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6章 姐妹 下章
 男人用另一个水桶的水清洗着自己的‮体身‬,把余下的水泼向两个女人。

 男人点着一支烟,边边静静看着一对肮脏的姐妹,他现在能感觉到天赐似乎有意让他‮磨折‬这两个女人,因为天赐知道,他喜欢喝又投其所好,不但不要他手下留情,而且要他尽情享受,可这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受狂,没有任何的倾向。这又是为何?他搞不明白也不想搞明白,反正两天以后,他就会厌倦这两个女人,送人以后就不再需要为这些心烦。

 “想解开了?”段局轻声问着两个女人。

 “嗯,想!”妹妹嘴里并没有太多污垢,所以抢先回答。

 “好!姐姐似乎不喜欢,那就让她再绑一会。”

 “不,我也要解开。我想解开。”因为被绑住嘴里的东西无法彻底吐出,让姐姐十分痛苦。

 “给你们解开,也不要高兴太早啊。不听我的话,还会有更痛快的方法。小心了。”男人用刀子割断麻绳让两个女人站起来。

 看着两具弹他指了指外面让她们去冲洗,女人乖乖得快步走了出去。

 在洗手间里两个女人商议着如何逃脱,如何找到张贵报告,这一切都被屋里的男人听的一清二楚,因为厕所的墙壁是镂空的,男人只需要把耳朵贴在墙上就可以听到哪怕是放的声音。

 女人们一进密室就被男人用手铐纷纷铐住,女人以为新的一轮开始并没有在意,男人却开始了审问这是一个新的课题他开始喜欢上了这个项目。

 “张贵是谁,他和李天顺是什么关系。说。”听到男人如此的询问真吓了一跳。

 姐姐还是稍微镇定一些她微笑着告诉段局张贵是李天顺的朋友,好朋友。

 “那你们和张贵呢?”段局步步紧,手里已经伸向了挂在墙上的藤条。

 “张贵是我们的相好,是张贵让我们陪李哥一阵子的。现在没想到李哥把我们送给了您。我们还得回去跟张贵说一声吧。”

 “是么?张贵既然是你们的相好为什么送给老李?老李既然知道你们是张贵相好为什么还要送给我?”两个女人都明白了老李这一手是多么得狠毒,但是不能说破这个关系,真的说破了就怕真的永远见不到张贵了。

 “啊是这样,张贵也收了老李的女人,我们那都这样,女人就好比礼物可是相送一般都不再往回要了。”

 “哦是么?”段局沉着,但是这话还是有毛病,他站了起来,用藤条点住蕊的房,冰冷僵硬的藤条把红了一块。

 “那你们还商量要逃跑?说赶紧回去告诉张贵,这怎么解释?”说完狠狠用藤条顶了蕊一下。

 “是…我们害怕了…没有这样被玩过,有些害怕!”蕾反应很快。

 “哦,是这样!”说着话,突然他简短得挥动了一下藤条,蕊尖叫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房,血从她的手掌隙中出,她的头被藤条一下豁开了。

 “段局,不要啊,求你了,我们都说,请不要再伤害我们。”蕾生怕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贵让我们监视老李,把他的一举一动及时汇报。我们是被的,我们的两个孩子还在张贵手里。”说完呜呜得哭了起来。这有点象真的,段局还是有些信不过。用藤条轻轻点着受惊的蕊让她过来。

 “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这张贵为什么要监视老李,他有什么目的。”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他好像要对付老李吧,这次来这里之前,我们告诉了张贵我们会到省城,他让我们密切关注和你的一切谈话,如果干得好回来就放孩子。”

 “那你们汇报了么?”

