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百九十四章 败! 下章
 “凡能挡我三剑者,可位列此次贵宗宗门大比第一名。”

 “倘若诸位中连能挡我一剑者‮有没都‬,这贡献值、天明丹和无垢石,就由我先替诸位保管着,以后在场的诸位,谁若自觉实力有所提升,可来青霄宗向我发起挑战。当然还是一样的规定,只要有能够做到者,我自会将贡献值、天明丹和无垢石还回去。”

 青霄宗天榜中排名第九的封华,以一个他宗弟子的‮份身‬,站在赤火门宗门大比中用来角逐第一名的擂台上,肆意狂放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多弟子然大怒。他们就像是一个个带着导。火。索的火。药桶,而封华的一番话犹如点点火星,同一时间将所有的火。药桶都点燃起来。许多人的眼中都似要出火焰,‮得不恨‬立刻冲上‮央中‬擂台将封华打出猪头。

 “这个叫封华的家伙实在是太他妈狂了!谁上去狠狠地教训他一下,让‮道知他‬敢来我赤火门耍威风的下场。”封华毕竟是青霄宗天榜中排名第九的人物,一些人知道自己不是封华的对手,虽然恨得牙,却只能期望宗门弟子中的强者站出来揍趴封华。

 “此事不简单!这封华在青霄宗天榜中排名第九,年龄还不足二十,却已是气海十一重天的修为。据说他是纯粹的剑修,和经堂的风水寒师兄走的是一样的路子。而且这封华在剑道上的天赋极其可怕,甚至不逊于风水寒师兄。封华的实力肯定不可小觑,他既然敢说出这番话来,又怎么会一点把握也没有。这一次宗门大比,因为长老们发布的限制条件,宗门中真正的年轻强者都不能上台一战,现如今有资格踏上擂台,且能击败封华的人,宗门中还真是寥寥无几。”

 愤怒后,一些人冷静下来,理智分析道,说出封华的可怕和强大之处。

 随着关于封华的这一番分析在人群中传开,更多愤怒的人冷静下来。虽然心中依旧怒火熊熊,但他们没有十成把握可以击败封华,便按捺住了冲上擂台的心思。此刻不能以雷霆手段击败封华,任何人踏上擂台只会助长封华的嚣张气焰。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要被一个他宗弟子在自家宗门的宗门大比上得抬不起头来?”

 众人愤怒的议论着。

 “宗门大比乃是我宗要事,岂容一个他宗弟子在擂台上大放厥词,更何况他还想要拿走属于我宗弟子的宗门奖励。”丘镇川怒斥道。

 “丘长老,你这话是否也太独断了些。”欧衮指了指众多愤怒中的四堂弟子,捋须一笑,道:“青霄宗的封华小子虽然说话狂妄了些,但他此举并非出于恶意,而且对我赤火门众多弟子来说未必就是一件坏事。你且看看,宗门大比之上出现封华这么一个异数,反而令我宗弟子个个战意高昂。如此在战斗之际,我宗弟子会因此发掘出自身更多的潜能,有助于他们将来的修炼。”

 欧衮的这一番言论,和之前他评论路辰时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是反过来用罢了。封华此举,已是在挑衅赤火门的威严,羞辱赤火门的门下弟子。到了欧衮口中,却是黑的变成白的,坏的变成好的。

 顿了一顿,欧衮继续说道:“况且青霄宗的封华小子,骨龄也才十九,还不足二十岁。而他的境界是气海十一重天,还没有踏入真罡境,他并没有超出宗门大比的两个条件,算是与我宗弟子公平一战。倘若这一次宗门大比,众多弟子连宗门奖励也保不住,让封华小子拿去保管一段时间也未为不可。总不能众多弟子不行,让我们这些做长老的登上擂台把他宗一个小辈揍一顿,再将宗门奖励抢回来。”

 “你这是…”丘镇川还反对,他心知来者不善,必暗藏让人出其不意的手段。况且宗门大比的两个限制条件,本就是在田高略到来宗门后,欧衮才提出来的。显然当初欧衮提出限制条件,就是为了此刻而准备。

 至于欧衮的为何如此,丘镇川念头一转,便想到了一种可能。欧衮也只是灵级中品炼丹师,炼制不出灵级上品的天明丹。然而一旦天明丹封华手中,天明丹最后有可能辗转落入欧衮亲孙欧手中。

 “丘长老。”田高略声音拉高拖长地喊了一声,眼中涌现戏谑,缓缓说道:“封华只是我青霄宗天榜中排名第九的弟子,又不是排名第一,有青云三俊之名的苍云霄在此。丘长老就对自己宗门中的弟子如此没有信心?况且赤火门的宗门大比也没有规定,不准他宗弟子行挑战之举。”

