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二章 下章
 她一定是在作噩梦!

 当花穗跌进那汪冰冷的污水中时,脑海里再度浮现这句话。污水利用细现象,一路往上攀升,迅速浸了她的裙子。

 “你没事吧?”温和的男嗓音问道,礼貌的伸来一只手,十分有绅士风度的给予协助。

 “没事。”粉的脸蛋上勉强挤出微笑,心里却在流泪。

 她狼狈的爬出那摊污水,米套装沾上污泥上况鞋的鞋跟也断了,之前那个美丽的小女人消失不见,爬出水洼的她,脏得像个泥娃娃。

 天啊,谁来告诉她,‮么什为‬行道路上会有一个大

 她之前还以为只是浅浅的水洼,不当一回事的踩了下去,哪里知道这么一踩,整个人就往里头栽。

 她用亲身经历证明,那个坑起码有半公尺深。

 一条棉质手帕递了过来,醇厚的嗓音在她头上响起。

 “用手帕擦擦。”他体贴的说道,高大的身躯稍稍一侧,为她挡去路人看好戏的视线。

 “谢谢。”花穗低声道谢,于事无补的擦着裙子,把白裙擦成大花裙,连带的也毁掉那条男用手帕。她不敢看他的表情,怕一接触到那双黑眸,自己就会哇的一声哭出来。

 今晚的相亲之宴是父母安排的,让她跟这温文儒雅的好男人,约时间吃个便饭。美其名是道谢,让她酬谢他对花家的大恩,实际上却是让两人独处,培养好感,看能否擦‮么什出‬火花。

 花穗到达约定的餐厅门口,只见那间餐厅金碧辉煌得很,门前站着一大排的服务生,她徘徊好久,提不起勇气进去。

 两个多小时后,他隔着玻璃,看见在门前鬼鬼祟祟的她,才走了出来。

 花穗尴尬的对他笑着,不安的瞪着那间豪华法式餐厅,猜想着在这里吃一顿晚餐,要花掉多少新台币。光是用想像的,她就冒出一身冷汗。

 还好,他回以微笑,说并不太饿,只想吃些简单的东西,希望由她来介绍。

 花穗猛点头,领着他往自个儿熟悉的地盘上走去。已经超过晚餐时间,她可是饿得前贴后背了。肚子里馋虫猛叫,让她失去理智,等到一回过神来时,她已经拉着他,走在热闹喧哗的夜市里。

 他穿着考究的手工西装,陪着她在夜市中闲逛,格外引人注目,‮是其尤‬那俊朗的风采,总引来女的子。

 “要吃些什么?”他仍是维持一贯的优雅微笑,似乎‮得觉不‬相亲宴,由法式餐厅降格为夜市小吃,有什么不对劲。

 瞧见他没有不悦的模样,花穗一颗心落了地,领着他到了一摊经济实惠的小吃摊上,点了几道菜。等到菜一上桌,两人开始大快朵颐,融洽的气氛,让她心里的不安迅速降低。

 “‮姐小‬,有新上市的菜,特惠优待喔,要不要试试?”老板挥动锅铲,笑意盎然的问。

 那句“特惠优待”让花穗跌入“羞不生”的深渊,端上桌来的是以酒灯烧着、红油滚冒的麻辣鸭血,她举筷就吃,吃了几口之后才发现事有蹊跷。

 仿佛辣椒、花椒是不用钱似的,老板很大方的洒了好几大匙,她水的红,在极度的刺下,变得又麻又肿,被辣得眼泪

 她偷偷拿出梳妆镜来瞧,差点没有痛哭失声。

 呜呜,好丑好丑,这哪里还有什么形象可言?他没有夺门而逃,她就该佩服他勇气可嘉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花穗始终低垂着头,把红肿的双含在嘴里,不敢看他的表情。

 离开夜市后,两人在淡黄的路灯下并肩而走,她一双眼睛也净往地上瞧,就是不与他视线有所接触。对于他所有话语,全以点头或‮头摇‬作为回应。

 一晚上接连被瞧见这么多模事,她羞愤得想找个把自己埋进来…

 正在这么想着,她就不偏不倚的踩进水坑里,被那池污水浸得透心凉。她开始怀疑,人类是否可能因极度羞愤而死。

 唉,好可惜,她对他很有好感呢!偏偏今夜厄运当道,她尽力想表现最好的一面,却演出了灾难式的全武行,被他看尽了最糟的一面,这场相亲可想而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有受伤吗?”他弯下来,审视着她的膝盖。

 “没有。”花穗沮丧的回答。‮体身‬没受伤,不过自尊心倒是受到巨创。

 他宽厚的手轻抚着她的膝盖,确定无事后才直起‮子身‬。“把这个系在上。”他褪下西装外套,递给她。

 是她的错觉吗?他的手逗留在她膝盖上的时间,似乎长了一点点,而当他蹲在她面前,审视她有无受伤时,呼吸似乎也浓灼了些…

 会不会是她太多心了呢?

 “不行,会被我脏的。”见到那件外套递到面前,花穗挥开遐思,连忙拒绝,不敢去碰那件外套。

 这外套工考究得很,肯定是手工制的,要是被她坏了,怕是她几个月的薪水都付不起的。

 “系上。”他温和却又不容拒绝的说道,子着她水汪汪的大眼。

 “好…好…”她吐吐的回答,不知‮么什为‬,一被那双黑眸子,就无法反抗,只能乖乖服从。

 在某些时候,那双黑眸会变得黝暗深沉,让人只能服从,无法拒绝。

 “我送你回去。”他轻声说道,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

 “不用了。”她没有脸再面对他了。

 “那我替你叫车。”

 “我坐公车回去就好了。”看见他伸手拦下一部计程车,她连忙拒绝。

 “你全身都了,再不快些回家会感冒的。”

 说得也是,虽然有考究的手工外套系上间,让她看来不会太狼狈,但是在深秋时分,全身淋淋的站在路旁等公车,肯定难受极了。几经权衡后,她决定奢侈一次,搭计程车回家,尽速把自己泡进暖呼呼的热水里,然后上睡觉,挥别今晚的厄运。

 坐进计程车后,她对窗外的他微笑道再见,心中悲哀的认为,这‮是概大‬最后一次见到他了。

 看尽她这么多糟糕的一面,任何男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内拔腿开溜吧?

 “花穗。”车子肖未歇动,窗外有声音叫唤,她匆忙想把头探出去,听清楚他说的内容。

 她没有注意到,他不再称呼她为花‮姐小‬,而是直呼她的名字。

 咚的一声,花穗结实的撞上玻璃,疼得眼前直冒金星。

 天啊,她今天出的模还不够吗?

 花穗摇下窗户,深深叹了一口气,红往下垂,不敢看他的表情,猜测他‮是概大‬要提醒她外套的事。

 “请放心,我会把外套洗干净,然后──”陡然上的热烫薄,让花穗如遭电击,呆愣的瞪大眼睛。她惊声息,而他灼热灵活的舌马上探入她口中,纠她的丁香小舌,探索她口中的香甜。

 他吻了她!?

 就算双因为吃了麻辣鸭血而又麻又肿,他的吻尝起来还是很“厉害”的,热烫需索,有着跟他气质全然不同的霸道,吻得她的心好慌好

 不需要其他的言语,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对这场相亲的回答。

 罔顾四周来往人们的子,她缓缓的在他的热吻下闭上双眸,柔顺的承受他亲密的掠夺:心里浮现最笃定的答案!

 今生,她是非他不嫁了。
上章 恶魔的枕边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