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07章 闹腾 下章
 天顺有些矛盾,或者说他为难了。昨天晚上和桂香说的那些情话,不全是假的,在他没有得到第一个女人发现自己的能力之前,他还是一个纯情的、有着娶生子、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信念的男人。

 桂香嫁给穷木匠让他心灰意冷,远走他乡。事隔这么多年,他回到这个穷乡僻壤,除了为了钱,他还想证明给桂香看,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她后悔。可是现在他成功得到了她,还需要再伤害她么,或者是娶了她?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走到了桂香的闺房。

 进还是不进?他停留了足足有10分钟,闺房的两间屋子都亮着灯,说明两个人都没有睡。他还是决定回避桂香,走进了董姐的屋子。董姐正在小心翼翼的着衣服,天顺进屋着实吓了她一跳,双手捂住口,看着眼神不定的老李。

 “董姐!”老李径直进屋坐在炕边“你的‮体身‬不要紧吧?”

 “没事,放心吧,桂香醒了,好像有什么心事,我刚才和她聊了一会,她可能对你不放心,想去前面帮你,被我拦住了。”董姐边说边穿好上衣。

 “哦…她还说什么?”老李拉过董姐的手,董姐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来。

 “她问我怎么会在家里,我说是帮忙打扫房间的,她又问我以前你有过几个女人,我说不清楚,自从我进来后就没听说。”董姐关切地看着老李生怕自己说错什么话。

 老李却在想,如果把我的一切都如实告诉桂香,她还会这样对我么?还会愿意嫁给我么?想着伸手握住了董姐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房。没想到董姐还是痛苦的叫出了声音。

 声音只有一声是在董姐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发出的,老李也登时反应了过来。抓住董姐阻拦的手,轻轻解开她上衣的口子,掉‮衣内‬,看到两只大上都同样绕着药布。看完又看了一眼羞愧无地自容的董姐,轻声叹息了一声。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老实人总是要受伤?又为什么受伤后却还要隐瞒?她喜欢这样么还是迫于威?人的情感为什么那么难以琢磨?桂香呢?她会怎样,如果受到屈辱是反抗还是妥协?

 “老李,不要为我难过,说实话,我不恨张贵,我恨我自己。是我求他的,我早知道他那方面厉害,如果不求他,他也不会得寸进尺伤害我,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和他,所以我只能接受他的要求。”说完已经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老李再次被震惊了,震惊之余他有些激动,又有些伤感,他已经想出了对付桂香的方法,但是如果桂香变成董姐这样他会伤心么?他不清楚,可能他和桂香之间是注定的悲剧吧,他下定了决心,无声的走出了房间。

 桂香闻声已经走出来了,正撞见老李出屋,问发生了什么事。老李拉着她回自己的房间,告诉她没事,董姐听说自己老公的病扩散了得截肢有些情感上受不了。让她不要问起这件事。老实憨厚的女人,是很容易骗过的。桂香扭头上为老李焐被,被老李制止了。

 他现在需要安静,一刻都不想和桂香在一起,他有一种异样的情感,似乎已经认定了桂香会变成董姐这样的女人,又不想在彻底摧毁她情感之前,再有太多留恋,他解释前面还没有结束,还得应付,一会得出一趟县城,明天中午才能回来,把失望的桂香留在了房间,大步朝东厢房走去。

 宴刚刚结束,众人都摊倒在,只有张贵还在用软了的打着香桃的脸,辱骂着,揪着头发肆着。看见老李回来,张贵似乎又来了精神,抓起香桃不住往外和血丝的大股给老李看。老李厌烦的摆手制止了他。把在上已经入睡的众人叫醒,吩咐明天的准备,张贵听得血脉贲张,狠狠的把手指进了血的眼,眼神充了渴望。

 桂香醒来后发现董姐已经换成王妈,在边静静的看着她充了怜惜。桂香微笑着问候。王妈起身说去准备早点,不一会端着参汤和包子走了进来。“趁热喝了,老李估计中午饭的时候就能回来。”

 “他前面的事,处理好了么?”桂香着实放心不下。

 “不清楚,昨天他们闹腾到后半夜,然后老李就跟着他们走了,临走说中午饭回来。”

