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3章 卧底 下章
 两天后,天硕去‮行银‬找朋友‮理办‬土地抵押‮款贷‬的事项。天赐和黑锤带着氏按天顺的意思,去了省城。此次去有两个目的:1、去请地质大学的女博士兼省地质协会副会长张瑞华女士。2、把段疯子搞定,‮理办‬一个关于铁矿开采权的备案。

 天顺送走兄弟几个,边往回走边盘算着这些安排的疏漏之处,不知不觉来到了张贵家门口,看到乡长窦奎正从张贵家里出来,手里挽着一个27、8岁的‮妇少‬。

 他仔细看了看‮妇少‬的模样,想起了她是去年自己在从县城回来的路上,遇见的张淑,她是一个刚刚返乡的外地打工妹。他不清楚为什么她会和张贵混在一起,看来已经成为一个张贵的利用工具,他扭头走自己的路。乡长出来扭头正好看到了他,就上前把他叫住。

 “天顺,这是从哪回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说着拉过身后的张淑

 “这是咱们乡新回来的骨干力量,马上就要到大队当我的秘书了。过两天就开大会宣布,以后要多支持她的工作啊。对了,这是咱们村上了电视的优秀农民企业家,李…”

 “李天顺!”张淑和乡长一齐说了出来。

 “谁不认识这个咱们乡带头致富的大名人啊。我和天顺哥早就见过了。”天顺点头微笑,客气了两句,继续往前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张贵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生疏了。他把这个小狐狸放到村里是做什么?起码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想通过张淑利用乡长的权力。可是他现在还有什么不能在村里干的么?他怎么也想不清楚。

 此时的张贵正笑眯眯的看着昨天被自己在桥下抓的宋成和王妈。他对这两个年龄差距很大,但是行为龌龊猥亵的‮女男‬表示出了强烈的兴趣。

 “王妈,你们的事我不是第一次看见了。每看一次我都想狠狠的踹你们,知道为什么么?我告诉你吧,虽然我张贵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顶厌恶你们这种狗‮女男‬,有伤风化。”宋成和王妈都低着头,等待着这个瘟神的处置。

 “明天我就把你们的事用村里的大喇叭,广播一下,什么跟什么啊?你都该当他妈了吧,还干这事。偷汉子也不偷个好的。我们这家子这么多好男人,偏偏找了个一个弹子的。还有你,你知道为什么,你媳妇不跟你干啊?因为你太巴‮态变‬了。‮态变‬到把自己老婆拿出去送人。就为了你那巴能硬,能出来,知道么你。”宋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他比王妈害怕,害怕老婆知道,害怕邻居知道,总之他什么都怕,只盼着能早点结束这一尴尬的局面。

 王妈怕的是自己被广播后,变成一个谁都不理、所有人笑的、没有尊严的人。所以恳求着张贵“张大哥啊,你可千万别那么做啊,我们一时糊涂,大不了以后不见面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就看在你和老李是哥们,我是老李姨娘的份上…”啪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过后,王妈雪白的脸上,肿起了四个清晰的手印。

 “哥们,他李天顺也配作我哥们。你不提他还倒好,你提他,我就非广播不可。”

 “别啊,张哥,我求求你了,别上广播,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千万别让桂香知道啊。”宋成看事情化,再也忍不住了,边哭边跪下抱着张贵的腿。

 张贵一脚踢开了他,站了起来,径直走向王妈,一把把她抓了起来。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要你再回李家,把李天顺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我,如果你让我知道,你替他隐瞒什么,我就让你们的丑事全乡都知道。再把你们游街示众,看你们以后还怎么在穷连乡生存下去。呸!给我滚。”张贵把一口浓痰吐在了王妈的脸上,然后在宋成股上狠狠一脚。

 张贵看着两个人逃出他家,嘴角微微动了几下。然后转身往书房走。他是个老,大字不认几个,但是却准备了一间书房,房里是一些大部头的文学着作,都是他一次次从省城搬回家的。心烦的时候会去书房,坐在书桌前,摊开一本书,然后冥思苦想。最后在铺好的白纸上写或画出自己想法。这次也不例外,他遇到了一个机遇,但是他还没有考虑成

 他去县城的时候他大哥张福,告诉了他一个省城下达的投资800万植树造林的决定,这800万是10个乡的,落实到穷连乡的就更多,因为这里是最偏远最落后的经济组织,大约有100万左右,他准备把这100万全部放进自己的兜里,关于植树么,他哪懂得这些。他听说了省里的考察团下个星期就要来到这里,他该怎样才能把这100万变成自己的呢?

 他没吃饭没睡觉,想了一个下午,没有头绪,最后穿好衣服,来到了他在村里唯一尊敬的,年年上贡的周泰山家里,周是他的参谋是他的军师。

 周泰山44岁,是一个清瘦的学究模样的人。他以前在县城里做过邮政局的一个小干部,因为挪用公款被判刑三年,表现出色提前1年释放。此人于人情事故,能够揣测从政领导的心理,多次为张贵出招,今天张贵的发达和稳定多是依靠他的一个个金点子。张贵推门进屋的时候,周泰山双手扶着一个年轻的小媳妇的股,把她靠在炕边来回,这个小媳妇是他近几天来的最新收获。

 “周大哥,真是时刻不忘练习法啊。佩服、佩服。”老周离开了女人的‮体身‬,女人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周泰山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怎么不敲门?告诉你多少次了!”