 “没有,就昨天他们去请专家的时候,汇报了专家的名字和他们这次来的目的,说好明天要给他汇报的,可是明天可能汇报不了了。”

 “哦…”段局明白了,他想到这个张贵已经清楚了解了天赐他们来找他的目的,后可能会拿这两个‮子婊‬当证人对自己不利。狠的男人,明白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这两个女人。他把两个女人再次绑在一起,用四只手铐把两个女人铐在了一起,反锁上房门走出了密室,径直走到电话旁给天赐的旅馆打电话,转接之后房间里一直没有人接,最后他呼叫了三遍天赐挂断了电话。

 呼机呼叫了三遍,天赐也没有看到此时他和黑锤正在和两个正值婚龄的女人鏖战着,呼机连带子已经被扔进了厕所的浴室台上,而四个人正在双人上盘肠大战。

 天赐和黑锤去舞厅很容易勾引到了两个漂亮的大龄青年,这两个大龄青年一个叫郭小玲,一个叫张贝贝。勾引到了上才知道,这两个姑娘都是省领导的千金,一个是‮安公‬厅厅长郭大鹏的宝贝女儿,一个是省商业局副局长张路杨的掌上明珠。

 这两个26、7岁的姑娘都是受到过高等教育追求西方自由化的一代,对于天赐这样帅气风的男人是不能放过的。在她们发现天赐的同时也都发现了黑锤身上不折不扣的史泰龙式钢铁硬汉的魅力。天赐从张贝贝出已经物,在贝贝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贝贝高刚过脸上还带着红色的桃花,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大帅哥又闭上了。

 郭小玲正在黑锤的膛上用手玩着汗水,房间里只有四个人的息声,谁都不想打破这个寂静又‮魂销‬的时刻。

 许久贝贝推开天赐走进了洗手间,冲洗过后发现了呼机上的信息,叫着天赐的名字走了出来。

 看完信息,天赐拨通了电话,但是此时VIP房间里已经没有段局,也没有了那两个可怜的待宰羔羊。段局在第一时间做出了第一动作,把两个女人送到了他的一个黑道的朋友王五的手里,并嘱咐不能让这两个女人再次出现在省城,当然也不能出现在县城和穷连乡。

 有些心急的黑锤和天赐在矿业监察局的大门口已经等了40多分钟,因为来的早矿业监察局的大门还没有开。

 “这样,黑子哥你先去接咱们的专家,接完就直接带到段局办公室,我想她在这里可能还有用。”黑锤点头开车走了。天赐点着一烟看着开始进出大门的车辆。

 天赐的呼机再次响起,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他走到马路对面接电话。电话是段局的秘书打来的,让他直接到3楼的档案室并告诉办完手续去“一家亲”茶馆找段局。

 秘书小张是一个精明能干的30多岁的着一口山东口音的瘦高个男人,在段局身边已经快10年了,为段局无数次得擦着一个又一个股,也颇得到了段局的器重,在外人称“张秘书长”今天早晨刚起的小张得到段局的嘱咐后思索着这里面可能存在的危险,和需要自己注意的一些容易被发现的破绽。他做事追求完美,关键的时刻能身而出,这也是段局最欣赏的地方。

 小张已经支走了档案室的小刘,把大门虚掩着等待天赐,把一份空白的表格拿在手里仔细研究着表格里的学问。天赐开门进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轻轻拉了一下小张。

 “张哥,这事真麻烦你了。”

 “小声,这是建档档案必须得到领导同意之后才能得到的。你先填好我给你入档后,你还需要填另外一份申请的表格。申请表格一会你给段局,他签字后就放在他那如果万一,我说是万一啊,出了什么事的话,有段局顶着。应该不是问题。”一口气说完,小张再次把过程在脑子中过了一遍,其实中间还有一个伪造档案记录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天赐,这也是他的一条退路。

 “这表格…”天赐有些为难得看着小张“我不会填啊。”看着那些矿内气压等指标系数他有些迷茫,还有开矿地点,这些都还没有决定。

 “那就这样,你把表格先拿走,但是必须在这个星期5之前寄快件给我,寄给我以后的事就好办了。记住千万别超过周五,表格都是有连续的序号的,内容不是重要的东西,即使你写错了也没有关系,但是如果表格的号码出现了断号咱们就可能被一窝端了到时候别说段局啊,就是沈从军也帮不了咱们。”沈从军是省委书记一把手。

 天赐看着有些紧张的小张,感觉到此事非同一般。把表格小心翼翼装进了皮包“你放心,周四我亲自给你送过来,咱们哥们再好好喝喝,大恩不言谢!我先走了。”小张点头。 SanGWuxS.CoM
上章 熟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