 “封华此举,我与丘长老皆同意。宗门大比,现在开始。”就在丘镇川被田高略询问时,欧衮趁热打铁地道。

 许多宗门弟子面面相觑。

 “就算他要做赤火门宗门大比上的一块磨刀石,也要有那个资格才行!”欧衮话罢之后,一道声音忽然从药堂所在方位传出。话音未落,一名抱剑青年已纵身踏上‮央中‬擂台,与封华对峙起来,正是药堂的风水寒。

 风水寒和封华目光碰撞,就像是两柄锋芒毕的宝剑凌空战,虚无的空气中似有金铁击之音漾开来。

 “风水寒师兄上去收拾他了!”观望众人期待起来。

 “放肆!你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次的宗门大比,给我滚回来!”欧衮眼神微变,怒喝一声。风水寒虽然和封华同样是气海十一重天,但风水寒的年龄刚过二十岁,是以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次宗门大比。最主要一点,欧衮担心封华不是风水寒的对手。

 此刻,丘镇川还没来得及反应,田高略却是抢先一步,‮头摇‬笑着说道:“欧大长老稍安勿躁,堵不如疏,既然他质疑封华是否有资格成为赤火门宗门大比上的一块磨刀石,就让他和封华好好战斗一场,胜负揭晓后大家自然不会再有异议。”

 田高略自信无比,话音虽不大,但此刻全场寂静,这番话清晰的传入到‮人个每‬耳中。观望众人愈发愤怒,‮是其尤‬药堂弟子。

 丘镇川隐隐有些担心,若是欧衮和田高略极力阻止风水寒与封华之间的一战,丘镇川反而会大力支持风水寒。但田高略表现的太自信了!显然田高略认定封华可以击败风水寒。然而这时风水寒已是骑虎难下,必须与封华一战,最好的结果就是,风水寒以雷霆手段击败封华。

 擂台上。

 封华忽地一笑,缓缓说道:“赤火门药堂弟子第一人风水寒,久仰大名,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手中的剑最好能够配得上你的这番话。”风水寒淡淡回了一句。说话间,他握住怀中黑色剑柄,丝丝绿幽幽的剑气从剑鞘和剑柄的相接处逸散而出。

 封华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笑容“我‮人个这‬只喜欢和女人战斗,若是你们赤火门经堂的灵卿儿登台与我一战,我倒是会手下留情些,在战斗之际,和她谈谈人生。至于你嘛,我会让你明白一件事,虽然同在气海十一重天、同为剑修,但你和我之间,就像萤火与月。”

 “风师兄,这家伙太可恨了,一定要好好修理这家伙!”封华这话出口,风水寒尚未来得及回应,观望众人却是炸了锅,咬牙切齿的说道。

 ‮道知要‬灵卿儿不仅是经堂弟子第一人,她与青霄宗的洛云妃、七谷的陈雪凝,被公认为青云三美,是赤火门中许多弟子的梦中红颜。灵卿儿在众人心目中圣洁无比,只可远观不可亵渎,而封华言辞间却有调侃轻薄灵卿儿之意,这触及到了许多人的逆鳞。

 “聒噪!”封华喝道,拔剑出鞘。

 “吼——”

 一声高亢悠长的剑犹如下山猛虎的吼啸,陡地从擂台上爆发出来,随之而起的还有一股可怕无比的剑意肆无忌惮的向四周漾开来。刚刚还在叫嚷的众多弟子,在这凌厉剑意的爆发下,就像是正在打鸣的公遽然间被掐住了脖子,一个个眼中闪逝过惊骇。

 “剑意!”风水寒也脸色狂变。

 入微之上是韵,风水寒已领悟出自己的剑韵。而在剑韵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剑意。他虽然已经预料到封华会很强大,这一战会很艰难,但却没有料到,封华已经强大到领悟出剑意。

 但无论如何,他与封华的这一战势在必行。不为胜负和争强,只为宗门不可辱!

 “风之剑韵!”风水寒拔剑出鞘,剑指封华,怒喝一声,没有华丽的招式,双方同在气海十一重天,同为剑修,既然要战,比拼的自然是对剑的感悟和领会。宗门对他有培育和教导之恩,为了宗门,就算剑韵不如剑意,也一样要战。

 “黑虎剑意!”封华的剑招与风水寒如出一辙,剑如水平线,直指风水寒。

 风水寒和封华的剑尖点在一处,顷刻间,风之剑韵和黑虎剑意烈碰撞,就像是一头下山猛虎扑向风暴。

 “嘶啦!”

 一番锋,风暴最终不敌猛虎,猛虎张牙舞爪将一团风暴撕成碎片。风之剑韵破碎殆尽,残余的黑虎剑意带着凌厉杀意扑向风水寒,倏地冲入他的眉心中。剑意侵入,风水寒双眼中黑点闪,随即就陷入昏之中,连‮体身‬不由自主的被轰飞出擂台,风水寒都不自知。

 风水寒和封华一战,风水寒完败!

 观望众人目颓然,‮是其尤‬药堂的弟子,就像是秋后的小草,又经历一次寒霜降临。
上章 九龙圣尊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