主已经带着中诸位兄弟前往会合之地,谢某也定会竭力而为。”谢飞向裘步淼表忠心,同时眼神暗暗急切起来。他被天风主指派,带领袁麒麟和裘步淼去云、毒龙和盘山,联络此三位主,如今怕是要错过最佳的建功立业机会。

 裘步淼淡淡一笑,没有再理会谢飞。

 路辰虽然没有听到裘步淼向谢飞说出的一番解释话语,但却看出了袁麒麟这一刀中蕴涵的力量已经变得不同。

 他目光微凛,改成双手持雪刃明月刀,电光石火间,暗暗感知。袁麒麟施展出的刀法战技虽然依旧是一重刀劲,但眼前这一刀的刀韵和上一刀截然不同。上一刀的刀韵就像是大海上的惊涛骇,这一刀则是深海中的汹涌暗

 汹涌暗虽然无声无息,但威力丝毫不弱于惊涛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路辰双手抡起雪刃明月刀,真气灌注之下,雪刃明月刀逸散出月华一般的光辉。他就如同抱起一轮明月,狠狠地砸向劈斩而来的墨绿色刀芒暗波涛。

 “轰隆隆!”闷雷忽地炸裂,震痛耳膜。

 一轮明月,光辉暗淡下来。而墨绿色刀芒暗波涛,被坠落的明月轰的支离破碎。

 而暗中似乎还有一道耳朵听不到的声响波动,从雪刃明月刀和墨绿色刀芒的碰撞处向四周漾开来,这一股奇异而又听不到的声响波动与诸人的身诞生共鸣,引发诸人体内的五脏六腑巨颤,浑身骨骼都随之咔咔作响,仿佛要在声响波动中破碎掉一般。

 “噗!噗!噗!噗!”霍震、柴泽、唐茜和皮三,皆身躯轰然一震,齐齐出一道血箭。他们皆被这莫名奇异的声响波动所创,受了不小的内伤。远处的裘步淼和谢飞,却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显然这一道强大诡异的声响波动只针对路辰和他们四人。

 四人面色骇然,再一次远退。只是他们心中苦涩无比,除非离开盘山,或者路辰斩杀掉袁麒麟等人,否则他们接下来恐怕还要承受如此这般的刀韵余威。只是此刻出路被堵,根本不谈离开盘山。袁麒麟又如此强大,路辰未必是袁麒麟的对手。

 路辰身形亦是剧烈颤抖,肌肤更像时被搅动的水面一般,泛起一道道波,表现比霍震等人还要更为强烈。

 只因他却没有抵抗,反而主动去采集更多的波动暗。他练就冰肌之身,能够精准而巧妙的控制身中每一丝肌的律动。此刻越是浅层的肌,越发跟随波动暗以同样的律动颤栗着。而越是深层的肌,则越发沉寂不动,一层层弱化下来,波动暗伤不到他的脏腑和骨骼分毫。

 他则以浅层冰肌的律动,仔细体会和感知暗波动。这一次的波动暗,果然和第一刀时侵入手臂中,破坏他血、经络和骨骼的水灵气波动不同。他忽然心念一动,深层肌以第一刀时的水灵气波动律动起来,慢慢侵入浅层肌中。

 忽地,一股刺痛从冰肌中诞生。

 他眉头微皱,冰肌的两种律动就像是两条波动的曲线。其中一些地方高度重叠,如同山峰忽地拔高一截,威力更强,冰肌中的刺痛正是由此而来。一些地方则因力量冲突而相互抵消,彼此都减弱了威力。

 路辰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袁麒麟是青霄宗天榜第七的存在,既然已修炼出刀韵。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一重刀劲,袁麒麟肯定能够将之糅合为一。而袁麒麟将两种刀劲糅合为一,自然不会让力量彼此削弱,因此糅合为一之后,刀劲的威力肯定更强。若是还有第三重刀劲,第四重刀劲,甚至更多的刀劲,这门刀法战技将会越来越强!

 一念至此,他眼中溢出一丝意动。青霄宗不愧是青云郡三大宗门之一,从一门刀法战技上就可见一斑。这门刀劲刀法战技,的确有值得称道之处。

 另一边,袁麒麟没有再出第三刀,此刻的情形,令他觉得两刀就足以解决掉路辰。他持刀而立,嘴角挂着戏谑笑意,欣赏自己的杰作。此刻路辰就像是一个柔软的面团,浑身起波,似被这一刀的威力随意捏着。
上章 九龙圣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