 “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他们和老李么?会不会是坏人?”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都是一些买卖人,了也没用,昨天联合起来对付老李,我看未必就是好人。”王妈把张大爷告诉她的话,原封不动说了出来。

 “我想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桂香真的担心起来,说着开始穿衣服。

 “谁都不知道他在哪,县城那么大去哪找人,你放心,老李做生意这么多年不会出事的,快喝汤吧,你把‮子身‬养好了比什么都重要。一会快凉了,我帮你端着。”说完把汤勺递给了还在发愁的笨女人。

 女人边喝边询问着昨天的情况,王妈就把编造的故事告诉了她。那帮人联合出低价回收卖出的摩托车,如果老李不答应,就把老李自己改装摩托车和上假牌照等犯罪的事情报给县里‮安公‬,可是老李一时找不到那么多摩托给他们,提出给钱,然后几个人就去县里的信用社取钱了。

 女人边听边喝,喝了半碗参汤就放下了汤勺。她开始害怕,她想去帮他,可是又没有办法。她抓紧了王妈的手“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帮帮他,他不是有些有势力的朋友么?”

 “唉呀,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再说朋友都是锦上添花,有几个雪中送炭的,如果有办法,老李也用不着去县里取钱了,那些钱是准备用来明年开一个玉器加工厂的。”女人失望的坐在了炕边,感觉浑身发冷。

 “再喝点,才喝这么一小碗能顶什么用,老李回来看你这样,还得责怪我。听妈的话,把这碗喝了。”王妈又为女人盛放在女人手中。女人看一眼王妈,一口气喝下了参汤。王妈看差不多了,起身收拾后,走了出去。

 “王妈,快跑,桂香,快跑!”桂香听到大刚失魂落魄的声音,惊得站了起来,快步走出了房间。看见,大刚一脸大汗,正往这边跑,王妈在后面用尽全力得追赶。

 “妹子快跟我走,出事了。”大刚抓起桂香的手就要走,王妈也气吁吁赶到了。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跑?”桂香隐隐约约感觉是老李出事了。

 “老李出事了,昨天来咱们家找老李的那帮人来这里抓你,口口声声说是抵债!”宛若一声惊雷,桂香一下瘫倒在地上,王妈大刚把她拉起来架着就往后院跑。

 没跑两步就听见外面人声嘈杂,张大爷苦苦哀求的声音。大刚他们往后门奔了过去,可刚到门口就被一只猎挡住了。

 “往哪跑!看你往哪跑!”张贵得意的举着猎顶住了大刚的头。后面人也赶到了,三个大个子把他们三个人围了起来,后面踉跄追赶的张大爷,长叹一声坐在了地上。

 “带到门厅!”张贵一挥手,提着径直往门厅走去。

 “你家李天顺耍滑头,把我们骗到县城就跑了,我们的人现在在四处找他,这个狗娘养的,想赖账,门也没有,现在我就把你们抓回去抵债,看他是舍得钱呢,还是舍得人。”桂香已经在震惊当中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横土匪般嚣张的张贵,等待着他下一步的行动。

 “人都抓齐了么?”张贵问手下。

 “那个李婶不知道去哪了,好像跳墙跑了。附近我也不清楚情况。”

 “还怕她不成,一个老B坏不了咱们的事。那就这样,全部带上车!”

 “慢着,先把话说清楚,为什么要抓人,你抓了我们李天顺就能还钱么?”桂香凝视着张贵,她充了勇气,她愿意第一个站出来。

 “呦呵,还真有不怕死的!我告诉你,我叫张贵,镇上旧车市场是我开的,我一直暗地卖给你家老李偷来的摩托车,他帮我销赃,这几年也挣了不少钱吧?今天,我就要把这些个傻帮我拼命挣来的钱全部要回来,否则我就送他就蹲局子。可现在他人跑了,你说我带你们走的理由还不充分么?”

 “带人可以,你带我,她跟老李没关系。”大刚身而出,结果遭到了一帮大汉的毒打。 SanGwUxS.CoM
上章 熟娘 下章