 “嘿嘿,为一个女人至于么,她要跑了你去我家随便领一个不就得了么。”

 “哦,又有什么事?你说吧。是不是又有哪家的媳妇被你看上了,我可不管给你出主意,好的都被你挑走了,我怎么办,总得有口粥喝吧。”

 “这件事要是办成了,我天天让你喝粥。”

 “馊粥吧,快说什么事。”张贵把植树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周,周沉着思索了很久。

 “我只问三件事,消息是省里直接招标,还是乡里招标?二这件事李天顺知不知道?三你为了这100万愿意投入多少?”

 “这个招标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我得问问我哥。李天顺应该不知道,这个也不难打听到。至于投入么,最大我投20万。”

 “哦好!现在我有一个方案。如果这三个环节都按我想想的那样,我保你这100万到手。”张贵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了不起的军师。

 “这件事一方面不能让李天顺和乡里人知道。二必须速战速决短平快。这么做必须保证:1、保证打通‮府政‬方面的关键人物,让他们同意你投标。2、就是只有你一家投标。3、严密封锁消息。”

 “我不懂,你就告诉我需要怎么做?”

 “让你哥为你在上面用钱,你自己注册几个公司一齐投标,无论哪个中标不都是你的?至于保密么,你不是派了那个上一绝的张淑么?”

 “唉呀!唉呀!”张贵如梦初醒,一拍‮腿大‬,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窦奎不敢把张淑带到家里,他把自己的司机小石头支走后,开着车载着淑一直开出了村庄,在一条没人走的小道停了车,拉着淑就往树林里钻。

 淑十分厌恶这个相貌丑陋,‮渴饥‬无比的新领导,但是张贵交给她的任务她又必须完成,在社会上闯多年的她,早已经学会了逢场做戏,这次不等乡长出手,她已经主动扑了上去,把个子没有自己高的乡长挤在一棵壮的树上,又亲又啃,最后蹲下,掏出了男人的巴,滋吧滋吧得吃了起来。

 男人扶住女人的头发,享受着张贵献上的福。女人卖力得吐着,口水顺着她的下颚滴到男人的皮鞋上,周围很静,偶尔能听见远处马蹄嘀嗒的声音。女人坚持了许久,吐出了巴,站起身来掉了上衣,出有些下垂的一对吊钟似的房。男人抓住一对房开始咬着,女人配合得发出呻。手又抓住了立的物,开始一下快似一下的套着。

 平时没有什么福的男人面对眼前这个尤物‮渴饥‬的兽发作了,用嘴咬住女人的小半个房用舌头来回着已经硬起来的头,头很大很,是他过的不多的头中的极品。一只手已经进了女人的内,随着女人‮动扭‬的身,手指在道里一扣一扣。哦…女人发出悠长的呻,随后扶正男人的脸庞,伸起一条腿架在树上,让男人进。

 啊…女人随着硬物的入呻起来。

 “么,大B怎么这么松?是不是让张贵的?”乡长最喜欢用语言来刺女人。

 “,真,不是别人的,我生过孩子。生完下面就这样了。啊…你往里捅啊,里面。再快点。”张淑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对于男人她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男人尽量让巴整入,可是因为自身条件比较差,全部进入也不能顶住女人的‮心花‬。只能啪啪一下一下得用自己的部撞击着女人的骨。女人丰的‮身下‬被男人得一颠一颠。这个姿势实在很费体力,女人感觉到‮腿大‬有些麻木,放下了脚,面对树向后翘起了股。男人走到背后,双手拉着圆滚肥美的股,狠狠得一下进。

 其实二出身的淑一点都没有快,只是嘴里一味应付着。在深圳的8年深居生活,让曾经纯洁无暇的她变成了一个放体工具,同时益成的她对爱对象的选择上也是越来越苛刻。

 50多岁的窦奎无论怎样都不能说得上是一个好的伴侣,她边想边嘴里吵嚷着:“快快,我快不行了,‮刺冲‬啊,里面热!”男人随着女人的假高,开始发动猛烈的进攻,感觉自己巴的快快速攀升,随着女人股的向后摆动,那种要的感觉越来越强。

 女人突然转过身,蹲下,叼住他的巴,没有用手扶他的‮体身‬,只是用头来回快速的吐,次次深喉,让巴每次都顶到女人的嗓子眼,他在突如其来的刺中得到了高

 女人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女人刚站起身,就被男人分开腿把一只手再次进了她的户,快速扣着。

 “我了,你不么?啊?我听说一半的女人在男人面前装作高,你也是吧?”男人猛烈的动作,让女人有些承受不住,几次都搞得她有撕裂般的疼痛。

 “别搞了,我已经过了,别,唉呦…求你了。”终于女人的道变得充水,下面的手也有些累了。男人换手继续恶搞着女人。女人不再叫疼,闭着眼睛哼着,任男人肆意玩

 啊哦…在男人的坚持不懈中,女人被搞到了高,双手扶着男人,‮体身‬一,看着‮身下‬出的水,被男人抹在她的股上。

 坐回副驾驶位置,男人看了一眼一脸红晕的女人,拉开自己的子,抓住女人的头发,一把按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女人听话得再次吃了起来,她知道这个乡长也不是那么好对付。 SaNGwUxs.cOm
上章 熟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