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8章 舔吸 下章
 成女人的带给了天顺无比的快乐,带水的不时发出噗噗的声响,老练的女人非常投入,他快速入的时候会发出鼓励的呻声,叫声悦耳,水声人。他感觉到女人配合得十分到位,就像一个老情人一样,不时变换着让你入的角度,每一个角度都有新的快乐。他想起了一句话:老还得慢火炖,得意得笑了。

 果然,在他不再狂而是有节奏有策略得动之后女人很快反应变得大了起来,先是抓住桌子的双手开始抓得更紧,叫声更加放纵,随后开始不住得‮动扭‬着股,内热水越来越多。男人受到了鼓励,从5浅一深变成3浅一深,大的还时不时整出来再整进去。

 女人抑制着已经有信号到来的高,她不想这么快就输掉这一场,高前戏的美妙带给她心里上的足的感受。

 哦…女人再也坚持不住了,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叫,‮体身‬抖了两抖,男人拔出巴,从女人的出了少量的

 女人从桌子下爬了出来,站到男人面前,踮起脚尖,亲吻着男人,手里抓住男人的东西套着。男人把她转过‮子身‬,让她双手扶墙。把巴再次,这次女人很快,入后狠狠了不到20下,女人就又哆嗦着了。

 女人这次不再亲吻男人,而是蹲‮身下‬子,双手扶着男人的‮腿大‬,把巴整吃进嘴里,次次深喉,男人呻着,女人呜咽着,许久男人‮体身‬一紧,从女人的嘴里了出来。

 天顺早晨五点多钟被女教授的‮腿大‬踢醒了,看着还在呼呼大睡的女人他有些好笑。对于昨夜最后的记忆是这样的,他侧卧着在她的眼里干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女人一直让他在里面,可是他没。两个人就开始聊天,聊着聊着女人就开始打鼾。他看着全的女人想醒她,因为他晨了。

 女人侧卧着蜷缩在男人的部,闭着眼给男人口着,男人‮摸抚‬着她的头发看着窗外天上明亮的圆月。女人吐出口中的东西,爬到男人身上,从身后扶正巴,让它准确的进自己的后庭。

 男人的东西不紧不慢得着,边边和女人聊些和开矿有关的话题,女人则把头贴在男人的脸上,息着回答问题,几次不小心巴从眼里溜了出来,女人总是快速蹲起来套两下再进去,20多分钟后。男人让她背对着自己坐上来,她知道真正的攻击开始了。

 女人一下整套牢男人的物,随即开始主动进攻,到底得向下着,男人的两只手扶住她的股,任她进攻,等她累的时候再开始釜底薪。女人‮动扭‬着肢一对大房在空中开始上下抖动,嘴里呼呼得气。

 大约八九十下的样子,女人‮子身‬前倾双手支,把股对着男人,大幅度下着,男人感到环就像一微紧的皮筋,一下一下越套越舒服,他不住开始向上攻击。噼噼啪啪一阵快速烈的锋,女人败下阵来。被男人在身下,用‮腿双‬分开她的‮腿双‬,巴整捅进门。被得有些不上气的女人,不住得‮头摇‬,就像一头野兽。

 “要来了么?是不是换个?”男人调侃着女人,手从女人的‮腿大‬内侧伸了进去两手指着女人的蒂。巴倒是没有松懈,头每次都是差一点离开门口,但是经过短暂的停留马上又滋溜一下钻进去。就像游泳运动员伸出水面换气的头。

 男人越越猛烈,眼被带出大量黄的污垢,污垢到女人两片蒂上,女人自己用手进了道,两手指都进到中间关节,随着男人的每次入一次次的呜咽着,似乎每一个下一秒都可能高,自己在不断攀登着高峰,鼓励着男人下一记‮刺冲‬来的更猛烈一些。

 男人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临界的到来,他已经不再控制,刚刚了四回,这一次临界竟然如此清晰强烈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他奋力穿刺着,象利剑一样每次都全力刺入,积攒着那一刻的爆发。

 “我要到了,给我好么?我要吃,给我好么?”女人半回头哀求着,眼中充了渴望,一只手扶在男人的股上向下按着,为男人打气。

 男人已经头大汗,看着女人如此的表情,噗滋一声拔出了巴,抓着女人的头发把她的脸放在边上,巴向下,进了女人的嘴巴,一下两下,五下十下,在男人一次次紧皱的眉头中,终于灌入了女人的喉管。被口爆的女人还在用舌头来回温柔的巴,一股从她嘴边过了她的面颊,从颧骨下划了个弧线滴落在地板上。

 张贵也是在早晨五点左右惊醒的,他是被噩梦吓的。他梦见自己的车翻了,自己死死抓住方向盘但是‮子身‬太重用不出力气,只能看着‮子身‬往下坠,在坠落的过程中他醒了。

 自从氏姐妹去了省城后就没有了天赐和李家的消息。这两个蠢丫头临走因为过于‮奋兴‬把事情过于简单得告诉了他,呼机留言里只写了“段局,矿山,人!”他完全不清楚这些都有什么联系。

 另一方面,他哥哥在省城的四处打点已经从他这拿走了10万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他坐起‮子身‬看着全的香桃和新来的杜鹃,有些厌烦地在香桃的股上狠狠一掌,换来的是女人狠狠的一脚。香桃是自愿献身的,养好了眼以后她就完全喜欢上了张贵的巴,那才叫狠,而且能够带血作业。看看李天顺那副看到血就皱眉头的样子她有些不大满意。

 张贵思索着,完全没有头绪,又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夜,双手从背后抱住杜鹃的大子睡了。

 上午十点多钟,张贵穿好了衣服来到了村长办公室,推门而入。看到村长坐在办公桌后正低头看着自己的两腿之间。看到是张贵进来就有些不好意思。

 “出来吧,你也歇会都快一个小时了。”村长说完,张淑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嘴角上都是部的扣子都被解开了。

 “怎么样,我这妹子活计不错吧?老实说昨天了几次?”张贵根本不把这个女人的尊严放在眼里。张淑是个受狂,把她当人她就不把你当人。

 “就两次,我老了,哪有那么多精力。”窦奎故意隐瞒了一次,昨天上午他让女人给口爆了一次,中午吃过午饭和女人在办公室干了一次。最后一次是晚上村委会下班后带着女人去男厕所干了一次,这次很完成后他把一泡很长的撒进了女人的嘴里和脸上。

 “两次,不止吧,你老兄这么壮恐怕我妹子都被你用洗澡了。要是我兰子嫂知道了该多恨我啊。赶明我得看看我嫂子去,送10斤大海螃蟹。”张贵想起村长老婆兰子就有些发,这个女人虽然已经37岁了,但是身材保持得很好,皮肤也白净,尤其是那人的大股,每次这个女人上街走路都会成为成年男人的一道风景。大而不肥,圆而不腻,恰到好处。 SaNGwUxs.cOm
上章 熟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